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 轰碎

小说: 重生之前方高能 作者: 姜起 更新时间:2019-09-09 05:21:30 字数:2223 阅读进度:617/629

程方二的脑洞正不断盘旋之时,就听江鸣州再次说道:“前辈,时间快要走完了,你还敢不敢打?!”

只是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就再次刺激的程方二的心。

一个年轻人屡次压制自己,还屡次都是满不在乎的语气,就算程方二活了百岁,涵养再好,那颗从来不灭的好胜心也足以令他直接发起了攻击。

此时的他,只想着管他这气罩到底是什么玩意,先试一波再说。

于是下一秒,程方二的针芒便呲溜溜的爆射而出。

不过他打的不是江鸣州,而是这周围看不见的气罩。

如此在使了七成劲力的情况下,那些针芒纷纷撞击到气罩之上,就似凭空被什么东西吸收了那样,瞬间消失不见。

这一下,程方二立马就彻底被震住了,显然只有气罩的灵气十分雄厚,才会吞噬掉他的针芒。

这让震惊中的程方二忍不住就生出了一股子无力感,若是对方能够搞出这种气罩,那无论这小子是化体境也好,还是掌握了某种特殊的暗体武技也罢,总之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这个姓江的只需要把气罩围绕在自己身边,他程方二的攻击就会完全失效,何必还要装模作样的和他打一场呢?

程方二这么想,程语和程宫两兄弟却完全没有想这么多。

他们瞧见老祖的针芒喷出后又忽然不见,还以为是老祖是故意而为,好似看仙侠特效大片那样,此刻的他们心中剩下的只有对老祖的钦佩。

“前辈不用再试,尽管攻上来即可。”江鸣州微微一笑,再次说道。

多梦青年当然从程方二的眼神看出了对方到底有多震惊了,显然他的练功罩一放出来,便立马扰乱了程方二这货的心神。

也就是说无论一会能打成什么样子,至少在还没开打之前,他在心理上已经占尽了优势。

至于程方二,在听见了江鸣州的话后,眉头一皱,人也瞬间想开了,当下不再管那许多,便再一次发动了攻击。

不管对方背后那位高人师父到底是谁,既然这小子不想用这神奇的气罩来当做防御的话,那自己就要看看,真打起来,这家伙的本事到底有几成。

只要把握好分寸,不伤了对方,不让他那背后的高人师父因此而过来找自己的麻烦就足够了。

毕竟他程方二在半隐门中人脉也算是很广的,那些个大家族,大多都要给他几分薄面,只有诸如医味堂这种零星的几个家族,才能稳稳的压制于他。

所以就算江鸣州的那位师父实力强过他,可真要动他,也得掂量掂量。

在如此心思下,程方二便彻底放开,转眼间就用十成劲力,双手如同拨动古琴的琴弦那样,哗啦啦的瞬间发出了上百道气劲形成的针芒。

这一次,却是一股脑的都喷向了江鸣州。

当然,力道虽然用全了,程方二却还是留了一手,若是对方不能抗下,他也还有余力,冲上前去,把这个姓江的小子救下。

如此既能折服对方,又能展现自己的气量,想必对方身后的那位师父也没有理由去找他的麻烦了。

就在程方二这么想着,而练功罩之外的程语、程宫两兄弟心中却都在期望姓江的干脆被老祖这一把针芒给弄死算了的时候,江鸣州终于动了。

这货双手成掌,轻飘飘的抬了起来,虽然没有握任何东西,却给人一种举轻若重之感。

前后不过十分之一秒,这货的双掌就似牵动了周围的空气一般,一股股半透明的白雾就被他牵引在身周,随后便是一划一拨。

紧跟着,这些气流便被他带动,看似缓慢,实则极快的向前猛然一推。

北鸣---破空撼,就这样被他施展了出来。

整个过程前后不过半秒,那股白色的气流就和程方二爆射而出的百道针芒相互撞击在了一起。

一旁的程语和程宫,完全感受不到那种极速。

他们看得仔细时,心头反而生出一种巨大的压力,像是那股白雾凝滞到如千斤重捶一般,就要砸向他们,这种滋味令他们两人的胸口,都憋闷到似要爆炸。

“糟糕!”老祖程方二只一瞬间就察觉到不妙,当即爆喝一声“嗨!”。

这一声嗨,不是为了抵御江鸣州的灵气劲力,而是想要救下了程语、程宫二人。

好在,他如此一喝之下,程语和程宫的心头顿时一震,整个人顷刻间就脱离了那种被凝固的空气重捶压迫后,胸口的憋闷感。

否则的话,程方二估计程语、程宫兄弟怕是只看了这么一招,人就要被压抑得重伤吐血了。

便在程语兄弟被救下的同一时刻,程方二瞧见自己那百道针芒也已然化为虚无。

虽然针芒早先便奔射而出,但都是程方二自身的灵气,和他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

因此他完全可以切身感受到这一次针芒的消失,和之前针芒攻入气罩时完全不同。

先前是一种泥牛入海的感觉,那种气罩对他来说就像是浑厚无比的棉海,让他的气劲无处着力。

而这一刻却是实打实的力量的轰击,就好似他的百道针芒和一堵高速轰击而来的整面墙体撞在了一起,他的针芒全部被对方轰了个粉碎。

这一碎过后,以程方二的古武经验,自己的五脏六腑必然会受到重创,毕竟那些针芒没有和他切断联系。

然而下一秒他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对方的气劲轰击过后,也已然消失不见。

再看江鸣州时,这货还是那副死鱼眼的鸟样,瞪着他似笑非笑。

“这……”于是程方二整个人都有点懵了,他已经无法判断自己没有受伤,对方是力尽的缘故,还是灵气远超过他数倍才能做到随手放了他一马的缘故。

总而言之,此刻的他完全看不透江鸣州到底在什么境界之上。

不过他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对方的气罩和刚才的攻击,完全是两类套路,也就是说,对方应该掌握了两种完全不同运劲方式的超强武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