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9 犹太人

小说: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作者: 鲇鱼头 更新时间:2017-10-05 13:20:53 字数:4554 阅读进度:468/821

西班牙人之所以不肯帮忙,纯粹是因为纽约市政府给出的诱惑不够。

有钱能使磨推鬼,南北战争时期,美国政府同样是一边破口大骂英国人无事生非,另一方面仍然拼命和英国人做生意赚取军费。

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关系,从来就没有什么立场可言,只有利益才是永恒的盟友。

其实要对付特威德也没那么麻烦,如果不是顾及到美国政府和纽约市政府的面子,只需要派遣一名枪手,就能使正义得到匡扶。

一旦和政治联系到一起,原本简单的事情也会变得复杂化,所以特威德现在就成了横亘在纽约市政府心中的那根刺,只要人还活着,纽约市政府就没有公信力可言。

这是阿瑟和格兰特需要担心的问题,跟李牧没有太大关系,李牧现在连纽约市议会议员都不算,没必要站在纽约市政府的立场上考虑问题。

一直到晚上10点钟,熙熙攘攘的人群才逐渐散去,别指望这年头美国人素质有多高,原本干净整洁的骏马汽车广场上垃圾遍地,接下来是保洁人员的工作时间,在明天日出之前,他们要将骏马汽车广场恢复原状,迎接另一波更加汹涌的市民。

星期天是正式比赛日,早上6点开始,工作人员和安保人员依次上岗,他们要确保拉力赛正常进行,不会被任何场外因素干扰。

确实是有场外因素,比赛还没有开始,一群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抗议者占据了骏马汽车广场一角,他们打出的标语内容丰富,比如:“反对机械规模化,我们要生存空间”,又比如:“反对资本扩张,我们要拿回自己的土地”。

前者好像和农业协会有关,他们担心机械大规模应用,会伤害到农场主的利益。

后者则是布鲁克林县农民打出来的标语,骏马汽车工厂占地面积巨大,已经和农民的利益产生了冲突。

前一个问题很好解决,一旦农业机械出现,这个矛盾就会迎刃而解。

后一个问题没有缓和的余地,李牧不会拆除已经建好的工厂,这些农民要么成为骏马汽车工厂的工人,要么只能远走他乡。

其实看到这些抗议人群第一时间,李牧是准备让人去驱散的。

不过这个命令无法执行,布雷斯塔的表情为难的很:“他们只是抗议,并没有其他动作,我们也不好直接武力驱散,公民权利嘛…宪法赋予他们的。”

如果是往常,驱散也就驱散了,现在情况有所不同,总统可在呢,还有不少参议员,当着他们的面,总是要收敛一些的。

这些人基本上都是骏马集团请来的,李牧也算是作茧自缚。

“让人盯着他们,不能让他们影响到正常比赛。”李牧忍了又忍,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影响了大局。

“放心吧,只要他们敢进赛场,我会马上逮捕他们。”布雷斯塔也不敢大意,打标语的只有十几个人,周围的警察和便衣则有三四十个,这算是纽约警察局版本的画地为牢。

结果这帮人识趣儿的很,比赛即将开始的时候,这帮人纷纷扔掉手里的标语,拿着百威啤酒和春田炸鸡,手持正规门票,跟着人潮一起进场看比赛。

这倒是两不耽误。

赛场内热闹非凡,几万人聚在一块,就算是不刻意大声说话,折腾出来的动静也是排山倒海般的气势。

李牧不放过丝毫赚钱的机会,根据各支车队的表现,大都会博彩公司开出了盘口,原本表现最差的范德比尔特车队,因为取得了首发位置,夺冠赔率为最高的一赔三,骏马车队的梅森因为发挥不佳只排名中游,夺冠赔率居然只有1:15。

大都会博彩公司和大都会拍卖行同属于巴伦家族,虽然挂着巴伦家族的牌子,但威尔和格洛丽亚连这两家公司的经营项目是什么都不知道,公司由职业经理人管理,直接对骏马集团总部负责。

通过大都会博彩公司下注,最高只能下十美元,输赢也就是百十美元的事儿。

李牧和威廉·范德比尔特他们也在赌,不过李牧他们赌的比较大,李牧出10万美元,赌骏马集团的车队会包揽前三名。

威廉·范德比尔特表示非常的不服,同样出10万美元,赌范德比尔特车队能够杀入前三甲。

洛克菲勒也开出盘口,狡猾的洛克菲勒不会给别人任何机会,所以洛克菲乐赌洛克菲勒车队的成绩不会比范德比尔特车队的成绩差,同样也不会输给野马车队和宝马车队,赌注为一百万美元。

这个赌注没人敢接,洛克菲勒车队使用的是幻影汽车,发动机和变速箱都属于第二代技术,而洛克菲勒下注的三支车队使用的汽车都用的是第一代技术,如果这样洛克菲勒车队还不能赢,那洛克菲勒估计会郁闷的想杀人。

J·P·摩根不参与任何赌注,和阿瑟格兰特他们谈笑风生,抓住一切机会和人交朋友,这是成功者应有的举动,和J·P·摩根相比,李牧和范德比尔特,洛克菲勒他们才是真正的乐在其中,把比赛当成了一个有趣的游戏。

十点钟,随着格兰特的一声枪响,比赛正式开始。

枪响之后,十辆赛车发动机爆发出来的轰鸣声汇聚到一起,在一瞬间居然压住了现场10万观众的欢呼声,汽车这种划时代的工业品,第一次把自己的狂野魅力淋漓尽致的展示在世人面前,当十辆赛车在赛道上开始狂奔的时候,现场所有人都知道,汽车时代终于来临了。

按照比赛规则,参赛汽车应该沿2.5公里长的赛道奔驰20圈,总长度为50公里。

就此时的汽车性能来说,比赛时间应该控制在两小时之内。

李牧显然是忽略了车队的潜力以及冠军的诱惑,骏马集团的车队都知道要将汽车改装,以适应激烈的赛况,其他车队也是一样。

哪怕是只把目标放在正常完赛的范德比尔特车队,也对他们的汽车进行了改装,所有不必要的装饰全部被摒弃,四个座位也被压缩成一个,车身被尽可能压低,以减少空气阻力,这么多技术综合到一起,使得车速大大提高。

仅仅是一个小时多一点儿,骏马集团的梅森就已经跑了15圈,李牧和一帮大佬紧急研究之后,决定将比赛延长到40圈。

将赛程提高一倍,给车队和车手们增加的压力可远远不止一倍,比如范德比尔特车队,他们已经更换了两次比赛用车,要是再跑上十几圈,估计范德比尔特车队就将面临无车可换的尴尬境地。

不过还有更尴尬的,梅森跑完第20圈的时候,野马车队的汽车刚刚完成第13圈。

这也是没办法,野马汽车的定位是皮卡,速度本来就不是皮卡所长,田间地头才是野马汽车的主场,如果是在坎坷不平的乡村道路上,车上再扔上一两吨货物,就算是幻影也要在野马面前吃瘪。

李牧原本也没打算拿走所有的荣誉,赛前所谓的包揽三甲只是开玩笑而已,李牧真正寄予厚望的是骏马车队和幻影车队,只要这两支车队能够拿到好成绩就行,分给其他车队一个第三名也没什么。

如果骏马集团拿走了所有的荣誉,对于比赛本身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儿,总要让其他车队的人看到一点希望,这样才有竞争的动力。

比赛结果不出李牧的预料,梅森在第十圈的时候,确立了自己的领先位置,然后优势不断扩大,最终顺利拿下纽约汽车拉力赛冠军。

这个冠军意义非凡,既是全美汽车拉力赛的第一站,又是人类社会第一次汽车比赛,李牧终于用自己的方式,在人类发展历程上,留下了属于自己的印记。

赛后的庆祝会上,李牧笑容满面的接受了所有人的祝贺,虽然输掉了私下的赌注,但把冠军奖杯留在骏马集团,这才是值得庆祝的事儿。

洛克菲勒车队获得了第三名,对于这个结果,洛克菲勒表示非常满意,毕竟洛克菲勒家族不以生产汽车为主业,参赛的目的也主要是为美孚石油和标准石油做广告,只要能站上领奖台,洛克菲勒就非常满意。

威廉·范德比尔特也不失落,虽然没能取得名次,但范德比尔特车队同样获得了积分,最关键的是范德比尔特车队的汽车终于顺利完成了比赛,没有让工作人员和车手一起把汽车推过终点线,这对于范德比尔特车队来说,就是个巨大的胜利。

纽约汽车拉力赛结束之后,所有的车队即将转赴波士顿,一个月后,在波士顿即将举行全美汽车拉力赛的第二站。

李牧当然到时候也会亲临现场,格兰特就没时间。

不过也没关系,4月份的时候,全美汽车拉力赛就将前往华盛顿,到时候格兰特还会为比赛鸣枪。

“我得说,我低估了汽车的价值,现在看起来,汽车业拥有美好的前景,或许再过几十年,汽车业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值钱的产业。”格兰特非常中肯的评价了汽车的价值,拉力赛之后,即使是最保守的人,也要承认汽车拥有的光明前景。

“确实是这样,所以我们都应该有一双善于发现新事物的眼睛,这样我们才不会错过某些东西。”说话的是所罗门·洛布,这位是库恩·洛布财团的老板,也是库恩洛布车队的老板:“里姆,感谢你前段时间的冷静,否则我想我们不会有现在举杯共庆的机会。”

所罗门·洛布指的是当初梅森遇袭的事,那段时间流言四起,库恩·洛布财团也是嫌疑人之一。

“所罗门先生,我发出倡议的第一时间,你就响应了我的邀请,所以我们是朋友,不是敌人,这一点我很清楚。”李牧不会随便树敌,特别是犹太人。

犹太人这个群体很神奇啊,虽然犹太人看上去一盘散沙,连个自己的国家都没有,但李牧很清楚犹太人的特点,犹太人很聪明,所以他们不会老老实实的种地,更多的时候犹太人是在经商。

问题就在于这一点,在欧洲,犹太人就像是吉普赛人一样,没有固定的主人,他们没有忠诚的对象,所以每当战争爆发,或者是经济危机爆发的时候,犹太人总是会趁火打劫大发国难财,这就往往使得犹太人成为统治者转移仇恨的对象。

而偏偏这个民族的复仇心理非常严重,想想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犹太人追杀纳粹余孽长达数十年之久,李牧就感觉不寒而栗。

其实犹太人是一个李牧一直想争取的群体,虽然有人传说,21世纪的美国是受犹太人支配的,但现在是十九世纪,犹太人在美国面临的局面并不比华裔强多少。

其实关于犹太人支配美国这句话并不正确,美国不是受犹太人支配,而是受资本支配,只不过犹太人恰好掌握了大多数社会资本,所以看上去犹太人才对美国有足够的影响力,如果这些资本掌握在华人手里,那么美国也可以受华人支配。

看上去犹太人也没有要和华人为敌的意思,李牧刚刚宣布要举行全美汽车拉力赛,库恩洛布财团就宣布要组织车队加入,这分明是释放善意,所以李牧言辞恳切的很。

“没错,我们是朋友。”所罗门·洛布对李牧的态度非常满意,态度也是积极的很:“听说李牧你把总督岛改建成一个大花园,我很希望如果有机会的话能去亲眼看看那座花园是什么样,因为我也有几座岛屿,我一直想把它们利用起来,但却不得要领。”

“当然随时都可以,我很欢迎。”李牧肯定不会拒绝这样的要求,这分明是有所求。

庆祝会上人多眼杂,很多话肯定不方便说,有这么个善缘就足够了,如果所罗门·洛布真的想和李牧做点儿什么,那么接下来这几天,所罗门·洛布肯定会前往总督岛拜访李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