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4 四面树敌

小说: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作者: 鲇鱼头 更新时间:2019-06-21 16:55:29 字数:4424 阅读进度:854/

平心而论,身为一个亚裔,李牧已经做到了他能做到的极致,在美国的华裔中,李牧拥有无以伦比的影响力,可以说李牧的倾向,就代表了全美所有华裔的选择,但是脱离华裔这个范畴,李牧的影响力还是有限,这一点早有定论,如果在詹姆斯·加菲尔德拉票的时候,李牧出现在詹姆斯·加菲尔德的身边,那么结果可能会让人很遗憾。

既然这样,不出门也就成了最好的选择,反正李牧在总督岛上是不会寂寞的,哪怕没有这些俗世的烦扰,单单是家庭就已经足够丰富多彩了。

也就是在这时候李牧才知道,原来小棉袄都已经会走路了,原来小威尔都已经会叫爸爸了,几年前李牧孑然一身的来到这个世界,现在却已经儿女成双,李牧不想错过孩子们成长的经历,在权势和金钱之外,还有值得李牧重视的部分。

“《都市丽人》杂志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大杂烩,感情、美妆、服装、饰品、园艺、甚至生活小百科,泰勒提交了一份报告,要把《都市丽人》分拆成三个不同的部分,一个侧重感情,一个侧重美妆和奢侈品,第三个侧重生活,不过杂志社的意见并不同意,有人认为如果分拆成三部分,成立三个不同的分部,那么或许会影响到《都市丽人》的销量,进而动摇《都市丽人》的地位,泰勒的态度倒是非常坚决,分拆之后或许短时间内确实对《都市丽人》的销量会造成一定影响,但是长远来看肯定是值得的,毕竟已经有人注意到了这方面的问题,试图创建专一于某一个领域的专业杂志,细分化看来已经不可避免。”李牧留在总督岛,格洛莉娅最高兴,《都市丽人》杂志社现在遭遇到了瓶颈,格洛莉娅需要李牧的建议。

其实不止是《都市丽人》遇到了这方面的问题,《时代周刊》也一样,毕竟社会在发展,人们的口味在逐渐变得挑剔,几年前,很多人只要能看懂报纸上的漫画就已经心满意足,现在随着人们受教育水平的提高,人们的要求也是越来越高,《时代周刊》最近也要进行分拆,以适应未来越来越专业的需求。

“该分拆的时候就分拆,不管是什么事,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时代周刊》也要分拆,有人喜欢看时政,有人喜欢财经,还有人喜欢猎奇,我们最终要满足的是不同客户的需求,而不是在开饭的时候端上来一个大杂烩,不管客户喜欢不喜欢,那肯定会造成一定程度的浪费。”李牧支持这种针对不同客户的细分化,这或许确实是麻烦了点,但是更有利于市场的占有率,新闻媒体,市场的占有率才最重要。

李牧在聊天的时候,没忘记正在李牧身边玩耍的小棉袄,小威尔现在还不会走,只能坐在婴儿椅里为姐姐加油,小棉袄则是趴在凉亭旁边的栈桥上,努力捞起池塘里的金鱼,和李牧一样,时刻关注小棉袄的还有潘,潘甚至就趴在小棉袄的身边,咬着小棉袄的衣襟,防止小棉袄掉进池塘里。

现在可是十月份,天气相当冷,掉进池塘里的滋味可不怎么好。

“也就是现在这种时候,我才觉得小威尔有个姐姐也不错。”格洛莉娅也是服气,血脉的力量不是开玩笑的,小威尔对小棉袄这个姐姐,比对格洛莉娅还要亲昵,这让格洛莉娅经常很不满。

“你不是在说《都市丽人》吗?”李牧还想扯开话题,在这个问题上,李牧始终感觉对格洛莉娅有所亏欠。

当然了,当李牧单独面对初雪的时候,李牧也同样感觉对初雪有所亏欠,不过这种感觉经常都是一闪即逝,男人嘛,在这方面总是很贪婪。

特别是对于李牧这样的男人来说。

“呵,有什么关系?我把《都市丽人》交给泰勒,随便他怎么折腾。”格洛莉娅才不在意,这就是穷人和富人的区别,格洛莉娅给了泰勒·帕尔默百分之十《都市丽人》的股份,泰勒·帕尔默就像是吃了兴奋剂的驴子一样,没日没夜的为《都市丽人》操劳。

格洛莉娅不在意,对于格洛莉娅来说,《都市丽人》只是格洛莉娅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且是并不重要的那部分,但是对于泰勒·帕尔默来说,《都市丽人》就是他的事业,是他的全部。

小棉袄终于用网兜抓住了一条不安分的金鱼,欢呼着把湿漉漉的金鱼从网兜里抓出来,展示给小威尔看。

小威尔高兴地嘎嘎大笑,手舞足蹈的差点弄翻了婴儿椅。

潘最冷静,不露声色的把小棉袄从栈桥边拽开,潘现在的体重已经超过50斤,是不折不扣的肥狗,比小棉袄和小威尔的体重加起来都要大。

“纽约的冬天还是太冷了,等总统大选过后,咱们就去巴哈马度假,以后冬天咱们都去巴哈马。”李牧这两天有点感冒,鼻子很不舒服,所以李牧不能离小棉袄和小威尔太近,小孩子对于疾病的抵抗力太低。

“我没问题啊,一年四季我都住在巴哈马也没问题。”格洛莉娅不反对,和寒冷的纽约相比,温暖的巴哈马简直就是天堂,如果是在巴哈马,那么格洛莉娅现在都能冲浪:“不过恐怕你做不到,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你都和他们牵扯太深,你就算躲到南极去,他们也会找到你。”

有李牧这样的老公,也不知道是格洛莉娅的幸运还是不幸,不过这没有什么好抱怨的,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要老公上进,就要忍受老公上进带来的寂寞,要老公疼爱,就要接受老公事业上的萎靡,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李牧也确实是躲不掉,格洛莉娅的话音刚落,梅森就急匆匆过来:“里姆,摩根先生来了,船马上靠岸。”

j·p·摩根是少数见李牧不需要预约的人,李牧躲在总督岛,可以不见詹姆斯·加菲尔德,可以不见格罗弗·克利夫兰,但是不能不见j·p·摩根,如果说在此时的美国,还有一个人值得李牧尊重,那么也就是j·p·摩根了,洛克菲勒都没有到这个级别。

j·p·摩根要来,格洛莉娅就要适当回避,虽然嘴上说着不喜欢小棉袄,但是格洛莉娅在抱走小威尔的同时,还是没忘记招呼小棉袄一起离开。

刚才小棉袄玩的太高兴,袖子湿了很长一截,要赶快换衣服,否则就可能生病,这年头生病可不是开玩笑的。

当然了,得益于李牧的卫生习惯,小棉袄和小威尔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生过病,这也算是奇迹,这年头的婴幼儿死亡率居高不下,其实和父母没有贴心照顾有很大原因。

纽约的十月已经是冬天,晚上的气温在零度以下,李牧穿衣还算正常,j·p·摩根就夸张的多,不仅戴上了皮帽子,还穿了一件河狸皮的大衣,从比较急促的脚步上可以看出,j·p·摩根确实是比较匆忙。

“里姆,今天詹姆斯在议会有演讲,我还以为你会去,你这段时间,和詹姆斯是不是有什么问题?”j·p·摩根面对李牧从来不隐瞒,他是个很坦诚的人,对人从来没有弯弯绕绕。

大选前最后的拉票,詹姆斯·加菲尔德和塞缪尔·蒂尔登都把关键放在议会演讲上,或许很多人会认为,议会都是一群尸位素餐的家伙,根本没有资格代表任何人,实际上议会成员都是各行各业的佼佼者,那些不了解议会的人,大多数都是因为社会地位相差太远,往往生活在社会最底层,他们根本没有决定议会成员的权利,所以才会不了解议会的构成。

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李牧虽然不是纽约州议会成员,但是亨利却是,亨利身为骏马集团的副总裁,代表的是骏马集团近十万员工的利益,整个纽约州,都没有几个人比亨利更有资格坐在议会大厅里,所以那些说议员没有资格代表市民的人,或许他们并没有把票投给亨利,但是骏马集团十万员工的选票,已经足够把亨利抬进州议会,这种情况下一两张选票还有用吗?

没用的,要认清这一点,所谓“民主”,就是统治阶级用来糊弄人的玩意儿,千万别当真,要不然你一定会失望的。

“一点点小问题,幸好都已经解决了。”李牧说话的时候鼻子还是不舒服,听上去有点闷,结果j·p·摩根马上就坐得距离李牧远一点,疾病面前,众生平等。

“哈,如果能解决那当然最好,不过为什么你在这个关键时刻生病?这也太巧合了。”j·p·摩根部分接受了李牧的解释,像他这样的人一向都很难被说服。

“这不是我想的,我只能生病,否则麻烦会越来越多,你知道艾赛亚·霍奇吧,警察局都已经有了定论,只是一起简单的抢劫案,更多人认为是民主党下黑手,但是却还有人认为是我干的——我就f了,真要是我干的,我连詹姆斯一块干掉。”李牧不知道j·p·摩根来干嘛,先堵住嘴总是没坏处。

楚无双做事还是很有效率的,李牧让楚无双放出谣言之后,哪怕纽约市警察局已经公布了艾赛亚·霍奇的死因,但还是有很多人相信了楚无双放出的谣言,认为是民主党人枪杀了以赛亚·霍奇。

这几天民主党也在忙着澄清,那些民主党籍的官员和支持民主党的人,几乎都赌咒发誓确定艾赛亚·霍奇的死,和民主党没有丝毫关系,不过普通市民并不信,市面上的谣言是民主党为了扭转选举颓势,为了干扰詹姆斯·加菲尔德的节奏,所以才悍然下手杀死了以赛亚·霍奇。

相对而言,市面上流传的谣言更能获得普通人信任,没有人在乎民主党人的赌咒发誓,政客嘛,最好连他们所说的标点符号都不要相信。

“里姆,你都要走火入魔了。”j·p·摩根大概是没想到,李牧对于政治居然会如此的蔑视,连詹姆斯·加菲尔德都没有放在眼里,这超出了j·p·摩根的预想,作为一个纯粹的商人,j·p·摩根对政治多少还保留着一份敬畏,而恰恰这份敬畏是李牧最缺乏的。

“没错,我都觉得我要走火入魔了,所以我把我自己放逐在总督岛——你不是来嘲笑我的吧?”李牧不确定j·p·摩根的来意,j·p·摩根毕竟和洛克菲勒不一样,如果是洛克菲勒,那么刚才李牧说到要干掉詹姆斯·加菲尔德,没准洛克菲勒已经开始和李牧讨论干掉詹姆斯·加菲尔德的可能性了。

很矛盾的一个事实,从个人品德上来说,李牧确实是更佩服j·p·摩根,因为j·p·摩根不管在任何时候,都能做到冷静面对,这是李牧所缺乏的,李牧大多数时候能保持冷静,但是有时候李牧也会失控,比如让楚无双去警告艾赛亚·霍奇,这个做法就欠考虑,其实李牧完全可以不在乎艾赛亚·霍奇,以艾赛亚·霍奇的能量,很难对李牧和骏马附属学校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影响,詹姆斯·加菲尔德哪怕胜选之后要对李牧做点什么,也要考虑到李牧和骏马集团的影响力。

资本家不是开玩笑的,随意被人要搓圆就搓圆,要捏扁就捏扁的都不是合格的资本家。

“当然不是,我是听了詹姆斯的演讲之后过来的,你可能不知道,詹姆斯在刚才的演讲中,提到了托拉斯企业对于国民经济的影响力,我觉得这不是个好兆头,可能詹姆斯先生对于骏马集团以及摩根财团这样的企业有什么误解,我们的存在对于美国经济来说并不是污点,我们不是经济的蛀虫和吸血鬼,我认为我们有必要找詹姆斯先生谈一谈。”j·p·摩根对詹姆斯·加菲尔德也有了怨念,李牧不知道詹姆斯·加菲尔德为什么发表这样的言论,这简直是疯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