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5 信任

小说: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作者: 鲇鱼头 更新时间:2019-06-21 16:55:30 字数:4258 阅读进度:855/931

大多数时候,资本家和政客的利益都能保持一致,但是也有例外,这时候就要看资本家和政客谁更强势,一般情况下政客都要屈服于资本家的利益,詹姆斯加菲尔德无疑是属于特殊的那一部分,如果说之前詹姆斯加菲尔德对李牧和骏马附属学校有意见,那么多少还可以让人理解,现在詹姆斯加菲尔德等于是对所有的资本家开炮,这就很不明智了,别说詹姆斯加菲尔德还没有顺利当选,就算詹姆斯加菲尔德顺利当选为总统,在资本面前,詹姆斯加菲尔德也要保持应有的谦虚,否则的话,资本一定会给詹姆斯加菲尔德一个深刻的教训。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资本家的存在确实是让人怨声载道,在刚刚过去的经济危机中,民众的生活受到很大的影响,资本家的财富却节节升高,这是很让人嫉妒的一件事,特别是对于社会底层民众来说,他们不会反思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自己的生活发生了变化,只会一味的埋怨是资本家抢走了更多的钱。

其实问题根本不在资本家这里,经济危机期间一样有普通人发了财,这种机会一般都属于那些不会怨天尤人,早就做好了准备的人,指望天上掉馅饼是不可能的,人更多还是只能靠自己。

按照李牧的理解,詹姆斯加菲尔德大概是为了讨好底层民众,所以才会做这样的表态,这其实是很不明智的,正常情况下,詹姆斯加菲尔德不会犯这样的错误,或许是因为艾赛亚霍奇的事,詹姆斯加菲尔德才会进退失据。

“不,我不想和他聊,因为我根本看不到我和詹姆斯之间关系改善的希望,怎么说呢,詹姆斯是一个坚定地理想主义者,他希望美利坚更加伟大,希望社会更加公平,希望人人各司其职,我们先不讨论这些想法有没有实现的可能,在詹姆斯都是利己主义者,人人都为了自己的利益无视大众,不管我们在积累财富的过程中付出了多大的努力,不管我们在经济危机中为了维持生产规模付出多大的心血,詹姆斯根本就视而不见,他只看到我们都有很多钱,但是却不思考我们的钱是怎么来的,或许詹姆斯一直认为我们的钱都是巧取豪夺来的也不一定,所以我们之间的矛盾根本不可能调和。”李牧不想见詹姆斯加菲尔德,原来李牧以为海斯已经够过分了,现在李牧才发现,詹姆斯加菲尔德比海斯更过分。

“那么怎么办?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其他选择,我不信你会坐视不管。”jp摩根知道李牧是个不会吃亏的主,但是jp摩根不知道李牧会做到哪一步。

其实jp摩根也不是善人,甚至严格说起来,资本家没一个好东西,另一个时空jp摩根的名声很不错,只是因为有洛克菲勒和安德鲁卡内基作对比,所以jp摩根才成了美国精神的象征,真到了摩根财团利益受到损害的时候,jp摩根也一样会反击。

“不不不,别把我想的那么坏,我什么都不会做,詹姆斯是所有共和党人共同决定的人选,我可不愿意成为全民公敌。”李牧不露口风,不是jp摩根不值得信任,而是李牧要做的事根本见不得光,李牧不可能把把柄送给任何一个人,哪怕是jp摩根也不行。

当然了,有些事大家都不用说的太明白,李牧虽然一点口风也不露,但是jp摩根还是看出了什么,哈哈大笑着扯开了话题,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

十一月一号,美国第二十任总统大选正式开始,选举在全国同步进行,和往年一样,纽约还是选举的中心地区,一般来说,纽约州的选举结果很有代表性,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只要赢得了纽约州的竞选,就有很大可能赢得最后的胜利,所以在这一天,不管是詹姆斯加菲尔德还是塞缪尔蒂尔登都选择留在纽约,从现在开始的四十八小时内,即将决定美国第二十任总统的人选。

和前一段时间一样,李牧还是留在总督岛,没有和其他共和党人一样上接头拉票。

当然了,除了李牧本人之外,李牧控制的所有资源,还是全心全意为共和党服务,时代周刊这时候也顾不得公平公正立场,公然为詹姆斯加菲尔德站台,呼吁选民们为詹姆斯加菲尔德投票。

骏马集团下属子公司的员工自然不用说,他们是清一色的共和党人,所有人都会坚定和李牧站在同一立场,单单是这一项,詹姆斯加菲尔德就可以赢得超过十万张选票,放在全国这些选票或许无法起到决定性作用,但是在纽约足够了,有这十万张选票打底,基本上可以确定詹姆斯加菲尔德胜选。

“其实在党内选举之前,有人提议让我参加这一次总统大选,但是我没有同意,我想,至少要等到我五十岁之后,才有资格代替美利坚做出某些决定,说实话,在选举之前,我和塞缪尔就知道这一次我们又输定了,毫无悬念,只不过和以前相比,这一次最起码我们知道自己为什么输,以后要怎么才能赢来,我想这就是我们最大的收获。”选举当天,格罗弗克利夫兰来到总督岛拜访李牧,和李牧一样,格罗弗克利夫兰也没有走上街头为塞缪尔蒂尔登拉票,原因就和格罗弗克利夫兰说的一样,即便全力以赴也赢不了,那还不如洒脱点。

“为什么输?千万别说是因为我的原因,我没有那么大的能量。”李牧知道格罗弗克利夫兰为什么来,格罗弗克利夫兰是个很有野心的人,这一次输了不要紧,格罗弗克利夫兰把目光放在未来,将来还有机会。

其实最近这些年,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有点后继无人的意思,看看这些年出面竞选总统的家伙,都是一些老面孔,没办法给人丝毫的新鲜感,在新一代政治明星中,格罗弗克利夫兰算是出色的,虽然格罗弗克利夫兰也没有执政一地的经验,但是格罗弗克利夫兰有着一张非常漂亮的简历,这为格罗弗克利夫兰争取了很多印象分,至少在民主党新一代政治明星中,只有格罗弗克利夫兰,同时和民主党人、共和党人都保持着良好关系,这是格罗弗克利夫兰能快速出头的关键。

“里姆,别低估你自己,或许这在你们的文化里叫做谦虚,但是美国还是个白人世界,在这里没有人会因为谦虚尊敬你。”格罗弗克利夫兰看样子是认定了李牧,根本不给李牧谦虚的机会。

确实,在美国不需要谦虚,有些人或许不知道在这一次总统竞选中,时代周刊和广播到底起到了多大作用,类似格罗弗克利夫兰这样的政客肯定知道,其实这几年共和党的态势并不好,最严重的时候,共和党甚至丢掉了众议院的多数党席位,如果不是因为李牧和时代周刊的异军突起,那么或许上一次总统竞选,共和党就已经输给了民主党。

这也是为什么詹姆斯加菲尔德虽然对李牧不满,但是却隐忍不发的原因,如果只是骏马集团的十万员工,那么民主党努努力,说不定还可以抹平这个差距,但是加上时代周刊和广播,民主党就实在是天乏术。

时代周刊和广播影响到的并不是民主党人或者共和党人,不管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他们都有自己支持的对象,轻易不会动摇,就算对方说得天花乱坠,他们也不会把选票投给对方的总统候选人,时代周刊和广播影响到的是中间选民,这些人基本上没有什么倾向性,受外界影响的可能性很大,时代周刊和广播就是抓住了这部分中间选民,所以才成为决定总统大选的关键力量。

格罗弗克利夫兰在骏马集团工作过,李牧知道这时候否认没有意义,但是李牧也没有迎合,只是微笑着着看格罗弗克利夫兰。

“虽然这一次我们民主党赢不了,但是下一次说不定,或许是下下次,再下次,我们总会有机会赢得总统大选,你也知道,正常情况下,我现在应该是和其他民主党人一样,在街头争取尽可能多的哪怕一张选票,我没有做哪些无用功,我来到总督岛找你,就是想问你,里姆,你想不想要另一种可能性?”格罗弗克利夫兰要说的确实是很多,聪明人从来不在没用的事情上浪费哪怕一秒钟时间。

“另一种可能,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为什么不呢?”李牧是真的无所谓,当初李牧选择共和党,有一部分是因为威尔的原因,另一部分是因为共和党是执政党,所以李牧没得选择,能吃肉,为什么要喝汤?

其实李牧这种心态,就是海斯和詹姆斯加菲尔德都反对的“政党分肥制”,确实,共和党作为执政党,在很多事情上的选择是有倾向性的,比如一个最简单的例子,经济危机期间,美国提高了工业产品的进口关税,全力以赴保护美国本土企业的利益,但是却没有提高农产品的进口关税,这对南方州的那些种植园主肯定是有影响的。

这也是没办法,谁让那些南方的种植园主都支持民主党来着,站错了队,就要接受站错队的惩罚。

即便是格罗弗克利夫兰不来找李牧,李牧也知道再过几年,共和党就要丢掉对总统府的垄断地位,这是没办法的事,即便是时代周刊和广播不遗余力也没用,从南北战争结束后,共和党已经连续赢得五次总统大选,在持续二十年代时间内,共和党执政并没有给美国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反而丑闻迭出,黑幕重重,这已经成为共和党的顽疾,根本无法避免,所以总有一天,美国人会对共和党感到厌倦,到那时就算是上帝下凡也没用。

当然了,共和党在政治上的失败,并不代表民主党上来就能完全避免,或许换成民主党人执政,表现还不如共和党人,如果有对比,那么说不定共和党的支持率还不会掉的这么快,就是因为没有对比,所以共和党的丑闻才被无限放大。

“我知道你不会反对的,从我到骏马集团工作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你不会全心全意支持共和党,最近这段时间,我听说你和詹姆斯矛盾重重,甚至最近很多人在说是我们民主党杀死了艾赛亚霍奇,但是其实我们都知道,那不是我们民主党人干的,我今天来,不代表任何人,我只代表我自己,作为朋友立场,如果下一次我代表民主党参加总统竞选,我希望你能看在我们友谊的份上,最起码给我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我现在就就可以承诺你,如果是我当总统,我不会要求国会限制托拉斯企业,不会对骏马附属学校和斯普林菲尔德理工学院指手画脚,不会分拆骏马集团下属的任何子公司,相信我,我会和共和党人一样,维护所有美国人的利益,甚至我会比那些不通情理的家伙做得更好,我知道我现在说这些没有任何分量,但是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证明。”格罗弗克利夫兰在来之前肯定是对着镜子练过的,表情诚恳,语气恳切,这是格罗弗克利夫兰的个人魅力,不管他说什么,总是让人愿意相信。

“放心吧格罗弗,我们是朋友,或许我不相信其他民主党人,但是我愿意相信你,这不是我给你机会,而是你自己赢得了机会,只要你坚持下去,我相信,会有更多人愿意把票投给你。”李牧乐得作顺水人情,格罗弗克利夫兰也确实值得李牧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