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各有所求

小说: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作者: 鲇鱼头 更新时间:2017-06-12 05:17:52 字数:3347 阅读进度:219/821

其实李牧想过从华人中提拔人才管理城市,但仔细想想,这个路子走不通。

华人来到美洲,几乎全部是被当做“猪仔”贩卖过来的,来到美洲之后从事的都是繁重的体力劳动,并没有机会接受教育,所以李牧不大可能找到适合的人才管理城市。

这和把农民培养成工人不一样,阶层跨度太大,差距已经达到不可逾越的程度。

如果李牧在斯普林菲尔德坚持培养人才,那么几十年或者是十几年之后,或许有华人能承担起管理城市的重任,但绝对不是现在,李牧可以在三个月内把一个从事体力劳动的工人培养成技术工人,但绝对无法在三个月内把一个农民培养成一个政客。

想清楚了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李牧也就不再犹豫,反正美国南方有的是失意政客,只要多找些类似尼尔森这样的人才,李牧同样有信心在十九世纪建立起一个崭新的城市。

吃过饭之后,这些奴隶总算是恢复了点精神,他们也终于有心情打量周围的环境,不再是死气沉沉的样子。

“倒霉鬼们,都给我好好听着,你们现在都是里姆先生的雇工,里姆先生已经为你们支付了一大笔现金,所以你们现在都属于里姆先生,在这里,如果你们能服从管理好好工作,那么你们一定能吃饱穿暖,甚至有可能摆脱这个该死的奴隶身份,但前提是你们不能惹里姆先生生气,否则的话,我可以保证你们的下场将会很悲惨——”尼尔森拎着铁皮喇叭继续喊,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要这些奴隶们服从规定,这其实类似洗脑,只要重复的次数足够多,那么这些奴隶们就会在潜意识里服从规定。

也确实是有作用,当尼尔森命令他们脱光衣服洗澡的时候,很多人下意识的就开始脱衣服,根本没有丝毫抵抗意识。

在场的都是男人嘛,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长期处于社会最底层,让他们的自尊所剩无几,从他们沦为奴隶的第一天起,“服从”就成了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单词。

四月份的古巴天气其实已经相当炎热了,李牧也没有能力为四千多人准备洗澡水,好在作为一个海湾,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水,虽然用海水洗澡不大舒服,但在这个档口,奴隶们也没有多少选择,先洗了再说吧。

李牧没让里卡多去找裁剪师,这么多人,实在是做不过来,先凑活着吧,所以李牧让里卡多先回圣地亚哥军营弄一些服装回来,这些奴隶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必须要全部烧掉才能保证卫生,因此当奴隶们洗过澡之后,“海上游骑兵号”已经运来了几千套衣服,准备给这些奴隶使用。

不,现在他们已经不是奴隶了,他们是李牧的工人。

李牧来古巴的时候是带着军装的,为了配合古巴的天气,上身是半截袖衬衣,下身是短裤,还准备了上万双皮鞋,这些本来都是为古巴共和国军队准备的,现在就全都便宜了这些工人。

相对于军人来说,工人能为李牧提供更大价值,所以李牧要善待这些工人,这样工人们才会尽心尽力为李牧工作。

一切都很顺利,甚至当理发师赶到,为这些工人理发的时候,那些还留着辫子的华人也没有反抗。

在这个离家万里之外的地方,这些华人已经顾不上坚持他们的传统,只要能活下去,一个辫子又算得了什么。

相对于洗澡换衣服,理发就要慢得多,里卡多搜遍了圣地亚哥,也只找到了十几位理发师,纵然是李牧的要求不高,但直到掌灯时分,工作也没有完成。

“先安排他们休息,明天继续,睡觉前再给他们安排一顿晚饭,还是一样的稀粥,到明天可以尝试在稀粥里增加一些肉末,三天以后再增加饭量。”李牧安排完,和本杰明一起离开关塔那摩,先行返回圣地亚哥。

坐在“海上游骑兵”号的船舱内,本杰明想起白天看到的场景,仍然心有余悸:“真令人难以想象,那些人是怎么活下来的,他们一定吃了很多苦——”

这个问题没有讨论的必要,李牧不搭理本杰明,自顾自拿出小本本又开始写写画画。

“你在写什么?”本杰明好奇。

“写我该写的——我们需要更多的衣服,更多的食物,看到今天这个场景,难道你不想为他们做点什么吗?”李牧笔下不停。

说实话,就算是那些奴隶中没有华人,李牧也不会视而不见,李牧信奉“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但李牧同样懂得强者应该向弱者伸出援手的道理,这和利益无关,只和人性有关。

“我能为他们做什么?这里是古巴,他们是古巴人,说实话我并不关心他们的死活,如果我想证明我的悲天悯人,那我不如去关心正在被屠杀的印第安人,至少他们是美国人。”本杰明的态度也很有代表性。

“正在被屠杀的印第安人离你千里之外,你就算是想管也管不着,但古巴的惨剧就发生在你面前,你难道对此无动于衷?而且我敢打赌,总有一天美利坚会对屠杀印第安人这件事忏悔——”李牧不想说服本杰明,想要改变一个人的思想是很难的。

在李牧的想象中,在二十一世纪,连德国人都为二战中屠杀犹太人而忏悔,美国人没理由不忏悔吧。

其实李牧还真想错了,在这件事上,美国人还真不认为他们做错了,美国人认为那都是发生在英王统治时期的事,英王应该为这件事背锅,所以美国人不负责。曾经美国国会有一份文件认为美国政府应就“不理智政策和对印第安人采取的暴力、抢劫以及破坏与北美土著人达成的协议”道歉。但该文件同时也指出,该文件不得成为印第安人向美国政府提出任何法律要求的依据。

呵呵,这就是美国的民主!

当然了,美国人虽然口头上不忏悔,但美国在实际上对印第安人是有照顾的,比如印第安人在升学方面会得到特殊的关照、从事商业活动全部免税,印第安人领地不受美国法律约束等等。

“里姆,别傻了,征服印第安人是所有美国人的一致决定,如果美利坚对征服印第安人表示忏悔,那就表示这一代美国人都错了,那么美国占据印第安人领土的法理依据就将不复存在,所以美利坚绝对不会忏悔。”本杰明不知道美国政府在二十一世纪会如何选择,但本杰明有自己的判断。

“好吧,你是正确的,我现在只是想让我的工人健康起来,让他们能爆发出更高的工作效率,更好的为我工作,这个答案你满意吗?”李牧放弃争论,改用另一套说辞。

“当然,这才是你应该做的。”本杰明很满意李牧的这个解释,话音刚落,本杰明的眼睛咕噜噜一阵乱转,然后给李牧出主意:“你要是想要奴隶,那为什么不去找塞斯佩德斯呢,你应该知道,他们赶走了西班牙人,建立了古巴共和国,所以圣地亚哥的监狱里一定人满为患,那里面肯定有你想要的各种人才。”

对哦,一朝天子一朝臣嘛,塞斯佩德斯建立古巴共和国,那么肯定会将拥护西班牙人的那些家伙全部仍进监狱,如果李牧去找塞斯佩德斯,那么说不定李牧还真能如愿。

“现在还不行,我等着塞斯佩德斯来找我,到时候我才好提要求。”虽然李牧已经决定和塞斯佩德斯合作,但这牵涉到一个主动权的问题,所以李牧不会主动去找塞斯佩德斯。

“呵呵,你这个伪善的家伙,古巴共和国的监狱里有很多古巴人在受苦哦,难道你不去解救他们吗?”本杰明终于找到攻击李牧的把柄。

“那也比你这个冷血的家伙强,一个人是不是伪善不应该从一两件事上判断,而且就算我是伪善的,那么关塔那摩湾的那些奴隶有没有因此受益?这总比你这个冷血的家伙强——”李牧随手合上小本本,看着本杰明冷笑连连:“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收起你那些掺沙子的把戏吧,只要咱们控制了古巴共和国的军队,那塞斯佩德斯就只能任咱们捏圆搓扁。”

李牧看透了本杰明的把戏,别以为本杰明向李牧提出这个建议是好意,本杰明是想通过李牧把塞斯佩德斯的反对派从监狱里弄出来,那么本杰明也就有了威胁塞斯佩德斯的本钱,如果塞斯佩德斯不听话,本杰明随时可以在古巴扶植起来一个反对派。

李牧可不想看到那样的情况发生,现在塞斯佩德斯已经是李牧的合作伙伴,李牧没理由舍近求远,而且李牧也不认为在古巴共和国扶植起来塞斯佩德斯的反对派有什么意义,那只能让古巴陷入长期的内战中。

“啊,好吧,随便你——”本杰明还是修炼不够,被李牧拆穿老底,本杰明老脸一红,然后掩面而去。

这就没一个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