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惩罚

小说: 穿越之巧凤再嫁 作者: 席拉 更新时间:2019-06-28 01:55:09 字数:2158 阅读进度:143/

第一百四十三章惩罚

江多福这一席话说得村长以及几位村老在内的众人连连点头,许忠全依旧是拧着眉头不说话。

江多福说到这里冲着许忠全拱手示意:“亲家公,为了我女儿的性命着想,你就发发慈悲以后逢年过节的就免了巧凤她到你们跟前侍候吧。

当然了,除了人不到以外其他该送的节礼还是要到的。”

许忠全气的脸色铁青:“亲家公,你女儿是什么金枝玉叶不成?逢年过节的居然连公婆的门都不上了

你们江家真是好门风,竟然教导自家女儿让她不事舅姑!”

江多福自是毫不客气地回了他一句:“我江家门风是不如你许家好,这种谋财害命的本事我们可是拍马都追不上的。我没将你许吴氏给告到衙门里头去,已经是看在女儿女婿的面子上了。”

江多福冲着村长郑重行了一礼:“还请村长您给做个主吧。倘若许家实在不同意此事的话,我们江家也不好强人所难,但请村长准许我们两家和离。”

吴氏听到江多福所言也是气急败坏,这要是同意了此事那江巧凤这个儿媳妇有跟没有还有什么区别。她都想休掉江巧凤了,江家居然还想着拿和离来吓唬人呢。不过这些她也只敢在心中想想而已,她若一开口那肯定是又要引来许忠全的一顿叱骂。

吴氏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许忠全,希望他能直接开口拒绝了江家的无理要求。

村长倒是感觉有些为难了,毕竟他不能替许忠全做主啊。于是他试探着对许忠全说:“忠全,你家是怎么想的?”

许忠全一直迟疑未决,总觉得同意了丢面子,不同意的话家里又没有能力替老大许孝贤再娶一房了。

许忠全的哥哥许大伯开口了:“忠全,你可要想好了,就冲着你那个婆娘你家孝贤还能不能再娶到一个婆娘吧?如果能娶到的话,你家又要花多大代价才能办到。”

许大伯这句话提醒了许忠全。是啊,家里出了这样一个婆婆,谁家愿意把女儿嫁过来。搞不好最后只能也只能娶个寡妇二婚之流的,那还不如江巧凤呢。

别的不说,起码大房一家现在依靠着江家,日子过得还挺滋润的。倘若许孝贤与江巧凤两人和离了,那许孝贤必然还要回到家里来跟他弟弟争那二十亩地。

不是他偏心小的不疼大的,而是这二十亩地一旦分了再分,不管谁家都吃不饱肚。

想清了厉害关系以后,许忠全一咬牙对江多福点头道:“好,我同意了。除此之外该他们大房的孝敬一样都不能少。”

江多福:“那是当然,孝贤跟巧凤始终是你们的儿子儿媳。”

一旁的刘阿狗见他们事情都谈妥后立即带着一副哭腔对村长诉苦:“村长,您看我这一身的伤,这可都是因为许家给引起的。您老给我做做主吧!”

村长头大:“你小子一天到晚游手好闲的……”

村长后面还有好多长篇大论没说出口呢就让刘阿狗给中途打断了:“村长——

您老要不给我做主那我也只能让我娘把我抬到许家去了。”

“你小子是威胁我呢?”

“村长啊,我不得在许家把伤给养好呀?”

“许忠全,你怎么看?”村长自然不会把事情往自己身上兜的,最后还是甩到许家头上去。

许忠全看了看刘阿狗那满脑袋的带血纱布,还有腰间的纱布上似乎也渗着血,心道这江家人出手也太狠了,这得赔多少钱才够啊?

于是他假装糊涂:“啊?怎么管我要汤药费了?这刘阿狗他不是我亲家公叫人打的么?亲家公刚才都当着大家伙儿的面承认了,他还说他会给刘阿狗赔医药费的!”

江多福虽然被点了名,但他却没有如许忠全所想的那样接下他的话头,同意付了刘阿狗的汤药费。江多福才不愿意这么便宜了许忠全呢,总要让他出点血他才会明白管不住自己婆娘的后果有多严重。

王婆子在一旁讥笑道:“哟——许老头子。平时可真没看出来啊,就你这脸皮厚的连我家狗子都要拜你当师傅了。

你要忘了我可以好心提醒你一声,这事儿呀从头到尾都是你家老婆子给惹出来的。别人家说句客气话你还当真了,你可别想着赖账!

对了,八月十五那天你家老婆子在我这里求的那张“百依百顺”符啊,还没给钱呢。一百文,待会儿记得一起给!”

王婆子的话音刚落,立即有几个跟她要好的老妇人也跟着起哄。

“可不是吧,这吴氏虽说害人不成,可也不能啥惩罚都没有吧?这让许家出个汤药费那是天经地义好吧——”

“就是就是,要不是吴氏这个老妖婆在兴风作浪的,人家刘阿狗好好儿的怎么会挨打?江家打人是不对,可人江家才是苦主好吧。这赔钱的事儿不找那祸头子难道还找人苦主?”

还别说,这几个老妇人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吴氏她惹出了这么大的风波出来,总不能什么事儿都没有就这么全身而退了吧?就因为她是婆婆,受欺负的是儿媳妇?

村民们交头接耳,议论了好一会儿纷纷认为村长应该下令让许家赔了刘阿狗的汤药费。

村长是做什么的,他可是个老人精。许吴氏这件事做得太不得人心了,他自然是顺应民心让许家赔钱了。

许忠全估计自家是躲不过赔钱这一遭了,只好硬着头皮问:“刘阿狗,你要多少汤药费?”

刘阿狗:“今天去药铺里面给大夫瞧时,大夫说了我这伤啊没个个把月都是好不了的。内服外敷的药啊加起来最少也要七八百文,另外我流了这么多的血,这得吃多少粮食才能补回来啊?

另外我因为受伤,这次秋收也要耽误了。我大概算了算,药钱加营养费再加雇人秋收,总共要有一贯多,你赔我一贯钱就够了。”

“一贯钱啊”村民们全都倒吸一口凉气,一贯钱可是好大一笔钱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