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2 麻烦

小说: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作者: 鲇鱼头 更新时间:2018-03-03 05:55:38 字数:4502 阅读进度:611/821

在原本的历史上,巴拿马运河就命运多戕,弱小的哥伦比亚政府无力修建巴拿马运河,只好求助于外力,先后将巴拿马运河的修筑权卖给美国和法国。

卖给美国的时候,美国正忙于南北战争无暇他顾,于是法国人在1878年接手巴拿马运河工程。

法国人也是被苏伊士运河的成功冲昏了头脑,没有考虑到美洲的现实情况,在法国人和哥伦比亚政府签订的协议中,法国人必须在自1878年起的五年内完成对巴拿马运河的勘探工作,并在随后的12年内将巴拿马运河建成。

理想是美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法国人也是标准的眼高手低。

巴拿马地峡的地形复杂程度远超法国人想象,这里丛林密布,气候炎热,疾病横行,导致大批工人和技术人员死于非命,并且缺少了铁路的配合,连工程机械和建筑材料都无法运入巴拿马地峡。

无奈之下,法国人只好重金收购了美国人修筑的巴拿马铁路,但是按照合同规定,在这条铁路线上工作的美国工人必须全部留任。

结果美国工人又闹起幺蛾子,他们消极怠工,故意捣乱,导致整条铁路根本无法正常运营。

洋际运河公司的管理也有问题,雷赛布在开工前并没有进行充分的勘探工作,施工开始四年多之后,法国人这才发现巴拿马地峡太平洋一侧的海面比加勒比海一侧的海面要低20厘米,这导致设计图纸上的海平式运河完全不可能实现。

到了1889年,洋际运河公司终于山穷水尽,以雷赛布为首的公司高管层在工程难以为继的前提下,大肆侵吞为修筑运河公开发行的运河股票资金,同时为了掩盖真相,洋际运河公司继续公开发行债券,动用大笔资金贿赂政府官员,法国政府居然先后有150名部长和议员接受了洋际运河公司的贿赂。

到了这种程度,就算是雷赛布有金手指也无力回天,哥伦比亚政府只好再回头求美国接手运河工程。

李牧并不清楚巴拿马运河还有这么多故事,但突然出现的洋际运河公司还是让李牧感觉到一丝寒意。

“哥伦比亚政府方面传来的消息不太好,从昨天晚上开始,我一直让人联系哥伦比亚方面,虽然哥伦比亚政府方面还没有回应,但这本身就不正常。”J·P·摩根忧心重重,一旦哥伦比亚政府把运河开凿权授予法国洋际运河公司,那么李牧他们这个运河管理委员会就成了个笑话,李牧的一番运作也就全部泡汤。

“真是荒谬,法国人是不是以为加勒比海是地中海?如果他们真的这么认为,那么他们就错了。”洛克菲勒还是态度强硬,提起法国人一脸不屑。

不得不说普法战争的失败给法国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

在普法战争之前,法国陆军号称“天下第一陆军”,法国人以“欧洲宪兵”自诩,在陆地上,法国人几乎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普法战争打破了法国陆军的所有神话,普鲁士虽然有着悠久传统,但实际上因为皇帝尚未完成加冕仪式,普鲁士连个统一国家都算不上,法国居然被这样的普鲁士所打败,实在是让人大跌眼睛。

在这种情况下,洛克菲勒当然有理由看不起法国人,别说洛克菲勒,就连李牧也看不上,在李牧看来,法国人现在或许还有一口气,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不过等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法国就会彻底被德国打断脊梁骨。

“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是等待哥伦比亚政府的回复,同时我们还要督促华盛顿,向哥伦比亚施加影响。”J·P·摩根不像洛克菲勒那样无法无天,还是幻想通过官方层面解决问题。

李牧和洛克菲勒却不这么看,J·P·摩根的话音刚落,李牧和洛克菲勒就交换了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会议无疾而终,没有达成任何共识。

晚上,李牧和洛克菲勒共进晚餐。

“皮柏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太让人失望了,我们不能被动等待,应该主动出击,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所以怎么能把美洲人的运河交给法国人去修筑,这简直太荒谬了…”洛克菲勒余怒未消,喋喋不休的发着牢骚。

“皮柏有它自己的理由,这是他的性格使然…”李牧能理解J·P·摩根,不过并不代表李牧能接受:“我赞成主动出击,但我们要找到方向,法国人成立的这个洋际运河公司…并不是官方机构吧…”

李牧的方式比较直接,既然洋际运河公司跳出来抢生意,那么直接针对洋际运河公司就行,这对哥伦比亚政府同样是个威慑。

“他们当然不是,但是怕只怕其他人并不这么认为…”洛克菲勒了解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所以说的有点含糊。

这年头“公司”的定义有点模糊,基本上所有的公司,在普通人看来差不多都是半官方机构,官方对这一点也并不否认。

比如洋际运河公司,虽然名义上这是一家股份制公司,由费尔南德·雷赛部担任主席,但要说这背后没有法国政府的支持,恐怕谁都不会相信。

李牧他们的这个巴拿马运河管理委员会也是一样,其实用巴拉马运河公司来形容更加合适,虽然美国政府不占有公司股份,但是巴拿马运河公司的成立,是以美国国会通过运河项目为前提,所以之前巴拿马运河公司的股票才会受人追捧。

“他们不是要巴拿马运河吗?那就给他们好了,我们去尼加拉瓜。”李牧以退为进,想玩一手釜底抽薪。

其实巴拿马运河并不是唯一选项,当初开凿运河时的备选地点一共有四处,巴拿马地峡只是其中一处,除此之外还有尼加拉瓜地峡,特万特特佩克地峡等三处可供选择。

巴拿马地峡之所以入选,最大的优势在于距离最短,只有61公里,而尼瓜拉加地峡最大的优势则是有尼瓜拉加湖和圣胡安河可供利用。

更妙的是,为了排挤英国人,彻底控制巴拿马运河,美国政府在1849年和尼加拉瓜政府签订了《斯夸尔条约》,获得了尼加拉瓜运河的修筑权。

当然了,尼加拉瓜运河现在同样没有动工。

“你要放弃巴拿马运河,你是疯了吗?”洛克菲勒很明显不赞成李牧的提议。

“当然不会放弃,我们要的只是让别人相信我们会放弃就够了。”李牧肯定不会放弃巴拿马运河,也不会去修什么尼加拉瓜运河,只要其他人相信就行了。

这一招不可谓不狠,巴拿马运河之所以潜力巨大,就在于巴拿马运河的不可替代性,如果除了巴拿马运河之外,还有其他第二条运河沟通太平洋和加勒比海,那么巴拿马运河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洋际运河公司的算盘也会被完全打乱。

“我明白了,这不失为是个好办法…”洛克菲勒也是聪明人,马上就明白了李牧的打算。

“除此之外我们还要向巴拿马政府施压,法国人既然成立了洋际运河公司,那么一定和哥伦比亚政府有了某种默契,说不得我们要让哥伦比亚政府明白,美洲的事,美国说的才算数。”李牧双管齐下,不给法国人任何机会。

“那么我们分工好了,你负责煽风点火,我负责实际执行。”洛克菲勒知道自己最擅长的是什么,不抢李牧的工作。

说到煽风点火,这个世界上估计不会有人比李牧更擅长,但你这么堂而皇之的直接说出来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李牧被洛克菲勒气得翻白眼,明明挺好一件事儿,到了洛克菲勒嘴里就变了味,充满了阴谋味道。

“你可别闹的太过分了,要知道咱们将来还需要巴拿马人的配合。”李牧想起洛克菲勒的斑斑劣迹,忍不住出言叮嘱。

确实是不放心啊,这是个对自己人都能举起屠刀的家伙,如果撒到巴拿马,只会更加肆无忌惮。

“放心好了,我会留下足够的工人…”洛克菲勒笑得很绅士,但却让人不寒而栗。

转天的舆论马上就变了风向,前一天《时代周刊》还在为巴拿马运河公司摇旗呐喊,第二天的头版头条就成了“国会即将启动尼加拉瓜运河计划”。

相对来说,《城市早报》的态度更加激烈,头版头条是“法国人成立洋际运河公司,这究竟打了谁的脸”。

打了谁的现在还真不好说,表面上看起来打的是美国的,实际上哥伦比亚政府也有份儿,而这事现在还没尘埃落定,说不定到最后打的是法国人的。

《时代周刊》在舆论行业的地位无可替代,仅仅是一天之内,尼加拉瓜地峡成为所有纽约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巴拿马运河马上成为昨日黄花。

做一家世界性报纸,《时代周刊》有欧洲分部,随着欧洲分部的介入,尼加拉瓜运河这把火终于烧到欧洲,第一个点燃的就是洋际运河公司。

和李牧一样,费尔南德·雷赛部每天都会看《时代周刊》。

和李牧不同的是,李牧看报纸是自己看,费尔南德·雷赛部则是让人读给他听。

当听到美国政府有意启动尼加拉瓜运河的消息之后,费尔南德·雷赛部先是笑出声,继而又眉头紧皱。

费尔南德·雷赛部之所以会发笑,是因为费尔南德·雷赛部根本不相信美国政府会启动尼加拉瓜运河工程。

而费尔南德·雷赛部之所以笑不出来,则是因为费尔南德·雷赛部也惊讶的发现,他信不信似乎都没用,只要其他人相信就够了,这足以对刚刚成立的洋际运河公司造成致命性沉重打击。

和巴拿马运河公司一样,洋际运河公司同样也是个空壳子,但是和李牧他们不同,李牧他们这群富翁要是紧紧手,就算是不卖股票,巴拿马运河有可能开凿出来,而费尔南德·雷赛部空享有开凿苏伊士运河的荣誉,个人的经济能力并不能和李牧他们这群富翁相比,所以如果失去了社会信任,洋际运河公司就一文不值。

明白了个中要害,费尔南德·雷赛部顿时食不知味,急匆匆放下手中的餐具,来到洋际运河公司召开股东会议。

“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美国人绝对不会启动尼加拉瓜运河,所谓的尼加拉瓜运河只是个纸面计划,甚至从来都不曾存在过。”公司股东之一,法国航运业巨头理查德·尼克迈亚对费尔南德·雷赛部通报的消息表示不屑一顾。

“这只是东方人的阴谋,他很擅长这一手,最擅长在报纸上散布假消息,我们应该揭穿《时代周刊》,再把《时代周刊》赶出法国。”制造业巨头赛西·瓦格纳对《时代周刊》成见极深,这是要和《时代周刊》全面开战的节奏。

《时代周刊》进入法国的这两年,一直在对骏马集团进行大肆宣传,这对同样处于制造业的赛西·瓦格纳影响很大,所以赛西·瓦格纳对《时代周刊》恨之入骨,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恐怕我们不能这么做,之前《时代周刊》帮过爱丽舍宫的大忙,现在要对付《时代周刊》,恐怕爱丽舍宫不会同意。”费尔南德·雷赛部政治敏感度很高,否则也无法和哥伦比亚政府搭上线。

前段时间法国政府销售国债的时候,李牧可是帮了法国政府的大忙,所以费尔南德·雷赛部现在不得不承认,李牧现在就像是穿着重甲的中世纪骑士一样无懈可击。

热兵器时代,重甲骑兵已经被赶出历史舞台,但在冷兵器时代,重甲骑兵基本上就是无敌的存在,法国在这方面确实是个中翘楚。

“就算是无法把他们赶出法国,但要给他们找点麻烦也是轻而易举。”赛西·瓦格纳是巴黎的地头蛇,想给《时代周刊》找点麻烦,确实是很容易。

不过现在可不是给《时代周刊》找麻烦的时候,洋际运河公司自己的麻烦已经够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