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 火光

小说: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作者: 鲇鱼头 更新时间:2018-03-30 17:41:34 字数:4331 阅读进度:637/821

罗伯特·克洛宁是来邀请马丁内斯·席尔瓦和汉密尔顿·菲什共进晚餐的。

所谓的“共进晚餐”只是个托辞,汉密尔顿·菲什是要和马丁内斯·席尔瓦私下沟通下,如何避免今天这种火爆场面再次发生。

如果今天这样的事再次发生,那么影响得就不止是联合工作小组的工作,同时还会影响到运河公司和哥伦比亚政府的声誉,进而影响到巴拿马运河的开凿,这是汉密尔顿·菲什和马丁内斯·席尔瓦都不愿意看到的,当然对于某些心怀叵测的人来说,只要运河开凿权在美国人手里,巴拿马运河最好永远不开工。

巴拿马运河对于哥伦比亚、乃至整个加勒比海、甚至是整个美洲的重要性已经毋庸讳言,马丁内斯·席尔瓦也希望能早点结束这些争议,把一切都拉回正确轨道上,所以马丁内斯·席尔瓦并没有拒绝罗伯特·克洛宁的邀请。

汉密尔顿·菲什已经来到距离马丁内斯·席尔瓦居住旅馆仅有一街之隔的一家餐厅里,考虑到汉密尔顿·菲什的重要性,巴拿马公司为汉密尔顿·菲什提供周密保护,餐厅外停放着两辆汽车,正好将整个餐厅大门完全遮住,餐厅外面的街道上有十几名全副武装的枪手正在警戒,他们身上都装备着一长一短两种武器,从武器精良程度上说,和哥伦比亚总统卫队的装备差不多。

餐厅内更是戒备森严,离门口最近的两张桌子上坐着八名彪形大汉,他们虽然坐在餐厅里,但根本没有进餐的意思,面前的餐桌上摆放的是短枪管散弹枪,腋下黑洞洞的枪管更是随时处于待机状态。

汉密尔顿·菲什坐的是餐厅最里面一张桌子,周围除了汉密尔顿·菲什的秘书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人,最近的保镖距离汉密尔顿·菲什都在十米之外,这给了汉密尔顿·菲什充分的空间,不用担心汉密尔顿·菲什和马丁内斯·席尔瓦之间的谈话内容外泄。

马丁内斯·席尔瓦这一次没有等待汉密尔顿·菲什招呼,施施然来到汉密尔顿·菲什对面坐下,看着汉密尔顿·菲什一脸苦笑。

“刚才的场面实在是太令人尴尬了,在这里我要向你说一声抱歉,是这边的工作人员考虑不周,原本我以为会有个完美的晚餐,但实际上我刚才什么都没吃——”汉密尔顿·菲什絮絮叨叨,全无在国务卿任上时的风度翩翩,只顾专心对付面前的牛排。

在南美,美国人的骄傲体现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比如日常食用的牛排以及咖啡,美国人都要从国内运过来,对于哥伦比亚本地食物根本不屑一顾。

这当然是个不礼貌的做法,不过美国人根本没有意识到,马丁内斯·席尔瓦作为外交官也已经习惯了美国人的傲慢。

“我原本以为这件事会很快结束,看来是我太乐观了,我们还有很多问题要处理,不仅仅是已经爆发的这些,还有那些没有暴露出来的,但我相信,只要我们都有解决问题的决心,这些问题最终都会得到妥善解决。”马丁内斯·席尔瓦表示了谨慎的乐观。

实际上对于在短期内解决问题,马丁内斯·席尔瓦已经不抱任何希望,马丁内斯·席尔瓦现在只希望波哥大将伊格纳茨·罗素调回去,否则马丁内斯·席尔瓦宁愿辞职也不再受这个夹板气,眼不见为净,爱谁谁。

“相对于巴拿马运河,我更担心你们哥伦比亚政府内部的问题,今天晚上的事看似是个偶然,实际上是你们政府内部矛盾积累的爆发,我们或许可以解决冲突事件的善后问题,但我们不可能做到更多,如果你们内部的问题不解决,那么迟早还会有其他问题发生。”汉密尔顿·菲什还是很有前瞻性的,一眼看透问题的关键所在。

“我们只做我们该做的——”马丁内斯·席尔瓦不否认问题的存在,但并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说太多,丢不起这个人啊。

哥伦比亚政府内部的确是矛盾丛生,最初的哥伦比亚本来就是由新格拉纳达和委内瑞拉两个地区组成,南美解放之父玻利瓦尔可以领导哥伦比亚赶走西班牙殖民者,但却无法带领哥伦比亚走上富强之路,玻利瓦尔在世时,委内瑞拉就退出哥伦比亚,玻利瓦尔逝世后,基多地区也声明退出哥伦比亚,成立厄瓜多尔共和国,现在的哥伦比亚,由代表地主阶层的保守党和代表商人阶层的自由党轮流执政,这两党之间互相争权夺利,政局长期不稳,甚至导致内战频发,目前的这种局面,就算是玻利瓦尔再世,恐怕也是无计可施。

玻利瓦尔都做不到的事,马丁内斯·席尔瓦更做不到,所以马丁内斯·席尔瓦只能务实,做自己能做的,这在哥伦比亚,已经算是良心官员,比那些一心只知道争权夺利的官员好得多。

的确,马丁内斯·席尔瓦不是完人,但在这个世界上,谁都不是完人,马丁内斯·席尔瓦固然有他洗不掉的个人污点,但同样也有其闪光点,否则也不会来联合工作小组担任组长,要知道就连汉密尔顿·菲什也只是副组长而已。

“这是个务实的选择,那么我们就谈谈工作吧,以前在波哥大,我们没有机会倾听当事人的想法,现在我们来到了巴拿马,那么我们就应该征求更多意见——罗伯特,来给我们说说,你们准备怎么办?”汉密尔顿·菲什轻而易举的掌控了谈话节奏,让罗伯特·克洛宁介绍下巴拿马铁路公司的意见。

早有准备的罗伯特·克洛宁闻声赶来,先送上成熟而又稳重的微笑,然后坐下从公文包内取出两份文件,分别递给汉密尔顿·菲什和马丁内斯·席尔瓦。

看罗伯特·克洛宁拿出来文件,汉密尔顿·菲什的秘书马上招呼门口的保镖多拿几个蜡烛过来,否则已经老眼昏花的汉密尔顿·菲什还真看不清楚文件上到底写的是什么。

“真该死,这里的情况太糟糕了,我想念华盛顿的日光灯,那是骏马集团对全世界而言最重要的发明,我们应该给骏马集团颁发一个一吨重的奖章——”汉密尔顿·菲什掏出胸前的花镜卡在眼镜上,嘴里还在不停地念叨。

马丁内斯·席尔瓦则是有些失神,想起在华盛顿时和李牧打过的几次交道,马丁内斯·席尔瓦不得不承认,也只有现在的美国,能孕育出骏马集团这样的怪胎,如果哥伦比亚也有类似骏马集团这样的企业就好了——虽然明知道不可能,但马丁内斯·席尔瓦还是忍不住这么想。

“在诸位先生到来之前,我们已经和所有遇难者家属达成协议,一次性支付给所有遇难者家属一千美元作为补偿,并且我们会为每个遇难家庭提供一个工作机会,至于那些受伤的员工,他们也得到相应的补偿,等伤势痊愈之后,他们还可以回到铁路公司工作——目前这些补偿都已经支付到位,新员工入岗培训也正在进行,我们会尽快恢复巴拿马铁路的运营,并且保证会比之前的巴拿马铁路更加有效率,盈利更高,为整个巴拿马地峡做出更多贡献。”罗伯特·克洛宁早有准备,拿出的解决方案也让马丁内斯·席尔瓦无话可说,虽然现在官方还没有达成一致,但实际善后工作已经完成,这是标准的美国方式。

在南美,最近这些年,美国给大多数南美国家留下的印象就像是欧洲传统贵族,他们看似彬彬有礼,做事周到,但就会给人留下目中无人的印象,这种目中无人是发自内心的,表面上看是微笑,实际上微笑的面具下隐藏的确实发自内心的鄙视。

这样的美国人是不招人待见的,很多人把美国人称为是“虚伪的美国人”,就是由来与此。

“看来我们实际上的工作障碍已经不存在了,我就说嘛,运河公司是一家负责任的企业,巴拿马铁路公司也是一家负责任的企业,如果我们能早点了解到这一切,那或许我们的任务早就完成了。”汉密尔顿·菲什对罗伯特·克洛宁的工作表示满意,同时话里的意思也是夹枪带棒,含沙射影嘲讽如果不是哥伦比亚政府小题大做,这件事也不会拖延到现在。

“很好——非常感谢巴拿马铁路公司能主动对遇难工人家属进行赔偿,这也是我们一直以来所要求的,不过我们还需要进一步了解情况,接下来这几天,我们会和遇难者家属进行接触,了解实际情况,如果巴拿马铁路公司真的做到了他们承诺的,那么我想,这件事很快就能得到完美——彻底解决。”马丁内斯·席尔瓦也是长出了一口气,在波哥大,运河公司坚持的底线就是绝不对遇难工人家属赔偿,虽然罗伯特·克洛宁使用了“补偿”这个词,但这已经是难得的让步,马丁内斯·席尔瓦不想追究这些旁枝末节。

接下来气氛就融洽的多了,马丁内斯·席尔瓦和汉密尔顿·菲什都是外交官出身,调节气氛本来就是行家里手,罗伯特·克洛宁既然能出任巴拿马铁路公司经理,人情练达也是通透,几个人刻意示好,气氛马上友好的就像是经年老友一样,考虑到晚上都还没有吃饭,罗伯特·克洛宁忙着招呼厨房上菜,汉密尔顿·菲什安排秘书开了一瓶红酒,马丁内斯·席尔瓦则是邀请汉密尔顿·菲什有时间去马丁内斯·席尔瓦家里坐一坐。

马丁内斯·席尔瓦就是巴拿马人。

餐厅内气氛越来越热烈的时候,十几个身影却鬼鬼祟祟来到联合工作小组哥伦比亚方工作人员下榻的旅馆旁。

这些人全都身材高大,体型魁梧,他们都是哥伦比亚常见的流浪抢手打扮,头上的牛仔帽檐压得很低,几乎遮住半张脸,以往套在脖子上的三角巾这会儿都已经戴在脸上,更让人无法分辨出面部特征。

“待会尽可能用刀解决问题,除非必要,绝对不准开枪,收尾组照顾好你们的调料,待会一把火全部烧光,记住,绝不放过任何人,把他们全部干掉——”为首一人有着浓重的墨西哥口音,嗓音非常沙哑,听上去好像是之前声带受过伤,就像是金属和皮革剧烈摩擦后发出的声音。

“没问题——”

“呼啊——”

“收到——”

回复的声音千奇百怪,俚语、军中术语、以及江湖黑话都有,充分说明这些人的身份千奇百怪。

因为下午的不愉快,这些哥伦比亚政府官员们的心情也不怎么好,有的人已经早早休息,有的人还在餐厅内喝酒,更有人准备出去找点乐子,只限于马丁内斯·席尔瓦的严厉禁止,这些人才没有太过分。

伊格纳茨·罗素就和两名相熟的官员正在喝酒,而且看上去他们已经喝了很长时间,身边的地板的乱七八糟的扔了好几个酒瓶子,还有半块没吃完的牛排,桌上更是杯盘狼藉,伊格纳茨·罗素涨红着脸,醉眼惺忪的端着一杯酒正在大声嚷嚷:“马丁内斯·席尔瓦那个家伙要倒霉了,他自以为他的华盛顿做的那些事没人知道,实际上所有人都知道,他一定和美国人进行了某种交易,否则巴拿马运河根本不会交给美国人挖掘,之前是没人追究,现在不一样了,我一定要揭发马丁内斯·席尔瓦,让他得到应有的审判——”

伊格纳茨·罗素的两名酒友还保持着些许理智,虽然明知道伊格纳茨·罗素这样说不妥,但却没有阻止,看样子对马丁内斯·席尔瓦也有怨言。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有密集的脚步声传来,伊格纳茨·罗素刚刚回过头来,就看到一抹雪亮的刀光直冲自己的咽喉削过来。

寂静的夜里,火光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