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相伴

小说: 穿越之巧凤再嫁 作者: 席拉 更新时间:2019-06-28 01:57:31 字数:2207 阅读进度:320/642

第三百二十章相伴

午饭是白大嫂做的,都是从庆州那边带上船的食材。虽然只是家常菜,但手艺着实不错了。饭后无事,又不能立即躺回床上去休息,那样太容易发胖了。

唐世泽见江巧凤无意回舱室里头午休去,便拿出了棋盘要江巧凤与他对弈。

江巧凤傻了眼,很是为难:“嗯——这个我还真不会。”

唐世泽笑笑,毫不在意。

“没事的,我可以教你。以你的聪明才智,肯定一学就会!”

被唐世泽这般拿话捧着,倒叫江巧凤没了推托的借口,只好咬着牙在唐世泽指导下开始在棋盘上落子。

围棋一道,听规则与基本下法时感觉还没什么,似乎很好上手。但是等到真正下起来时才晓得这是一种多么烧脑的棋类。江巧凤一开始根本就不懂什么布局,待到唐世泽布局完后她才发现自己稀里糊涂间被他围了个水泄不通,寸步难行。

好在唐世泽教得很有耐心,江巧凤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努力学习。虽然连续几盘下来,她一直都是有输无赢,但是唐世泽倒是对她赞不绝口。

“巧凤,你进步很快。而且你很有棋品,落子无悔。一连输了好几局都不见你心烦气躁的,足见你很是沉得住气了。”

江巧凤听到这里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我已经输得够郁闷了,只是强压着脾气不发而已。你就不要再借着什么棋品如人品的话来夸我了,我只是愿意遵守规则而已。”

说到这里江巧凤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来,她问唐世泽:“你们唐家对于嫁进门的儿媳妇都有哪些规矩?”

唐世泽:“好好儿的你怎突然问起这个来?”画风转变得太突然,唐世泽着实有些奇怪。

江巧凤无声地叹了口气道:“不想了解都不行啊!不然我嫁与你后,哪天不小心触犯了你们唐家什么家规,那不是冤枉得很?你早些告诉我,我好做到心中有数,不叫人揪了我的小辫子去。”

唐世泽笑:“倒也没什么特殊的,无非就是三从四德这些。”

江巧凤道:“那我回头得把这些记记清楚,到时候好用来防身。”

“防身?”

“对啊!只要我严格‘遵守’这三从四德,那么她们谁也不能说我的不是对不对?”

唐世泽先是一愣,随即就明白了江巧凤此话的含义,不由摇头:“你呀,还真是属狐狸的!狡猾——”

“我?狐狸?那不行,我可不能以这样的形象示人!要是你们家那些女眷个个都觉得我是个狐狸,那还不得都防着我?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妇人,没什么可起眼的。还有这织机的荣誉之所以会落到我头上来,那还是因为我父兄担心我高攀不上你才主动把这好事落到我头上来的。”

唐世泽立即会意:“你这算不算是示敌以弱?”

“嘿嘿!”江巧凤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只是一个乡下来的傻乎乎农妇,即便偶尔做了什么出彩的事情那也是你给我支的招儿。我是出嫁从夫,啥都不懂,听你的就成!”

……

“看样子你是打算跟她们过过招儿了?”唐世泽感觉有点复杂,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头疼。

“不不不——”江巧凤头摇得拨浪鼓似的,“我闲得没事儿跟她们过什么招儿呀?这只是一种保护色而已!”

唐世泽问:“那要是家里人问我怎么就看上了‘平平无奇’的你了,我要怎么回答?”

江巧凤:“自己想!”

唐世泽沉吟:“嗯——厨艺好,人听话,这就够了!”

江巧凤想想觉得挺有道理的,光是够听话这一条就包含了太多内容。

江巧凤捂着嘴打了个呵欠:“不能再继续下棋了。我有些瞌睡,现下觉得糊里糊涂脑子不够用,我回去休息一下睡个午觉。”

“去吧,我也有些倦了。”

两人收拾了棋盘,各自回舱休息。下午醒来时,虽已是寅时,但天上的太阳依旧挂得老高的,船舱外面晒人得很。

唐世泽与江巧凤一人一本书,各自津津有味的读了起来。江巧凤读的恰好是一本游记,讲的正是乘船一路北上往京城而去的沿途风景民俗,十分的贴切江巧凤眼下的情形。

手中捧着书卷,一想到唐世泽这么贴心,江巧凤心中甜滋滋的,不知不觉中嘴角也上扬了起来。

此刻不过刚入秋,依旧是白昼长,傍晚船队靠岸时可比江巧凤春天离家北上多走了不少路程。

在船上闷了一天,即便是个小镇江巧凤也愿意下去走走逛逛。唐世泽与江巧凤走在前头,唐山则不远不近的跟在二人身后。在街上溜达了一圈之后江巧凤也没发现什么特别新奇的东西,好生失望。

随后的日子里,除了夜间各回各舱睡觉之外江巧凤与唐世泽二人日日相伴,各自发掘出了对方的优点来。

比如唐世泽就发现江巧凤这人的卫生习惯真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比起他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饭后漱口倒还罢了,大多数人都这样做了。可她偏好拿茶叶漱口,喜嚼茶叶,说是有益牙齿健康。再有每日早晚刷牙,那牙刷真正是他之前从来都没用过的。江巧凤随身带了好几支,还送与了他一支,教他如何正确的刷牙,如何保护牙齿的健康。

她的口头禅就是“牙好,胃口好。胃口好,身体才好。”

还有她带来的香皂,比他的香胰子还好用呢,可她竟然拿这样的香皂去洗每天的换洗衣物,真正是暴殄天物啊。

江巧凤见了他的讶色后却不以为意,告诉他说:“这都我们家自己做的,原材料很常见的。家里这样用了好多年了。”

唐世泽奇怪:“那怎不见你家做这个来卖?”

江巧凤回道:“做点儿不扎眼的吃食都能给家里惹来祸端,这个玩意儿就更不敢轻易拿出来贩卖了。”

唐世泽点头:“等从京里回去以后就没人再敢打你家的主意了。”

江巧凤叹气:“那也就是三河县的人不敢吧。所以这低调行事的作风啊,还是要继续贯彻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