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你老公对你自制力没你想象得高

小说: 重生宠婚:霍少,套路深! 作者: 我是真爱 更新时间:2019-07-07 06:23:47 字数:3074 阅读进度:37/571

第37章你老公对你自制力没你想象得高

宋辞红唇微张,小口喘息着,呼吸乱了频率。

她的两条腿还搭在霍慕沉的腰上。

天啊

她这是要睡霍慕沉了吗

她觉得霍慕沉能坐怀不乱,她快把持不住了

正陷入胡思乱想,从头顶突然落下黯哑低沉的吭气声。

“霍太太,摸够了没有”霍慕沉见女人紧张得黑睫颤动,但小手却不安分的作乱

这丫头,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宋辞被戏谑调侃了一声,豁然睁开眼睛,见他捉住自己的手,脸唰地变红

她刚才不是臆测,而是真的

刹那间,脑海中绽放无数朵烟花。

霍慕沉见她含羞带怯的看着自己,他又重新把宋辞抱起来,两人靠在床头,让她小脑袋埋在自己胸口,嗓音黯哑透了“霍太太,别用这种眼神看我。”

“你老公对你自制力没你想象得高。”

“你好像很了解我。”

“至少比你以为得多。”

不得不说,霍慕沉真的对宋辞了解得要比宋辞自以为的高得多,只是一个眼神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宋辞闷头哼着小嗓,傲娇得不得了。

男人俊挺的眉宇冷沉,平息好半晌,才捏了捏她脸上的婴儿肥,鼓鼓的,令人爱不释手。

宋辞不满哼了哼,她其实已经做好准备迎接他了,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停下来了,其实又有失望,又有点侥幸,毕竟她不想重生后第一次在唐庄。

霍慕沉见她不动,趴在他怀里,小小的,软软的,只有一团,犹如慵懒的猫咪。

而他长手长脚的,将近一米九,就靠在床头抱着宋辞,见她露出半张白皙泛着红晕的脸透露出不满。

“怎么,因为我不给你,就不满了”他拎着她的脖颈,见她眉毛里写满不满“呵晚上再办了你。”

“我才没想”宋辞害羞得反驳,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

她真想在围脖上发帖子,号召广大群众,问一下,有一个智商两百加的老公到底该怎么办

宋辞觉得她一举一动,就连细微的表情都在霍慕沉掌控中。

“还说没有,都流口水了,你看看。”他指了指她的唇角。

宋辞摸了摸嘴巴,根本就没有流口水,毛竖起来了。

“没有没有,我没有。”

她踢蹬着小腿,轻踹着男人的长腿“你下去,我不要和你说话”

霍慕沉见再撩两下,人就要炸毛了,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两下,说起正事“为什么突然想告诉我”

“啊”

“宋家,我听到了。”男人言简意赅,不再和宋辞开玩笑,眼神里的情欲也逐渐退却,转而被深冷掩盖。

“我不想宋家再以我的名义,用亲情和道德绑架我,又来要挟你,再说我可不想当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宋辞傲娇哼了哼,掩饰心底的心虚。

霍慕沉看向她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眸闪过心虚,斜斜勾唇“嘴硬”

“才没有。”

“真没有宋家和我合作的项目,是淮北告诉你的还是你自己发现的”霍慕沉手下从来都没有亏损的项目,和宋家合作他也没想过会亏损,但宋辞能敏锐察觉出项目有问题,他不得不刮目相看他的小娇妻。

“没人告诉我,是结婚前我父亲告诉我想和你合作,我自己猜的。”宋辞一般正经的撒谎。

“猜的不错。”霍慕沉点了下她的鼻尖,“你父亲的确是用唐城做了项目同我合作,现在正需要r集团投入大量资金。”

闻言,宋辞眼瞳一缩,呼吸乍紧“你已经投了他的项目”

见她紧张咬住下唇,霍慕沉认证心中猜想“还没有。”

宋辞感觉自己好像做了过山车,心猛地提起嗓子眼,又重重坠回自己的胸膛里,不安稳的跳动着,心有余悸拍拍胸口,长长呼出一口气。

“为什么怕我投项目,是提前知道这个项目没钱”霍慕沉低头,似乎故意撩拨着。

“才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宋辞心里咯噔一下,眼神闪烁了一下。

“小辞,你不太会撒谎,你已经知道宋家项目会亏损,但是你怕我亏损在你父亲的无底洞上,你怕我出事又怕我不相信你,所以想用这种方式来告诉我真相。”霍慕沉见她眼瞳涌现出紧张,用手指戳着她的酒窝。

宋辞皱眉,想开口解释“我”

霍慕沉戳破了她的心思,低声道“上一次,霍家给你聘礼,你也阻止我给宋家霍氏的股份。你比我想象中还要知道得多,而且是更多到,我都不知道我的小辞什么时候这么聪明”

宋辞微怔,无言以对。

和一个商场谈判专家撒谎,结局就是很惨。

“宋辞,我有时候真想剖开你的心,看看你在想什么”

宋辞突然变得没有他想象中那么易懂。

他不需要她懂事为他谋划,宁愿她作天作地在他身边作。

宋辞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半晌没说话。

“你以为我看不懂你父亲的用心”霍慕沉拉近他们的距离,声音微冷。

宋辞身体一僵,缓缓垂下眸子。

她忘记了霍慕沉在华城翻手覆云,只手遮天,在他手底下从无败仗,宋家的伎俩在他眼里不过是耍把戏,他只不过是不屑拆穿罢了。

霍慕沉看到宋辞黑长睫羽正紧张的颤抖,无奈的轻笑,又几分哄女儿的宠溺“你不用怀疑,也不用试探,我相信你。”

宋辞心弦被狠狠撩拨着,满脑子都回荡着霍慕沉那句我相信你,忽然沉默了。

他从来都相信她,否则以霍慕沉的手腕和权势又怎么会被她刺中心口,成了植物人。

人,只有对自己的爱人才会不设防,才会放下所有警惕防备。

空气透露出诡异的安静,就在宋辞以为空气里会一直安静时,忽然两道不合时宜的肚子咕噜咕噜声打破了安静。

宋辞脑海中那点痛苦忽然烟消云散,窘迫得尴尬扯了扯唇角。

“没吃饭”

宋辞点点头,“没吃,我以为会很快拿走妈妈的遗物,没想到拖延了这么久。”

“怎么没饿死你”霍慕沉突然撇开她,站起身来,背对着她,攥紧拳头。

他要忍,忍住掐住宋辞脖子的冲动。

半晌才听到宋辞小心翼翼的拽住他衣角“霍慕沉你不要生气了。”

“你还知道我在气”

有那么一刻,霍慕沉真想把她撕开了扔在床上,狠狠要她

又想把她直接揉入骨髓里。

“知道啊,我是怕你气死了,我就成寡妇了,怎么办别人说我克夫的。”宋辞又补充了两句。

霍慕沉一忍再忍,从胸膛里发出轻笑,咬牙切齿“宋辞,你皮紧了,是不是”

“”

好像把某位大佬惹毛了。

戏精宋辞上身,一笑二勾三撩拨。

好半晌,霍慕沉见她可怜兮兮望着自己,揉了揉眉心,又是轻叹“算了,算了,你还小。”

她怎么说都好,只要在自己身边,就算是上天了,也没什么事。

再者,就算宋辞真想谋划什么,或者想用宋家弥补他,那也只是杯水车薪,他至始至终想谋划的都不是宋家。

霍慕沉打电话叫来管家拿过药箱,又让楚淮北把文件拿过来,却只言片语不提o一事。

男人半蹲在宋辞膝盖前,用药酒细心跌倒揉着她受伤处。

两人相顾无言,气氛格外祥和。

在霍慕沉给她上药的过程中,宋辞始终垂着睫毛,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珠亦是随着肚子咕噜叫的尴尬声的提乱溜转,尽量不在霍慕沉身上逗留,脑海中天马行空,假装感觉不到霍慕沉的目光在她脸上游戈。

霍慕沉英俊的面庞没什么表情,一双眼睛漆黑幽深的凝视她片刻“淮北,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楚淮北闻言,眼睛顿时都亮了,立即心领神会,“总裁,您放心,按照守则,我肯定保证买来的绝对都是太太爱吃的。”

随后,他走出门外。

“什么守则”宋辞疑惑了一声。

霍慕沉没答,然后突然用力捏了下她脚踝,疼得宋辞眼泪飞溅。

“疼”

“刚才被人砸得不疼”

宋辞哑然。

她能改口说,不疼不疼,很舒服吗

“刚才在阳台上说了什么”霍慕沉把她的腿放到大腿上“别和我撒谎,我看到你说话了,告诉我是什么,我就告诉你我是如何处理宋家的。”

他利诱着她。

犹如一头饿狼诱惑小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