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贴身保镖(二)

小说: 重生九零:神秘老公太缠人 作者: 紫若非 更新时间:2019-04-27 13:16:06 字数:2765 阅读进度:256/314

簌离正吃得津津有味,听到声音后,还夸张的做出惊吓的表情,季瑜兮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直接坐在了茶几上,态度不善的开口道。

“团子,你打算造反吗?”

一听这话,簌离顿时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然后把手里的果盘放在了一旁,一脸讨好的看着季瑜兮说道。

“小瑜兮,我哪敢呐,我不就是吃点东西嘛,你那么有钱,不会这么小气吧!你看我这么瘦,只剩下皮包骨了,明显的营养不良,我要不吃多一点,以后可怎么保护你啊。”

说着,簌离还一脸的谄媚撒娇,一个身高一米九的男人,为了吃的,居然在和一个小丫头撒娇,这画面简直诡异,好在现在客厅里只有她和簌离两个人。

季瑜兮轻哼了一声,稍稍往边上坐了点,然后一脸冷漠的说道。

“小团子,注意形象,你以为自己还是宠物吗?”

说着,季瑜兮站了起来,朝着餐厅的方向看了眼,然后又看了眼茶几上的冰激凌,说道。

“大清早的不能吃这么凉,这东西没收了,走,去吃早餐。”

说着,季瑜兮直接把冰激凌拿走了,然后朝着餐厅走了去,墨怀瑾正在里面吃早餐,看到季瑜兮走进来,拉了一下身旁的椅子,又给季瑜兮盛了一碗粥。

季瑜兮把冰激凌放回冰箱就在墨怀瑾的旁边坐下了,刚准备开动,就听墨怀瑾说道。

“T国那边有一个项目,我今天要过去一下,大概两三天的时间,这两天没事就在家里待着,真要出去就带着他。”

说着,墨怀瑾指了指也走进餐厅的簌离。

季瑜兮一听,有些怀疑,昨天才发生那样的事,今天他就要离开,之前也没听他提起要去T国的事情啊。

“你真的是去T国?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早上瑞城打的电话,那边的项目谈判遇到了些棘手的问题,需要我亲自处理,待会儿瑞城会过来接我一起过去。”

墨怀瑾说的丝毫没有破绽,季瑜兮想了想,既然文瑞城一起了,那估计是她自己想多了。

“这边就交给你了,保护好她。”

这话很明显是对簌离说的,簌离此时正准备喝牛奶,听到墨怀瑾的话,点了点头,做了一个OK的手势。

随即,墨怀瑾看着簌离的模样皱了皱眉,虽说簌离换了现代人的衣服,可他那一头高高束起的头发也太扎眼了,男人也有留长发的,但像簌离这么几乎快要极地的长发就有些太引人注目了。

“待会儿你带他去理个发。”

墨怀瑾对着季瑜兮说道,其实不用墨怀瑾交代,季瑜兮也有这样的想法,于是点了点头,然后才安静的吃起了早餐。

和墨怀瑾在一起后,季瑜兮的吃相已经文雅了很多,至少能做到吃饭的时候不发出任何的声响,可是现在,就看到餐桌上有一个如狼似虎的家伙,风卷云涌,像是饿了几个世纪似得。

片刻间,一桌丰盛的早餐就只剩下一些空盘子了,好在墨怀瑾动作快,在这些盘子变空之前给季瑜兮拿了点食物。

季瑜兮看到这么狂野吃相的簌离,惊得目瞪口呆,十分忧心的盯着簌离那平坦的腹部,担心的问道。

“小团子,你不撑吗?”

如果季瑜兮记得没错的话,刚才他可是解决了一大盘的葡萄和一大盒的冰激凌,这肚子怎么还装得下东西,这餐桌上的早餐也得有四五个人的分量了。

簌离拿起一旁的毛巾擦了擦嘴,摸了摸肚子,说道。

“不撑,再来这么多我也能装下。”

季瑜兮摇了摇头,然后看向了墨怀瑾,问道。

“他以前也是这样的吗?”

季瑜兮严重怀疑是不是以前自己苛刻了这个家伙,才导致了他现在的暴饮暴食。

墨怀瑾耸了耸肩,凑到季瑜兮耳边轻声解释了句。

“灵宠即使化成人形也是没有饥饱感觉的,那些食物进了肚子都会被他的灵气吸收。”

季瑜兮听了又是一脸的惊讶,不过为了以后不让人当怪物看,季瑜兮决定有必要给这个家伙好好的上一节课,让他知道如何做一个正常的人类。

看到季瑜兮那狡黠灵动的眸光,墨怀瑾也猜到了季瑜兮的想法,慎重其事的拍了拍她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

“他就交给你了,如果不让他尽早适应,早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季瑜兮也是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

此时,簌离正好从餐厅回来,手里抱着刚才佣人给他准备的一盆葡萄,手里刚拿了一个往嘴里塞,剩下的,直接被季瑜兮脸盆拿走了。

“小瑜兮,你干嘛呢。”

簌离想抢可又迫于墨怀瑾骇人的威压只能投去哀怨的眼神,一双清澈明亮的碧眼直盯盯的望着季瑜兮手里的葡萄。

季瑜兮把葡萄放在了桌上,然后一脸认真的对簌离说道。

“你这样会让人怀疑的,记住现在的身份,如果不想滚回去,尽早适应现在的生活状态,以后每天的食量我会严格控制。”

“别啊,这大热天的,不拿点水果消消暑,我受不了啊,你看看我细嫩白滑的皮肤,都热成什么样了,小瑜兮,你忍心看我全身是汗吗。”

说着,簌离一脸委屈的盯着桌上的一大盆葡萄,垂涎欲滴,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竟为了这点吃的不要面子的和她撒娇卖萌,季瑜兮心里暗叹,她怎么养了这么一个二货灵宠,之前在空间里看着还挺正常的啊。

不过季瑜兮可不是那种轻易心软的人,在原则面前,她向来坚守底线,尤其还是关乎她安危的原则性问题前,很难改变。

之间季瑜兮脸色一沉,丝毫没有二十岁年纪的那种稚嫩和纯真,眸光坚定的说道。

“如果不想待在这里,你随便吃。”

这话一出,簌离便知道自己最后一丝希望也没了,他忽然觉得这人界太无聊了,好不容易找到点还能入口的东西,居然还被限量了。

就在簌离还想抱怨的时候,门口传来了汽车声,季瑜兮和墨怀瑾起身走出了餐厅,到了客厅,季瑜兮这次发现玄关处的那个行李箱。

文瑞城从外面走了进来,正准备开口,便看到客厅里站着一个陌生男人,容颜绝顶,尤其是那双碧波般清澈的眼眸,像是能让人看到内心的最深处,只是这个男人怎么留着一头长发,看着高高束起的发髻,文瑞城真想看看这个男人头发有多长。

“BOSS,这位是?”

文瑞城从进门后,目光就未曾离开过簌离的身上,认识墨怀瑾这么多年,别说熟悉他身边的每一个人,但至少都打过照面。

墨怀瑾听到文瑞城的话后,眼眸微抬,然后淡淡的说了句。

“给瑜兮请的保镖,以后负责保护瑜兮,你叫他团子就行。”

说完,低着头的墨怀瑾还邪肆的笑了笑,一旁的簌离一听这话,顿时就炸了毛,直接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刚准备开口,就听边上的瑜兮重新介绍了一句。

“簌离,我远房表哥,这些年一直在国外,昨晚刚回国,以后会住在这里。”

“粟离,很有趣的名字,是西米粟吗?”

文瑞城好奇的说了句,然后伸手看向了簌离,非常礼貌的说道。

“粟先生,很高兴认识你,我叫文瑞城,粟先生不介意可以叫我瑞城。”

“簌簌作声的簌,什么西米粟,我又不是食物。”

簌离的态度不是很好,没办法,被季瑜兮剥夺了大大吃大喝的待遇,心情还没缓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