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松江李牧

小说: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作者: 鲇鱼头 更新时间:2017-05-13 09:48:30 字数:2301 阅读进度:90/821

谁都说不清在美洲生活着多少华人,但从澳门官方记载的信息可见一斑。

自从鸦片战争后,西班牙就通过澳门大量输入华工,用于开发南美的古巴,从1840年鸦片战争到1874年禁止澳门“苦力贸易”期间,每年运往拉丁美洲的华工数以万计,官方记载的数据是运往古巴的华工为114081人。

这还仅仅是官方记载的数字,没有记载的具体有多少没人说得清。

这些华工命运极为悲惨,他们生活条件极端恶劣,从事的工作极端艰苦,又受到西班牙殖民者的残酷虐待和压榨,到1874年,十余万人只剩下58400人。

美国的华工状况也一样,美国在修筑太平洋铁路时,雇佣了超过一万五千名华工,当时仅仅在美国加州就有五万人,他们中的百分之九十是青年男子,就全美来说,目前生活的华人大概是十五万人。

虽然在美国的华人很多,但眼前的这个人是李牧遇到的第一个华人。

“找辆马车,送医院。”李牧心急如焚,也不知道地上的人伤势到底有多重,还是先送医院再说。

“别——别去——”地上那人居然没死,听到李牧的话,地上那人断断续续的说。

“你伤的很重——”李牧小心翼翼的扶起地上那人,不顾那人满头满脸的血污,半跪在地上把那人的头抱在怀里。

查德拿出随身携带的水壶,把水壶送到那人嘴边,轻轻喂了几小口。

“老子让你跑——让你跑——”严虎骂骂咧咧的声音从远处传过来,看样子严虎已经抓住那个拽辫子的家伙,正在一旁泄愤。

李牧不管那人的死活,只是高声提醒了一句“小声点”,然后怒骂声就不再传来,传来的只有沉闷的踢打声。

“我——我没事——”李牧怀里这人喘了几口气,看清楚李牧帽子上警徽的一瞬间有点激动,等到看清楚李牧的面目,又重新安静下来:“你——是清国人?”

这人使用的是汉语,而且还是北方语种,好像是南直隶一带的口音,李牧也用汉语回答:“对,我是清国人——”

虽然李牧不喜欢“清国人”这几个字,但不管李牧愿不愿意承认,此时“清国人”就是华人的代表,李牧这会儿不想解释“清国”和“中国”的区别,先让怀里这人稳定住才是正经。

“家里——好吗?”简简单单的几个字,顿时让李牧鼻子发酸。

“家”,对于华人来说,真的是很有特殊意义的,两个情投意合的人组成的家庭是“家”,出门在外一个村落甚至一个乡镇就是“家”,在这离家万里的美国,东方那片令人魂牵梦绕的土地是所有华人共同的“家”。

“不大好——”李牧不想多谈清帝国,简单糊弄过去就面对现实:“你怎么会在这里?那些人为什么打你?”

地上那人先是挣扎着坐起来,然后抹了把脸上的鲜血,嘴里恨恨说道:“我是斯普林菲尔德兵工厂里的工人,今天是发薪水的日子,这些人知道我今天发薪水,就在这里等着我——”

“你的薪水,两个美元?”李牧很惊讶,兵工厂里的工人,按说应该是高技术、高附加值的吧,每个月只有两美元,这也太少了点。

“周薪——洋人把我们薪水压得低,干一样的活,我们的周薪都是一两个美元,但洋人的周薪都是三四个甚至更多,没办法。”这人看样子是有点自惭形秽,坐在地上把头埋在膝盖里,声音有点沉闷。

“你做什么工种?你叫什么?”李牧正色道。

李牧也准备开工厂的,如果可能的话,李牧会只用华人,美国人不是搞种族歧视嘛,那咱们就对着歧视好了。

虽然在美国生活的时间不短,但地上这人听到李牧的问话,还是艰难的扶着墙起身,先是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理一理自己的头发,仔细用袖子擦了擦脸,这才对李牧拱手施礼道:“在下直隶张乐业,目前在斯普林菲尔德兵工厂做车工。”

在下——

在美国听到这个词,真的是很违和。

不过李牧现在听到这个词只有亲切,李牧也正色拱手:“松江李牧。”

李牧也不知道自己这个身体是哪的,但听说是在上海上的船,那就当是松江的吧。

张乐业看上去年龄比李牧大不少,现在差不多三十多岁的样子,不过这年头的人们普遍都显老,李牧无法确定张乐业的年龄,就只好这么含糊着。

“李先生您好——”张乐业又是拱手为礼。

“天,你们见面总是这么多规矩吗?”查德听不懂汉语,不过动作还是看得懂,张乐业对李牧太感激了点,这种一句话一拱手的交流方式直接看傻了查德。

“查德,不好意思,能不能麻烦你弄点水来。”李牧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一人呢。

查德听完突然惊呼一声,没有先去弄水,而是先向威尔去回报。

这会儿严虎估计也是出了气,喘着粗气拖着一个人过来,直接扔在墙角。

那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看样子比张乐业刚才惨得多。

“死了没?”李牧这会儿就不心慈手软,只要不犯在李牧手里,李牧也是人畜无害,但只要得罪了李牧,李牧一向是把人往死里整。

“没死——”严虎的声音里有说不出的畅快,丝毫没有持强临弱的尴尬:“不过也快了。”

尴尬个屁,刚才这几个洋人对张乐业拳打脚踢的时候,也没见这几个洋人尴尬。

这会儿张乐业才注意到李牧胸前的血污,李牧每天穿得都是干净衣服,卡其色的衬衣上,红色的血迹很是显眼,这让张乐业很不安,有心想邀请李牧去家中小坐,又恐怕家中简陋慢待了贵客,因此心里纠结的很。

“这个是什么人?”李牧指着墙角那个不知生死的家伙问张乐业。

“一个泼皮,这帮人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对待咱们清国人尤其凶狠。”张乐业咬牙切齿,看这样子也是恨不得将之置之死地而后快。

“嗯——”李牧没废话,向严虎使了个眼色,然后对张乐业正色道:“你可认得一个叫塔玛拉的,我找她有事。”

“认得,我带您去。”张乐业不推辞,这会已经把李牧当成了自己人。

嗯嗯,身处海外,所有的华人都是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