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古寺迷雾

小说: 穿越纬度的武侠世界 作者: 腊月的蒲公英 更新时间:2020-08-01 19:11:31 字数:2689 阅读进度:135/161

雾都山脉,山道之上。

陆一鸣被太上白带了回去,白居易、韩墨提前一步骑马返回,剩下四名观云门弟子骑马跟在马车后。

为太上白赶马车的马夫,乃一位玄体境武修,此人从未张嘴说过一句话,陆一鸣来观云门月余,并未见过此人开口。

故此陆一鸣问了太上白,“师尊,前面那位?”

太上白瞪了陆一鸣一眼,“天生哑巴,以后叫哑叔便可,以后外出历练,带上哑叔一同前往,这次是你小子运气好,若是遇见敌对势力的强者,你非死不可。”

太上白一言,告知了陆一鸣,观云门还有敌对势力。

陆一鸣不解,问了一句:“不会是五毒教吧?”

太上白轻笑一声,“五毒教?他们还不配。”太上白说完,也便不在言语。

闭目养神,哑叔赶着马车,无人敢拦路抢劫,只因马车上出自观云门,而在观云门有专门马车者,地位非凡。

陆一鸣心中矛盾,思前想后,走出马车,哑叔看了其一眼,挥手示意陆一鸣进马车内休息。

陆一鸣苦思冥想大半夜,熟睡了过去。

清晨过古寺,寺门大开。

哑叔拽停马车,咿咿呀呀的嗯哼。

陆一鸣翻身,双手捂耳,太上白睁开双眼,推开车厢格纹木门。

寺前十余尸首,哑叔指了指寺门,血迹斑斑。

聂易四人,吓得靠近马车,太上白白了四人一眼,“你们在此等候,我进去看看。”

太上白进入寺门,陆一鸣鼻子灵敏,闻见了一丝血腥味,翻身而起,见车厢木门开着,走出第一眼,便是寺门前的尸首。

陆一鸣惊讶一声:“师尊杀寺庙僧人干嘛?”

哑叔摇头,甩手,表示这一切不是太上白所为。

陆一鸣眉头苦皱,细声:“你们说说。”

聂易走出,拱手施礼:“子羽师叔,清早我们路过此寺,这些僧人已经死了。”

陆一鸣此时才注意寺庙名字,古佛寺。

“苦海大师……”

陆一鸣急忙冲了进去,古佛寺,正是苦海和尚告知陆一鸣的寺庙,如此一般杀戮,自然有着莫大关系了。

陆一鸣来到佛殿,苦海双手合一,面对着殿门,背对着佛像。

陆一鸣抬头,倒吸一口凉气,“一模一样,如来佛祖。”

太上白一旁听见了,回了一句:“什么如来佛祖,此乃释迦牟尼的金身,一个小僧人罢了。”

陆一鸣满脸疑惑,在玄武大陆,出现和尚也就算了,释迦牟尼也一样之姓名,不过设定不一样啊!

陆一鸣轻言自语:“感情地球在佛文化上落后了玄武大陆,释迦牟尼只是一个小和尚而已。”

太上白不耐烦的说了句,“嘀咕什么呢!胡言乱语。”

此时陆一鸣清醒过来,确实如太上白所言,佛门地位于陆一鸣何关,总之都是虚构存在,玄武大陆也并未见过佛祖,更谈不上显灵。

苦海之死,让陆一鸣疑惑。

“师尊,苦海大师实力玄丹初期,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死去,还有死的如此安祥,看不出又什么挣扎的表情。”

太上白仔细思虑一番,撇了一眼陆一鸣,“接着说……”

陆一鸣蹲在地面,看着我苦海大师的面容,开口:“瞬间被杀,只有之中情况,才能让一位玄丹初期的武修,毫无挣扎的死去。”

太上白握紧拳头,“赵国能瞬间杀死苦海的,也没有几位。”太上白念叨着。

陆一鸣开口,又说了一句。

“师尊,万一杀死苦海大师的,不是赵国之人或是苦海大师中了什么暗算呢!”

陆一鸣此言,让太上白幡然醒悟,道:“魑魅魍魉,五毒控魂之术,五毒教的秘术,不过此术五毒教教主都未曾练成,莫非让凤天祥那老东西练成了吗?”

陆一鸣问道:“五毒教教主叫凤天祥?”

太上白怒斥一声:“小子,不该你问的,别那么多事,要想管这些闲事,起码要有实力吧!”

太上白的言语,打击到了陆一鸣,如太上白所说,陆一鸣修为不过玄气境中期,遇见玄脉境武修,全力之下未必能斩杀对方,可玄武大陆不像地球人类一般温和,一言不合杀也就杀了。

古佛寺被屠杀,毫无征兆,赵国各江湖势力,此时可能还未知晓,太上白摸了摸苦海的尸身。

一股温气为散,太上白叹气一口,“看来不足三个时辰,本来带你小子来此,苦练一番内功、肉身,可现在看来还是来晚了一步。”

“臭小子,这些人该不是针对你来吧?”太上白此言一出,陆一鸣连连摆手,“师尊,这玩笑开大了,我如此实力,直接杀我不是更好,再说你与苦海大师联系的,走漏消息也该是您啊!”

太上白“哼”了一声:“整个观云门,就你小子敢顶撞老夫,不过老夫喜欢,眼下不管谁干的,先禀报官府。”

太上白走出古寺,吩咐聂易一声:“你们四个立即前往禀报官府,我们在附近找一家客栈住下,事成之后与我们汇合还是先回宗门,你们自己考虑。”

太上白本不想带着四人前来,不过陆一鸣想起了四人,这才在雾都山脉寻找一番,果不其然,四人还等着陆一鸣。

这才让四人跟着陆一鸣,太上白带着四人,抢了四匹骏马,一路跟着太上白专属马车,来到古佛寺。

如今遇见此事,正好让四人去报官,报官后回观云门,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毕竟古佛寺周边,三四个镇子,谁知道在那个镇子或是村子里住宿,聂易四人也不傻,肯定先回观云门。

聂易则是笑着开口:“太上师尊、子羽师叔,我家就在附近,不如去我家住下,我爹认识江陵府的好几位将军,此事不如让我爹去办,也少了不少麻烦。”

聂易此言一出,太上白想了想,“巧了,也罢!走……”

驾——

驾驾——

哑叔赶着马车,跟在聂易身后,聂易头前带路。

陆一鸣一跃来到马车顶上,躺在车顶,望着天穹,思考着……

太上白,并未理会,上了车厢,休息一番。

其余三位弟子,跟随马车之后,时不时的寒暄几句。

陆一鸣一行人离开后,黑衣持刀男从树上落地,随后招手,十余黑衣蒙面人落地。

“首领,好深的内力,此人就是观云门太上白吧?”黑衣蒙面人开口问道。

黑衣持刀男,开口言道:“不错,此人就是观云门十三太上之一,刚刚幸好没有发现我们存在,不然一旦交手,未必能全身而退了。”

黑衣持刀男,很忌惮太上白,否则也不会被堵在古寺之中的藏经楼中。

太上白从藏经楼路过,黑衣蒙面人们,并未出手。

苦海大师与一众僧人,也并未十余人所为,这十余人只是接到暗杀任务,前来杀陆一鸣的。

谁知道遇见了太上白,更没有想到,古佛寺全寺僧人无一活口,就在众黑衣人进入古寺埋伏的前一个时辰,若是黑衣人来的早,指不定还能遇见真正杀害了苦海大师等人的凶手。

黑衣人叹息一声,挥手示意,撤离此地。

“撤!”

众黑衣蒙面人,吹响口哨,骏马冒头,一跃上马,与太上白等人反方向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