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药钱

小说: 穿越之巧凤再嫁 作者: 席拉 更新时间:2019-06-28 01:54:17 字数:2198 阅读进度:85/642

第八十五章药钱

婆媳相处多年,两人之间也有了些默契。在杨氏捏了捏周氏胳膊后,周氏立即就配合着一起进到里面房间去了。进入房间里头以后,杨氏附到周氏耳边把江巧凤的打算跟她讲了一遍,唬得周氏一声惊呼。

“娘您怎么了?”江网扣在外边问。

天祥天佑在外间待着没趣也跟着进到里屋来了,在外头大人们谈话时他们兄弟之间说话都要小心翼翼的,扰了大人谈事要挨骂的。

“婆婆她没事的,你们都不要担心了。”

“婆婆——巧凤她就是怕您担心,怕您反对才不让我把事情告诉您的。您自己也看到了,许家人根本就舍不得在她身上花那么多钱的。即便这钱将来我们给出了,干嘛不让小姑也趁此机会分家出来过呢?您瞧瞧小姑她现在,倘若是分家了,哪里用得着缩在许家挨饿受罪啊?

明明有挣钱的机会也不好来做,为什么?还不是怕像前几天一样,被吴氏杀到门上来要工钱?不分家的话小姑挣多少钱都是替人家挣的,她自己啥也捞不着。”

周氏迟疑道:“可是她一个儿媳妇挑唆着要分家,这不大好吧?”

急得杨氏又不敢大着嗓门说话,依旧压低着嗓音在周氏耳边小声劝说:“小姑说了,她不提分家,她就成天跟老两口要钱看病。两个老的被她磨烦了说不定就把她分出去了呢?”

周氏很怀疑的问:“那要是许家嫌她烦了,直接把她给休了呢?”

杨氏回答说:“小姑也想过,要是真那样就回来好好挣钱。挣着钱了调理好身子还不是照样嫁人?说到底还是钱的事,我看小姑她想得比我们都周全。”

“我们不管她了?让她自己在许家闹事儿?”

“谁说不管了?小姑就让我们暂时别拿钱给她,至少也要等到她分家以后再说。眼下家里虽说也存了点钱,可距离小姑看病还差得不少呢。

好了,婆婆我们出去给巧凤撑腰去。虽然我们娘家不能出钱帮衬,但是也不能让他们许家以为我们从此以后就不管小姑了。不然以后还不知道怎么欺负她呢。”

周氏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么多的讯息,心情跟着反反复复,七上八下的。

“你先出去盯着,我坐着喘口气儿就出来。”

“那我先出去,等一下您让两个小子扶着您一把。”杨氏顾不得矫情了,她已经听到外间江多福似乎在提什么钱不钱的事情了。

看见她掀开门帘子出来外间,两个老头儿都停顿了一下。她看见江网扣正朝她使眼色就走过去小声问:“说到哪里了?”

“你自己听,正谈着呢。”

江多福说:“亲家公,你许家这么年下来不可能连几贯铜钱都攒不下来吧?”

许忠全唉声叹气:“真的,亲家公。我们许家真的拿不出几文钱来了。像我前头说的巧凤这毛病即便花了钱治好了,谁也不能保证就生个男丁吧?”

江多福听完也是愁眉苦脸:“可我这里一时之间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啊?”

许忠全见机小声建议道:“要不再让巧凤她过来这里做工?眼下农闲没事儿干,孝贤也可以过来帮忙的。”

江多福很是奇怪:“我这小铺子哪里用得着那么多人?”

许忠全干笑:“等到巧凤还有孝贤他们都学会了以后,让他们夫妻俩个去其他地方也开个这样的铺子啊?这么一来巧凤她不是就能挣到钱调理身子了?

呵呵,我说你们都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这么说只是给巧凤出个主意让她能早点调理好身子啊?”

江家人这还不明白他打的什么主意呢?他这分明就是想把许孝贤塞进来学了手艺好另起炉灶。其实做粉丝汤一点也不麻烦,炖锅好汤就行了。关键是这粉丝不是谁家都能做出来的。

江家在这里做粉丝汤生意,旁人打听起这粉丝他们都一口咬定是从外地客商那里进货过来的,只此一家。江巧凤口风紧,不然这许忠全还用得着想法子把儿子塞进江家来?

一家子夯货,有个真神在家都不知道好好供着,歪门邪道的主意跑他这儿来使了。

整个社会模式都是以家天下的形式存在的,一般人家里头有个什么秘方绝技的大多是传媳不传女的,怕的就是女儿嫁到别人家以后为了自己的儿女而把娘家里赖以生存的秘技传授给了夫家人。

现如今江巧凤宁可把她琢磨出来方子给江家,连半点光都不愿意让许家沾,肯定是他许家欺人太甚。

江多福冷笑道:“今儿我可真是长了见识了。感情我家巧凤想调理个身子还得自己挣钱才行啊?”

许忠全这会儿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不脸面的了:“我许家就是一普通农户,哪里吃得起什么人参。你要真心疼你女儿你就想法子给她调理身子吧。不然这不能生养的女人么——”

江家众人一看许忠全那满脸狰狞之色立即就明白了他那剩下的半句大概是个什么意思了。

江多福气愤异常,恨不得上去给这个老家伙几拳,但是一想到江巧凤还是许家儿媳,心中那把怒火又被强行压下去不少。

他盘算着如今店里每天的收益,估摸着攒个一年半载的钱总归能够巧凤调理身子用的。没必要为了争一时之气而让巧凤在许家受罪。再说了,到时候攒够了钱,照方子抓好药也是给巧凤吃的,又不会进了旁人肚子。

想到这儿,江多福的怒火已经消失殆尽,他对许忠全说:“巧凤调理身子的事情就由我们家来想法子吧,不过这还得等我们家攒够钱再说。”

许忠全见江多福虽然松了口,但是却堵了许孝贤来江记的路。他心中好生失望,说出口的话是一点都不客气:“那得多久啊?你们可快着些,别耽误了我们孝贤生儿子。”

杨氏是一点都听不下去了:“公公,前两天还听见他们说巧凤嫁到许家就是许家人。怎么才几天功夫又翻脸不认账了?哪里有人家儿媳妇看病不出钱叫别人娘家出的?天底下也没这个道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