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7 克莱

小说: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作者: 鲇鱼头 更新时间:2018-04-23 21:36:42 字数:4374 阅读进度:657/931

马尔斯亚力克最近的心情很不爽。

马尔斯亚历克是印第安纳州克莱县的警长,克莱县位于印第安纳州西部,面积933平方公里,名字是为了纪念肯塔基州参议员、前国务卿亨利克莱。

克莱县的县治是一个叫做巴西的小城,小城的面积不超过五平方公里,人口大约不到4000人,马尔斯亚历克几乎认得城里的每一个人。

就在一个星期之前,克莱县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恶***事件,一对华人夫妇在家途中遭到袭击,两人当场死亡,在之后的尸检中发现,身中三枪的女人已经有三个月身孕,这让马尔斯亚历克的心情极为糟糕。

和认识小城里的其他所有人一样,马尔斯亚历克认识在袭击中双双丧命的华人夫妇,虽然他们之间认识也不过仅仅半个月时间,但男主人的豪爽和精明强干给马尔斯亚历克留下深刻印象,还有那位能把馅饼做得无比美味的女主人,每每念及至此,马尔斯亚历克就感到痛心。

同时还有一种淡淡的恐惧。

让马尔斯亚历克感到恐惧的不仅仅是远在纽约的威胁,同时也包括克莱县的其他华人,给马尔斯亚历克带来的压力。

克莱县现在大约有60多名华人,他们全部都是农场主,农场都分布在南太平洋铁路附近,所以他们总是统一行动,最擅长用群体的力量给其他人施加压力。

在袭击事件发生之后,克莱县的华人已经举行了三次集会,第一次只有十几人参加,第二次和人数增加到了61人,到了第三次,也就是昨天上午,在克莱县政府门前示威的人群已经增加到300多人,除了那60多位华人之外,其他的都是黑人和墨西哥人,这些黑人和墨西哥人宣称,他们都是华人农场里的雇工,示威是为了要求克莱县政府近日快早日破案,同时要将罪犯处以极刑。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再过大约半个小时,就会有人在克莱县政府门前开始聚集,他们一般都骑着马,马鞍旁的枪袋里放着长枪,腰间的枪套里还装着手枪,马鞭的样式和其他人截然不同。

从华裔农场主们配备的武器上可以得出结论,华人们的经济状况普遍都不错,在克莱县,一匹夸特马加上一长一短两支随身武器,这一套下来要将近200美元,如果用这笔钱在克莱县购买土地,大概可以购买到140英亩左右,很多黑人和墨西哥人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但对于所有的华裔农场主来说,这样的装备只能算是基础,马尔斯亚历克曾经在好几位华裔农场主的腰间发现了象牙枪柄,这是骏马武器公司的拳头产品工艺手枪的标志,在克莱县,这样的一支手枪都要卖到上百美元,马尔斯亚历克也想买一支,但犹豫了好几次,还是没有下定决心。

华裔农场主们表现出如此雄厚的经济基础,和骏马集团的支持是分不开的,马尔斯亚历克已经了解到,这些华裔农场主都是从骏马集团那里获得了土地,从而才有了成为农场主的资格,这些农场主都曾为骏马集团服务,只要他们愿意前往中西部地区开发农场,就可以从美洲银行获得数额不等的贷款,然后再用这些贷款从骏马集团购买土地,最后再分710年偿还。

作为一名老“克莱人”,马尔斯亚历克对克莱县的土地分布了如指掌,华裔农场主们的土地都位于铁路两侧,这些农场目前大多数还都是荒地,美国政府前些年为了吸引社会力量投资铁路,将这些土地当作筹码送给那些愿意慷慨投资的人,马尔斯亚历克不知道这些荒地为什么都到了骏马集团的手中,但马尔斯亚历克很清楚,只要把这些荒地开垦出来,马上就会变成一等一的良田。

所以,虽然马尔斯亚历克已经头大如斗,但面对示威的华裔农场主们,马尔斯亚历克还是笑脸相迎。

用不了几年,克莱县最肥沃的土地都会掌握在华裔农场主们手中,华裔农场主也将会成为克莱县越来越重要的组成部分。

“尼尔森,准备好红茶和咖啡,我们的客人就快要到了加文,带上你的人封锁附近两个街区,我不想看到任何意外发生,如果那群该死的爱尔兰人想过来捣乱,你知道应该怎么做波特,准备打开大门,新的一天要开始了”刚刚走进办公室,马尔斯亚历克就发布出一连串的命令。

就在昨天晚上,马尔斯亚力克收到一个消息,克莱县的那些老资格爱尔兰裔农场主,准备今天给这些新来的华裔农场主们一点颜色看看。

在华裔农场主们来到克莱县之前,克莱县的农场主大多数都是爱尔兰人,相对于待人热情、勤劳肯干的华裔农场主来说,马尔斯亚历克非常讨厌这些爱尔兰人,他们性格粗鲁,脾气火爆,经常聚众闹事,最擅长借用集体的名义达到个人的目的。

之前遇袭的华人夫妇,在遇袭之前就是和爱尔兰裔农场主发生了纠纷,在法庭宣判之后,那对倒霉的华人夫妇在家途中遭到袭击。

可以说,现在的克莱县,华裔农场主和爱尔兰裔农场主已经势同水火,如果放任不管,参考爱尔兰裔农场主们的火爆脾气,以及华裔农场主们最近这几天表现出来的团结和强硬,那么他们没准会在县政府门前上演一出全武行,这是马尔斯亚历克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警长,好像有点不大对,往常这个时候,街道对面都已经聚集不少人了,今天却还没有什么动静,感觉很不正常”马尔斯亚历克最得力的助手尼尔森站在窗边使劲儿向街对面张望,但并没有看到想象中的画面。

“没什么动静?”马尔斯亚历克不大相信,刚才为了躲避想象中的人群,马尔斯亚历克是从小门进来的,所以并不知道正门外的情况。

确实没动静,已经是早上9点,但街对面一个人都没有,街道上只有几条老狗在闲逛,没有想象中的条幅,没有想象中的人群,更没有想象中的当街火拼。

“警长,我昨晚收到一条消息,好像今天有人会从纽约过来,看上去似乎来者不善。”加文有自己的消息渠道,通报的消息内容很劲爆,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某些不太友好的东西。

“什么人?律师吗?”马尔斯亚历克感觉不太好,好像胸口压上了一个大石头一样呼吸困难。

“不知道,不过这个消息在华人圈子里传疯了,看来华人们已经找到了应对的办法,所以今天才这么安静。”加文给出的信息也很重要,不管纽约来的是不是律师,他都深得华裔农场主们的信任,这件事是好是坏还要继续观察。

“走,去火车站。”马尔斯亚力克坐不住了,一定得去火车站看一眼。

几名警察奔出门,各自牵上自己的马儿,前往火车站。

在整个环太平洋铁路上,“巴西站”是最普通的一个小站,这样的站点在整个环太平洋铁路上有上百个。

虽然城市不大,人口也不多,但生于斯长于斯,马尔斯亚历克还是很想尽一尽地主之宜的。

小城的火车站,就不用和纽约、波士顿这样的大城市作比较了,克莱县火车站的占地面积大概就只有一千多平方米,连站台都只有一个,候车厅大楼同样也是单层,每天至少有上百辆火车经过克莱县火车站,但从克莱县火车站下站的旅客肯定不到一百人,平均连一趟列车一个人都做不到。

将起来的马拴在火车站出口门前的柱子上,抬脚走进火车站,马尔斯亚历克终于知道今天为什么没人示威了,原来人都来了火车站,男女老幼都有,而且还个个身着正装,很明显,确实要有大人物从这里下站了。

“嗨,哥们,你们在这里等谁?”不需要马尔斯亚历克吩咐,尼尔森迅速拉住一名看上去有点眼熟的华人打听消息。

真的只是有点眼熟,在西方人眼里,东方人的脸部有点平,没有任何记忆点,所以看上去全世界华人都长的一个样。

“从纽约来的大人物,他是来帮我们伸张正义的”被叫住的华裔农场主本来挺兴奋,但看到尼尔森身上的制服,脸上的表情明显有点迟疑:“兄弟,你们现在难道不应该在县政府执勤吗?”

“你们都已经不去了,我们还呆在那里干什么。”尼尔森不想多谈,迅速找个理由摆脱,然后向马尔思亚历克汇报。

“伸张正义?哼哼,正义如果有那么好伸张的的,还要我们警察干嘛?”马尔斯亚历克不知道从纽约来的是何方神圣,但对“伸张正义”这个词有着充分了解。

“看上去,他们的实力是越来越强大了,以前他们成群结队来到这里,最多彼此之间有个照应,但现在看”波特想得比较多,对眼前的一切感到忧虑。

忧虑是正常的,华裔农场主们以家庭为单位从纽约来到克莱县,平均每个家庭都拥有超过300英亩土地,300英亩换算成公亩大概在1800亩左右,这么多地,只靠两个人肯定种不完,所以华裔农场主们或多或少都聘请了帮手,大部分是对薪水和生活没有太高要求的墨西哥人和黑人。

“这不是我们要管的,我们现在要做的是维持秩序,最好搞清楚这些华裔牧场主们到底在想什么,他们这个群体实在是太排外了,我们应该找人渗透进去。”加文不喜欢华人这个半封闭的群体,当警察十多年,加文几乎和所有族裔都打过交道,比如精明的犹太人,懒散的爱尔兰人,想发力却找不到发力点的黑人,以及经常消极磨洋工的墨西哥人。

华人和上述群体都不一样,从个人品行上看,这些华人简直就像圣人一样纯洁,他们不抽烟,很少喝酒,绝对不打老婆,工作的时候态度绝对认真负责。

同时华人群体也极端排外,即使是以排外出了名的犹太人,只要愿意改信犹太教,也会轻易被犹太人群体接纳。

华人就绝对不一样,华人的神话体系和西方截然不同,西方人信仰的是上帝,华人信仰的则是一群上帝,西方人根本无法理解这种模式的信仰,所以自然也就谈不上渗透。

就在说话间,一辆蒸汽火车头上冒着白烟喘着粗气驶进火车站,刺耳的刹车声几乎令人发狂,负重轮和钢轨之间的摩擦,就像是有人拿着锯子在锯你的耳朵一样。

火车还没停稳,就有一位头戴白色巴拿马礼帽,身穿黑色西服,手里拎着一个文明杖的华人跳下车厢。

马尔斯亚历克还不知道银白色的文明杖内藏玄机,否则马尔斯亚历克现在就能断定,刚刚跳下车厢了,这个看上去还不到30岁的年轻人,就代表着华裔农场主们口中的“正义”。

正义只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跟着年轻人跳下车厢的还有十几个人,其中一个人肩上背着一个长方形的帆布袋子,这让马尔斯亚克力忍不住分析,袋子里面到底装了多少枪?都是些什么枪。

第一个跳下车窗的自然就是楚无双了,虽然科技在继续进步,火车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但从纽约来到克莱县还是足够漫长,即使楚无双常年习武健楚,也受不了长途旅行的折腾。

楚无双的脚刚着地儿,车站内马上响起激烈的鼓掌声和震天的欢呼声,这代表着华裔农场主们对金马集团的绝对信任,虽然他们不认识楚无双,但既然有资格代表骏马集团,那想来楚无双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看着面前的人群,有那么一瞬间,楚无双的脑子是蒙的。

混社会的人嘛,从来没受到过这么多人的真心欢迎,理解吧。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