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 生财有道

小说: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作者: 鲇鱼头 更新时间:2017-12-03 01:27:13 字数:4577 阅读进度:522/821

李牧安排潘廷珍和潘文利住在总督岛上的客房里。

回到房间之后,潘文利对房间里的电灯着了迷,开开关关的玩的不亦乐乎,潘廷珍则是在房间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用于窃听的铜管。

等回过神儿来,潘廷珍才哑然失笑,自己俩人哪有什么值得被监视的价值哦,李牧如果看他们俩顺眼儿,那说不定会拉琉球一把。

如果看不顺眼,不管不问任由他们俩自生自灭也就是了。

坐在温暖如春的阳台上,透过玻璃看着窗外大雪纷飞的场景,潘廷珍的心已经飞回琉球。

也不知道琉球这个冬天会怎么样,希望日本人不要痛下杀手,给琉球一丝喘息之机。

“爹,您说那李牧先生会帮助我们吗?”潘文利终于对电灯失去兴趣,来到潘廷珍身边坐下。

“我们如今只能祈求菩萨保佑,只有李牧先生或许能帮助我们赶走日本人。”也就在这一刻,潘廷珍终于下定决心,每多拖延一天,琉球人的痛苦就会多加一分,潘廷珍没有时间仔细衡量利弊得失,李牧能等得,但琉球等不得。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潘廷珍再次求见李牧,向李牧彻底臣服。

“那么也就是说,如果扶植一名华裔作为琉球国王,你们也是可以接受的。”李牧再次提出这个问题。

“一切但凭您吩咐,实际上就廷珍看来,如果您能亲自担任琉球国王最好不过。”潘廷珍想得比较远,这一次是真正站在李牧的立场上考虑问题,而不是尽力为琉球争取利益。

李牧又怎么可能跑到琉球去当国王哦,如果李牧愿意,李牧早就是古巴合众国总统了。

“我就算了…”李牧看着低眉顺耳的潘廷珍,瞬间计上心头:“我觉得你最合适…”

潘廷珍大骇,正欲开口说话,李牧抬手阻止:“你看,如果我支持琉球人把日本人赶走的话,那么在这个过程中,你的功劳是最大的,琉球现在的国王好像叫尚泰是吧,既然尚泰无法保护琉球的国民,那么你取而代之也是应有之义。”

李牧真感觉这个想法不错,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这种事本来就无所谓忠诚不忠诚的。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忠诚,那么潘廷珍现在忠诚的对象也应该是李牧,而不是自身难保的尚泰。

潘廷珍很明显也明白这个道理,但一时间脑袋转不过弯儿来,听了李牧的话,潘廷珍心乱如麻,一个声音在疯狂叫嚣着应该取尚泰而代之,另一个声音则不停的提醒潘廷珍,应该忠君报国从一而终。

忠什么忠哦,琉球眼看就要灭国,即使是想为国尽忠,也没有了尽忠的对象。

“就这么定了!”李牧一言而决,不给潘廷珍推辞的机会:“明天你就回斯普林菲尔德,然后押送着武器去旧金山,从旧金山坐船返回琉球,我会安排人和你一同前往琉球,训练你的人使用武器,顺便问一句,你能保证你那500人对你的忠诚吗?”

李牧很担心潘廷珍无法控制局面,如果那样的话,李牧宁愿凑一帮雇佣军,跟着潘廷珍一起去琉球。

“这一点请您放心,莆添的青壮都是我汉家子弟,严格说起来都是我的子侄,忠诚方面没有问题,只是为了不打草惊蛇,跟我过去的人不要那么显眼才好。”在这一点上,潘廷珍还是有把握的。

其实李牧是多虑了,这个年代,一个人如果脱离家族,根本是无法生存的,家族对于家族成员的约束力量,是21世纪的人们无法想象的。

想想看,一族之长对家族成员甚至拥有生杀大权,这整个就等于是族长代替了官方力量,对整个家族进行直接统治,所以组长对于家族成员的约束力,就相当于是21世纪的暴力机关。

“如此甚好,人选方面你放心,我会尽量挑选华裔过去,绝不会让日本人发现端倪。”这个问题好解决,春田安保公司里的华人枪手要多少有多少,如果去第一骑兵师,甚至还有职业军官可供李牧选择,所以李牧手中的牌多的很,超出潘廷珍的想象。

潘廷珍也不废话,解决了武器和教官的问题,潘廷珍向李牧深施一礼,然后退至一旁等待李牧吩咐。

“里奥,给斯普林菲尔德打电话,让张乐业准备足够装备一千人的武器弹药,然后再给你哥和无双打电话,让他们马上来总督岛。”李牧说干就干,只要能给日本人找麻烦,李牧的积极性不需要怀疑。

和把人从琉球弄到美国来接受训练相比,肯定是直接派教官前往琉球比较方便,现在往来美国和琉球只能靠轮船,一来一回要一两个月,李牧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

考虑到琉球距离美国山高水远,补给线漫长得令人绝望,李牧决定还是让潘廷珍多带点武器好,将来如果有可能的话,李牧准备在琉球成立一家武器工厂,就近供应远东地区需求,这样一来,琉球也将会成为李牧在远东的一个后勤补给点,通过琉球,李牧可以给清帝国的反抗势力源源不断的输送力量。

找楚无双是要抽调一部分枪手前往琉球,这样一来,即使是事情暴露,潘廷珍也不至于毫无反抗之力。

而如果日本人反应迟钝,从第一师出来的职业军官会源源不断的训练出合格士兵,就以现在的日本情况来看,也不需要太多人,哪怕是只有个四五百人,就足够日本人喝一壶的了。

晚上,楚无双和严虎如约而至。

听完李牧的陈述,楚无双当即表示,会从春田安保公司中抽调出一百名最好的枪手,和潘廷珍一起前往琉球。

严虎更不会质疑李牧的决定,知道李牧想从第一骑兵师借几名职业军官,严虎甚至打算亲自带队前往。

“不不不,你不能去,你是咱们华人在美国·军方内部的标杆,所以你哪都不能去,让白起带队去好了,你挑选20名现役军官,让他们直接退役,顺便让白起晚上来见我。”李牧还要再单独叮嘱白起几句,这样才能放心的派白起前往琉球。

“好的,我马上就去安排。”严虎稍微有点遗憾,但还是坚决执行李牧的命令。

和严虎相比,白起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白起是侦察兵出身,在古巴的时候就表现出了足够的心狠手辣,而且白起为人并不迂腐,遇事机巧善变智计百出,让白起去琉球对付日本人最合适不过。

在纽约前往斯普林菲尔德的火车上,李牧见到了临时退役的白起,在此之前,白起已经是骑兵第一师二团团副,授中校军衔,是整个第一骑兵师除严虎之外,军衔第二高的华人。

“到了琉球,你一方面要小心日本,一方面也要小心琉球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你都要牢牢控制住军队,我给你配备20名现役军官,和一百名来自春田安保公司的熟练枪手,这些人足够能帮助你控制住军队,如果遇到什么麻烦,你可以直接处理,不必向我汇报。”李牧明白枪杆子里出政权的道理,20名军官,已经足够帮助白起控制琉球军队了,就算是将来琉球军队进一步扩编,李牧到时候还可以继续往琉球派人,所以不用担心人手不足。

至于那一百名熟练枪手,李牧不打算把这些人分拆,这些人应该是白起手中最后的倚仗,真到了紧要关头,就凭这一百多人,就能把整个琉球搅得天翻地覆。

“要是潘先生这里出了什么问题…”白起要确定自己能做到哪一步。

“你自己看着办,不管怎么样,首先先保护好你自己,我会想办法在鸡笼设置一个补给站,紧要关头,你可以带着你的人撤到鸡笼,当然我相信你,应该不会把自己逼到那一步。”李牧放权放得彻底,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嘛。

1871年9月,66名琉球人在海上遭遇风暴,船舶漂流到台湾,误入牡丹社原住民乡内,糟原住民围攻,有54人被杀,剩余的12人,被清政府护送回琉球。

去年,也就是1874年,日本借口要惩治杀害了“日本数国难民”的台湾“生蕃”,出兵占领了台湾“生蕃”居住地,后来在英国人的调停下,清政府承认台湾原住民对琉球人的杀害是对“日本属国难民的胡乱加害”,这也导致清政府在随后同日本人交涉有关琉球问题时,始终处于不利地位。

此时的台湾还不是21世纪的那个宝岛,也没有那么多的岩里政男,三观还是比较正常的,李牧如果想在台湾建立一个补给站,应该不算是什么难事儿。

“嘿嘿,里姆,咱们干脆连琉球在台湾一口气全拿下来得了…”白起的胃口大,也不怕自己被撑死。

“全拿下来干嘛?你去当国王?”李牧才不操那个心呢,呆在纽约多好,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上云卷云舒,饿了吃点儿,渴了就喝点儿,闲着没事儿钓钓鱼遛遛狗,慢慢的等着几个小萝莉长大,难道不比去当国王有意思?

“我不行,肯定得您去啊。”白起挺有自知之明。

“我也不行,所以你可悠着点,别把人给杀光了,至少要留个人来当国王。”李牧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司马昭之心,说实话琉球人死多少,李牧一点都不在乎。

这话听上去似乎是有点反人类,实际上也就是这么回事儿,当初日本人战败撤离冲绳的时候,整整屠杀了28万琉球人,几乎把所有琉球人全部杀光,这才为后来日本重返冲绳埋下伏笔。

李牧一向都认为,世界上的总资源是有限的,分给其他种族的人多一点儿,华人得到的就会少一点,有这么残酷的一个前提在,李牧还真不在乎白起会犯下多大的杀孽。

“没问题,放心吧里姆,我保证交给你一个干干净净的琉球。”白起瞬间明白了李牧的意思,说实话,白起干这种事还真没心理负担,当初在古巴时,连西班牙人都杀得人头滚滚,现在多杀几个日本人也不算什么,反正自己在阎王爷那边估计早就挂上号了。

回到斯普林菲尔德的时候,大雪已经停止,张乐业亲自来接站,李牧没有坐车,而是和白起他们一样,选择骑马前往骏马镇。

骏马镇的规模越发扩大,不管是人口,还是城市规模,都已经不逊色斯普林菲尔德多少,在城市建设上,更是远远超过斯普林菲尔德,隐隐有向曼哈顿看齐的意思。

当然了,如果单论城市的高度,骏马镇和曼哈顿还是有差距。

这里的“高度”就是纯粹的高度,曼哈顿拥有美国最密集的高楼大厦,骏马镇虽然路面平整街道宽阔,但高楼大厦就没多少,更多的还是两三层的木质独栋乡村别墅,这倒是另有一番风味。

进入骏马镇,能明显感觉到属于华人的元素越来越多,几乎家家户户门口都挂着大红灯笼,很多人屋檐下还挂着腊肠,熏肉,辣椒,大蒜之类的食物,这一方面让整座城市看上去更加温暖,更加接地气儿,另一方面也充分表明,骏马镇的人们生活富足。

肯定富啊,在这个普遍周薪还在十美元以下的年代,骏马集团的工人周薪普遍都已经超过20美元,而且在刚刚过去的经济危机中,骏马集团工人们的收入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这在全美范围内都极其罕见。

除了薪水收入之外,华人的勤劳本性决定了他们还有其他收入,男人们白天去上班,女人们在家里也不闲着,会编渔网的编渔网,会做衣服的做衣服,实在是什么都不会,无法为家庭创造收入,把屋后的草地开垦出来种点菜还是能做到的。

李牧开始涉足服饰产业之后,骏马集团的家庭妇女们又找到了一条生财之道,她们中那些心灵手巧的人和都市丽人专卖店,以及男人帮合作,为两家专卖店提供各种具有东方风韵的手工艺品。

真是生财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