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师姐…我头疼(求订阅!)

小说: 带着武器回大唐 作者: 张三竖 更新时间:2018-12-14 21:23:31 字数:4491 阅读进度:374/555

只见贾政敬打开的宣纸上,什么字都没有,只有两个小黑点——还不怎么圆……

一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都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更是一头雾水,好奇至极……

“贾大学士,这两个……点,到底是何用意?”

那人措辞半天,最终还是决定用“点”来代替“字”,毕竟对着这两个点说两个字的话,实属扯淡……

“老贾,张县伯给你留的这——墨宝,简直太好了啊!哈哈哈……”

说这话的人明显跟贾政敬不是多对付,言语中也多是嘲讽之意。

贾政敬的脸也是红一块白一块。

他之前也不认识张十二这么个人,只是听说他写字作诗词连大家都说好而已,但是作为文官派系的一员,他对此其实是嗤之以鼻的——一个武官阵营的人而已,能有多大的能耐?

但是看到今天张十二写的那手字之后,他的心态发生了略微的变化,对张十二的立场态度不变,但是这字嘛——确实有收藏的必要……

所以刚才他顾不得面子,在人群中是费劲全力,才把这纸抢到了,本来还想在众人面前炫耀一番——可谁知这纸上却只有两个点!

丢人啊!

他也盯着这纸看了半天,突然眼珠一转,嘴角一咧,笑道:“诸位请看——这纸空白一片,只有中间的这两个黑色圆点显眼至极!这说明了什么?是不是张县伯想以此告诉我们,这大千世界,凡人比比皆是,就如同这白纸一样,可只要你有真才实学,就会像这黑色墨迹一样,突出重围,展现于前!”

这话说完,贾政敬都恨不得为自己鼓掌了:我真踏马是个人才啊!

其他人听了先是一愣,随后都附和起来。

“张县伯果然是妙人啊!简单一笔就蕴含了此等道理,实在是令人佩服呀!”

“是极是极呀!不过贾学士这分析也是令人信服,若是一般人,怕是很难能理会张县伯的用意啊!”

“贾学士高才,我等惭愧,惭愧啊!”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马屁精们如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把贾政敬夸了个满满当当,脸红如猴屁股一样……

“哎——张县伯留下这——墨宝的时候,可否说过什么话呢?”

“问问这侍卫不就知道了?”

于是,所有人又将目光移到了刚从地上爬起来的侍卫身上……

…………

受尽百般凌辱且衣衫不整的侍卫刚从地上起身,就发现一群男人又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登时大惊,马上伸手护住了自己的衣服——那架势,啧啧……

当听清这些人的来意之后,侍卫这才松了一口气,想了一会儿说道:“张县伯确实跟我说了句话,他说若是有人问起来的话,就告诉他们——这纸上的两个点画的是绿豆……”

那侍卫听到这话的时候就如同现在这些人一样,疑惑的不得了:绿豆,什么绿豆?

突然似乎有人想起了什么,表情有些尴尬,随后又冷笑连连,对贾政敬说道:“贾学士,你再盯着这两个黑点看看……”

“看什么?”

话虽这么问,但贾政敬的眼神还是再次盯着那黑点看了起来,一头雾水……

“在下想起了一句歇后语,是那什么看绿豆——看对了眼来着?”

这人说完,哈哈一笑,然后就快速离开了……

其他人一听,马上也明白过来,不知是谁带了头,哄堂大笑,那笑声中带着嘲讽,十分刺耳……

“王八看绿豆!”

贾政敬已然想到了这个歇后语,脸憋的像肿胀的气球一样,估计碰一下就要爆开来。

而现在也没人会来碰他,因为众人在大笑之后都快速离场了,毕竟刚才他们也盯着那所谓的“绿豆”看了好久,这话岂不是也把他们骂进去了?

越国圣女对这事的细节虽不清楚,但是也大概知道了貌似是那个张县伯把所有人调侃——或者说骂了一遍,辛亏自己没去看那纸,要不自己也是被骂的其中一员了……

同时对张十二更好奇了:这人,还真是不一般呢……

…………

而罪魁祸首张十二早已经同莫漓一起往皇宫外走了。

路上,莫漓好奇的问张十二点那两个点的用意,张十二只是笑着说“天机不可泄露”,就是不回答她,可把莫漓给气的够呛,也不再搭理他,快步就往外走。

张十二可不打算放过这个调侃莫漓的好机会,想了一会儿就追了过去,笑着说道:“师姐,其实你不是剩女!”

“…………”

果不其然,莫漓停了下来,转头看着他,一脸的疑惑。

“在我的家乡,女子若是到了三十岁还未婚嫁的话,才会被人称为剩女——意思就是嫁不出去,剩下了……”

说这话的时候,张十二还特意观察着莫漓的表情,准备稍有不对就立马飞奔……

见莫漓只是皱了皱眉头,张十二又笑着说道:“师姐自然不是剩女了,这年纪不到嘛!若是再过两年还未能嫁出去的话——对了,师姐今年芳龄几何呀?”

此时的莫漓狠狠的盯着张十二,银牙紧锁,恨不得把张十二吃了一样,一字一句的说道:“张十二,你有几天没练功了吧?”

“啊……师姐,这不是过年了么,哪能老麻烦师姐不是?师姐也多休息休息吧!”

张十二突然嗅到了一股危险气息,紧张的说道,生怕莫漓再把他拉去练功房练武……说是练武,实际上是练他而已,真当自己傻不成……

“多谢你的好心,我可不累!我看明天就不错,你来莫家练武吧,我可得好好教教你!”

莫漓把最后几个字咬的很重,张十二再傻也不敢答应呀!

“那个……师姐……我头疼!”

张十二一脸痛苦道。

“头疼?那你捂肚子干嘛?”

莫漓眯着眼,一脸嘲讽的问道。

“额……幸亏师姐提醒,我刚发现,肚子也疼!师姐,明天看来是练不了武了,我先走了!”

说完,张十二头也不回,一溜烟的跑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莫漓撇了撇嘴,吐了两个字出来:

“孬种!”

…………

广德殿后的走廊连着的是一间规模比御书房要大了一倍有余的房间,屋里桌椅齐全,倒像是个会议室的模样。

这地方就是“谨言殿”,是除了御书房跟金銮殿之外,唐帝最常来的地方。

知道唐帝有话要说,皇后在看到襄王他们进来之后就主动离开了。

太子是最后一个来的,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好碰到皇后往外走,行礼之后,心里却一阵阴郁。

太子之所以贵为太子,还是因为他是唐帝的嫡长子,而他的生母在生下他后不久就因病去世了,当今皇后乃襄王跟仪岚公主的生母。

虽然在明面上称皇后为母后,但太子心里十分不爽,只要他看到皇后跟襄王说话就觉得她一定是在教唆什么,想要让襄王抢自己的太子之位,因此对皇后和襄王都有很深的敌意。

看到皇后一脸微笑的从谨言殿出来,而襄王却在殿里,让太子心中生出了些许不好的预感。

“父皇,儿臣到了!”

进殿之后,太子行礼道。

唐帝看了他一眼,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朝旁边的吴德招了招手。

吴德会意,把刚才陈国进贡的琉璃拿了过来,对太子和襄王道:“这陈国使臣每年进贡都是这些琉璃,宫里已经有许多了,所以这些,你们带回去吧!”

“谢过父皇!”

两人马上弯腰谢道。

“仪岚,你已经拿了那副画了,这琉璃还想要吗?”

唐帝看了看在旁边闷不做声的仪岚公主一眼,还以为她生气了呢,遂开口调侃她道。

“陛下把张县伯的字都给了儿臣,儿臣欢喜都来不及呢,又怎会再要那琉璃?”

仪岚公主淡淡的说道,表情平静,但很不热情。

“仪岚,最近在想什么呢?莫不是还想出去一趟?”

“可以吗,父皇?”

听到这话,仪岚公主的眼神终于亮了起来,灼灼的盯着唐帝问道。

“可以是可以——不过这次除了张十二,还必须让莫漓跟着!张十二这人虽有些本事,但毕竟心性太大,遇事不如莫漓稳重。只有莫漓跟着,朕才更放心些……”

上次的事情唐帝还心有余悸,而且在说出这番话来之后,他特意的在观察太子的表情,发现并无异样,心里的一块石头才悄然落下:他现在最怕的就是儿女互杀啊!

“谢谢父皇!父皇对儿臣最好了!”

仪岚公主如同满血复活了一般,更像是个活泼的少女,眼睛眯成了月牙,又笑着说道:“父皇,再有几日便是上元节了,到那天儿臣再出去如何?”

上元节也就是正月十五,那天的荆州城里肯定人来人往,到处热闹非凡——可越是这样,危险性越大,唐帝本来是想拒绝的,可是看到仪岚公主那充满希冀的眼神,他的心柔软下来,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看到仪岚公主再次恢复如原来那可爱的样子,唐帝才终于放心下来,让她先行离开,殿里只剩了太子和襄王两人,连吴德都出去了……

…………

进殿除了给自己和襄王琉璃外,唐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跟仪岚公主交谈,太子还想当然的以为,也没什么大事,唐帝就是跟仪岚公主说那些话的,之前紧绷的心也算松了下来。

可等只剩了他跟襄王,他瞬间觉得,事情好像不太对……

仪岚公主一走,唐帝也收起了之前微笑的表情,一脸严肃的看着二人,开口道:“仪志,你可知道刚才在殿里犯了什么错?”

该来的总该会来,太子心里想着,嘴上却是回道:“父皇,儿臣之前行事太过鲁莽,还望父皇怪罪!”

说到底,这都是些小事,不足为虑。

但是唐帝接下来的话就有些扎心了:“太过鲁莽?你是有意还是无心,朕还真是看不清啊!”

有意还是无心?

有意那不就是在说自己想要谋权篡位吗?

太子的冷汗都下来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头磕在地上说道:“父皇明鉴!儿臣不过是看那越国圣女貌美,被迷了心窍,才会口无遮拦,并非有意为之啊!”

这个时候,跟原则性问题比起来,生活作风这种都是些小问题,太子明摆着是舍车保帅的套路,只能如此说道。

唐帝冷哼一声,他还算了解自己的这个大儿子,谅他也没有这个胆量,之前那话也不过是敲打敲打他而已,哪里会真的以为他要造反?

听他这么说,唐帝又叹息了一声道:“仪志,你现在身为大唐太子,怎么行事作风还如此孟浪?这方面,你真当像仪向学学!若是你有仪向一半的城府,朕也就放心把大唐交给你了,唉……”

这话像是一颗定时炸弹,瞬间引爆了这些年压抑在太子心底的纠结,看了襄王一眼,心中的火像是要窜出来一样。

但是,他还要装作一副虔诚认真的模样,只不过,心里的仇恨已经插上了翅膀……

“谨遵父皇教诲!”

太子咬牙说道。

“还有,那越国圣女来和亲的事情,朕已经考虑过了。和亲可以,但是越国三公主和亲的对象不能是咱们皇室子弟!”

“为何,父皇?”

太子还是没有忍住,问了出来,毕竟在秦雨桐没有拿下的情况下,最让他满意的就是今天见的那越国圣女了——至于越国三公主长相如何,谁管呢?

这么看来,在太子眼中,越国三公主更像是和亲的添头了……

看到太子如此急躁,唐帝心里又是一阵叹息,看了一眼旁边镇定自若的襄王一眼,开口道:“仪向,对这事你有何看法?”

“父皇,依儿臣来看,越国兵败吴国,所以才想与我大唐和亲,以期同大唐一起抵御吴国!”

襄王只分析了第一句,唐帝就一个劲的点头,话虽未说完,但这第一句就完全看的出襄王对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已经了然于心,唐帝如何能不兴奋?

而一旁的太子脸色则更加阴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