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 鲁班也抓瞎

小说: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作者: 鲇鱼头 更新时间:2017-04-21 00:55:26 字数:2256 阅读进度:57/821

(例行求票——别说鱼头更得慢,看看同期新书,鱼头是最多的,新书期,每天六千不少了哇,再逼下去,鱼头就会变成鱼干——)

当清脆悦耳的鸟鸣声逐渐大起来的时候,李牧终于一觉醒来。

光着脚踩在木质纹理清晰的地板上,清凉的感觉直冲脑际,李牧瞬间就变得清醒。

扯掉罩在窗户上的床单,稍微有点凉的新鲜空气带着河水湿润的味道和植物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天色已经大亮,但太阳还没有出来,天空蓝的令人心醉,几朵白云悠闲的挂在天边,有不知名的鸟儿在天空中自由追逐,康涅狄格河上已经有勤劳的渔夫开始工作,小镇的街道上有孩子欢快的追逐打闹着,夹杂着猎犬兴奋的狂吠,新的一天开始了。

老严头和严虎已经在楼下开始忙活,柴房门口地上摆放着很多圆木和木板,老严头手里拿着一个木炭条,时不时用手掌在面前的木板上量取尺寸,然后用木炭条刻下记号,严虎在旁边当苦力,每当老严头需要某块木材,严虎就会把木材扛过来放在老严头身边。

威尔在马厩里喂马,脚边放着一个水桶,看样子是刚给普罗米修斯洗过澡,普罗米修斯这会儿埋头吃个不停,摇头摆尾的样子能看出心情愉悦,一边吃还要一边兴奋的打响鼻,生恐怕别人不知道它是个吃货。

严顺从康涅狄格河边回来,手里拎着两条肥鱼,用草绳拴在一起,看到严虎就拎起来得意的展示,看样子是在炫耀自己的收获。

一件干净的白色圆领衬衣和一件天青色的崭新牛仔裤就放在李牧的床头,旁边还有一顶上面绣着警徽的弯沿牛仔帽,看样子这是威尔送给李牧的礼物,李牧没有着急换衣服,穿着一件睡衣先到二楼的卫生间里冲了个凉,然后才换上衣服,神清气爽的来到一楼。

一楼的厨房是开放式厨房,和客厅之间只隔了一张餐桌,餐桌是两张桌子并在一起的,周围一共放了九把椅子,其中有四把是高背带扶手的皮面餐椅,椅背的边缘和扶手上都有镂空雕花,其他的几张凳子明显是临时凑起来的。

格洛丽亚、初雪和严母正在厨房里忙活,不过因为语言不通,三个人之间很少交流,做的饭也不一样,格洛丽亚看样子是准备了简单的煎蛋和牛奶,严母和初雪做得就复杂得多,牛奶和鸡蛋必不可少,除此之外还有煎包和烧麦,看的格洛丽亚简直瞠目结舌。

看到李牧过来,严母搓着手来到李牧身边,表情颇为不安:“威尔先生让这么摆的,说是以后就在一起吃饭,这——这不合适。”

其实不管是东方和西方,都是有阶级存在的,而且绝对是泾渭分明,主人就是主人,仆人就是仆人,主人和仆人不在一张桌上吃饭这是基本的规矩。

不过对于威尔来说,这个“潜规则”显然不合适,威尔是军人家庭出身,并不是什么贵族,威尔家里以前也没有仆人,所以也没那么多规矩。

“挺合适的,就这么定了。”李牧也没有少爷秧子的纨绔,并没有因为在初雪一家人身上花了一万两银子就要把初雪一家人当奴隶使唤,基本的人格尊重还是有。

看还没到吃饭时间,李牧向严母摆摆手,又向初雪和格洛丽亚打了个招呼,直接出了门。

“牧哥,洋鬼子这边可真富,这都是上好的木料,拿来做家具最合适不过,洋鬼子却用来劈了烧火,真真是该遭雷劈——”看到李牧出门,老严急吼吼的凑过来,言语间忍不住的愤慨。

“就是、就是,这边好得很,河里鱼多得是,我去河边洗个澡随便做个窝子,一会功夫就捞起来好几条,洋鬼子打渔也不知道用渔网,改天咱们也弄个渔船,保准鱼多的吃不完。”严顺也过来愤慨,不过更多的是显摆。

这就是个生存空间的问题,清帝国那片土地上,华人已经繁衍生息了数千年,人口密度大到不可想象,基本上能开垦种植的土地已经全部利用上,田间地头都要见缝插针的种上树,房前屋后能有片空地就能弄个菜园出来,华人就是这么艰难的生存下来的。

北美这边则不一样,美国九百三十万平方公里国土,人口只有四千万左右,而且基本是平均分配在东西海岸,这和清帝国四亿多人都挤在狭小的中东部不是一个概念。北方的加拿大更惨,九百九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人口只有四百万多点,二点五平方公里才合一个人,简直可以用荒无人烟来形容。

人口的稀少最大程度保护了自然风貌,这一点从李牧他们乘坐火车横穿美国就能看出来,铁路沿途是大片大片没有开垦的土地,成群结队的野牛在草原上狂奔,如果把这些土地交给华人——啧啧啧,分分钟给你变成北美江南。

李牧现在还没有治国齐家平天下的理想,能力不足的时候独善其身才是正确的选择,所以李牧看得开:“呵呵,物质丰富是好事,咱们既来之则安之,该用木材盖房子做家具什么的别客气,该去河里捞鱼也别客气,还有以后别动不动就是洋鬼子,对于美利坚来说,咱们才是洋鬼子——”

“哈哈哈哈——”李牧的话引来严氏父子一阵爆笑,接下来的气氛就轻松得多。

“昨天晚上雪她娘给我说了做家具的事,牧哥您放心,这活就交给我老严,最多三天,保证给您做一张又漂亮又结实的大床,睡上三五个人都没问题。”老严想得有点远,充分满足李牧作为男人的那点幻想。

“做床的事先不着急,待会咱们先去买东西,回来以后再说。”李牧有计划。

“买——还买啊——”老严的表情又换成诚惶诚恐,看来李牧在旧金山的大手笔给老严留下了深刻印象。

“肯定要买,床单、枕头、被罩、日常穿用的衣服、杯子、盘子、碗、脸盆、还有你干活用的工具,哪一件不要买?”李牧想的周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嘛。

“行,那就买——”老严咬咬牙决定跟着李牧败家,毕竟要在这儿住上十几年,有些东西还是必要的,特别是干活用的工具,要是没这些东西,老严就算是鲁班也要抓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