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 分兵

小说: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作者: 鲇鱼头 更新时间:2017-11-08 01:36:42 字数:4601 阅读进度:497/821

面对肖恩·布拉德利,布鲁斯根本就没说实话。

布鲁斯的目标压根就不是为了抢东西,他的真正目的是为了给圣地亚哥投资公司找麻烦,如果在这个过程中,能打草搂兔子顺手捞一笔,布鲁斯当然也不介意,但是如果捞不着,只要能给圣地亚哥投资公司制造点麻烦,那也谈不上是赔本赚吆喝。

两人的出发点截然不同,所以不管怎么绕,最终肯定不会是皆大欢喜的局面。

晚上10点,看着一片漆黑的拿骚港,布鲁斯终于命令海盗们出发。

蒸汽时代的夜晚乏善可陈,整个拿骚港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一阵略显闷热的腥闲海风吹过来,隐约夹杂着欢歌笑语声和朗姆酒的味道,这让所有的海盗们全都兴奋起来。

在所有的文学作品中,海盗都被塑造成一个快意恩仇的群体,咱们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秤分金,真的是潇洒无比。

实际上远不是这样,确实是有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日子,但这样的日子并不是天天有,年把几个月赶上一次都很正常,更多的时候,海盗们缺衣少穿惶恐不安,对前途看不到任何希望,只能是过一天算一天而已。

一直到20世纪初,人们对待海盗的标准都是斩尽杀绝,只要海盗失手被擒,等待他们的唯一下场就是被吊死在码头上。

所以海盗们是标准的把脑袋绑在裤腰带上混日子,他们在大海上也没有什么娱乐项目,所以很多海盗残暴异常,他们杀人都不能用正常的杀戮来形容,而是残酷的虐杀。

英国皇家海军就是由这样一群海盗逐步进化而来的,别看目前英国皇家海军是全世界最强大的海军,而且加上了“皇家”两个字听上去贵不可言,实际上这就是一群海盗的后裔,他们的祖先犯下的罪恶罄竹难书,只不过这些年英国皇家海军也算是成功洗白上岸,这才成了全世界的海军楷模。

身为英国皇家海军的现役军官,布鲁斯和他爷爷的爷爷相比总算是强了点儿,虽然布鲁斯手下的海盗也是成分复杂,有正规的英国皇家海军,也有布鲁斯招募的平民水手,更有被布鲁斯收编的积年老匪,不过在布鲁斯的严格要求下,这帮人之前总算还能守点规矩,就算是杀人也会给人个痛快。

不过今天晚上不一样,海盗们出发的时候,布鲁斯给出的标准是“随意”,这表示在攻占拿骚港之后,海盗们可以肆意妄为,他们可以抢最好的女人,喝最美的酒。

在女人和酒的刺激下,可以想象这些海盗是如何的兴奋。

距离拿骚港一海里,海盗们一分为二,一部分进攻停泊在拿骚港内的商船,另一部分会在拿骚港登陆,他们的任务是防止商船上的水手逃跑。

至于拿骚城内有可能的援兵,布鲁斯没有任何布置,这也就表示,在今天晚上,港口内的商船不会得到任何援助。

一般情况下,商船停泊在港口内,是要缴纳赋税的,这样一来,港口方面也应该给商船应有的保护。

圣地亚哥投资公司的商船,进入拿骚港的时候都已经缴纳了足够的税款,所以拿骚港方面应该保护圣地亚哥投资公司这些商船的安全。

如果今天晚上圣地亚哥投资公司的商船遭到洗劫,而拿骚港方面没有任何反应,那么这一定会破坏拿骚总督的信誉,所以布鲁斯才会给肖恩·布拉德利额外一份钱。

拿骚港内一片漆黑,十余艘商船稀稀拉拉的停靠的防波提内的码头上,看上去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防备。

“圣克鲁斯号”停泊在码头最外侧,不管是高度还是长度,都要超出其他商船一大截儿,这让“圣克鲁斯号”在黑暗中看上去格外巍峨。

“弟兄们,都打起精神来,今天晚上是红胡子最后的机会,所以红胡子肯定会来,咱们在船舱里憋了这么久,等的就是这一刻。”邢爷在“圣克鲁斯号”甲板上来回踱步,他周围的船舷两侧,四五十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正严阵以待。

“海猎犬号”、“大白鲨号”两艘武装商船正在关塔那摩前往拿骚港的路上,“海上游骑兵号”也已经从大巴哈马岛出发,就算是今天晚上红胡子不铤而走险,李飞明天也会在拿骚港采取行动。

红胡子寻找机会袭击圣地亚哥投资公司商船的时候,李飞也一直在寻找红胡子的踪影,经过这一个多月来的明察暗访,李飞虽然还不能确定红胡子在哪里,谁是红胡子,但李飞已经确定,红胡子和肖恩·布拉德利一定有某种程度的关系。

这已经足够李飞对总督府动手了,李飞不是法官,判一个人死刑不需要证据,只需要怀疑就够了。

当然了,李飞也不会打着圣地亚哥投资公司的旗号攻击拿骚城,红胡子就是个很好的借口,等攻占拿骚城之后,如果找不到肖恩·布拉德利和红胡子勾结的证据,那么李飞就会把这一切都栽赃给红胡子,反正红胡子也不可能和李飞去法庭上对质。

“邢爷,有不明船只进入防波堤。”大卫·李急匆匆来报。

大战在即,大卫·李也不可能置身度外,红胡子要来的话肯定是倾巢而出,大卫·李也要力所能及的贡献力量。

“好,放他们进来,按照原计划行动,只要他们敢来,咱们就来个关门打狗。”邢爷下意识向防波堤方向张望,只可惜天太黑,什么都看不到。

拿骚港的自然条件还是很不错的,有足够的水深,也有足够长的码头,用于民用完全足够,但因为防御设施不够好,所以不能作为军港使用。

关塔那摩为什么能当军港,因为它有一个狭长的入口,入口处可以建造炮台,从容安排防御设施,所以关塔那摩可以作为军港使用。

拿骚港深则深矣,但苦于没有纵深,只能在外围建造防波堤,所以拿骚港只能作为民用港口使用。

换句话说,拿骚港就是个葫芦,防波堤入口处就是葫芦口,只要把这个葫芦口堵上,不管有多少船都是瓮中之鳖。

想封锁葫芦口也很容易,连火炮都不用,只需要安排两挺暴雨重机枪,就足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这年头的船只都是木船,包个铁壳子的都少之又少,木船这玩意儿对抗海浪足够,但在重机枪面前就不够看,一梭子弹打过去,别管是多坚固的木船,都能给你打成碎片。

再说了,海盗能有多坚固的木船,布鲁斯就算是再有本事,也不敢直接弄过来两艘军舰,把米字旗换成骷髅旗。

船进防波堤的时候,布鲁斯还有点犹豫,看着长长的防波堤,和远处影影重重的巨舰,布鲁斯感觉一阵心悸,就好像那长长的防波堤就像是虎口中的巨齿,会将他这几百名海盗一口吞没。

“岸上着火了,石头先生已经动手了!”有人按捺不住兴奋大喊,打断了布鲁斯的怀疑。

“冲冲冲,冲上去…”有人在连声催促,生恐怕慢一点什么都捞不到。

也就是一愣神功夫,布鲁斯乘坐的海盗船就越过防波堤,进入拿骚港内。

石头确实是已经动手了,他没有布鲁斯那么谨慎,海盗船刚刚靠岸,石头就抽出身上的长剑,一马当先跳上岸。

虽然热武器盛行之后,冷兵器的重要性越来越低,不过在石头看来,最值得信赖的始终是手中的长剑,石头每一次都是拎着这把长剑跳上那些商船,然后砍下那些瑟瑟发抖水手的头颅。

海盗在海上叫“海盗”,上了岸就是一群土匪,这种时候也不用再强调什么军纪军法,海盗们作战凭借的就是这股气势,一旦没了气势束手束脚,那这仗也就不用打了。

没有军法约束的军队,就只能用“兽军”来形容。

或许是在船上憋的日子真的太久了,海盗们上岸之后马上就分散开来,向他们心目中的理想目标扑去。

惊呼声和惨叫声马上就次第响起,紧跟着响起的是枪声,战斗刚刚开始,场面就已经失控。

“石头,我们现在必须控制码头,防止那些水手从码头上逃脱。”亨德森还记得布鲁斯的要求,布鲁斯就是怕石头的手下失控,所以把亨德森派着石头身边,时刻提醒石头。

“哈哈哈哈…”石头狂笑着把一名海盗踢了一个跟头,这名海盗正在追逐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那女人一边呼救一边嚎哭,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跑。

“放心好了亨德森,没有人能从我手上逃脱!”石头拦腰扛起那个女人,抬脚踹开路边一间房屋直闯进去,只听得两声短促的惨叫之后,就只剩下女人的嚎哭声。

“石头,你这样布鲁斯会不高兴的。”亨德森还在做最后努力。

“等我…一分钟…”石头不仅是快刀手,还是快枪手,短短两句话功夫,石头已经提着裤子从屋内走出来,估计办事还没有脱衣服用的时间长。

亨德森目光惊讶,摆了个难以置信的表情连连摇头,估计他也没有想到石头居然会如此之快。

“好了我们走!”石头大摇大摆,随手把手中的油灯扔在屋顶上,熊熊火光顿时冲天而起。

黑暗会最大程度放大人们心中的邪恶,石头这一把火就像打开了一个黑暗之门,其他海盗们马上有样学样,火势正在迅速蔓延。

极度火高,亨德森惊讶的发现,码头栈道上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这确实是个意外情况,在亨德森的设想中,枪声一起,商船上的水手马上就会作鸟兽散,亨德森他们只需要在码头上摆出了一个口袋阵,就能将那些惊慌失措的水手一网打尽。

现在情况有所不同,明明港口这边已经燃烧起来,而且火势越来越大,枪声也越来越密集,港口内的那些商船就像是空无一人一半,没有丝毫动静,这种情况有点反常啊。

“哈,那些猴子们难道都已经睡死了吗?对付这样的敌人,还真是没有任何挑战性啊…”石头也发现了码头上的情况,不过石头明显有乐观,根本就没往坏处想。

“不一定石头,你最好收拢弟兄们,让弟兄们做好准备。”亨德森心中的不安感觉越来越浓,码头上的那些商船,就算是没有人逃走,至少也应该点起灯笼火把什么的查看一下吧,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毫无动静。

亨德森感觉奇怪的时候,布鲁斯也感觉到了奇怪。

从距离上来讲,布鲁斯距离跟码头上的商船更近,所以布鲁斯的观察也更加细致。

黑夜里的枪声和火光是最具穿透力的,连布鲁斯都注意到码头上的动静,没理由船上的人却没发现。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某一艘船上的值班员偷懒睡觉,没有发现码头上的动静,那也不可能十几艘船都没发现吧。

虽然疑惑重重,但布鲁斯乘坐的海盗船还是在一步一步逼近“圣克鲁斯号”商船,布鲁斯对这艘船印象深刻,他最近几天看了无数份关于“圣克鲁斯号”的素描图以及照片,甚至布鲁斯还曾乔装打扮抵近观察,所以对于“布鲁克斯号”的一切,布鲁斯都已经做到烂熟于心。

和高大的“圣克鲁斯号”相比,海盗船就像是一艘小小的舢板,将近四米的船身高度,更能令一般人绝望。

不过这点儿事是难不住海盗们的,他们毕竟就是靠这个吃饭的,都不用布鲁斯下命令,一名海盗弯腰拎起一个准备好了的铁锚,抖手就把铁锚扔上“圣克鲁斯号”。

虽然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但布鲁斯肯定也不会第一个上,刚才扔铁锚的海盗随手抽出短刀咬在嘴里,整整背后的步枪,拽着绳子就像是猴子一样爬上去。

不过这一去就像是肉包子打狗,布鲁斯明明看到海盗分翻身跳上“布鲁克斯号”船舷,但一直等了好半天,也没有等到那名海盗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