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8 尺度

小说: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作者: 鲇鱼头 更新时间:2019-06-21 16:55:19 字数:4337 阅读进度:838/931

李牧可以收购春田,可以逼走爱迪生,甚至可以为了温彻斯特给奥利弗·温彻斯特做一个死局,但是李牧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去干掉一位美国总统,这——这太不符合李牧的华裔设定了,华裔怎么能做这种事呢,华裔不是一向逆来顺受的吗?

不过仔细想想,这似乎也不是那么的就让人无法接受,1865年的林肯,1881年的詹姆斯·加菲尔德,1901年的麦金莱,再到1963年的肯尼迪,美国遇刺身亡的总统多了,除了这些因为身亡而被历史铭记的,还有无数次行刺未遂,比如安德鲁·杰克逊,比如罗斯福,又比如里根,他们都曾经遭到过暗杀,只是因为这些人幸免遇难,这才使得美国总统遇刺的概率看上去没有那么高。

这么看起来,干掉詹姆斯·加菲尔德似乎也不是让人无法接受,李牧已经记不清楚詹姆斯·加菲尔德的死因,好像是某位落魄律师,试图用刺杀詹姆斯·加菲尔德换取在共和党内的职位,这听上去好像更荒谬,正常人大概都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但这却是美国官方认可的理由。

关于詹姆斯·加菲尔德的死因,确实是迷雾重重,先不说凶手的动机是否合理,当时已经当选美国总统的詹姆斯·加菲尔德不带警卫出现在华盛顿的巴尔的摩和波托马克火车站本身就不合常理,看看以前的尤利西斯·格兰特,再看看现在海斯,他们那一次出门都是保镖警卫前呼后拥,难道到了詹姆斯·加菲尔德这儿,对于总统的安保等级就开始调低了?

在詹姆斯·加菲尔德遇刺之后,为了找出詹姆斯·加菲尔德体内的子弹,当时被认为是电话发明人的亚利山大·贝尔设计了一台类似X光机的仪器,这台仪器只要遇到金属就会发出警告,贝尔在将这台仪器交给詹姆斯·加菲尔德的医生时,千叮咛万嘱咐告诉詹姆斯·加菲尔德的医生,在使用这台仪器时,除了要寻找的金属之外,不能靠近任何金属,但可惜的是,最终,这台仪器并没有发挥任何作用,詹姆斯·加菲尔德被体内的子弹折磨了两个月,最终伤重不治。

不是亚历山大·贝尔制造的仪器没作用,这种仪器未来使用了很多年,一直到**光机代替,都没有出现过问题,之所以找不到詹姆斯·加菲尔德体内的弹头,是因为詹姆斯·加菲尔德躺在一张金属床上,所以仪器只要靠近詹姆斯·加菲尔德,就会马上发出警告,这让医生根本无法下手。

不可思议吧,总统的医生居然会犯这样的错误,就像迈克尔·杰克逊的医生康拉德·莫里为了帮助迈克尔·杰克逊睡眠而对迈克尔·杰克逊使用异丙酚,虽然康拉德·莫里坚持他没有犯错,但是康拉德·莫里还是受到谋杀指控。

看到这里,是不是感觉康拉德·莫里一定会受到法律的惩罚?

其实并不是,洛杉矶法院认为康拉德·莫里“过失杀人罪”成立,判处康拉德·莫里四年有期徒刑,之后康拉德·莫里得到了两年缓刑,在狱中服刑两年之后,康拉德·莫里被释放。

和康拉德·莫里相比,詹姆斯·加菲尔德的医生更幸运,因为詹姆斯·加菲尔德的医生没有受到任何指控,即便是因为医生的失误导致詹姆斯·加菲尔德伤重不治,但当时似乎没有人意识到这个问题。

问题就在于,真的没人意识到吗?

很难说。

对于如果预防詹姆斯·加菲尔德有可能的针对,李牧并没有给司徒雷一个确切的答案,不过这本身就已经表明了李牧的态度,虽然李牧没有说出口,但是李牧相信,司徒雷一定会做好应有的准备,弹劾这方面的工作当然轮不到司徒雷去做,司徒雷要负责的是最后可能使用也可能不使用的暴力手段,这方面楚无双手下有的是人选,而且李牧相信司徒雷找的人一定会有更好的理由,至少比另一个时空刺杀詹姆斯·加菲尔德的那个律师理由更充分。

其实最简单也是最合理的理由,就是找一个民主党籍的枪手去干掉詹姆斯·加菲尔德,只要保证枪手在刺杀詹姆斯·加菲尔德之后被在场的安保人员击毙,理由还不是司徒雷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比如试图打破南北战争后共和党籍对总统位置的垄断——

多完美的一个理由!

当然这就和李牧无关,按照竞选程序,十一月份总统大选就将开始,李牧和詹姆斯·加菲尔德这段时间还处于合作状态,无论最后李牧和詹姆斯·加菲尔德的关系会走向何方,在目前这个阶段,李牧要做的还是确保詹姆斯·加菲尔德当选,如果詹姆斯·加菲尔德没有入主总统宫,那么这不管对于共和党来说,还是对于李牧来说都是一个无法辩解的失败。

“嗨里姆,奥运会的闭幕式要在九月一号举行,你要来参加闭幕式吗?”在詹姆斯·加菲尔德的最后一次全国巡回拉票开始之前,李牧很难得的遇到了纽约市长爱德华·杰弗里。

和奥运会的开幕式相比,闭幕式的声势就小得多,为了避免类似开幕式上的尴尬,海斯已经确定不会参加闭幕式,詹姆斯·加菲尔德也要离开纽约去拉票,原本想在开幕式上争取一个致辞机会的民主党候选人塞缪尔·蒂尔登已经早早离开了纽约,看样子闭幕式上能拿得出手的大人物,就只剩下纽约州长纳撒尼尔·菲利普。

也还不错,至少不管是李牧还是华府又或者纽约州市两级政府,都通过奥运会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华盛顿想要的是影响力,纽约州市两级政府想要的是文化氛围和财政宽裕,李牧想要的就纯粹是利润,当然如果能适当提高美国华裔的社会地位更好,现在他们都得到了想要的东西。

“如果我到时候在纽约的话,我一定会参加,如果到时候我不在纽约我也没办法,反正皮柏肯定在,放心好了。”李牧现在从心理上到行为上都更像是二十一世纪的美国人,二十一世纪的美国人就这样,对于联合国、奥委会这样的机构,态度一直不怎么热情,用得着的时候张开双臂欢迎,用不着的时候就仍在卫生间的马桶里。

J·P·摩根作为奥委会的主席,对待奥运会的态度还是有始有终的,最起码比李牧好得多,J·P·摩根还是和李牧讨论过和奥运会有关的一些问题,比如奥运会还要不要继续举行,如果举行的话,下一届在哪里举行等等。

李牧对于奥运会,认识当然比J·P·摩根深刻得多,为了让J·P·摩根放心,李牧干脆很详细的向J·P·摩根解释了下二十一世纪的奥运会是怎么运作的,结果J·P·摩根马上就毫不客气把李牧阐述的规则作为奥运会的规则,并且还提出了两个想在未来承办奥运会的城市,分别是波士顿和费城。

其实这两个城市离纽约都不远,也都是美国数得着的大城市,在美国的地位即便赶不上纽约也差不了多少,J·P·摩根的意思是让波士顿和费城公平竞争下一次奥运会的举办权,李牧在这方面无所谓,不管是波士顿还是费城,其实都没有多大关系,只要保证骏马集团在奥运会时期的曝光程度就可以,李牧对哪个城市都没有偏见。

“哈,你倒是干脆——”爱德华·杰弗里看着李牧欲言又止,这让李牧很好奇。

“怎么了?有话就说,咱们之间的关系还没有生疏到聊个天就要预约的程度。”爱德华·杰弗里是纽约市长,对于李牧来说,爱德华·杰弗里其实比詹姆斯·加菲尔德更重要,县官不如现管嘛。

美国的这种政治结构,决定了华盛顿对地方政府的影响力其实并不大,比如在纽约,普通人可以不在乎总统是谁,但是却一定会知道市长是谁,李牧也是一样,和纽约市政府搞好关系的好处不用多说,华裔在这方面的天份一向都很高,随便拉个人就可以说出来一大堆好处。

“我是想说,里姆,如果以后纽约还有机会举行奥运会的话,你能不能——嗯,让那些裁判稍微收敛一点。”爱德华·杰弗里有点为难,这个要求其实不过分,但是听上去,就好像是爱德华·杰弗里在指责李牧滥用私权一样。

也难怪爱德华·杰弗里为难,或许是因为很多运动项目都还没有完整的规则的缘故,在奥运会开始之前,李牧组织了一帮人,对很多运动项目的规定进行了明确,比如欧洲很多地方已经开始流行的足球,几乎百分之八十的规则都是由李牧确定的。

既然规则都是由李牧制定的,那么裁判员也理所当然的由李牧培训,其实很多裁判员都是志愿者,就是斯普林菲尔德理工学院的学生,李牧只是对他们稍加培训,那些尚未迈出校门的学生就作为奥运会的裁判员堂而皇之的登场,考虑到斯普林菲尔德理工学院中华人的比例,所以这第一届奥运会,华裔获得金牌的比例真的有点多,在很多靠技术致胜的项目上,华裔都拿到了好成绩,比如在美国压根就尚未开展的足球,就由以骏马建筑公司工人为主组建的代表队获得了金牌,这对于李牧来说是个意外之喜,要知道那些工人开始接受足球的相关技术训练只用了三个月,或者四个月,这让很多欧洲代表队感到很不满,其中最不满的就是英国队。

英国是现代足球的起源地,几乎是二十年前,英国诺丁汉郡就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足球俱乐部,之后英国又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足球协会也就是英足总,所以在足球这个项目上,英国人认为冠军就是他们的囊中之物,结果在最后的决赛上,纽约州代表队依靠着强壮的身体打了英国队一个六比二,这让英国人实在是无法接受。

和比分无关的是场上裁判的执法尺度,这年头还没有“黑哨”这一说,也没有电视回放技术,裁判就是场上的唯一权威,斯普林菲尔德理工学院的裁判当然会维护纽约队伍的利益,所以某些可判可不判的犯规,就只针对英国队存在,某些关键时候的争议球,最后的判决结果也都对纽约州有利。

“哈,市长先生,我还以为你应该很乐意看到纽约州或者是美国的参赛队获得好成绩。”李牧说的很直白,这可是在纽约举行的奥运会,知不知道什么叫主场优势?知不知道什么叫团结一心一致对外?

觉悟真低!

“不不不,里姆,你误会了,我不是认为这样不好,我是感觉,我们应该适当照顾那些远道而来的欧洲代表队的心情,这样他们才会愿意以后继续参加奥运会。”爱德华·杰弗里才不是追求什么公平正义,纯粹就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

虽然奥运会还没有结束,但是通过奥运会,纽约州政府和纽约市政府已经获得了超过五百万美元的利润,这个利润和李牧获得的利润相比确实是不高,但却是州市两级政府财政的有力补充,毕竟这五百万就跟白捡的一样,爱德华·杰弗里简直爱死这种赚钱的方式了。

“呵呵,爱德华,你想多了,如果欧洲人愿意继续参加奥运会,那么原因一定不是因为我们的裁判公平公正,而是因为奥运会能给他们带来一些他们需要的东西,比如说荣誉,又比如未来举办奥运会的可能。”李牧对人性的把握比爱德华·杰弗里更深刻,公平公正是什么?能指望一帮帝制国家会主动地维护公平公正?别搞笑了,帝制的存在就是最大的不公正,这话要是传出去,估计英国人会第一个反对。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