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即将出门

小说: 穿越之巧凤再嫁 作者: 席拉 更新时间:2019-06-28 01:57:12 字数:2157 阅读进度:300/642

第三百章即将出门

唐世泽在信中说的没错,想打造出江巧凤理想中的织机,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好的。一切顺利的话可能天就能完成,倘若中途遇到什么麻烦,就是花费个十多二十天的也不奇怪。而他作为朝廷官员,不可能长时间不在职的。

又要离家了,旁的还好些,就是一想起自己跟妮妮做出的承诺,江巧凤立即有些心虚起来。

可这织机的事情也是很重要的事情。倘若能顺利做出织机上献给朝廷的话,一旦朝廷对江家有了嘉奖,便是以后再碰见什么无良县令也不敢轻易地拿捏江家了。

江巧凤要出趟远门,自然少不了要把事情跟娘和大嫂交代一下。

“娘,大嫂——我想出趟门,去隔壁的庆州府一趟。”

周氏奇怪:“你去庆州府做什么?”她突然想起唐世泽大概就是在隔壁庆州府任职的,心中一动。“你是不是去找唐大人?”

周氏这话正是杨氏想问的,她心中也想到这一点了,只是她与江巧凤之间始终隔着一层,比不得人家亲母女之间无所顾忌。

“是的。”江巧凤这话刚一出口,她就察觉到娘和嫂子两人脸上的神色都有些古怪,同样的似喜还忧,充满了纠结。

她们大概在纠结些什么,江巧凤也能猜到一些。无非就是一方面盼着自己跟唐世泽有点儿什么进展,好给被县令大人惦记着的整个江家一族带来翻盘的机会。另一方面又觉得她一个女人家主动送上门去私会男人终究是不合礼法的,别到时候官夫人做不成,还把自个的名声给败坏了。

“娘,大嫂。我去找唐大人就是为了上次给他带走的那个物件。那是一个新型织机的模型,但是还不够完善。唐大人已经找到了几个能工巧匠,我这次过去就是为了这件事情。

倘若织机能够顺利研制出来,对我们江家的好处那简直太大了。”

“新的织机?”杨氏还一直以为江巧凤前些日子拿回来的铁疙瘩,是给妮妮的玩具呢。

江巧凤:“嗯,虽然织出来的布纹理一般。但是好在它速度够快,要比普通织机快好多。”

与杨氏听了立即面露喜色不同,周氏却是脸色大变:“不过才一个可以吃粉丝就叫县令爷差点破了家。你再搞出这什么织机出来,织布速度真要如你说的要快好多,那我们江家还有活路可走么?”

听见婆婆的话以后,杨氏立即吓得变了脸色,周氏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万一这个什么织机又引来县令大人的觊觎,那他不是更要对江家下死手了?

周氏又继续劝说:“巧凤,你就听娘一句话,别再弄这什么织机了。万一又给家里引来大祸,那不是弄巧成拙了?娘不求家里有多兴旺发达,娘只盼着一家人能和和美美,平平安安的过好自己日子就行了,哪怕穷点儿也比丢了性命强啊!”

江巧凤没想到周氏的反应这么大,看样子吴县令对江家的所作所为彻底吓到了周氏,令她心底充满了恐惧。

“娘,你听我说。我之所以要做出这个织机来,就是想去献给朝廷的。只要朝廷认可了我的新织机,必然会对我们江家做出嘉奖。那样一来的话,以后就是再有哪个县令想来动我们江家,他都得在心里掂量掂量的。

当然,我这想法虽好,还得先把那个织机做出来才行。也许天,也许十来天这事情就知道结果了。只要织机一做出来,唐大人立即会替我们江家往上报,只要报到巡抚大人那里,他只要发一句话就能让吴县令免了我们江家的劳役了。”

周氏与杨氏婆媳两个相互看了一眼,有点不太敢相信。周氏小心翼翼地问:“真像你说的这么容易?”

江巧凤:“是啊。不过也得我先把那个织机做出来才行啊!”

杨氏:“那你有把握做出来么?”

周氏很紧张地看着江巧凤,生怕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希望立即又给破灭了。

织机还没做出来之前,江巧凤怎么可能打包票说自己百分百一定能行?

“我的把握还是比较大的,就看那边的工匠怎么样了。总之还是成功的希望大一些。”

听到赢面大,婆媳两个倒是稍稍松了口气。

“那你就准备准备出门吧,妮妮我们会帮你看好的。”

江巧凤怕她们二人在家成天担心她的织机能不能做出来,便提议道:“娘,大嫂。我这边即便一切顺利也要有个好些天才能见效。爹跟大哥还有那么多的堂兄弟们都在外头吃苦呢,不如嫂子请几个师兄弟陪着过去一趟,在下河村附近雇个人给他们做饭吧。大嫂你每隔一两天就送点菜蔬肉食还有米粮过去就行。”

江巧凤本来想着直接让兰姐去下河村那里照顾家人的饮食的,但是一想到这婆媳两个对那边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在家又没什么要紧事干,尽胡思乱想了。所以还是给嫂子找点事做做,等她亲眼看见那边情况以后,人自然就没那么焦虑了。

周氏想想这话有理,杨氏也觉得法子可行,就是一想到过年那段时间这么多老爷们吃饭吃掉了江巧凤不少积蓄就有些心疼。如今家里没了进项,坐吃山空的,再这么流水似的花下去谁知道能撑多久呀。

“巧凤,嫂子也不知道这吴县令要针对我们家多久。嫂子就怕万一到了下半年铺子开张了,他还来找我们家麻烦可怎么办?还有这家里的钱财都花掉了,后面想有个什么急用不是也没法子了?”

杨氏的担心,江巧凤很是理解。她笑着道:“嫂子,我那是过年期间。天寒地冻的,我怕他们身子冻坏了才每天伙食都那么好的,再加上后来整个一族人都在我们家过年开销才那么大的。

嫂子你放心,家里再没什么收入,乡下那里不是还有一百亩地的么,怎么着也够我们全家撑过这几年了。我就不信那个姓吴的还能一直待在我们三河不挪窝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