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小说: 穿越之带着淘宝去种田 作者: 扇清秋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2203 阅读进度:420/428

巧云听了有所感悟,不是滋味地说:“这样的人太要强了,有什么难过宁可装在心里,也不会告诉别人,在外头表现的坚强,其实心里还不定怎么伤心呢。”

过了半个时辰,祝成昌从外面回来了,却是两手空空。

巧云正和白糖在柜台里学着怎么打算盘,一眼瞧见他,奇怪地问:“咦,东西呢,他们还没做好么?”

祝成昌摇头:“验收了,不合格。”

白糖一挑眉:“怎么个不合格?你又怎么知道我定做的是什么花式?”

“我叫他们拿了白老板当初给的小样,发现床帐围子上的流苏少了一颗珍珠,另外窗帘锁边处有线头,做工不甚细致,就叫他们重新修改,改到合格为止。”

白糖见他说的有理有据,心知定然是那布庄老板怠慢了,她已经连续给这家布庄给了好几次订单,怕是合作的次数多了,布庄老板觉得她好说话,就在这些小细节上玩猫腻,她给的图纸上共串了三颗珍珠,少那么一颗,粗心的人恐怕在验收时就略过了,布庄却能省下一些成本钱。

等回家后发现也晚了,钱都给足了,因为麻烦,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缺陷,大多也不愿意再去找他们扯皮。

白糖赞许地点了点头:“祝成昌,你做的不错,这件事以后就交给你了。”

“好。”祝成昌点点头:“白老板,这家布庄不值得再合作,等这批活收回来之后,后续的活计都不能再找他家。”

白糖笑着说是:“不错,这家老板不够实诚,城里那么多家布庄,我宁可换别家挣我这份钱。”

祝成昌就问:“白老板还差什么活?

”“还有统一的床单被罩和枕套,原本早该定了,但木工那边的床还没出来,所以就没急着定,也亏得没一股脑交给他家。”白糖无不庆幸地说。

祝成昌点点头:“我这就上外头打听打听其他的布庄,打听打听那些口碑好些的店铺供白老板选择。”

巧云在旁若有所思,看向祝成昌的目光明显少了几分轻视。这人做事可真是认真啊。今日若是换了自己,说不准大概看几眼就一股脑把东西拿回来了,也亏得今日去的不是自己,这件事给她敲响了警钟,日后再张罗这些事情时,一定要更加细致认真。

白糖见祝成昌立刻就要出门,忙叫住他:“也快到下晌时间了,你不饿么?这些事明天去做也不迟,这里的灶台都可以用,后厨里备了一些米面菜蛋,你这几日都可以在这里做饭,手生的话,到时候我让巧云教你,你第一天来,熟悉熟悉也好。”

巧云也说道:“是啊祝成昌,明日再去吧,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早饿了吧,我这就去做饭。”

祝成昌摇摇头:“明日我就要去县学念书,等下了学也下晌了,今日时间充裕,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这就去看看,你们不必等我,给我留一些剩饭就可以。”说完,仍是义无反顾的跨出门槛离开了。

“啧,他倒适应的快,压根不把自己当外人。”巧云撇撇嘴,不过话里已经没了针对和揶揄,反倒有那么几分赞赏。

白糖跟着笑了笑:“他这样很好啊,到哪里都会很快找到自己的角色,自己照顾自己,不给别人添麻烦的同时,成为一个被需要的人。”

“也是,不过你们别看他现在表现好,谁知道他会不会一直这样,说不定只是因为刚来,在咱们面前做做样子。”巧云对祝成昌这个人有些拿捏不准,同时心里暗暗的和他较起劲。

以前这些事情都是她帮白糖来做,现在多了个祝成昌,做事一点不比她差,比较之下更是让她察觉到自己的不足,对祝成昌这个人既有些欣赏又有些不服气。

白糖摇摇头:“不会的,你看他忙起来连晚饭都顾不得吃,若只为了做样子,没必要做到这份儿上。”

巧云反驳:“一次两次的不算什么,时间长了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这么勤勉。”

白糖一听这话就摇了摇头:“巧云,你可千万别这么说,这世上有千千万万的人,什么样的人都有,每个人的长短处都不一样,咱们才接触了几个?等以后开了业,接触的人更多,到时才叫大开眼界呢。”

她的话惊醒了巧云:“也是,是我胸怀小了,这世上连陈文生这样的神童都有,多一个祝成昌这样办事能力强的也不奇怪,只盼着他能这样一直保持下去。”

她不希望白糖看走眼。

白糖抿唇一笑,说:“你的顾虑也是人之常情,这说明优秀的人到哪里都会发光,要不然怎么也不见你说王勤敏和李思明,因为他俩身上的光芒全被祝成昌盖过了,你只注意到祝成昌,就会好奇他是什么样的人,到底是真勤快还是假装蒜。”

巧云玉兰顿时恍然,也不再纠结于祝成昌是什么样的人。

两人聊着聊着便说到开业,巧云托腮说起白糖对第一楼未来的设想,当听到客房里有沙发、露台等等陌生的词汇时,她一连的发出惊叹声。

时间过得快,一晃下晌时间到,祝成昌还没回来,白糖惦记着家里的接风宴,也不等他,便带着巧云一起往回走。

到家时,大家都在说笑,白糖就听到厨房里传来乒乓的做菜声,以及白礼的说话的声音。

他叮咛柳婆子炖菜少放些盐,说这些孩子们在家吃的清淡,柳婆子说好,他又说是锅里的水倒的少了些,鸡肉就要老了。

吵得柳婆子一个头两个大,郁闷说:“白老爷,我这里不需要你帮忙了,你快出去陪几个小表侄说话吧。”

白礼尴尬地被劝出了厨房,一抬眼,看见白糖几个回来了,赶忙收起尴尬之色,笑着说:“祁哥儿和泉哥儿柱哥儿他们都回来了,正在中院凉亭里坐着,就差你们几个。”

巧云憋着一脸笑,白糖摇摇头:“爹你就别操心了,进屋歇会吧,柳婆子知道怎么做菜,我们几个你也不用张罗。”

白礼无奈一笑:“好好好,家里的事都不需要爹操心,爹去外面割豆腐,柳婆子说还差一块豆腐……”委委屈屈的走了。

白糖和巧云走进二进的院子里,一眼就看到凉亭里坐着几个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