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师姐

小说: 重生后男二不香了 作者: 一叶行舟 更新时间:2022-05-15 字数:2190 阅读进度:19/127

慕崧明方一出去,温泊雪便恢复了她以往随意的样子。

她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对楚听云说道:“这神医的气势不是一般的强,我在他面前都有些害怕,不敢乱说话。”

楚听云看她的样子,有些好笑地说道:“有那么夸张吗?”

“哪有夸张,”温泊雪用不容置疑的声音说道:“你不知道我刚才跟他说的那句话,在心里重复了多少遍,才敢开口。”

“竟然还有你温大小姐怕的人,”楚听云摇头道,“不容易啊!”

“哼!我怕的可多了。”温泊雪拿起水盆边的手帕,放进水里浸湿了,投了两把水,又将手帕拧干,拿在手里,走到了床边,温柔地擦拭着萧策的脸。

因为有千年人参的压制,再加上刚才的针灸排毒,萧策的嘴唇早已不再泛黑,反而因为身体虚弱,嘴唇发白,看起来英气中增添了一丝柔弱,这种样子,最能激起女人心中柔软的一面。

楚听云看着温泊雪对萧策温柔的照顾,突然觉得这样挺好的,吃过那么多苦的萧策,只有这般温柔的人,才能抚慰他的内心。

温泊雪将萧策的脸擦了一遍,又拿起他的手擦拭着,突然开口道:“萧策在昏迷时,一直叫着三个人,除了他爹娘以外,叫得最多的,便是师姐。”

她的语气没有丝毫波澜,但不难听出里面蕴藏的醋意。

楚听云有些慌乱,她也不清楚为何萧策会一直喊她,若是上辈子因为她对他时时依赖,处处维护,那萧策叫她的名字,可以理解。

但这辈子,她自认为并没有对萧策有多好,甚至连萧策自己也能感觉出来,她在处处躲着他,又怎么会在昏迷之时,一直叫她呢。

她自己都想不通,便只能敷衍温泊雪道:“你肯定是听错了。”

“怎么可能,他又不只叫了一遍。”温泊雪手上不停,嘴里嘟囔着。

“师姐……”

“你听,他现在又叫了。”像是终于抓到了证据,温泊雪回头对楚听云叫道。

“萧策,你醒了?”楚听云往那边一看,便看到了萧策睁开的眼睛,她急急地往前走了两步,却又突然停了下来。

温泊雪愣愣地回头,这么多天,第一次看到了睁着眼睛的萧策。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抓着萧策的手,脸瞬间便红了,她慌忙将手撒开,起身站到了一边。

楚听云看着她没出息的样子,无奈地摇摇头,坐在了她刚才坐的地方,低头问道:“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渴……”萧策艰难的张了张嘴,却只吐出了一个字。

温泊雪急忙跑到桌子旁,倒了一杯水,端了过来。

楚听云轻轻地将他扶起来,往他背后放了一个枕头,让他能够倚得舒服些。

楚听云本想让温泊雪喂萧策喝,谁知温泊雪直接将杯子推到了她的手里,她抬头看了一眼温泊雪泛红的脸,觉得有些好笑。这还是前世那个为了萧策直接反抗爹娘,为爱私奔的温女侠吗?

楚听云只能将水杯接过来,喂萧策喝了下去。

萧策喝了水,再开口时,便流畅了很多,他看着楚听云,问道:“师姐,我昏迷了几天了?”

“算上今天,整整十四天了,幸亏有温伯伯的千年人参给你吊着命,否则,就算中毒死不了,也非得饿死不可。”

楚听云将这些天发生的事,跟萧策讲了一遍。

萧策静静地听完,对楚听云说道:“辛苦你了,师姐。”

楚听云说道:“我倒是不辛苦,不过,你该好好感谢一下温伯伯和温小姐,你这些天不能动,可都是温小姐在照顾你。”

萧策侧过脸,对温泊雪一点头道:“多谢温小姐。”

“不不不……不用谢,”温泊雪慌忙地摆手,“你……你饿了吧,我去厨房给你拿点吃的。”

说完,便跑了出去,出门的时候,还被门坎儿绊了一跤。

楚听云再次感叹,这孩子真是太不争气了,人家感谢你,你跑什么?

“师姐,你这两天都瘦了。”萧策的眼睛一直在楚听云脸上打转。

楚听云感觉现在的气氛有些不对,但又不能和温泊雪一样跑了,把他一个病号丢在这里。

于是佯装轻松道:“还不是都怪那个神医,我在百草谷待了五天,干了整整五天的活,又是拔草,又是浇水,每天还要给他做饭,可累死我了!”

“做饭?”萧策的重点抓得相当准确,他垂下眼睛道,“我竟然不知道,师姐还会做饭。”

“嗯……随便做的。”她确实没法解释,平时在家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为什么会做饭。

萧策突然抬起头来,开口道:“师姐,我饿了。”

楚听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对萧策说:“你先等一会儿,泊雪去给你拿吃的了,马上就来……”

“我想吃你做的饭。”

“……”

这突然间,又是闹得哪一出啊?

萧策看她面露难色,小心翼翼地问道:“不行吗?咳咳……”

说着便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楚听云忙帮他拍了拍后背,想着也没什么不行的,她前世给萧策做过那么多次了,现在再做一次也无妨。

于是她对萧策说道:“那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给你熬些粥。”

“好,谢谢师姐。”萧策乖巧地说道。

他这般乖巧的样子,竟让楚听云生出自己比萧策还要大的错觉,不过若是加上她前世的年龄,那她的确要比萧策大很多。

前世,萧策从来没有在她面前这样乖过,这样看来,萧策应当是真的把她当做姐姐了吧,否则,又怎会如此乖巧呢。

这样想着,楚听云便觉得之前一些想不明白的事,顿时豁然开朗起来。

她心里一松,便有些得意忘形,竟然拍了拍萧策的头,说了一声:“乖。”才走出去。

可怜萧策刚醒,脑子还不算清醒,被她这样一拍,懵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他摸了摸被楚听云拍过的头,傻傻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