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6 求之不得

小说: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作者: 鲇鱼头 更新时间:2019-06-21 16:55:30 字数:4451 阅读进度:856/93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站在李牧的立场上,其实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阿瑟不愿意当总统,本杰明·哈里森还没有做好准备,威廉·麦金莱还在俄亥俄,西奥多·罗斯福正准备出版他的《1812年战争中的海战》,支持詹姆斯·加菲尔德是李牧迫于无奈的选择,如果可以的话,李牧宁愿把票投给格罗弗·克利夫兰,至少格罗弗·克利夫兰给李牧的感觉更好,比海斯和詹姆斯·加菲尔德靠谱多了。

格罗弗·克利夫兰给李牧做出的这些承诺也是被迫无奈,历史上的格罗弗·克利夫兰可不是这样的人,作为南北战争之后打破共和党对总统位置垄断,第一个入主总统宫的民主党人,格罗弗·克利夫兰对共和党的报复堪称疯狂,在第一个任期内,格罗弗·克利夫兰就免去了近10万共和党人的官职,将他们全部换成民主党人,并且格罗弗·克利夫兰力图制定有利于民主党的低关税,打破托拉斯在美国国内对工业品的价格垄断,更有利于南方的农场主——

当然了,需要说明的是,和之前海斯面临的情况一样,格罗弗·克利夫兰试图降低关税的想法并没有得以实现。

这个时空的格罗弗·克利夫兰应该会更加冷静,和另一个时空不同,那时候美国民众已经对共和党的执政感到厌倦,所以格罗弗·克利夫兰才能击败当时的竞争对手。

在这个时空里,有李牧操纵着新闻媒体疯狂为共和党洗白,民主党击败共和党的概率并不大,所以格罗弗·克利夫兰才来找李牧,如果没有李牧的支持,包括格罗弗·克利夫兰在内的所有民主党人根本没信心击败共和党。

“谢谢你里姆,我知道我之前做得有些事其实很过分,但是你并没有责怪我,所以很多人说你是个冷酷的人,但是我要说,你根本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冷酷无情,我知道你对待朋友始终忠诚,也请你放心,我对待朋友也会始终如一。”格罗弗·克利夫兰还是为前段时间的某些行为道了歉,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当时民主党看上去还有点希望,格罗弗·克利夫兰当然也会全力以赴。

现在就没必要了,塞缪尔·蒂尔登明摆着干不过詹姆斯·加菲尔德,格罗弗·克利夫兰这是为未来考虑,或许不道歉,李牧也会支持格罗弗·克利夫兰,但是和道歉之后的那种支持应该是两个力度,这一点很重要。

“没关系,我早就说过,在我的家里没有党派之争。”李牧并不在意,人活在社会上,利用别人的同时,也要被别人利用,无人问津只能说明没有价值,格罗弗·克利夫兰利用李牧打击共和党的同时,李牧也在利用格罗弗·克利夫兰向詹姆斯·加菲尔德施加压力,大家都不用道歉,没有谁对不起谁。

按照规定,总统大选要进行一个星期时间,前三天投票,后四天统计,然后全国汇总,要到半个月之后,最后的结果才会水落石出。

纽约的特殊就在于,她的选举成绩很可能代表了最后的结果,一般来说,从纽约州的选举结果,可以大概推测出全美选民的倾向,或者是一边倒,或者是焦灼,又或者是翻盘。

虽然按照规定,要等全部投票完毕之后才会开始计票,但是对于李牧他们这些人来说,要得出一个简单的倾向性预测并不困难,第一天结束之后,全纽约所有的投票点进行了粗略统计,这一天詹姆斯·加菲尔德的得票率为百分之五十九,塞缪尔·蒂尔登只有可怜的百分之四十一,这可差距可以说是碾压性的,乐观一点,共和党现在就可以庆祝胜利。

实际上詹姆斯·加菲尔德确实是在自己的总统套房里召开了一个小型的庆祝活动,洛克菲勒和j·p·摩根都受邀参加,遗憾的是,李牧并没有获得邀请。

其实也不怎么遗憾,据说当时詹姆斯·加菲尔德正和洛克菲勒、j·p·摩根聊天,听到消息后,詹姆斯·加菲尔德就开了瓶酒,这种临时性活动,李牧没有收到邀请也很正常。

当然有人感觉不正常,洛克菲勒在选举进行到第二天就来到总督岛。

“看来詹姆斯已经胜券在握,你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这几天门都不出,辛辛苦苦忙活了几个月,现在到了要分红的时候,你要是不来,你的那份就要被人瓜分了。”洛克菲勒很高兴,不管结果怎样,洛克菲勒都不会时失败者,甚至如果要瓜分李牧的这份分红,洛克菲勒会拿到的最多。

“随便把,你想要,送给你好了。”李牧才不关心,司徒雷和楚无双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可以执行b计划,谁又能抢走李牧的东西?

怎么抢走的,就要怎么还回来。

和詹姆斯·加菲尔德一样,李牧这段时间其实也是喜事连连,陈国芳辞去参议员职位以后,夏威夷马上进行了改选,结果新当选参议员的仍然是华裔,同时还有两名华裔当选了夏威夷州的众议员。

除了夏威夷州之外,美国国会也即将迎来第二位华裔参议员,张乐业决定辞去骏马武器公司总经理职务,要进入政坛,为骏马武器公司争取更多的利益,虽然马萨诸塞州的改选还没有开始,但是张乐业几乎已经预定了一个参议员席位,在马萨诸塞州,可以说没有人能和张乐业竞争,就算张乐业要去竞选马萨诸塞州州长也很有希望。

圣诞节之后,伊利诺伊州和印第安纳州也要改选,虽然这两个州没有华裔要竞选参议员,但是竞争一下众议员还是很有希望的,李牧就算是砸钱,也要把尽可能多的华裔砸进参议院和众议院。

海参崴州也有好消息,劳伦斯·卢卡斯终于表现出了出色银行家的精明,因为和清政府的关系很紧张,劳伦斯·卢卡斯把着力点放在江南地方政府身上,要知道前几年的清国旱灾,造成的流民超过千万,太平洋公司就算挤干每一分运力,也没办法把这么多人送到美国,但是送到海参崴就简单多了,因为不需要跨越太平洋,太平洋公司甚至不需要使用远洋邮轮,从清国雇佣一些民船,就可以沿着海岸线把人从清国江南送到海参崴去。

当然这里会出现一个问题,那些江南的清国人,到了冰天雪地的海参崴肯定会有些不适应。

不过这没有关系,和生存相比,天气什么的都不是事,陈国芳前往海参崴的时候带走了大量棉衣和粮食,感谢匆忙撤走的俄罗斯人没有烧毁海参崴,至少那些新移民抵达海参崴之后可以住在屋子里,有衣服穿,有饭吃,只要扛过这个冬天,明年开春,海参崴马上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任何时候都不要低估华人对于土地的向往,作为海参崴州临时州长的陈国芳,已经向所有新移民承诺,给予每个新移民家庭一百亩土地的权利,只要是在这个范围之内,海参崴州政府不会向农民征收任何赋税,这一点已经被陈国芳写进海参崴州的临时法律。

关于这一点,还是在华盛顿引起了一些政论,有议员认为,海参崴州的这种行为,会给其他州起到一个很不好的示范作用,这最终或许会导致其他州为了争夺人口群起效仿。

不过这不是问题,在美国,比这种规定更奇葩的法律多了,印第安纳州还规定圆周率是4呢,而不是通常意义上的3.14等等等。

所以,李牧不出门也是可以理解的,这么多好消息传来,李牧根本不想去看詹姆斯·加菲尔德的脸色,就算詹姆斯·加菲尔德当上总统又能怎么样,李牧不给面子,詹姆斯·加菲尔德想见李牧也只能到总督岛来。

“不不不,这可不是我了解的那个里姆,老实说,你在计划什么?我知道你一定有你的对策,难道你和格罗弗·克利夫兰达成了协议?或者你准备干脆干掉詹姆斯·加菲尔德?”洛克菲勒不愧为李牧的好朋友,两个人的思维都是如此的相似,李牧自以为自己的那点准备天衣无缝,但是在洛克菲勒眼里,根本就是漏洞百出。

其实洛克菲勒也只是猜测,但是有时候,就是这种无意识的猜测最致命,以洛克菲勒对李牧的了解程度,如果詹姆斯·加菲尔德以后出了什么意外,只要洛克菲勒根据事实结果倒推,那么很容易就会发现李牧在其中起到的作用。

“别瞎说,我可什么都没做,那只是你的猜测。”李牧坚决不承认,洛克菲勒猜得出来是一回事,李牧亲口承认又是另外一回事,哪怕将来詹姆斯·加菲尔德死后,全美国都知道是李牧干的,只要李牧不承认,谁都拿李牧没办法。

当然这就是李牧想要的效果,如果李牧需要使用某些激烈手段才能让人正视李牧和华人的权利,那么李牧就不会犹豫,不管是任何人,只要妨碍到李牧和华人的利益,那么就要准备接受李牧的疯狂反击,以后再有人看李牧不顺眼,就要想想得罪李牧的后果。

“好吧,好吧,我是瞎说,我只是想提醒你,不管你想做什么,别忘了你还有我这个朋友,咱们可是最佳搭档,如果有好玩的事,一定记得要带上我。”洛克菲勒不在意李牧的态度,自从李牧和洛克菲勒联手寻宝之后,洛克菲勒已经决定哪怕是挤也要挤上李牧的贼船。

其实李牧和洛克菲勒交叉持股之后,洛克菲勒和李牧都已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李牧好不了,洛克菲勒也要跟着难受。

当然了,如果真的骏马集团出了什么事,洛克菲勒还有另外一种选择,而且根据洛克菲勒以往的表现,有些时候不能给予洛克菲勒太多信任,想想当初的范德比尔特家族,真要出了什么事,洛克菲勒一定会死道友不死贫道。

墙倒众人推嘛,虽然很难接受,但是也要试着理解。

“放心吧,如果有好玩的事,我一定会告诉你。”李牧咬紧牙关就是不说,这倒不是李牧不诚实,因为李牧觉得,刺杀总统这种事不好玩,所以李牧还是自己关起门来偷偷玩吧。

“很奇怪,今天统计结果还没有出来,切斯特就回家去了,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秘密?”洛克菲勒还是不放弃,好奇心害死猫,九条命都不够丢。

李牧和阿瑟的关系人尽皆知,《时代周刊》创立这些年,为了保持“公正立场”一直针砭时弊,但哪怕阿瑟当政纽约爆出丑闻的时候,《时代周刊》也从来没有说过阿瑟任何一句坏话。

这种关系已经不是普通的“好”能够概括的,标准石油犯错的时候《时代周刊》还对洛克菲勒冷嘲热讽呢,虽然这不能说明李牧和洛克菲勒的关系不好,但是双重标准也是玩的溜得很。

“呵呵,我今天一天都没有出去,我怎么知道?”李牧确实是不知道阿瑟为什么提前回家,这很不寻常,但是应该没什么大事,昨天晚上阿瑟并没有给李牧打电话,如果真有事,阿瑟肯定会第一个通知李牧。

换个角度想想,李牧马上就接受了,毕竟对于现在的阿瑟来说,竞选结果已经不重要了,阿瑟的政治野心确实是不高,对于当总统一点兴趣也没有,以前阿瑟最想的是和尤利西斯·格兰特一样周游全世界,现在也是一样。

最近这段时间阿瑟的心情应该是不太好,詹姆斯·加菲尔德如果赢不了大选,阿瑟身为詹姆斯·加菲尔德的合伙人会很没面子。

但是詹姆斯·加菲尔德成功胜选给阿瑟带来的麻烦更多,因为那代表着,阿瑟要被迫去做他不愿意做的事了。

看看人家这境界,当总统都不乐意,多少人求之不得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