第二百八十九章 好心情的王齐福

小说: 大明流匪 作者: 脚踝骨折 更新时间:2019-08-12 21:30:10 字数:2445 阅读进度:289/526

草原上,归化城城外有一支百人以上的车队,缓缓朝小黑河方向行去。》,.∞.o◎

“张队长,考虑一下,要不要留在我们范家做护卫,有我们范家看护,以后你们再也用不着整日里提心吊胆,担心哪一天被官府围剿了。”

坐在车上的王齐福,对一旁走路的张三叉说。

走在马车旁边的张三叉说道:“不劳王掌柜费心,在下吃得饱穿着暖睡得香,日子过得别提多舒坦了,用不着去给别人家做狗。”

王齐福冷声说道:“你们虎字旗的底子可不干净,什么时候朝廷打算清算你们虎字旗,随时可以揪住你们的底子不放,不如你带人投奔我们范家,我们东家可以保你们这些人无恙,就算虎字旗被朝廷大军剿灭,也牵扯不到你们身上。”

“朝廷和那些官员想要对付谁,你以为需要什么理由吗?”张三叉冷问一句。

王齐福顿了一下,才道:“那是自然要有理可讲,不然天下岂不乱了。”

张三叉一摇头,说道:“我看那些官吏想要对付谁根本不需要理由,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老老实实做买卖的商人家破人亡,反倒是那些不法商人却安安稳稳,吃的满嘴流油。”

“你……”王齐福抬手一指张三叉,最后放了下来,说道,“你我两家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你们刘东主不也一样和草原上的贵人搭上了关系,别否认,你们的人被青城一位台吉亲卫送回板升城,当时可有不少人都见到。”

张三叉咧嘴笑了起来,说道:“王掌柜莫不是忘了,刚刚还说我们虎字旗的底子不干净,难道还以为我们是什么正经商人不成?”

王齐福语气一噎,脸色阴沉下来,说道:“张队长,我好心邀你来范家,别不识抬举,你以为你们虎字旗会有什么好下场,不妨告诉你,这一次你回去,恐怕你们虎字旗已经完了,你们那位刘东主也将会被抓起来砍头。∝,.◆.o+”

听到这话,张三叉脸色骤然一变。

坐在马车上的王齐福又道:“好好想想吧,留在范家,就算当狗,你们这些人还能有一条活路,回到灵丘,你们只能去给刘恒陪葬。”

张三叉脚步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

他从王齐福话语中感受的出这些话是真是假,恐怕灵丘那边出了事,而且这件事关系到虎字旗的生死存亡,不然王齐福不会和他说这些话。

车队过了小黑河,便停了下来,开始安营。

走来的这一路,张三叉心里始终惴惴不安,盼着老五早些回来,他好能有个人商量。

夜幕落下,老五带着几名作为哨骑的骑手返回营地。

一直守在营地外的张三叉拉住老五,急切的说道:“马先交给旁人去弄,我有要紧的事跟你说。”

看到张三叉脸上郑重之色,老五把马交给一旁的骑手,托付对方去照顾,而他跟张三叉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

刚一停下,张三叉表情严肃的说道:“灵丘那边可能出事了!”

老五心一沉,忙问道:“出什么事了?灵丘那边派人人过来了?”

张三叉说道:“至于是出什么事情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今天王齐福的话头不对,一个劲的劝我留在范家,并说大当家要被问斩。”

听到这话,老五皱起眉头,说道:“会不会是他故意这么说,就为了让你投奔范家,不让大当家得到咱们已经和青城暗中联络上的事情。”

张三叉微微一摇头,说道:“看他说话的样子,像是极为肯定,就像已经知道咱们虎字旗会出事一样,你说会不会大当家那边真的出什么事了?”

“不可能。”老五一摆手,说道,“咱们和王齐福的人一直都在归化城,没有可能他们知道的事情,咱们不知道,除非他来草原之前就已经知道了”

“要不要我带人把范家的人都抓了挨个审问?”张三叉眼底闪过一抹狠色。

老五说道:“别乱来,咱们和范家一直都有合作,没有大当家的命令,暂时还不能和范家彻底撕破脸。”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灵丘那边真要出了什么事,咱们这些在草原上的人根本无从得知。”张三叉面露急色。

“你先别急。”老五说道,“来草原之前,我倒是从马队长那里听到过只言片语,说是灵丘一些人勾连在一起,准备对付咱们虎字旗。”

张三叉说道:“灵丘哪还有势力是咱们虎字旗的对手,真要是灵丘的势力动手,王齐福不会那么肯定的说大当家会被问斩,这事一定跟官府有关。”

“别担心,连王齐福都知道的事情,咱们虎字旗外情的人不会得不到消息,大当家也一定会有所准备的。”老五宽慰道。

张三叉一拳捶在旁边的车板上,说道:“早知道就不来草原了,自打咱们到了草原,便和灵丘那边断了联系,还不如当初就留在灵丘,遇到什么事情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抓瞎。”

老五劝道:“你先别急,这也只是王齐福一个人的说法,到底怎么回事谁也不清楚,我看这样,明天一早,我派几名骑手先赶回灵丘探探情况。”

“也只能这样了。”张三叉叹了口气。

老五招呼道:“走吧,先去吃点东西,咱们总不能被王齐福的几句话给吓到!”

张三叉点点头。

…………………………

范家车队那边,单独升起篝火,周围坐的都是范家的人,和稍远一些的虎字旗战兵泾渭分明。

“大掌柜,白日里你跟虎字旗那人说的话都是真的吗?虎字旗的东主真的要被砍头?”有伙计凑到王齐福跟前,好奇的询问。

王齐福喝了口肉汤,说道:“当然是真的,而且这事等你们回张家口就会听别人提起,这一次虎字旗算是在劫难逃了。”

那伙计感慨道:“小的听说虎字旗的东主在灵丘能量不小,这样的大人物,怎么说被砍头就被砍头了。”

“得罪的人太多了呗。”边上有伙计搭腔。

王齐福说道:“虎字旗崛起的太快,在灵丘本地得罪了不少人,这一次想要对付虎字旗的人,就是灵丘的那些人,而且背后还有一位副总兵出面,他刘恒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没用,谁也救不了他。”

“副总兵那可是大官,听说他们虎字旗本身底子就不干净,匪遇到官那还能有个好。”

“虎字旗倒霉才好,看以后谁还能来草原上跟咱们范家抢生意。”

几个伙计之间低声交谈。

喝着肉汤的王齐福心情很好。

虽然没能完全阻止虎字旗和蒙古人牵上关系,但虎字旗一倒,就算他们牵上了关系也没有了用处。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