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 拥抱

小说: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作者: 鲇鱼头 更新时间:2017-11-30 00:30:52 字数:4370 阅读进度:519/821

结果没有任何悬念,海斯以超过300票的优势战胜詹姆斯布莱恩,成为共和党最终候选人,将代表共和党和民主党候选人共同竞争美国第23任总统。

当天晚上,李牧在克林顿城堡举行庆祝晚宴,庆祝海斯赢得党内竞选。

到了这一步,李牧也是不惜血本,准备了超过两千瓶各种美酒,5000根哈瓦那雪茄,以及价值两万美元的烟花,仅仅是为客人准备菜肴的厨师就有11位之多。

晚宴确实是盛况空前,参加晚宴的客人有将近800人之多,就连在最后投票中落败的詹姆斯布莱安也亲自到场,向海斯表达了自己的祝贺。

海斯才是宴会的主角,所以李牧没有跳出来抢风头,宴会刚刚开始没多久,李牧就来到三楼阳台,准备在这里躲躲清静。

不过哪里有清静可言哦,800多人已经把整座克林顿城堡塞得满满当当,连走廊里都站满了人,三楼阳台也是人满为患。

还好,一般人想上三楼也上不来,特别是三楼阳台,这里已经是李牧固定的“客厅”,没点身份地位,都不好意思主动走进来。

“来吧,就等你了…”李牧刚刚出现,洛克菲勒就懒洋洋的打招呼。

既然党内选举已经尘埃落定,那么也就不用再勾心斗角,洛克菲勒这会儿放松的很,白衬衣外面只穿了一件马甲,一向端端正正的领结也不见了踪影,一手夹着根抽了一半的雪茄,另外一手端着一杯快要见底的红酒,慵懒的躺在一张沙发上,浑身上下都写满了放浪形骸。

李牧没那么狂放,虽然壁炉里炉火正旺,阳台上温度很高,但李牧还是一贯的衣着严谨,和洛克菲勒身边笑吟吟看着李牧的jp摩根一样。

除了洛克菲勒和jp摩根之外,有段日子没见的威廉范德比尔特也在这里,这让李牧有点好奇,按说范德比尔特家族的人不应该这么晚出现。

好吧,仅仅是一点点好奇而已,还没到要开口询问的份上,身为“美国首富”在范德比尔特家族也没必要那么早下注,不管民主党和共和党哪一方上台,都不会为难范德比尔特家族,人家就是有这个底气。

“怎么样,聊完了吗?我还以为你要等宴会结束后才上来。”洛克菲勒的还是懒洋洋的腔调,虽然身边的酒瓶子里已经下去了不少,但眼神没有丝毫游离。

“这会儿我们的总统先生才是主角,我可不想留在那儿招人厌。”李牧从来没有想过走上前台,躲在幕后闷声发大财才是王道。

至于海斯,自然有共和党内一干大佬作陪,这倒不需要李牧担心。

“总统先生…你倒是很有把握…”洛克菲勒的失效,很有点阴阳怪调的口气。

也难怪洛克菲勒会这么说,目前共和党的形势不妙,民意支持度并不比民主党高,如果现在进行的不是党内选举,而是总统选举,那么说不定共和党会输得很惨。

“如果没把握,那我们干脆现在就认输得了,明天早上大伙儿正好可以一起去找塞缪尔蒂尔登,或许看在咱们手中选票的份上,人家能给咱们开出个好价钱。”李牧也是没办法,就算是一点儿把握也没有,现在也要装出胸有成竹的样子。

看看人家民主党,哪有共和党这么多的狗屁倒灶,早早就决定出候选人,现在都已经开始进行全国巡回演讲了。

当初纽约州州长塞缪尔蒂尔登来找李牧的时候,李牧还不确定塞缪尔蒂尔登能拿到候选人资格,结果民主党果然是众志成城,塞缪尔蒂尔登不负众望,将会和海斯竞争总统宝座。

“盲目的信心是没有用的,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只靠报纸的宣传估计是还不够…”jp摩根也是顾虑重重,虽然没说什么丧气话,但很明显也是底气不足。

报纸上铺天盖地的宣传,到底能起到多大作用现在还是个未知数,之前从来没有人以报纸宣传为主,为竞选总统进行造势,在jp摩根看来,报纸或许能起到一定作用,但起不到关键作用,要确保赢得总统竞选,还是要以传统方式为主,那就是塞缪尔蒂尔登正在进行的全国巡回演讲。

必须得说,jp摩根的方法是比较稳妥的,李牧虽然知道传媒的力量肯定没有挖掘到极致,考虑到美国目前的文盲比例,单一的宣传方式肯定无法取得最好的效果。

要说美国的教育状况也是坑爹,估计目前最少有百分之七、八十的美国人一个大字不识,能把26个英语字母念完就算的是他们本事,也正是因为如此,《时代周刊》才不得不拿出将近一半的版面用于刊登漫画。

相对于传统的文字报道,漫画这种方式明显更加的通俗易懂。

“当然,报纸宣传只是一个有益补充,传统方式也不能丢…”说到这里,李牧突然面色古怪,让洛克菲勒,威廉范德比尔特,jp摩根仨人摊开双手:“刚才总统先生说,竞选资金好像有点问题,所以三位,你们慷慨解囊的机会到了。”

相对于21世纪的总统竞选来说,19世纪的总统竞选在资金方面简直纯洁的就像大白一样,没有政治捐献,没有小金库里的黑金,更没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暗箱操作,一旦决出总统候选人,那么候选人的一切花销都会由党派账户支付。

经济危机的阴影仍然没有远离,共和党的竞选资金出了问题,李牧这是来化缘的,竞选总统是所有共和党人的事儿,总不能所有的问题都让李牧一个人扛。

说实话,李牧也扛不住。

“没问题,算我一份,10万够不够?”洛克菲勒的看似话说的敞亮,实际上10万美元真不多,根据李牧得到的消息,洛克菲勒的明天就会返回宾夕法尼亚州,他为洛克菲勒研究所内工作人员准备的奖金是百万美元级别的。

“我也没问题…”这种事jp摩根从来不落人后,话说现在正是他们这些富豪展示价值的时候,现阶段哪怕是拿出一个美元投进去,等到一两年之后,就能成百上千个美元收回来。

“那我也出十万好了。”威廉范德比尔特保持队形,这时候没有人标新立异,其他人拿多少,那我也出多少好了。

“我们拿10万可以,你出10万就少了点吧?”洛克菲勒的不放过威廉范德比尔特,目前的范德比尔特家族可是美国最有钱的家族,10万美元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不是个小数字,但对于范德比尔特家族来说,那就真是毛毛雨了。

“10万不少了,要知道前几天塞缪尔蒂尔登也是刚刚从我这里拿走了10万。”约翰范德比尔特并不介意李牧他们知道自己和民主党暗中勾结。

别以为只有华人会玩狡兔三窟,西方白人也是一样,别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这句话已经深入人心,只要总统一天没产生,他们都不会停止投机钻营。

实际上这才是真正的政治常态,别看洛克菲勒和jp摩根现在和李牧在一起,或许只有上帝才知道他们和民主党候选人塞缪尔蒂尔登有没有私下里勾搭。

李牧自己屁股上也不干净,塞缪尔蒂尔登还请李牧吃过饭呢…

“好了诸位,既然现在总统候选人已经决出,那么就让我们干点儿正事儿吧,毕竟谁都不希望最后功亏一篑不是吗,别看总统选举要到明年才举行,实际上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李牧要确保在明年的总统候选中,该拿到的选票一张都不会少,这样共和党才能和民主党拼一拼。

说白了,共和党现在和民主党打擂台,拼的就是底气,拼的是从南北战争时期累积到现在的声望,如果这一次共和党折戬沉沙,那么说不定真会一蹶不振。

无论如何,李牧都不会眼睁睁看着这种情况发生。

这也是李牧和海斯的分工,其实相对于大厅里的那些人,阳台上的这几个人更值得笼络,大厅里哪些代表才能影响到几个人啊,阳台上的几个人,每一个人都代表着数万张选票,相对来说更值得笼络。

李牧先出面也有好处,就算是李牧搞砸了,还有海斯在后面收底,不至于撕破脸皮。

海斯的政治主张一直是个隐患,虽然现在看上去共和党众志成城,但谁也不确定会不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别以为洛克菲勒,约翰范德比尔特他们就立场坚定,实际上这是一群真正的墙头草,他们都和李牧一样,既不会局限于共和党,也不会局限于民主党,他们只忠于自己的利益。

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晚上回到总督岛,李牧真心感觉心力交瘁,只想好好上楼睡一觉,不再想任何是非纷争。

格洛莉娅难得的和初雪正在客厅聊天,看到李牧回来,初雪连忙跑过来接帽子,拿拖鞋,忙得不亦乐乎,格洛莉娅就没有那么殷勤,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饶有兴趣的看着李牧。

“有什么问题?”李牧有礼貌,主动从格洛莉娅打招呼。

“没什么,市政大厅热闹吗?”格洛莉娅的关注点一向奇特,至少跟其他女孩不一样。

这年头的女人们才不关心谁当总统,她们连投票权都没有,看热闹都没资格。

“热闹的很,几百个人共聚一堂,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口音,居然还有人在投票时睡觉,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把选票投给塞缪尔蒂尔登。”李牧尽可能挑点好玩的说,格罗尼亚以前是记者,现在则是实业家,不能用一般女孩的思维去揣度她。

“听说这一次形势对我们不利,你怎么看,有把握赢得竞选吗?”格洛莉娅不知不觉又用上了采访时才会用到的口吻。

“放心好了,我们一定会赢的…”李牧来到格洛莉娅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来,架起二郎腿,揉揉太阳穴,浑身上下都透露着疲惫。

在旁人看来,李牧的信心多少都有点无中生有,格洛莉娅对于局势的了解要更加清晰一些。

“你说有必要搞的那么麻烦吗?以你现在所拥有的实力,如果加上洛克菲勒,摩根,范德比尔特家族,你们都可以干脆成立一个政党了,到时候想捧谁当总统就捧谁当总统,哪用这么头疼…”格洛莉娅有想法,果然不愧是巴伦家族的长女。

“你这个主意不错,我决定下次选举时就这么干。”李牧随口敷衍。

李牧才不想费那个心思去成立一个新的政党呢,事实上如果没有亨利在台前忙活,一个骏马集团就能把李牧活活烦死。

要成立一个政党,麻烦事并不会比一个俊马集团来的少,李牧可不想没吃到鸡反惹一身骚。

不过等到下一次总统选举时,肯定不能像这一次一样被人打个措手不及,有了这一次的经验,李牧到时候会提前布局,从党内提名开始,就牢牢控制住局面,第一次选举时发生的种种事故,到时候绝不允许发生。

“好了,姑娘们,早点睡吧,希望明天醒来的时候,又是新的一天。”李牧真的是累极了,万分想念温暖的被窝。

上楼、冲澡、洗漱,一套程序下来,已经将近晚上10点。

总督岛上保持着良好的作息规律,除非特殊情况,否则很少有人熬夜,十点钟睡觉,已经算是晚的了。

初雪已经帮李牧整理好了床铺,温暖的被窝,热腾腾的水袋,熊熊燃烧的壁炉,还有明天要换的衣服,一切都井然有序。

“幸好有你,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我的生活该有多糟。”李牧真心感谢,有了初雪,确实省了很多麻烦。

“不用客气,能为您提供服务是我的荣幸,希望您不会怪罪我服务不周…”私下没人的时候,初雪和李牧在一起其实很放松。

“好了,别说了…”李牧突然抱住初雪,一秒后,李牧放开初雪:“去睡吧…”

这好像是李牧第一次拥抱初雪,温馨的火光里,初雪霞飞双颊,眼睛亮的惊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