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小辞,你睡了吗?

小说: 重生宠婚:霍少,套路深! 作者: 我是真爱 更新时间:2019-07-21 05:43:58 字数:2258 阅读进度:279/543

第279章小辞,你睡了吗

霍园里里外外被清理大扫除一次后,才算结束。

霍慕沉推开主卧门时,宋辞还躺在床上,头也埋在被子里。

“还不出来”男人轻笑,伸手将她头顶被子扯下来,露出一张泛红的小脸:“别闷坏了。”

宋辞:“”

她一动不动,紧张的闭紧双眸,能够清晰感受到床边深陷一块,而且男人炙热磁性的荷尔蒙气息一点点侵袭而来,更紧张的长颤着睫毛。

“睡着了”

霍慕沉自我疑惑一声,抬手扯掉她大半个个被子,露出娇软的身躯。

“小辞,你睡了吗”

宋辞:“”

不回答,就是不回答

她要是真开口,不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

霍慕沉清清嗓子,道:“原来我家不听话的小辞睡着了啊。”

“真没良心,惹怒我,把我气得半死,居然敢真睡”

宋辞秀眉忍不住挑一挑,心里腹诽:“不是你让我睡的,现在你又让我不要睡,我现在到底是睡还是不睡啊”

不管了,装睡

要不然霍慕沉处理完叶玫和霍家,最后重头戏就是要收拾她的环节,也许装睡,可以躲过他的惩罚

“小辞,真睡了,是吗”

霍慕沉眉宇间浮着邪佞,伸手搭在她腰间,指尖轻轻摩挲了几下。

他继续:“你是以为,不醒来就可以躲开我的惩罚了”

手下骤然用力,却恰到好处让宋辞痒痒的只能笑。

“哈哈哈哈哈哈”

宋辞忍不住张大眼睛,莹润双瞳里噙满泪水,是笑的。

“哈哈霍慕沉,我我错了,你放过我吧求哈哈你了。”

一句话被揉碎了掰成几掰来说。

宋辞伸手去推他作恶的大掌,岂料,霍慕沉单手绞住她,压到软枕里。

“小辞不要乱动,会挣裂我的伤口。”

啊啊啊

宋辞忍不住在床上扭来扭去,脸颊泛着潮红,鹿眸楚楚可怜,带着哭腔,无辜的说:“哈哈老公我错了。”

霍慕沉欣赏着她想动,却又顾及她伤口,不敢乱动的可怜模样。

半晌,他松开禁锢她的手。

宋辞立即抱着被子朝里滚了两圈,双瞳通红的看向他:“老公”

声音要多软,就多软。

霍慕沉看着她,招了招手:“过来。”

宋辞委屈巴巴的望着她,又挪回到他身边,带着几分戒备。

“你以为装睡我就不会惩罚你”霍慕沉散发着冷意的双瞳逐渐被柔和替代。

“可是你说撒娇不能逃避惩罚,就只剩下装睡了啊。”宋辞很是无辜的反驳。

霍慕沉又气又笑:“我的错”

“我的错我的错。”

宋辞作为能屈能伸,能上天还能入地的小女子道歉撒谎,做检讨都信手捏来。

“恩,知道你的错就好。”霍慕沉还想多抱她一会儿,但就是听到管家敲门声:“先生,陆副总和楚助理都在书房门口等您。”

“好,我知道了。”

霍慕沉绅士回应一句,回头捏着她的鼻尖:“既然你都听到了,就知道我不让你接触霍家的原因。”

宋辞眸色一暗,随口胡诌:“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你。”

重生以来,她只想记住霍慕沉,其余人统统都忘记。

“恩,我去工作。”霍慕沉亲了亲额角,怒气被平息得差不多,道:“你在房间里休息,睡不着就去书房。”

“你们不用”

宋辞问。

“不用,在大厅议,书房不会随便让人进来。”霍慕沉贴心解释,又不舍的搂着她道。

宋辞看着他凸起的喉咙滚动两下,小声催促:“你赶快去吧,不然老六和楚助快着急了。”

“没良心。”

宋辞听着便心情不开心,揪着他字眼道:“你下次不许说我没良心,我不喜欢听这个词,我觉得我挺有良心的,不,我是那种特别特别有良心的人。

而且我要是真没良心,那要是霍先生教的,因为我是霍先生教大的人。”

“是是是,我家小辞是我教大的人,任何不是,都是我不是。”霍慕沉宠溺一笑,在她眼角轻轻一吻后便走出房间。

他没有立刻下楼,人靠到一旁的墙上。

心,又开始砰砰跳动。

一瞬间,就只要宋辞一个眼神,他就能从复仇的深渊里爬到光明里。

他拳头抵住心口,唇角扬起微妙的弧度。

似乎,活了。

他活成一个有血有肉的霍先生。

当然,这个霍先生只属于宋辞。

楼下。

陆子衍和楚淮北还有几个r员工立在大厅里,战战兢兢等霍总下来。

霍慕沉换成家居服,白色衬衫搭着黑色长裤,只穿着拖鞋,扶着楼梯,踩着慵懒高贵步伐走下来。

欣长的身姿立在茶几中央,目光无温扫过众人,沉声说道:“坐。”

陆子衍闻言,矮首礼貌的接过管家端来的茶水,然后坐到沙发一角,优哉游哉抿一口。

“真是好茶,很提神。”

其余人看着陆副总喝了,也都礼貌拿起一杯。

一杯茶饮尽,所有人才开始开会。

直到晚上八点,他们明白大佬为何会突然好心给他们一杯提神的茶,因为一场会议和工作方案直接开了六个小时,等结束从霍园出来时,每个人都饿得前胸贴后背,连走路都是飘的,险些觉得要上天。

霍园常年没干粮,他们就只能饿着进来,饿着回去,唯一好处就是领略到霍园之大,之美。

唯有陆子衍留下来,勾着文件夹,抬头,玩味的笑道:“三哥,严家大房后续又送来几个项目,其中有几个项目和严白川有冲突,我现在想法是我们不和他对上,等他们自己狗咬狗。”

“你接了”

霍慕沉斜睨一眼他。

“没有,我没有想好你要不要用严家来平衡霍家势力,毕竟一对二,还是要花些功夫去逐个击破。”陆子衍冷静的分析。

霍慕沉:“不用,严家是严白川在做主。”

“什么严白川回国才几天就那么快当上最高决策人了”陆子衍脊背发凉,嗓音里泛起若有若无的算计:“那大房送我们的东西不能收,收了不就代表r和他们站在统一战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