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没准谁坑谁呢

小说: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作者: 鲇鱼头 更新时间:2017-06-07 03:01:43 字数:3484 阅读进度:200/820

去纽约之前,李牧还有一大堆事要处理。

首先是工作上,这一点李牧和亨利、张乐业都已经沟通过,亨利负责总体把控骏马投资公司的各项投资,组建负责各个项目的项目团队,张乐业主要负责兵工厂的管理,首要任务还是扩大生产规模,培养出来足够多的熟练工人。

其次是随行人员,李牧前往古巴,严虎和严顺肯定是要带的,经过严母强烈要求,李牧又带上了初雪。

李牧对严氏三兄妹的期待比较高,对于严虎,李牧希望严虎向军方发展,作为自己以后在军方的代言人。

然后是严顺,李牧本来想把严顺送到某个学校去上学,不过严顺死活不愿意,宁愿跟在李牧身边当个小保镖,也不愿意去当大学生,这让李牧既欣慰又头疼。

最后是初雪,李牧给初雪的定位就是私人秘书,工作生活两不误的那种,还要兼任李牧的私人会计。

目前看来,初雪最符合李牧的定位,自从到了斯普林菲尔德之后,初雪一直跟在亨利太太身边学习,到目前为止,初雪的英语已经没有任何问题,西班牙语和法语也能进行基本对话,财务知识更是进步飞快,就亨利太太来说,她已经没什么能教初雪的了。

这当然是溢美之词,不过客观上也反映了初雪的学习能力。

临去纽约的头天晚上,威尔终于放下工作返回河畔镇,和李牧进行一次长谈。

“真羡慕你,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也想去古巴,说实话,我对这个副市长一点兴趣也没有,军队才是我最应该待的地方。”威尔的表情有点迷茫,端着酒杯的手下意识在颤抖。

“如果你要是真想去的话,那就先把这边的事安排好,咱们费尽心思才在斯普林菲尔德打下这个良好局面,总不能因为你不想当官就全部放弃吧。”李牧不阻止威尔,其实自从威尔知道李牧要前往古巴之后,威尔的心态就彻底失衡。

威尔的确不愿意从政,军队才是威尔最好的归宿,这段时间威尔很痛苦,李牧都看在眼里。

“安排——怎么安排,家里就咱们两个男人,你才这个岁数,我不去谁去。”威尔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转眼给自己又来一杯。

“笨,我不能当官不代表别人也不行,只要在咱们的控制中就行,比如亨利——”李牧给出一个选择。

威尔的眼睛顿时就亮起来,和威尔相比,李牧确实是狡猾狡猾的,威尔虽然知道亨利是个好人选,但从来没把主意打到亨利身上。

就目前来说,身为骏马投资公司的总经理,亨利所有的财富和权力都来源于李牧,所以李牧不用担心亨利会脱离控制,亨利现在身上已经打上了李牧的烙印,就算是亨利想另攀高枝,估计也没有人信任他。

“亨利!我怎么把他忘了,我要推动议会进行换届选举,先把亨利弄进议会,然后让亨利代替我担任副市长,这样我就能去古巴了!”如果牵涉到自身利益,威尔也是挺聪明的,马上就想通了这里面的弯弯绕绕。

“来吧,来吧,你要是来古巴,我就想办法给你弄一支军队,也让你过过当将军的瘾。”李牧不阻止威尔追求梦想,每个人都有追求梦想的权利。

“哈哈哈哈,太好了,明天我就去找布鲁斯,如果布鲁斯知道我想去古巴,你猜议会选举会什么时候进行?”威尔心怀大畅,终于有心思和李牧开开玩笑。

布鲁斯·莫特利这个斯普林菲尔德市长当得也是憋屈,有威尔这么强势的副市长在,布鲁斯·莫特利手中没有多少实权,所以这个市长当得没滋没味,如果布鲁斯·莫特利知道威尔要去古巴,那说不定布鲁斯·莫特利明天就会改选议会。

“呵呵,不用着急,我去了古巴之后会先训练古巴士兵,你过个两三个月再去,到时候训练工作也差不多即将完成,你就等着去摘桃子就行了。”李牧盘算下时间,发现时间充足得很。

李牧给古巴共和国的是全方位支援,训练士兵是重中之重,古巴共和国现在虽然号称有十万军队,但大多都是乌合之众,没什么战斗力,连美国的民兵都不如,李牧要确保自己的投资不至于打水漂嘛,所以兵权一定要争取过来。

对于李牧的要求,塞斯佩德斯全盘接收,甚至连讨价还价都很少。

塞斯佩德斯是个地主,同时也是律师,甚至还是个不太成功的作家,所以古巴共和国的军队并没有控制在塞斯佩德斯手上,或许塞斯佩德斯也需要利用李牧收回权力,所以才会让李牧帮忙训练军队。

想法是好的,不过这军队训练出来听谁的还是两码事,训练也有侧重点嘛,练练队形队列是训练,进行标准的六个月步兵教程也是训练,效果肯定不能同日而语。

“说起摘桃子,你可小心点别被别人摘了桃子。”威尔终究还是和李牧一条心,忍不住提醒李牧。

“想偷我的东西可不容易,那要看他们有没有这个能力。”李牧不担心,不怕别人惦记。

其实不管古巴共和国能不能赶走西班牙人,古巴的国债发行之后,李牧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就算是赔钱,也是那些投资人赔钱,对于李牧来说,顶多是信誉受损,并没有太大实质性影响。

威尔提醒李牧也不是因为美国国内的相关利益集团,而是古巴人会不会履行承诺。

古巴人现在是走投无路,所以不管李牧提出多过分的条件,古巴人都会接受,但等到情况好转,古巴共和国力量增强,而西班牙殖民军势力衰弱,到时候说不得古巴共和国内的那些实权派就会开始肉疼,国家利益面前过河拆桥的事也不是没有。

“呵呵,说到这个,我倒是希望他们过河拆桥,说不定那对咱们更有利,只要咱们把军队控制在自己手上,不管是谁玩花样,都只能是跳梁小丑,就算是塞斯佩德斯,换个总统就行了嘛——”李牧的心已经黑的没边,这还没去古巴呢,就已经把古巴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

其实就算是李牧不去古巴,塞斯佩德斯也活不过明年,既然这样的话,那换谁来当总统其实都一样,只要听话就行。

“呵呵,真不知道古巴人是抽了哪门子疯,居然找你合作,我仿佛已经看到他们的悲惨下场。”威尔乐呵呵的摇头,李牧是什么样的人威尔最清楚。

“看你这话说的,如果他们老老实实合作,那么他们一定能得到他们想要的。”李牧表示俺就是个萌新,你别把俺说的那么坏。

这话也没错,和李牧作对的人确实是都要倒霉,但和李牧合作的人,基本上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比如威尔、比如张乐业、又比如埃布尔,他们虽然有不同的诉求,但李牧都有办法满足他们。

27号早晨,李牧早早来到斯普林菲尔德火车站,监督工人装车。

手持华盛顿的尚方宝剑,在整个新英格兰地区,李牧畅通无阻,以至于斯普林菲尔德火车站为李牧调剂了一趟专列,供李牧运输相关物质。

一万人的武器装备,整整装了六节货车才算装完,这里面包括紧急生产出来的一百只散弹枪和一千枚手榴弹,骏马武器公司已经开始建设相关车间,以后将会长期生产这两种武器供李牧在古巴使用。

所有的物质全部装车之后,站台上严虎、严顺和初雪还在和老严两口子依依不舍。

“到了那边,要听里姆先生的话,多学多看多做少说话,要是你们的差事出了问题,我可饶不了你们——”严母千叮咛万嘱咐,忍不住还是开始抹眼泪。

随着李牧的地位越来越高,“牧哥”这个称呼开始不合时宜,严家人作为李牧的身边人,更要注意维护李牧的权威,所以严家现在统一口径,一律称呼李牧为“里姆先生”,这听上去更正规,也更显得尊重。

“娘您放心,只要有我在,谁都别想伤害里姆先生。”严虎信誓旦旦,胸口拍的震天响。

遇袭当天,严虎的伤看上去很严重,其实没什么大碍,都是穿透伤,并没伤到内脏,现在休息近一个月,早已经完全康复。

或许是又想到严虎当天血肉模糊的样子,严母的眼泪瞬间涌出眼眶:“到了那边机灵点,打起来能跑就跑,千万不能硬拼——”

这话说的真不吉利,严虎一瞬间就急了眼:“娘您说什么呢,好汉子宁可站着死,也绝不跪着生。”

这话说的严母伤心,严母抬手就打,严顺连忙劝解:“放心吧,我们都在后面,就算是打仗,也轮不到我们上,所以娘您别担心,我们都没事,您就当我们去华盛顿办事,跟上次一样,就是时间长了点,不过您放心,我们会时常写信给您,也会发电报——”

火车终于鸣笛,出发的时间到了。

“去吧,去吧——”一直没说话的严父发话,眼眶也有点红。

儿行千里母担忧啊——

韩国女主播私_密_视频遭曝光,可爱而不失丰_满!!请关注在线看:baixingsiyu66up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