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 有幸

小说: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作者: 顾念.QD 更新时间:2019-07-10 04:56:39 字数:4817 阅读进度:749/864

小说网.,最快更新重生星际之凤九娘最新章节!

作为一棵树,它向来心平气和,现在这种坐立不安的心情,真的让它很紧张。

“我知道了,真的会汲取教训,不再做这种事情让你们紧张。”

小绿揶揄道,“谁紧张?你紧张我们都不会紧张。

我们只是不希望因为你的一些行为需要毫无止境地去应付本来可以省去的巨大麻烦,那不单只要付出精力,还要付出时间。从一开始就做好的话,就可以多出来很多时间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这样过生活才能够随心所欲啊。屁股后面总是跟着一堆人想要猎杀你的生命,就算实力够强,也没有办法玩得安心,你说是不是?”

“是,的确是我欠考虑了,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这一次的心血来潮吧?安全回到凤家之后,我请大家吃烤肉?”

小绿幽怨道,“我又不能吃,你这是偏心。”

“呃,请你吃植物营养液?凤家家里家外的植物都长得很好,有一些是天生的,有一些是人工培植并精心养护的,他们肯定有质量上佳的营养液。”

“要来干嘛?那些都是普通植物才需要的东西,给我我也不要。”

“为什么?”

“你一个身体健康的人会去吃补药吗?补药也是药,是药三分毒。我这么健康,为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

凤殊无语,这个类比用得不恰当吧?

“营养液不是补药,就算是补药,只要调理得当,起到的也是好的作用,负面影响可以忽略不计。”

小绿难得鄙视道,“对于一般的植物当然是这样,但我不同,是特殊物种,天生天养才是最好的生长方式。任何人为的介入都会伤害到我的树场。”

凤殊眨了眨眼,“什么树场?”

“就是树的磁场。你们人不也有什么气场之类的说法?反正类似的概念就是了。

身体的改变会导致心理的改变,两者的改变会导致魂力的改变,牵一发而动全身,到时候整棵树都不得不变。人为栽培的植物之所以绝大多数都灵识未开,就是因为受到人类的影响太多太多了。

就跟人类一样,依赖心太重,自己便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没有努力靠自己的力量去经历风雨,就相当于少了磨炼,这样的人不会有大成就,这样的树又怎么可能有机会孕育出独特的灵识?最多也就是在人类的照顾下长成人类想要的模样,身体看起来不错,也有少许的魂力,可灵识却是难以诞生的。”

凤殊咋舌,“按照小绿你这么说,那所有在人类范围内生长的植物,都没有办法像你一样拥有灵识?你不也是凤初一种下来的吗?”

绿色的光点在她眼前飞来飞去。

“那不一样。他没有给我施肥之类,只是挖了一个坑,将我的种子放进去而已,额外的事情并没有做。

离开之前的那段时间,他时不时就会和我聊天,将一些有趣的故事或者人生经历。他也是随意说说的,并不知道我能够听得明白,也不奢求我会有任何回应,就跟自然的光和气,风和雨,全都是随心所欲的那种舒畅状态。人类也是自然的一部分,他又不是刻意为了栽培我而在做这种交流的事情,后来没多久也离开了。

我一棵树在那里长了很多很多年,途中时不时也经历过飓风暴雨,星际尘暴,虫族|骚|扰,不过大多数时间都是非常无聊的,每一天睁开眼看到的都是同样的场景,重复同样的过程。

每一天每一年轮,我都在想也许直到死我能够看到的景色也就仅止于自己地盘上的一切了。有时候也会为这个事实而生气,所以常常睡觉,一睡就几十年上百年,醒来看到的还是相同场景就继续睡。偶尔也会被吵闹声给弄醒了,这种时候是我最为兴奋的时候,总以为可以离开的关键时刻即将来临,可惜,等了很久很久,你才出现在我眼前。

所以小姐,遇到你我是真的很开心。不单纯是因为你是凤初一的后代,也是因为你让我感到舒服,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喜欢树的人,就像当年的凤初一一样。

要是遇到的是凤小七,就算明知道她也是凤家的人,可我也要考虑一下要不要跟她走,她对植物无感,就像普通人一样,植物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食物、药材、观赏品、战斗辅助。

你和凤初一却不一样,你们都把我看作平等的生物,有着同伴的微妙感觉,是那种单纯的见到我就会心生欢喜的感觉。我喜欢呆在你们这样对我有着由衷善意与温柔的人类身边。所以小姐你不用担心我有朝一日会对你不利。对于你来说,我就是一个人,对于我来说,你就是一棵树。”

“哇,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说这么软乎的话,真是让人心动。”凤殊笑眯眯的,“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好?遇到我你是不是三生有幸?”

“小姐,要是别人随随便便说一句好话你就高兴得一蹦三尺高,飘飘然到恨不得告诉全世界,那以后我鼓动它们多多赞美你,你千万要长胖一些。”

“我这不是很少被人这样称赞嘛,心里飘飘然不是正常?老实说,我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被一棵树这样发自内心地称赞,真的是做梦都没有想过。”

凤殊哈哈大笑。

“我以前吧,的确一直都将树木当做伙伴一样看待,不管开心还是不开心,都愿意爬上一棵树里去安静地呆着。对于我来说,树就是我的个人空间,能够找到一棵独属于自己的树,我真的三生有幸。谢谢你,小绿。谢谢你成为我凤殊一个人的树。”

小绿飞到了她的手掌心,“你这样说我都快要脸红了。”

“有吗?我看你还是全身都绿油油的。”

凤殊抬高了手掌,装模作样地观察。

“别这么|肉|麻,离我远一点。”

“是你先开始煽|情|起来的,我也没有说什么啊,你原来就这么不禁逗?”

凤殊伸出食指,触碰绿色光点。

“干嘛?”

“没干嘛,和你打声招呼。我叫凤殊,很高兴认识你。”

绿色光点抖了抖,“你别这样,也太奇怪了。”

“奇怪吗?我看很多影像记录都有这样的场景啊。”

“那是什么爱情影像记录吧?”

“不清楚,就瞄了几眼,有时候逛商场的时候,会有播放。老实说,很多我都不是很理解,不明白有什么好看的。”

“你不知道我更不知道了。我了解到的很多东西都是拼凑出来的,并没有见到过实物。”

“嗯,所以我们真的很适合。你看,我对这里的人类常识十分缺乏,你也同样不清楚,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不会觉得对方奇怪。”

“我问你,你小时候就没有人类朋友吗?要是有人类朋友,不会开心不开心都想要爬树吧?”

小绿早就想要问了,可惜它之前没有机会问凤初一,现在有机会了,也不知道凤殊会不会回答它,毕竟相处时间还不长。

“小时候?没有。”

凤殊摸了摸鼻梁,“以前的时代和现在不一样,怎么说呢,有好有不好吧。我们那会儿没有太多的污染,自然环境是真的天生天养,不像现在,土壤和水源到处都为人类研究出来的化学品所污染了,以至于植物和动物也被污染,以它们为食的人类也因此受到影响。

我小时候就常常一个人玩,性子天生比较独吧,才会和别人没有办法好好相处。

我家里家外都种植了很多树,后来又跟了师傅上山,群山绵延,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师傅就三个徒弟,大徒弟早已出师,二徒弟浪迹天涯,唯有我年纪最小,还需要他带在身边悉心教导,所以那些年,我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山里面生活。

师傅外出喜欢热闹,在家里却喜欢安静,他选择定居的山方圆十里都找不到一个外人。年纪大一些之后,我在山里面训练,常常就在树上过夜。树是朋友,也是家的延伸,有时候我自说自话,也会觉得好像它们在回应我。每一棵树都长得不一样,每一棵树也都有着不同的脾气,每一棵树的故事都有所不同,每一棵树的生老病死也都拥有各自的精彩。”

小绿一闪一闪的,显得很激动。

“我就知道我没有感应错。你的魂力里面有我们树的祝福之力。虽然每一束都不强,可是却有很多,而且都齐心协力想要帮助你,根本没有彼此吵架争斗的不良情况。”

“树的祝福之力?什么东西?”

凤殊怔了怔。

“这是非常少有的,通常只有真心喜欢树,并且和树呆的时间很长,甚至救过树的人,才能够得到的东西,算是我们魂力的一种吧。可以让你身心更加平和,并且不受一些毒物的影响,反正对人的身体和心理都很有好处。你以前是不是救过很多树?或者救过特别珍贵特别古老的树?一般来说,时间过去很长的话,这种祝福之力是会消散……啊???”

小绿恍然大悟。

“怎么了?”

凤殊下意识警戒起来,看向了四周。

“我知道了!”

“什么?”

“我知道白果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进入你的身体了。”

小绿声音微颤。

“为什么?”

“是那些树的祝福之力在起作用。它们想要一直停留在你身边保护你,尤其是在你怀孕的情况下,它们判断你既需要强身健体,以防不测。可是它们自身又太过虚弱了,所以在感应到白果的存在之后,便诱|惑|了白果。”

凤殊觉得自己听见了天书。

“还会诱|惑?白果难道是独立于你的存在?要不然它根本就和死物没有区别吧?”

“不,白果是我的种子。

种子从形成之日起就是有生命存在的,只不过还处于混沌状态,在播种之后才有可能生根发芽,但播种之前,还在枝头上挂着的时候,就已经是蓄势待发了。别看种子很小,白果也毫不起眼,每一颗白果都蕴含了磅礴的生机,里头的核包裹着生机的精华。就算是不同树种,在同为植物的情况下,也可以通过吞噬而转换成自己需要的能量。”

“你是说,那些所谓的树的祝福之力,吃掉了你的孩子?”

“还没有长出来呢,不算是孩子。”

“那,胚胎?”

凤殊一瞬间有些毛骨悚然。

“当然也不算。要落地之后生机涌动的那一刻开始,才算是正式的我的后代。白果就是白果,和其他果子没什么区别,你想到哪里去了?”

“没,我什么都没想。”

凤殊擦了擦额头上虚无的汗水,心里苦笑。

也对,她太矫情了。要是真这么想,那人类真的都是吃动植物的“尸体”过日子的呢。

“现在呢?现在怎么了?”

“白果已经没有了,已经融入了你的身体。那些树的祝福之力还在,但之前我没有仔细看,也一时没有想起还有这种操作,所以没有办法比较前后差别。单从现在来看,能明显看得出来你身上有这种祝福之力。难怪两个孩子能够承受得住现在这里的环境。换了一般的人,在绿髓的环境中泡那么久,早就爆体而亡了。”

“明知道这样,之前就要提醒我不能将孩子放在这里啊。”

“有什么关系?你是我的寄主,有你血缘的孩子也是我的半个寄主,不会对他们不利的。只是怕太小了不舒服而已。”

凤殊苦笑,小绿说的话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之前它们也说我身上有什么祝福之力,其实就是树的祝福之力,对吗?”

“不一样。泡泡之前说的,应该是指人类的祝福之力。你周身都有那种古怪幽深的气息,我也看不出来是什么,不过很厉害,让我不由自主地就会紧张害怕,泡泡也说它对你身上那气息心生忌惮。”

“是和那些树的祝福之力的发出者来自于同一个时空吗?如果是,那就是我身边的人给我加的,也许是师傅找了大巫帮忙。”

她也曾经跟着慧山下过山去会友,老实说,现在回想起来,她总觉得慧山出门的更重要的目标是让那些人知道她的存在,亲眼看一看她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