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李家别院

小说: 穿越之巧凤再嫁 作者: 席拉 更新时间:2019-06-28 01:57:33 字数:2218 阅读进度:323/642

第三百二十三章李家别院

上了马车之后感觉并没有走太久就停下了,听唐世泽介绍这处李家别院距离先前的那家客栈只相隔了几条街而已。

江巧凤刚下车就看见小院门口站着一位异常壮硕的中年男子,面带微笑的迎了过来。

“世泽,这位就是新弟妹?”声音洪亮,振聋发聩。

唐世泽微笑着上前给来人做了介绍:“正是我与你说过的还未过门的妻子——江氏”

江巧凤上前大大方方地与人施礼,对方赶紧还了一个。耳中同时听见唐世泽的介绍:“这是我的好友——李伯熊”

伯熊?嘿嘿,这名字倒是跟他壮硕的身材挺般配的,江巧凤在心中默默想到。

“快请进,快请进!”李伯熊说着赶紧一让身子请唐世泽与江巧凤二人进去。

“伯熊你还用上‘请’字了,你这么客气都弄的我有些不好意思来麻烦你。”话虽如此,唐世泽却是毫不客气的走到了前头,则是紧随其后。

“哈哈——这不是弟妹过来了我怎么的也得学着斯文有礼些,免得吓坏了人家。”

江巧凤闻言抿嘴微笑,并不作声。唐世泽刚想说不用这样江巧凤没那么胆小时,他一转头却发现江巧凤颌首低眉做出一副温婉贞静的模样儿来,正有些诧异却江巧凤给发觉了。江巧凤飞快地冲他眨眨眼睛后又迅速地垂下了眼眸。

唐世泽不过略一思索就立即明白了江巧凤的意思,她这是从现在开始就“三从四德”,“规行矩步”起来了。

这也难怪,世人对女子要求诸多,她若不这么小心的保护自己,只怕最后众口铄金,风评不利后则处处受制。

进入院子后,立即有李家的奴仆们上来见礼。李伯熊指派了一位柳嬷嬷与春红、柳绿两个丫头伺候江巧凤的衣食住行。嬷嬷统管一切,丫头们近身伺候。

客随主便,江巧凤不便推却,只好由得两位丫头上前伺候。帮忙梳头她还能接受,但是要她两手一伸杵在那儿让人替她脱衣换衣她可真是适应不来。

“你们两个外面等候吧,衣服我自己换就可以了。”江巧凤的声音虽不大,但语气中的不容置疑却是令那两个丫头生不出反对的心思来。再说了,这是让她们歇着不干活儿,她们又没脑子坏掉非要上赶着伺候人不行。

一路风尘仆仆,梳洗过后又换了一身自认为得体的衣裳后江巧凤才算松了口气。不过就是这身得体的衣裳跟人丫头嬷嬷的衣着比起来,似乎还逊色了不少。而且人几个身上行头不少呀,相比起来江巧凤全身上下拢共才三四样的首饰,明显寒酸不少。

寒酸便寒酸吧,江巧凤才不惧人家以什么样的眼光看待自己呢。这里可是京城,她一个乡下农妇就该有个农妇的样儿才行。便是她想在这方面跟人家一决高下那也是绝无可能的。想想这京城里头达官贵人家的夫人小姐那是不计其数的,好多人随随便便一件首饰拿出来就能抵过整个江家的家当。

所以呢,她何必卯足了劲儿在衣着打扮上面去跟人府上的丫头婆子们争高下呢?那也太丢份了些。

待江巧凤收拾了一番出来后,桌上的饭菜已经摆好。听柳嬷嬷说唐世泽与李伯熊二人正在外院把酒言欢,江巧凤眼下也不好多问,只坐下吃饭便是。她也没滥好人的请这三位坐下与她一道用餐,她隐约晓得那样做是不合规矩的。于是她在这三人的目光注视之下用起了晚餐来。

虽然是北方菜式,但是穿越前的江巧凤什么菜系没吃过,适应得很。菜式不错,江巧凤的胃口也好,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饭碗委实太小了一些,一碗米饭不过才吃了两口便没了。

“我饭量大,麻烦给我再添一碗过来。”江巧凤指着桌上的空碗对那两个丫头说道。

两个丫头不晓得是没听清江巧凤的话语,还是被江巧凤的饭量给惊到了,竟然愣在那里毫无反应。

“春红,快去给江娘子再装一碗米饭过来。”

“是,婢子这就去装。”说着那个叫春红的圆脸丫头急急忙忙往门外走了过去,连桌上的碗都没拿。想来人家应该是另用一只干净碗装了送来吧,江巧凤心想。

江巧凤把目光从春红身上收回来时,一眼扫到了另一个叫作柳绿的丫头脸上,发现这丫头撇着的嘴角还未来得及收回,一脸的鄙夷之色叫江巧凤当场抓了个正着。

那丫头见被人发现吓得立即把脑袋缩了回去,心中却是不服气的想:看她的衣着打扮,浑身上下加起来只怕都没自己头上一根簪子值钱,也不知道是哪个穷乡僻壤里头过来的。一碗米饭都不够,竟然还要再添一碗,真正是饭桶一个。想到这里,她心中大定,又把脑袋昂了起来,看向江巧凤的目光没有丝毫的收敛。

江巧凤觉得好笑,她才不管这几人如何看待自己呢,再说乡下人饭量大那才是正常的人设。待春红把新装的一碗米饭送过来时,她照样是吃得津津有味的。

晚饭完毕后,江巧凤又让上了一杯绿茶漱口,看得那个柳绿脸都绿了。

“我没事了,身边也不用人伺候,你们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

柳嬷嬷上前道:“多谢江娘子体恤,我们几个用过晚饭后立即过来。她们两个会在屋外候着,您有事的话只管吩咐就是!”

“可以。你们去吧。”

得了江巧凤这句话后,柳嬷嬷才领着两位丫头退了出去。才刚出了院门儿,柳嬷嬷就把柳绿给叫住了。

“姑姑怎么了?有什么话边走边说就行了,我肚子这会儿都饿坏了。要是往常在咱们府里头,这会儿早吃过晚饭了。”柳绿饿得头晕眼花的,又是自家姑姑说话自然直接不少。

“柳绿,过来之前姑姑跟你讲过什么你忘了?刚才屋内你拿什么眼神儿瞅人呢?”

柳绿满不在乎道:“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搞了半天姑姑就为这个说我呀!我刚才不过是被她给吓到了。哪儿有人像她这样儿的?一个妇道人家在人家里头做客,竟然一碗米饭不够还要再添一碗,她怎么好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