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通州

小说: 穿越之巧凤再嫁 作者: 席拉 更新时间:2019-06-28 01:57:32 字数:2111 阅读进度:321/642

第三百二十一章通州

江巧凤的意思唐世泽自然能明白,江家能在三河县内站稳脚跟已经不错了。这世上又有谁能做到真正的一家独大呢?即便是皇帝也不行!

江巧凤对于这一点自然也是清楚得很,她刚才不过发个牢骚而已。她还不至于从此以后就拖着整个江家趋炎附势往上爬去。一来那种事情永远没个头儿,二来江家还都是一群农民暂时也没那个先决条件。还不如安于一隅,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好。

她决定将这个问题抛之脑后不再去想,转而问起唐世泽一个实际的问题来。

“那个在京城里头与人交流都是官话吧?我说的还不大行呢。”

书院里头教学都是官话,江巧凤跟在两个侄子后头倒是学了一些,但到底还是日常练习得太少,说起官话来总是不大自然。江巧凤与唐世泽真正接触时,他已经来三河县好几年说得一口正宗三河话了。

自此以后,唐世泽与江巧凤两人之间的对话全都是用的官话。江巧凤本就有些底子,如今有人日日陪练,自然是进步神速了。

在唐世泽的介绍下,江巧凤时至今日才知道她所在的国家叫梁国。名称的由来么也很简单,因为皇帝一家就是姓梁的,倒是挺省事的。梁国的最北边是大草原,那里生活着的都是游牧民族,除了几个大部落以外还有别的众多小部落。这样的散沙状态对于梁国非常有利,除了偶尔遭到一些小规模的掠夺袭击之外并没有大的战事发生。

江巧凤刚穿越到这里时还一心想着要搞清自己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例如国家,朝代,皇帝姓甚名谁。结果在她旁敲侧击之下才发现,兴丰村与大王庄的老百姓们只知村长里长是谁,至于县令是谁几时来上任的,他们已经不去关心了。大多数人的见识就是方圆数十里而已,再远一些双腿走不到的地方他们就一无所知了。

等到江巧凤清楚了这些情况之后她便渐渐地歇了打探的心思,与周遭村民一般浑浑噩噩度日。

不知道是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缘故,江巧凤眼中的唐世泽很是不俗。温和儒雅、成熟稳重、精明能干,最重要的是跟这里的普通男人相比起来他的大男子主义要轻得多。至少他从没有把自己当成附属品,凡事都能尊重她的意愿。

与二人日益升温的感情相较,这一路上也是走得顺风顺水的,就是每日伙食方面太过丰盛了些,叫江巧凤心中略有不安。

唐世泽笑道:“回头等我们下船时把多付他们一些船资就行了,现下要是跟他们把话说透了,只怕他们反倒觉得不踏实了。”

江巧凤点头,唐世泽这个做法倒是照顾到了整个船队上下。她可不愿意唐世泽在钱财上面栽跟头。贪污受贿,以权谋私这种日子她心里过得不踏实。钱财么,够用就行,她在这方面倒是从来没有真正发愁过。或许这就是所有穿越者的底气所在吧,仗着自己有外挂懂得好多土著不懂的来发财。

经过十多天的水路航行,船队终于在八月十八这天下午抵达了终点站——通州。顾名思义,这里的交通十分发达便利,过了通州没多远就是京城。

说是不远,但是坐马车的话也要将近两天才能赶到。在船老大的一再推辞下,唐世泽坚决付足了船资,与船上众人告辞之后便带着唐山与江巧凤弃船登岸。

三人刚一上岸,码头上候着招揽生意的苦力们便蜂拥了上来,待打听到他们只有几件行礼需要搬运时又立即哄散开去,只有几个手推独轮车的依旧想兜揽了这个小生意。

唐山随手指了一辆独轮车,问明了价钱后就让他把行礼搬到独轮车上然后跟到他们身后一路往通州城里去。

唐世泽自嘲道:“我们这一趟算是因公进京,可以去通州驿站的。不过通州距离京城太近了,驿站里面每天来往的官员不计其数。我这么个六品小官儿去了那里有没有地方住下还得碰运气才行。

所以我们还是去城里找家好一点的客栈好了,住得还舒坦些。”

江巧凤:“呵呵,都说不到京城不知道官儿小。你就不必妄自菲薄啦!”

“不到京城不知道官儿小——哈哈,巧凤你这话说得还真是一针见血。有意思!”唐世泽很快便调整好了心态。

通州的客栈生意异常的兴隆,三人一连问了好几家才找到满意的住处。虽说唐世泽与江巧凤已定亲,但到底没有完婚,自然是要分开住的。但是让江巧凤一人单住一个房间唐世泽到底有些不放心。所以为了江巧凤的安全着想,唐世泽照例还是租住了一个小院子,依旧像上次那样对门而住即可。除了江巧凤的卧室门以外还有屋门、院门,三道门再加上唐山的警醒足够应付一般的情况了。

晚饭是江巧凤亲自下厨做的饭菜,饭后唐山出门去车行雇佣马车去了,通州这里的车行生意也是同样的忙碌。唐山担心明早起来再去车行雇车极有可能会发生租不到车的意外从而耽误了行程。

“你现在能喝茶么?会不会影响晚上入眠?”江巧凤打算喝点绿茶解解腻。沿途吃了一路的河鲜,刚才晚饭吃的肉食。过瘾是过瘾了,难免觉得有些油腻。

唐世泽点头:“影响不大,给我也来一杯吧。”

待江巧凤把茶水送到唐世泽面前时,唐世泽却是拉着江巧凤的手让她坐下一同说说话。

“等到进京之后还不晓得有没有这样说话的机会了。”

唐世泽都不能确定的事情,江巧凤心里更是没底了。她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仅限于三河县的范围之内,出了县城以后她就是两眼一抹黑了。这里不比从前的世界便利,什么资料都没有,她对京城的有限所知除了书上的简单介绍之外就是唐世泽这一路上对她的各种描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