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8 运河之王

小说: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作者: 鲇鱼头 更新时间:2018-02-27 01:46:38 字数:4413 阅读进度:607/821

李牧和格洛莉娅的订婚仪式被认为是1876年度纽约的最后一场盛会。

实际上也确实是这样,李牧和格洛莉娅的订婚仪式上确实是星光熠熠,自从南北战争结束后,尤利西斯·格兰特第一次穿上军装,充当李牧和格洛莉娅的见证人,海斯作为美国下一任总统,担任李牧和格洛莉娅订婚仪式的主持人,洛克菲勒的小女儿和J·P·摩根的小儿子担任花童,全美76位参议员有25人亲自参加了李牧和格洛莉娅的订婚仪式,其他人也都派出了自己的特别代表。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女方的军方背景,所有具有从军经历的宾客都穿上了军礼服,让整个订婚仪式简直成了军官聚会。

和威尔的订婚仪式不同,李牧和格洛莉娅的订婚仪式,有着很浓郁的政治和军方色彩,格洛莉娅离开总督岛前往三一教堂这段路只有短短不到300米,有38位身披重甲手持长矛的枪骑兵为格洛莉娅开道,随后是传统的军乐队,一共有120名鼓手敲着军鼓,环绕在格洛莉娅乘坐的马车周围。

李牧也是在订婚仪式上,才第一次见到了巴伦家族的族徽,族徽的主体是一面塔盾,塔盾上有两只带刺刀的火绳枪相互交叉,周围围绕着紫荆花组成的花环。

李牧一方的宾客并不全是西装革履,出席订婚仪式的所有华人,全都是一袭长袍,甚至包括李牧在内。

这个长袍和清国现在流行的长袍不一样,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件袍服,而是严格遵循华人传统制作而成的套装,为了穿上这套衣服,三位从清国请来的裁缝师足足忙活了半个小时。

当然这套衣服原本穿起来并没有这么麻烦,只是因为李牧的不熟练,所以才延长了这个过程。

订婚仪式由新英格兰地区主教尼克·乔主持,尼克·乔这个主教并不是梵蒂冈任命的,毕竟美国人大多数人信奉的是新教,和梵蒂冈八竿子打不着。

整个订婚仪式给李牧的感觉并没有太多异样,和上一次威尔和克劳迪娅的订婚仪式相比感觉差不多,只不过是位置不同而已。

教堂部分结束之后,照例宾客们要移步克林顿城堡酒店,参加在克林顿城堡酒店举行的宴会。

按照预定程序,李牧和格洛莉娅都要参加晚宴,当格洛莉娅挽着李牧走出三一教堂的时候,李牧意外发现,街道对面好像有些喧闹,有几个人想要打出一面横幅,但是横幅刚刚拿出来,那几个人就被人群中的警员和春田公司的安保人员扑倒。

考虑到前段时间的总统大选,李牧的订婚仪式,安保工作自然也是重中之重,布雷斯塔位置调动了超过500名警察参与到安保工作中,司徒雷更甚,为了保证订婚仪式,不发生任何意外,春天安保公司调动了超过900名安保人员,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那些人的横幅打不出来,在周围围观的群众中,平均每三个人就有一个是警察或者是安保人员,如果这种程度还发生意外,那司徒雷和布雷斯塔都可以引咎辞职了。

“刚才那是怎么了?”坐到马车内,李牧才找到空档问严顺。

“天知道,总会有一些人不甘寂寞,还好我们准备周全。”严顺的情绪不怎么高。

这可以理解,毕竟和李牧订婚的是格洛莉娅而不是初雪,严顺心里不爽是肯定的。

不过严顺也没有干涉李牧家属的意思,包括严父和严母在内,都认为格洛莉娅才是最适合李牧的人,严氏两兄弟就更不用说,他们早就视李牧为家人,不管李牧会不会给初雪一个名分。

李牧是和格洛莉娅一起乘坐马车前往克林顿城堡酒店的,听完严顺的回答,格洛莉娅要更敏感一些:“看来我们并不能得到所有人的祝福,真遗憾。”

格洛莉娅嘴里说着遗憾,但脸上却没有丝毫遗憾的表情,看来格洛莉娅也有心理准备。

这就对了,哪怕再受欢迎的人,也不能保证所有人都百分之百的喜欢你,所以有人主动跳出来才正常,这表示他们已经没有了其他方法,只能用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给李牧找点别扭。

但这种程度的别扭,并不会让李牧放在心上,不是因为李牧心大,而是李牧和他们压根就不处在同一个层次上,对于“别扭”的理解,压根儿就是不平等的。

克林顿城堡酒店同样张灯结彩,为了完成李牧交办的任务,克林顿城堡酒店推掉了所有的预订,把所有的接待能力都腾出来为李牧的订婚仪式服务,司徒雷更是抽调了春田公司下属所有餐饮企业的主厨,来克林顿城堡酒店这边帮忙。

宴会的主角虽然是李牧,但李牧并没有时间出来招待宾客,宴会大厅一角的热带雨林包厢里,李牧不停的接待一拨又一拨的宾客,一刻也闲不下来。

骏马集团前段时间的人事变动发酵到现在,终于引起各方关注,很多人正是通过这次人事变动,才了解到圣地亚哥投资公司和骏马集团之间的关系,这让很多人对于骏马集团的实力有了新的评估。

之前的骏马集团,在官方层面上从来没有和圣地亚哥投资公司发生过联系,虽然名义上圣地亚哥投资公司和骏马集团是属于交叉控股,但是人事变动这种事毕竟是太敏感了,令人一眼就能看出,骏马集团和圣地亚哥投资公司之间的关系并不是看上去那样泾渭分明。

考虑到在古巴和加勒比海周边的影响力,圣地亚哥投资公司拥有并不亚于骏马集团的体量,这样一来就比较可怕了,一个骏马集团已经足够令人心悸,如果再加上一个圣地亚哥投资公司,那么李牧手中掌控的财富,已经稳稳的超过范德比尔特家族,成为美国实际意义上的第一家庭。

名义上美国的第一家庭当然是总统一家,实际上,这不过是媒体鼓吹出来的一个概念而已,政治是经济的延续,总统需要大亨的支持才能成功登台,所以谁重要谁不重要就一目了然。

就连尤利西斯·格兰特,都对这个消息表示震惊。

“是的,我拥有一部分圣地亚哥投资公司的股份,但是你也知道,圣地亚哥投资公司不是骏马集团独资的,包括摩根家族,洛克菲勒家族,甚至范德比尔特家族,都有圣地亚哥投资公司的股份,所以骏马集团远远不能代表圣地亚哥投资公司。”当着尤利西斯·格兰特的面,李牧矢口否认和圣地亚哥投资公司之间的关系。

“你说的对,圣地亚哥投资公司的股权确实很复杂,但是不管是摩根家族,还是洛克非勒家族,都没有决定圣地亚哥投资公司总经理的权利。”尤利西斯·格兰特也不傻,很多事李牧否认并没用。

圣地亚哥公司的股权,事到如今已经分散的相当严重,李牧虽然列举了好几个家族,但其实还没有说完,为了避嫌,李牧刻意忽略了巴伦家族,如果算上巴伦家族的话,那么李牧已经拥有对圣地亚哥投资公司绝对的控股权,这是李牧要极力避免的。

在骏马集团出现之前,美国的这些大企业基本上都是家族企业,比如摩根家族,又比如洛克菲勒家族,他们对于家族企业都有绝对的掌控权,甚至有些是独资企业,根本就没有股权这一说。

骏马集团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局面,从李牧和洛克菲勒合作美孚石油开始,美国的这些大家族联系逐渐紧密,产业也开始出现交叉控股,对于李牧来说这是一件好事,能让李牧和骏马集团发挥更大作用,具备更大的影响力,同时也让美国的这些大家族联系成一个更紧密的整体,他们不再是孤军奋战,还是一个整体出现在国际市场上。

这个颠覆是革命性的。

“我无意纠结圣地亚哥投资公司的股权,我真正想说的是,里姆,我希望你能更好的运用你的影响力,扩大美利坚在加勒比地区的话语权,相信这也会给骏马集团带来新的发展契机。”尤利西斯·格兰特身为美国总统,虽然在为政期间饱受诟病,眼光毕竟还是不同寻常,着眼点高的很。

自从一百多年前,美国提出“孤立主义”之后,到如今这个词汇又有了新的发展,美国人不再满足于发展国内经济,开始考虑对外扩张,对于李牧和骏马集团来说,确实是一个契机,毕竟李牧当初插手古巴独立战争,就是美国的第一次尝试。

古巴独立战争给美国带来的最直接利好就是关塔那摩海军基地,美国从此在加勒比海周边地区拥有了一块飞地,这同时也是一个大本营,让美国终于有机会在加勒比海地区发出自己的声音。

尤利西斯·格兰特的态度很明显: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

听上去这句话是不是充满了高大上?

其实也是满满的私心。

每周现在只有美国一家独大,如果美洲国家全部独立,那么即使是所有的国家绑一块儿,也不足以和美国抗衡,这就使得美国的野心就像春天的野草一样蓬勃不可遏制,美国人已经迫不及待要涉足加勒比海周边地区。

“当然我会的,你知道,通过古巴独立战争,我和古巴的统治阶层关系很不错,这就是我们的有益尝试,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把这种模式推广到美洲其他国家,在十年内,甚至是五年内,我们有可能将欧洲老牌殖民帝国的势力从加勒比海周边地区清理出去,那才是我们能真正大展拳脚的时候。”李牧的口气大,甚至比尤利西斯·格兰特还要激进。

美国确实是想控制加勒比海地区,李牧也想扩大美国在加勒比海地区的影响力,毕竟很多事,以李牧和骏马集团这种个人名义或者是公司名义并不方便出头,如果要美国政府扛在前面,李牧的工作会好做得多。

“说出古巴独立战争模式…这还需要我们从长计议…”尤利西斯·格兰特想了又想,忍了又忍,终究是还有一丝理智尚存,没有完全被李牧所左右。

欧洲老牌殖民帝国有一句话:非洲就是欧洲的后花园。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么美洲就是欧洲老牌殖民主义国家屋前的青草地,不管是后花园还是青草地,大抵都是无法割舍的,所以如果美国真的把欧洲势力从加勒比海周边地区驱逐出去,那么就等于是美国再向整个欧洲宣战。

作为一名军火贩子,这种场面当然是李牧乐于看到的,但对于尤利西斯·格兰特来说,这简直就像是个灾难,尤利西斯纵然是在狂妄自大,也绝对不会迈出这一步。

至少现在不行。

“为什么不行呢?看看加勒比海周边地区吧,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荷兰人…这些国家还能有什么能力可言?他们只愿意躺在祖先的功劳薄上睡大觉,能守住祖先给他们留下的遗产,就已经是大幸,所以他们现在不配拥有这些殖民地,而在我看来,殖民地这个词确实是太老了,现在是十九世纪,我们需要一种新的模式,这样才能真正为美利坚牟取利益。”李牧不遗余力,只要有机会,就要拼命鼓吹加勒比海对美国的重要性。

“我知道,我知道,让我再考虑一下吧…”尤利西斯·格兰特终究是败下阵来,面对李牧所描绘出的美好场景,不能说尤利西斯·格兰特无法保持理智。

“好吧,我等你的好消息…”李牧没指望通过一次简短的交流,就能说服尤利西斯·格兰特。

其实李牧的目的不在古巴,也不在加勒比海,李牧真正的目的是巴拿马运河,在这个时代,如果李牧和骏马集团的方法对路,那么他们说不定真的可以攫取巴拿马运河的开凿权。

运河之王!

这个名字真令人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