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 救我

小说: 重生福气小军嫂 作者: 琪琪家的猫 更新时间:2019-10-09 00:45:45 字数:2589 阅读进度:1017/1066

张虹看着安静的走在前面的张贵,知道张建设刚才的表现应该是让老爷子很是不满。

“你说同样是我的孩子,怎么差距那么多。”张贵走了许久,才长长的叹口气。

张贵是真的不明白,明明是一个爸妈的孩子怎么差距会有那么大。

差距大?这不是很正常,张虹以为张贵他们应该会看懂,没有想到竟然还会反问她。

张虹也是佩服他们这种睁眼瞎的行为,“差距大,是因为父母偏心,父母的不公。”

既然问她,张虹当然是绝对的实话实说,“我知道家里不会是我的依靠,我不努力靠着自己咋办。”

“而小弟不同,知道哪怕他啥事都不做,他的日子也不会差,起码妈妈会给他钱花,会有饭吃。”

“这样的日子,我从来不敢去想,我就知道我不努力,家里不会给我地方住,更不会给我饭吃。”

张贵知道自家这个女儿说话不会动听,没有想到竟然可以说的这么直白。

“虹虹。。”张贵想要解释一二。

张虹才不会给他们解释的时间,“当初我刚从乡下回家,妈就在饭桌上说我必须要干活,不然没有饭吃,不让我上学。”

“那时候我就想问为何大姐他们不要干活,可我没有问,你知道为何。”

张贵怎么会知道张虹当初是如何想的,“你既然觉得不公平,你干嘛不问。”

“问了又如何,难道就可以不干活?”

“就像奶奶说的,生存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我就当我是个小保姆。”

“我用我的劳力,换取家里给我饭吃,让我读书。”

“爸,你知道么,当妈和我说,不要去上学,准备去当知青的时候,我真的是松口气。”

“想的是起码我可以有钱拿,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不要去看谁的脸色。”

“起码不要睡在四面透风的阳台上,不要穿没有任何温度的棉衣。”

“妈,不是一直说我坏心,想要顶替她的工作,其实我压根就没有想过,哪怕我没有考上大学,我宁愿留在农场,我都不会回来。”

“因为我知道我回来后,又是当保姆,而且是工资全部上交,等到了结婚年龄,给妈妈卖个好价格。”

张虹就是发泄自己的不满,才不去管张贵心里是如何想的。

张贵听着张虹对张家的点评,嘴巴动动,真的想和她说,她这样太把家里人想的太坏了点。

可是话到嘴边,他发现他辩解的话是那么的苍白,因为这都是事实。

“爸,以后就当是亲戚,我真的万分感激我妈说的那番话,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以后相处就相敬如宾。”

“我会每月给你们养老钱,其余的,你们就不要想。”

“不管我是过的如意还是落魄,都是我的选择。”

张贵很想恼火的说,你现在翅膀硬了,可以不管父母死活,你给我滚的话。

但是张贵没有这个勇气说,厂里谁不知道他女儿嫁给谁,哪怕知道关系不好,厂里总归会照应一二。

哪怕之前说让张建设去上班,他好向厂里开口,让他们给张建设分套房子,其实也多多少少占了点张虹的光。

“爸,钱是好东西,自己存着点。”张虹说了句心里话,“你们的不公,除了我之外,难道大哥大嫂,他们就没有这个想法?”

“他们是早就有不满,不然我嫂子不会知道你们就五千存款的时候会这么激动。”张虹就不信昨天丁霞惊呼出来话的意思,张贵会没有听出来。

“我嫂子他们虽然不知道你们有多少钱,可心里总归会有数。”

“爸,我嫂子再精明,起码比起张建设,他们对你们也算是照顾。”同样是希望从张贵夫妻手上捞钱,张援朝夫妻拿了钱后,还是会照顾张贵他们一二。

张虹真的说的是大实话,可惜此刻已经是各种不满的张贵压根就听不进去,“照顾我啥,都在算计我的钱。”

“放心,我啊,有钱我就存着,我就不信,我有钱还愁没有人照顾我。”

得,张虹知道此刻的张贵已经是气的半死,不管她如何说,都会觉得她就是一个坏人。

张虹闭嘴,没有再说下去。

张贵气呼呼的走在去看褚冬梅的路上,张虹安静的看着。

褚冬梅一听有人来看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是不是我儿子建设来看我。”

褚冬梅现在就担心她进来后,张建设日子难熬。

“不是你小儿子。”看管人员很是干脆的给她一个否定答案。

不是张建设,一定是他们不让他来,指不定这孩子在家里受了多大的委屈。

褚冬梅不开心的走了出来,看到一个应该不在这里的身影后,“张虹?”

“你个死丫头,你找人,让他们放我出去。”

张虹无奈,你说希望她能出手救她,可是说的话就是这么的不动听,换成谁乐意救她。

后面的看管人员听到传闻中的人后,抬头看了张虹几眼,发现她压根就没有反应。

张贵是恨不得对着张虹就是一个巴掌,真的从来想到老太婆竟然会这么说,没有看到这周围那么多人。

她这么说,多少人眼睛会盯着,哪怕张虹想着要救褚冬梅,都不会走关系,因为风险太大。

“妈,我问过了,这事不严重,你赔钱就成。”走关系找人,也不想想要欠下多少人情。

这些欠下的人情,都不知道到时候用啥代价还。

“赔钱,哪里来的钱。”褚冬梅一口咬定就是没钱。

那么点家底,褚冬梅都想留着给张建设。

“没钱啊,那你就继续关在里面,人做错了事,总归要付出代价。”张虹的意思很明确,要么你掏钱,要么你继续待在里面接受在教育。

“没钱,我要出去。”褚冬梅很是激动,“你是我女儿。”

“嫁出去的女儿,你还有儿子。”

“妈,你不要说你没钱,昨天家里开会了,家里没钱也没事,大哥掏钱把房子买下来,张建设一听后,就立马把你放存折的地方说了出来。”

“所以,妈,你不要担心没钱,那些钱够你赔偿。”

啥,存折都给他们翻了出来,褚冬梅惊呆了,“怎么可以这样,你们怎么可以拿我的钱。”

“那都是我的钱。”

“一定是你们逼张建设把钱拿出来。”

“他都有钱买房子,怎么就没有钱救我。”褚冬梅本来是想让张虹掏钱,看她的样子,很是不愿意掏钱,就换了一个方向。

“救你?然后你的钱给张建设出去花,你知道他乱花钱,继续去找对方算账,然后再赔钱?”张虹无语,“你当哥他们是傻子吗?”

“就用家里的钱,这事我决定了。”

“还有房子,我也想好了,让援朝他们掏一半的钱,房子就给他们,他们的小单间,我们住。”

“你敢。”褚冬梅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这么发展,钱没有也就算了,竟然连房子都有可能保不住。

这如何不让褚冬梅抓狂,绝对的是钱房两空,她辛辛苦苦这么多年,怎么可以一脚回到解放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