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3 精明

小说: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作者: 鲇鱼头 更新时间:2019-06-21 16:55:28 字数:4374 阅读进度:853/931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很多事真相其实并不重要,民众要的是猎奇,当事人要的是利益,所有人都接受一个自己想接受的答案,至于真相是什么,其实真的不重要,没有谁会纠结这一点。

比如艾赛亚·霍奇这个案子,爱德华·杰弗里和布雷斯塔要的是一个交代,民众只是想看热闹,或许只有詹姆斯·加菲尔德想要真相,不过可惜的是没有人会满足詹姆斯·加菲尔德。

楚无双的效率确实很高,艾赛亚·霍奇遇害的第二天晚上,在纽约郊区的一个废弃农场里,纽约警察终于找到杀害艾赛亚·霍奇的凶手,一番枪战之后,两名劫匪被当场击毙,一名警察和一名黑衣人受伤,现场缴获了被抢走的钻石金表,以及射杀艾赛亚·霍奇的那支0.45英寸手枪。

“事实就是这样,我得到消息,有人在伯克利农场出现,这是一个已经废弃了的农场,几个月之后,这个农场将会建成一个居民区,农场的主人已经拿到了补偿款,所以整个农场应该是空无一人,距离伯克利农场最近的警局得到消息后,派遣警员前往伯克利农场检查,结果就发生了枪战,一名警员和一名黑衣人受伤,警员伤势严重,两名劫匪当场被击毙,我们拿到了一支骏马武器公司生产的0.45英寸口径蟒蛇手枪,经过检测后,我们现在可以确定,就是这支手枪杀害了艾赛亚·霍奇先生,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杀害艾赛亚·霍奇先生的劫匪,就是那两名被击毙的劫匪之一。”布雷斯塔得知结果的第一时间,就找爱德华·杰弗里汇报。

爱德华·杰弗里还是及时给詹姆斯·加菲尔德打了电话,所以还是在之前的那件屋子里,布雷斯塔向爱德华·杰弗里和詹姆斯·加菲尔德汇报了破获案件的整个过程。

“那么也就是说,在案发之后的72小时内,你们就找到了枪杀艾赛亚的劫匪,这个速度简直太快了,市长先生应该给你们办法奖章。”说实话,詹姆斯·加菲尔德不相信布雷斯塔给出的结论,但是詹姆斯·加菲尔德也是无能为力,当纽约市长和纽约市警察局长决定要隐瞒某件事的时候,即便是詹姆斯·加菲尔德,也无法拆开布雷斯塔和爱德华·杰弗里之间的同盟。

“是的议长先生,目前来看就是这样,艾赛亚·霍奇先生遭遇了一次抢劫,如果艾赛亚·霍奇先生不反抗,那么抢劫不会上升到凶杀,只可惜艾赛亚·霍奇先生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布雷斯塔没客气,有些话,爱德华·杰弗里都不方便跟詹姆斯·加菲尔德说,布雷斯塔就不用顾忌,这就是美国政治的奇葩之处。

很多时候,东西方文化差异不仅仅是反映在生活习惯和文化传统上,比如“见义勇为”,在这件事上,东西方文化就有很大差异。

在东方传统文化中,“见义勇为”是每一个公民都应该做的事,所谓“路见不平一声吼”,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所有人都应该尽可能给他人提供帮助,哪怕这会侵害到第三方的利益,也是传统文化提倡的。

西方人不一样,西方人的传统习惯中尊重个人的权利,哪怕是犯罪分子,他们也应该拥有自己的权利,所以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哪怕是他回到家中发现家里有小偷,他也没权利对小偷采取任何措施,正确的方式应该是,屋主很严肃的告诉小偷:“你现在侵害了我的权益,我要报警让警察来处理,你老老实实在这儿待着,等着警察来把你带走。”

至于小偷会不会老是待着?这要看小偷的个人觉悟,但是有一点要强调的是,如果这个小偷要逃跑,房主也不能采取任何措施,因为那会侵害到小偷的权益。

听上去是不是有点夸张?

很多时候,现实比小说更夸张!

那么按照布雷斯塔的陈述,在艾赛亚·霍奇遭遇到抢劫的时候,艾赛亚·霍奇正确的选择是,满足劫匪的所有要求,把自己的钱包、金表、皮鞋,全部完整无损的送给劫匪,然后等待警察抵达之后再处理。

至于警察会不会及时抵达,有没有帮助艾赛亚·霍奇巡回财物的能力,那是另一个问题。

“爱德华,我们的司法现在已经腐烂到这种程度了吗?”其实詹姆斯·加菲尔德以前也曾经是律师协会会员,至少在詹姆斯·加菲尔德的印象中,好像没有这方面的法律。

布雷斯塔这时候就有话说:“确实,我们并没有相关法律要求公民在遭遇到抢劫之后一定要这么做,这只是我们纽约市警察局的单方面建议,当市民在遭遇到抢劫的时候,除非是市民有超强的个人战斗力,否则我们不建议市民对劫匪采取反抗行为,把钱包交给劫匪,最多只会损失一部分现金,但是不会涉及到人身安全,如果不满足劫匪的要求,那么结果很难预料,譬如艾赛亚·霍奇先生的遭遇,这是我们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是啊,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到底是要钱还是要命?

大多数人会选择要命,但总会有些人认为金钱比生命更重要。

还好,总算是詹姆斯·加菲尔德还有理智,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虽然詹姆斯·加菲尔德无法接受布雷斯塔的解释,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下,詹姆斯·加菲尔德选择了妥协。

或许艾赛亚·霍奇对于詹姆斯·加菲尔德来说很重要,但是艾赛亚·霍奇已经死了,而詹姆斯·加菲尔德还活着,所谓“逝者已去、生者已矣”,人不能总是活在过去里。

当然了,詹姆斯·加菲尔德也不是没有脾气,离开纽约市政厅之后,詹姆斯·加菲尔德来到总督岛去找李牧,见到李牧之后,詹姆斯·加菲尔德终于找到了宣泄的渠道。

“抱歉里姆,我没有针对纽约市政府和纽约市警察局的意思,但是纽约市警察局给出的这个结果很难让人相信,纽约市的警察不了解艾赛亚,你和我都很了解,我可以肯定,如果艾赛亚遭遇到抢劫,那么艾赛亚根本不会做任何反抗,劫匪也就没有枪杀艾赛亚的理由,你怎么看?”詹姆斯·加菲尔德靠在椅背上,双手在扶手上撑成塔尖状,双眼紧紧盯着李牧。

其实从詹姆斯·加菲尔德得知艾赛亚·霍奇遇刺的第一分钟开始,詹姆斯·加菲尔德就感觉这件事一定和李牧有关,当然詹姆斯·加菲尔德并没有持证这个结论的论据,否则詹姆斯·加菲尔德才不会这么心平气和。

“抱歉,我并不了解艾赛亚,我也不知道艾赛亚被枪杀的过程,我今天刚听说了这件事,但是还没来得及详细了解,不过我相信纽约市警察局,如果他们这么说,那么一定有他们的道理,咱们都不是职业的刑侦人员,所以——我知道你很难受,如果把艾赛亚换成是我的某个伙伴,我也会难受,但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就要学着接受。”李牧完全相信纽约市警察局,这不是客套,只要布雷斯塔是纽约市警察局的局长,那么李牧就会一直信任纽约市警察局。

“你真的是这么想,那么我要恭喜你——你知道我是个虔诚的信徒,主告诉我们:不要以为自己犯罪之後能够逍遥法外,主会迫不及待的降下惩罚,所以里姆,你是不是相信这句话?”詹姆斯·加菲尔德是有神职身份的,引用《圣经》里的话实在是太简单了。

只可惜,李牧是个无神论者,或者说,李牧是个利己主义者,伪基督教徒,所以这句话对于李牧来说一点约束也没有。

不过李牧表现的还不错,说话还是滴水不漏:“是的,我们华人也有类似的谚语: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含义其实都差不多,不过说实话,我并不是很相信这一点,一个简单的问题,如果上帝真的保佑每个人,那么那些受害者的权利怎么保证?仅仅是把凶手绳之以法就足以告慰亡灵了吗?我不这么认为,如果一个人一辈子积德行善,但是却在自家门前被枪杀,那么即便是将凶手绳之以法,难道就可以改变被枪杀那个人的命运了吗?结论是没有,死的人已经死了,无法复活,我们能做的,只是从中吸取教训,不让自己犯类似错误。”

李牧才不客气呢,放狠话谁都会,哪怕詹姆斯·加菲尔德很有希望当选为美国总统,李牧对詹姆斯·加菲尔德也没有丝毫畏惧,更何况李牧从来都不是个坚定地基督徒,用“因果报应”来吓唬李牧,只能说詹姆斯·加菲尔德用错了方式。

“或许你是对的,这个问题没有一个正确的答案,其实我只是想说,艾赛亚不该得到这么一个结局,不该在冰冷的街道上躺了六个小时无人所知,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我总是认为,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心存敬畏,不管做任何事,都要考虑到其他人的感受。”詹姆斯·加菲尔德面对油盐不进的李牧也是无计可施,或许李牧已经听懂了詹姆斯·加菲尔德的话,压根就是在装傻,但是詹姆斯·加菲尔德却没办法揭穿李牧。

“是的,你说得对,我们不管做任何事,都应该考虑到其他人的感受,其实我是知道的,最近这段时间,艾赛亚对我和骏马附属学校很有意见,不知道艾赛亚在攻击我和骏马附属学校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李牧不想绕圈子,既然是警告,那就要让对方了解这一切,否则艾赛亚死的还有什么意义?

“里姆你误会了,那不是攻击,艾赛亚只是给我提出了一些建议,以便帮助我赢得更多的支持率,那是他的工作。”詹姆斯·加菲尔德一直到这会儿才意识到,李牧不同于其他逆来顺受的商人,虽然李牧是华人,虽然李牧的年龄并不大,但这都不意味着李牧好欺负,如果有人想对付李牧和骏马集团,那么首先要考虑到,就是李牧和骏马集团的反扑。

这才是最致命的!

詹姆斯·加菲尔德不知道是怎么离开总督岛的,来的时候,詹姆斯·加菲尔德还信誓旦旦要为以赛亚·霍奇求一个公道,虽然不可能让李牧一命偿一命,但是詹姆斯·加菲尔德最起码也要当面狠狠斥责李牧一番。

但是让詹姆斯·加菲尔德没想到的是,李牧虽然没有承认就是他指使其他人枪杀了以赛亚·霍奇,但是李牧也没有多少悔改之意,如果以赛亚·霍奇还活着,那么或许以赛亚·霍奇对对詹姆斯·加菲尔德说:再给李牧一些压力,那么李牧就会屈服。

但是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以赛亚·霍奇已经死了,所以詹姆斯·加菲尔德感觉分外孤独。

李牧不孤独,送走了詹姆斯·加菲尔德,李牧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以赛亚·霍奇的死,并没有对李牧造成什么影响,那完全是以赛亚·霍奇咎由自取,李牧并没有感觉对不起谁,如果李牧放任以赛亚·霍奇不管,那么等詹姆斯·加菲尔德当上总统后,如果詹姆斯·加菲尔德开始针对李牧和骏马集团加以限制,那么到时候谁会可怜李牧?

谁都不会。

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

当然了,李牧也没有乘胜追击,哪怕詹姆斯·加菲尔德身边在没有人给李牧上眼药,李牧也没有上赶着拍詹姆斯·加菲尔德的马屁,最近这段时间,让李牧感觉很疲惫,所以就在总统大选开始前的半个月,李牧对外宣传自己生病了,很严重的传染病,既不能离开总督岛,也无法接受朋友们的探视。

这种时候,保持低调才是最精明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