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江家作证

小说: 穿越之巧凤再嫁 作者: 席拉 更新时间:2019-06-28 01:55:08 字数:2206 阅读进度:142/642

第一百四十二章江家作证

眼下刚过中秋,重阳未至,农田里的稻子眼见着就要成熟了,稻田里基本没什么可忙活的了,所以农民们都很享受着秋收前最难得的一段闲暇时光。

兴丰村的村民们整个下午都伸长了脖子等着看热闹,甚至有些个无聊至极的大人们还会打发家里的孩子们去盯着刘阿狗与许家这两家的动静。

至于村口的老槐树底下,一个下午都没断过人,成群的坐到树底下说些张家长李家短的闲话。每当进村的那条小道上出现人影时都会引来大家伙儿的激烈讨论,猜测来人是不是刘阿狗去请来的江家人。

“刘阿狗打发人去镇上到现在过去有一个多时辰了吧?怎么着也该回来了吧?还是那家伙根本就是骗人的?”

有个老人笑骂:“我看你们呐,真是一个个地咸吃萝卜淡操心。江家来不来人的你们急个什么劲儿的?一个个的当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有两个年轻人刚想替自己分辨几句,忽然就听见有人在喊:“你们快看,那边路上过来几个人是不是江家的?你们谁眼尖的看看里面有没有一个穿蓝衫的家伙,那家伙就是刘阿狗派去镇上喊人的。”

闻言立即有不少村民纷纷踮起脚尖朝小路尽头瞧去。

“还真有个穿蓝衣裳的家伙,另外还有三个男人应该都是江家的人吧?”

“这刘阿狗还真把江家人给请来了,赶紧告诉村长去。”

当即有几个小孩儿在大人们的派遣下往村子里头送信去了。

“看样子这回是许家的不是咯——”

在村民们嘀嘀咕咕的议论声中,江多福,江网扣以及江家大堂兄三人跟着刘阿狗的小伙伴一起来到了兴丰村。

“江老弟,你倒是成了我们村的常客啦!”一个老汉上前热情地打着招呼。

江多福听着老汉的话总觉得有些别扭,不过他今天过来是给女儿出气的,其他的事情都放一边去。这些闲杂人等的话他还是听过就算,真计较了也没意思。

他冲老汉打过招呼以后就随着蓝衫汉子一起进了村子,一行人直接往王婆子家去了。

村民们远远跟在后头看着,只见江家人进入王婆子家不久之后,刘阿狗就被他的小伙伴抬着出来往村长家去了。

江家三人自然也是跟在刘阿狗他们一起去了村长家。

村长在家早收到消息了,之前他听人说刘阿狗扬言要请他帮忙主持公道,他当时还以为那家伙不过随口说说而已,没想到这会儿真的把江家人给一起请了过来。

哎,头大——

他一面让人去请几个村老,一面应刘阿狗的要求着人去了许家,让许忠全以及吴氏老两口务必到场。

村子不大,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各方人员纷纷到场。村长也不含糊,既然是刘阿狗来告状,那就让王婆子刘阿狗母子两个把事情跟大家都说一遍。

母子两个的说辞与中午在许家所说的一般无二,大抵意思就是吴氏要借王婆子的手来害许家大儿媳江巧凤。

王婆子自然是不同意害人的,但是她却因此被江家人给误会以至她儿子替她遭受了无妄之灾。

王婆子她深明大义,知道事情的一切起因都是因为吴氏起了害人之心引起的,所以她就直接去找许家讨要汤药费了。

吴氏见事情闹得这么大,脸都吓得煞白煞白的,她实在想不通怎么好好儿的,这事情就闹到村长面前来了。

“吴氏!王婆子所说你认不认?”村长厉声喝问。

“村长,我真的没有要害我家大儿媳妇,我原来只想给她驱邪的。你一定要相信我啊,我是被冤枉的!”吴氏带着哭腔向村长说道。

“村长,能听我说几句吗?”江多福问。

“你说。”

“八月十五中秋节那天,我女儿女婿一起回许家过节。但是那天晚上他们一家三口连口团圆饭都没吃就匆匆赶回了镇上。我仔细问过才知道,原来吴氏与王婆子在商议如何烧死我女儿时被前来喊吴氏回去吃饭的女儿女婿给听见了。

把夫妻俩给吓得直接回了许家抱着孩子就回了镇上。”

“姓江的,你瞎说——你瞎说——我根本就没有说过要烧死她——

江巧凤她这个贱人敢这么诬陷我!

你们——你们都是商量好了要一起来害我的——”

吴氏疯了一样冲着江多福咆哮,要是大家信了他们所说的话,那她以后就完了。

村长连声呵斥,让吴氏闭嘴,有什么等江多福说完她再说。

江多福叹了口气:“哎——我也是看我女婿人不错,是个孝子。所以才会看在他一直为他娘说好话的份儿上也不好跟亲家母多计较。

我想着要害我女儿的人除了亲家母之外还有个王婆子呀,于是一气之下才会带着

江家的孩子们去打了王婆子的儿子刘阿狗。”

说到这里江多福又叹了口气:“哎——我也是下午才知道原来我女儿女婿他们听到一半就走了,后面王婆子拒绝吴氏的话根本就没听到。

这回倒是让刘阿狗吃了不少苦头。

这是我江家的错,我认了,我回头就请个大夫给刘阿狗瞧瞧伤。

但是今天我要请村长大人给我做个主——”

江多福终于停了下来,看向吴氏的目光充满了厌恶。

村长知道他这个要求肯定是与吴氏有关了,难道是要把她给送官?

“江老弟你不妨先说说看,要是能做主的我肯定会给你做主的。”

江多福先谢过村长,然后才接着说道:“我女儿这次回来过节,中午的饭菜里面就被吴氏给偷偷下了符灰,符灰害人不成又想法子要烧她。

村长大人您说这以后我还敢让我女儿前来孝敬他们公婆吗?

不敢呀!

这以后到了许家老宅这里吃口饭,喝口水都要提心吊胆地想着有没有人下毒害她,或者会不会突然又被人说成什么邪祟要绑起来烧了。您说这还是人过的日子么?”

江多福这一席话说得大家都连连点头,这事儿换成谁都要害怕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