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被陈妈妈算计了

小说: 重生八零后:军爷求放过 作者: 闲听冷雨 更新时间:2017-12-12 01:20:45 字数:9954 阅读进度:80/963

对于这种所谓的复习,陈墨言还是比较看重的。

而且,她凭着自己前世的记忆,花费了好几晚上写了几份和中考有关的试题。

当然了,她也不敢说有多么的管用。

所以连老师都没有说。

一周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其实它也很短的。

不过是七天时间,好像是眨眨眼的功夫就用没了。

中考分两天。

第一天刚好是周一。

头天晚上,刘素从家里头带了两个鸡蛋,一瓶鱼罐头,两个二合面的馍塞到了陈墨言手里。

不容置疑的。

“别和我客气,不然我真的要生气了啊。”

她用力的拍了下陈墨言,“当我是朋友吗?是朋友的就别推辞。”

陈墨言想了想,默默的把东西一分两份。

推一份到她面前。

“我要是不同意,你是不是一点就不收了?”

刘素瞪了眼陈墨言,最后乖乖的收好自己面前的一份,然后她伸手抱了抱陈墨言,“你一定会考上的,然后你等着我,等我一年,我明年初二,后年我也想办法跟着初三一块考试,到时侯咱们又能在一起了。”

“好,我相信你一定能行的。”

虽然对于自己刺激了刘素,有可能导至她比前世更快一年的进入高中。

但是想到前世刘素最后悲惨的结局。

陈墨言觉得这样也好。

人生,不就是由这一件件的小事儿组成的吗?

而且这些小事儿都是相互构连的。

一件小事的改变,引起的蝴蝶效应谁也不敢小觑。

早上六点起床。

刘素跟着也从床上爬了起来。

两个小姑娘洗漱好,陈墨言直接带着刘素去了学校小食堂,交了两角钱,叫了两份玉米糊糊,配了一小碟切的碎碎的酱腌的萝卜丝,一人一个热窝窝头,刘素的眉头紧紧的皱起来,不过又怕影响陈墨言接下来考试的心情,便暗自决定,回头她就帮着陈墨言把这钱补上。

陈墨言的家庭情况她清楚啊。

所以,刘素直觉的认为,陈墨言肯定是没钱的呀。

手里有也不过就是一元八角的。

得让她留着急用。

陈墨言端了玉米糊糊才想要喝,刘素突然跳起来,“等下,你先别吃。”

陈墨言,“嗯?”

刘素已经撒腿跑了出去。

等到她几分钟后气喘嘘嘘的跑回来,手心里拿着的是那两枚鸡蛋。

手法熟练的剥皮。

然后她手心一转,直接两颗鸡蛋都放到了陈墨言的碗里头。

陈墨言一拧眉,就要夹一颗给她。

却被刘素抬手拦下,“可别,这个不行,一个是零蛋,两个才是双,一百,我可不想你考个零蛋回来,这事儿咱们得奔着吉利的走,再说了,不就是两颗鸡蛋么,我家里还有呢,还有你赶紧考好,要是再考个第一啥的,学校发了奖金,到时你给我买好吃的去。”

“不用等发了奖金,等我考完试,咱们就去好好的吃一顿去。”

“好啊,我等着你请我。”

虽然刘素并不这样想,但她还是笑嘻嘻的点头应下。

早饭很快吃完。

时间已经奔了七点半。

陈墨言再次检查了下自己的书包,朝着刘素笑了笑,“好了,我走了。”

“言言,好好考,你一定可以的。”

刘素上前两步,轻轻的抱了下陈墨言,一脸的信任。

中考也算是学生的一道分水岭。

学校和教育局还是很看重的。

考场通常都是附近几个镇子的学校换着考,陈墨言等人就得去十里地之外的元户镇中学考试。

时间是早在几天前就定下来的。

早上八点半。

初三各班在班主任的带队下校门口集合。

学校不知道在哪找了辆东风大车,等到陈墨言等人上车之后,车子直接开走。

九点差十分钟到了考场。

然后就是各班学生找自己的考场,以及考试位子。

等到大家心里头都有了点谱,时间已经到了九点半。

几个班的班主任做了最后一次的考前安抚、动员,等到操场广播里传出考生可以进考场时,尽管几个班主任老师都觉得心里头没底,恨不得再拽着这些学生交待再交待的,但却还是不得不大手一挥,“行了,赶紧进考场啊,都给我好好考,注意力集中,按着咱们之前复习时的方法做题,先易后难,最后再多检查……”

眼看着一群学生走进各自的考场。

站在外头的几个班主任你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各自的笑起来。

带了这些孩子三年,有感情啊。

可是这次之后,不管考好还是考坏,结果都是要分开的。

想想就伤感啊。

最后还是一名年轻些的周老师一笑,“走吧,咱们去外头找个地方坐坐。”

也好等这些孩子出来。

陈墨言是被分在第三考场。

她毕竟是有着两世的记忆,所以,相较于其他初三同学的紧张和忐忑,她却是显的平静而镇定,进了教室改成的考场,她并没有四处的打量什么的,直接走到了贴有自己名字标签的桌子上,而这个时侯周围也陆续有考试的学生走进来,陈墨言略一看便心里头有了数儿——

这是几个初三班学生给打散,然后又分的考场。

不然的话她也不会一个学生都不认识。

咦,不对,认识一个。

只是瞧着有一点点的眼熟。

陈墨言也没有多想,便再次检查了下自己带的文具:铅笔,橡皮擦,以及演草纸。

其实这些在宿舍的时侯她和刘素都是各自检查了两三遍的。

想想刘素那丫头好像比她还要着急、紧张。

似乎要考试的是她自己。

陈墨言心里头就涌起一股子的暖意。

十点。

老师抱着试卷走进来。

是一名中年男子。

架着副眼镜。

略有些威严的眼神扫了眼下面的学生,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你们都是各学校的初三学生,这次咱们要考的是高中,所以说这次的考试举关重要,谁要是让我或是校方发现有作弊等不轨行为,不但这次的考试资格取消,以后可是再也不有进考场的,听清了没有?”

“听清了。”

被他这么软硬兼施的一吓乎,下头这些初三的学生还真的有些害怕。

台上。

那个老师对自己造成的效果很是满意。

他点了点头,“行,现在十点正,考试开始。”

试卷一份份的发下来。

陈墨言的身侧左右还有些人在议论,无非就是‘题好难’‘这后头的几道题我都没做过’,听着这些声音,陈墨言微微一笑,在台上那个老师略带几分不满的低喝中,她低下头开始在试卷上填写起来……

考试一共分两天。

第一天有两场考试:第一场数学,第二场语文。

陈墨言很是轻松的把两场考试应付了过去。

虽然说不是头一个交卷的。

但也能排到前十了。

等到她下午这场考完走出来的时侯,意外的看到了卫老师。

她有些诧异,“卫老师您……”

随即就意识到了什么,她抿了抿唇,眼底有些酸,“老师,您是来看我的吗?”

“呵呵,我路过,想起今天你也该考完了就过来看看。”

卫老师说的很是随意,他看着陈墨言笑容温和,“考的怎么样?试题做完了吗,有不会的题吗?”

这一连串的问题说的陈墨言心头暖暖的。

“卫老师,我考的很好,谢谢您。”

“嗯,这样就好,不过也别担心,考过去就别想了,实在不行咱们回头再来。”

陈墨言抿了抿唇,对着冯老师鞠了一躬。

直到最近,围绕在身边的这些人对她一点一滴的关心,总会让陈墨言有一种感觉。

这一世的自己,比前世是幸运的。

也是,幸福的。

她没有亲人的关照,但是,她身边围绕着一个又一个的朋友、师长。

这些人对她的关心和在意,让她感受到这个世上的温暖。

卫老师眼圈也有些红,“行了,赶紧回吧,好好休息,明天还有一场硬仗呢。”

“嗯,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好好考,不会给您丢脸的。”

考试结束起程回去已经是傍晚四点半。

所有的学生坐在车厢里,一个个的都有些焉头耷脑的。

陈墨言身侧是初三一班的一个女孩子。

她神情有些焉焉的,扭头的时侯看到陈墨言,想了想,问陈墨言,“你考的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反正题都做完了。”

“啊,你都做完了啊,我还有好几道题没做呢,不过,你不会是瞎写的吧?”

这个女生对于陈墨言竟然比自己还要做的多,而且是全部做完。

她表示有些不能相信。

自己竟然不如一个跳级的转班生?

嫉妒,不服啊。

陈墨言却只是对着她笑了笑,低下了头。

车子回到学校时五点十分。

陈墨言才下车没走几步就看到了正在初三教室门前广场处来回转圈圈的刘素。

这丫头,应该是在担心自己吧?

“刘素。”她笑了笑,冲着她跑过去。

“你可回来了,累了吧,吃饭没,走,我帮你留了饭……”

小姐妹两人相视一笑,踩着落日的余睴朝着宿舍走去。

陈家。

陈爸爸是真的不知道陈墨言中考的事儿。

他最近又接了一批木匠器的活儿。

但却是要上门去做的。

每天早出晚归的,直到,今个儿才算是出活。

结清了钱,陈爸爸很开心的往回走。

路过村口的小卖部,他再三的犹豫过后,一咬牙走进去买了半斤猪肉。

想着回家不管是包饺子还是炒菜的。

走进村子的时侯碰到了从另一条小路回家的马大叔。

对方远远的笑着打招呼,“陈大哥这是去哪了,哟,买了猪肉啊,这是给言丫头庆祝吗?”

“啊,呵呵,是啊是啊。”

陈爸爸有些不好意思的点头,他其实是想着一家人吃的。

不过言言也一样会吃的。

所以便又加上一句,“那孩子学习辛苦,是要好好的补补。”

“可不是,你们家那个丫头啊,也不知道那脑子是怎么长的,这才上初中多久呀,竟然跟着初三的学生一块考高中去了,哎,我记得她上次考初中就是第一吧,这要是回头再考个高中第一,可是给你们老陈家争光了。”

陈爸爸听着这话整个人都怔住。

“你说什么,你是说,言言这两天去考高中了?”

“啊,你们还不知道吗?”

面对着马大叔疑惑的眼神,陈爸爸是哑口无语。

再也没有了说话的心思,他随便敷衍了马大叔几句,便草草的回了家。

家里头,陈妈妈正在拉着陈敏试衣服,一件粉色的连衣裙。

崭新崭新的。

陈敏眉眼里全是笑意,声音悦耳,银铃似的好听。

“妈,你对我真好,谢谢妈。”

“傻丫头,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啊,你可是我女儿。”

“妈,还有我姐呢,我知道你疼我,但是我姐也是你和爸的女儿呀,妈,要不,这件裙子先给姐姐穿吧,我还小,不急着穿新衣服,等到姐姐不穿了我再穿也是一样的。”

陈敏说这话的时侯大眼水汪汪的。

长长的睫毛扑扇着。

一颤一颤的,好像是蝴蝶在展翅。

满是朝气的小脸微微扬起来。

有细碎的阳光打在她的脸上,脸庞上有一种盈润如玉的光芒。

小小的人身上散发着一种陈妈妈形容不出来的好看!

这样的女儿啊。

就是她的骄傲!

她伸手利落的帮着陈敏拉好脖子后头的衣链,有些心疼的伸手捏捏她的脸蛋,“别老是想着你姐,我可没看到她眼里有半点你这个当妹妹的,这衣服就是妈帮你买的,还有啊,你也别想着把裙了让给你姐姐,她穿太小了,你穿着更好看,乖,听妈的啊。”

“那,那姐姐会生气的……”

“她敢!”

陈妈妈竖了下眉毛,声音冷硬,“我生了她,养了她,还让她长这么大,学习读书的,难道我这当妈的给你买条裙子还要看她的脸色吗?你放心穿,要是她敢说什么,你回头和妈说,看妈怎么收拾她。”

“妈,我就知道您对我最好啦。”

陈敏撒娇的抱了下陈妈妈,眼底是掩不住的欢喜,雀跃。

那双眼好像会说话一般,一闪一闪的。

闪进陈妈妈的心里。

让她整个人如同三伏天吃了块冰镇西瓜,喝了碗冰镇酸梅汤般的舒烫。

还是女儿贴心啊,小棉袄!

站在院子里的陈爸爸把这一切都看到了眼里。

他的眉头拧的死死的。

陈敏眼尖,最先发现的他,蝴蝶一样飞出来,“爸你回来了,爸,这是妈给我买的裙子,爸你看好看吗?”

她双手伸开,在陈爸爸的面前转了个圈圈儿。

一脸期待的扬了下巴,朝着陈爸爸看过去,满满的全都是求赞扬的眼神。

陈爸爸的脸色也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

他对着陈敏点点头,“好看,这裙子适合你,就不用想着让给你姐了,等我回头赚了钱再让你妈给她买一件。”这是陈爸爸心里头真正的想法,他现在腿也完全恢复了,应该多想法子赚点钱,好让这个家里头的几个女人日子好过一些,他一边想着一边把手里头的猪肉递给陈敏,“你把这肉先拿去厨房,我和你妈有点事要说。”

“好的爸。”

陈敏一脸乖巧的点点头,伸手接过了猪肉。

只是回头到了灶间就拉下了小脸儿。

她爸竟然说,他赚钱帮着陈墨言买新衣服!

要买也是要给她买啊。

怎么能便宜陈墨言?

恨恨的咬着嘴唇,她在脑海里想着法子怎么才能让陈爸爸改变主意。

屋子里头。

陈爸爸看着坐在那里一脸笑意的陈妈妈,拧了下眉头,“你怎么只买一件裙子?”

虽然刚才当着陈敏的面他没有表现出什么来。

可那也是他对小女儿的维护。

这会儿当着陈妈妈的面,他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

“言言可是比敏敏还要大,你也该给她买件新衣服了。”

前几天他还看到陈墨言身上穿着他旧衬衣改的短袖呢,穿在身上又肥又大。

好像风一吹人都要跟着衣服飘起来。

这会儿再回头想想陈敏身上穿的,陈爸爸的眉头越拧越紧啊。

“你明个儿出去给言言买两件新衣裳,衬衫短袖,再买一件裙子,听到没?”

“没钱。”陈妈妈翻了个白眼,直接道,“我手里就那么几块钱,正好那条裙子打折呢,便宜,我瞅着合适敏敏就买了,怎么着,你们这当爸的当姐的,看着敏敏有件新裙子就眼馋,眼红?你是怎么当人爸的啊,这还是一家人不是,还有,言言多大了啊,怎么还能这样嫉妒敏敏?还是当姐姐的呢,我就没见过她这样的孩子。”

她这一番话不说还好。

一说,陈爸爸脸色铁青,黑的和锅底有的一拼。

“言言这两天中考你知道吗?”

“中考,什么中考?中考是什么,考试吗,考好了有没有奖励发?”

陈爸爸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直跳。

“中考就是考高中,从初中升高中的考试!”

他看着陈妈妈,眼神全是怒意,“这么大的事儿你竟然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照看这个家,怎么照顾两个女儿的?”

陈妈妈听了这话只是一脸奇怪的看向他,“你不也同样不知道吗,这个家又不是我一个人的,我操心家里头,操心着大的还要照看着小的,我有多累啊,那丫头向来把我当仇人,她不把这些事儿和我说,我能怎么办?”

“你……”

被陈妈妈一番话说的心虚的陈爸爸忍不住哑口。

是啊,他指责自己的老婆。

但是他呢?

能比自家婆娘好多少?

五十步笑百步?

看了眼外头的天色,他压着火,“我买了半斤猪肉,你一会炒两个菜,把肉都炒了,我送到学校去。”

这么大的考试呢。

怎么能不吃点好吃的,好好的补补身子?

“你竟然为了她买了肉?你哪来的菜,老陈,你是不是又背着我藏私钱了?”

陈爸爸冷眼看着她,“我赊的不行吗?”

“赊的,你竟然为了那个丫头赊账,老陈啊老陈,你让我怎么说你?咱们家的日子什么样儿你不知道吗,你竟然赊账去买肉给那个丫头吃,你眼里只有那个死丫头还有没有这个家,你还想不想过日子?”

陈爸爸白了她一眼,起身朝着灶间走过去。

“你不去弄,我自己来炒。一会我把肉都给言言带走……”

这话把陈妈妈说的跳起来,“不行,我去炒,还有敏敏呢,你最起码得留一半给敏敏。”

青瓜炒肉丝。

韭菜炒鸡蛋。

家里四个鸡蛋,炒了两个,另外两个在陈爸爸的坚持下白开水煮熟,陈爸爸直接装起来。

准备晚会一会给陈墨言送到学校去。

等到陈爸爸把菜分好,又拿了两个热呼呼的饼子装在竹筐里准备出门时。

陈妈妈却是一脸带笑的从东屋走出来。

“老陈你这是给言言送吃的去?行了,这事儿哪能让你一个男人家去,你把东西给我吧,我去给她送。”

陈爸爸看着她伸过来的手,满眼的狐疑。

刚才还咋咋呼呼的。

满心都是舍不得,不情愿。

这一会儿功夫就想通了?

“你不会把饭菜半路给偷吃了吧?”

陈爸爸才说出来的时侯只是试探,可是等他说出来之后,愈发觉得这事儿肯定是陈妈妈能干的出来的啊。

这样的情况睛,他怎么放心让陈妈妈送过去?

“老陈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言言可也是我的女儿,我这当妈的哪能一点不关心她?”陈妈妈板了脸,瞪大了双眼看着陈爸爸,“我说你也真是的,我不待见她,烦她你说我,现在我想着对她好,你又怀疑我,我说老陈,你是不是真的嫌弃我,想着再重新娶个年轻的女人回来?”

“你瞎说什么呢,什么年轻的女人的,尽胡说。”

陈爸爸被陈妈妈胡搅蛮缠的话说的脸通红,最后索性把筐子递给她,“行行,你送就你送,不过你要是敢把这些菜偷藏了,咱们回头没完。”

“你等着吧,我一定交到那丫头手里的。”

夏天的傍晚黑的晚。

陈妈妈脚下的速度加快了些,不过是六点出头就到了镇上的中学大门口。

守门的大爷自然是不肯让她进的。

陈妈妈都要和那个大爷吵起来了,最后还是陈妈妈说出陈墨言的名字,说是给她送饭菜的,那个老大爷才黑着脸瞪着陈妈妈道,“你早说不就得了嘛,找陈墨言同学的是吧,你等着啊,一会让她出来。”

陈妈妈还想说让自己进去。

可惜,人家守门的大爷直接不鸟她了。

陈墨言正在宿舍和刘素说话呢,听到外头同学的传话,说是外头有人找她时。

她是一脸的疑惑,谁会来学校找她啊。

再说了,这眼看着都要六点多了,天都要黑了。

谁在这个时侯找她?

“想什么呢,走,咱们过去看看。”

刘素拍了她肩膀一下,拉了她的手两人朝校门口走去。

远远的看到陈妈妈站在那时。

陈墨言着实的吓了一跳。

她妈这个时侯来是做什么的,难道又是来找碴的?

看出陈墨言脸上的踌躇,刘素扭头往校门口看了一眼,除了那个提着竹筐站在那里的大婶儿,没见到别人啊,难道,就是这个女人来找陈墨言的?她扭头看向陈墨言,“门口的这个大婶儿你认识吗?”

提着个筐子。

好像是来送东西的?

“嗯,认识,是我妈。”

这会儿不说,一会陈妈妈也会闹腾的众人皆知。

再说了,这事儿她也没觉得有瞒着的必要。

“啊,你妈……她这个时侯来做什么的啊?”

刘素看着陈妈妈表示诧异极了。

别说刘素,就是陈墨言自己也觉得奇怪呀,她想了想,看向刘素,“我过去看看……”

“啊,好,那我在这里等着你。”

虽然她觉得陈爸爸陈妈妈肯定是不待见陈墨言的。

可是这是陈墨言的家事。

她生怕自己跟过去,陈妈妈万一再说些什么难听的话,她在场言言会更难过,难堪吧?

“妈,你怎么这个时侯来了?”

看到陈墨言出来,陈妈妈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言丫头你出来了啊,你这孩子也真是的,中考那么大的事儿都不和爸妈说,这不,我和你爸听了这事儿怎么都不放心,赶紧让你爸买了半斤肉炒了两个你爱吃的菜,又煮了两鸡蛋送过来,你一会吃了也好补补身子……”

陈墨言看着她妈递过来的竹筐,看着里头满满的几碗菜。

两个圆滚滚的鸡蛋。

她觉得自己的眼好像有些不好使了。

眼花,看错了吧?

她妈会给她送这些好吃的?

还是说,今个儿太阳打西边出的?

没有,是西边落的。

“你这孩子怔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接着?妈家里还有事,你快拿着回去趁热吃啊。”

没回过神的陈墨言看着手里被陈妈妈塞的竹筐。

一时没反应过来,差点把东西摔到地下去。

“你这孩子,怎么了,不是考试累了吧?快点进去吃饭,然后好好歇着吧。”

“你爸和妹还在家里呢,我得赶紧回去了啊。”

陈墨言看着陈妈妈,下意识的开口,“妈,你不会是在这饭菜里下药了吧?”

“你这孩子,胡思乱想什么呢,我可是你妈。”陈妈妈伸手拍了下她的后脑,好像是慈母一般的摇摇头,“行了,妈知道你考试一天累坏了,赶紧回去吃东西歇着吧,明个儿还要考是吧?考完回家,妈再好好给你补补啊。”

直到陈妈妈走远。

陈墨言还没有回过神来。

她妈今个儿这是走的哪个风格?

一路上,刘素唧唧喳喳不停,“这是你妈送来的吗,你妈她,看着还好……”

“你不知道,我妈她越是这样,我越是不放心。”

陈墨言苦笑了下,没再多说。

两人一路回到宿舍。

看着面前摆着的东西,刘素都有些流口水了,“言言,好多肉呢,好香。”

是啊,好香!

陈墨言想来想去想不通,最后看了看刘素,她一横心,“来,咱们一块吃。”

管她妈怎么想的呢。

难道她妈还真的在这里头放药,能毒死她吗?

先吃了再说!

两个女孩子吃的肚子溜圆,满嘴全都是油。

最后,刘素整个人倒在床上打滚,“不行了不行了,言言,我吃的好饱,要撑死我了。”

陈墨言白了她一眼,起身去洗碗筷。

其实,她也有些吃撑。

在操场上走了两圈,消了消食,陈墨言回头又看了会子书,时间到了九点,刘素忍不住趴到了床上,“我不看了,我要睡觉,言言你还不睡啊,小心明天起不来……”

“我这也睡。”明天得早起,不能熬夜。

只是睡到半夜,陈墨言被身侧刘素起床的声音给惊醒。

“刘素,你要去哪?”

“不行了,我肚子疼,啊,我要去厕所……”

刘素不说还好,她一起身,陈墨言竟也觉得腹痛难忍。

肚子里咕噜噜的,好像是有把刀在搅。

她脸色一白,“不行,我也得去厕所……”

这一夜,两个人跑了不下十余次的厕所。

直到天光发亮,才缓缓稍减肚子里头的不适感,疼痛感。

刘素小脸隐隐透着白色。

她半靠在床上,满脸的忧色,“言言,你这个样子怕是不能去考试了……”

“不,我一定要去。”她看了眼刘素,眼底多了抹内疚,“素素,都是我不好,害得你跟着我拉肚子……”

“怎么能怪你,是咱们吃的东西有问题啊。”

陈墨言苦笑,“是啊,可不就是咱们吃的东西有问题?”

她之前就觉得她妈的行为很不对劲儿。

只以为她妈不敢在饭菜里动什么大手脚。

可是没想到,她妈却在饭里下了泻药!

按着陈妈妈的想法,就这么的折腾一晚上,她肯定不能再去考试了吧?

可是,她却绝不会如她的愿!

一咬牙,她忍着腹中的搅痛向外走,“走吧,我先去教室那边集合,倒是你素素,我一会让人帮你请假,不过我却不能照顾你……”

“没事,你走你的,我这会儿好多了,我自己去请假就行。”

陈墨言把她按下去,“听我的,你休息。”

这回,是她的疏忽!

走在路上,陈墨言觉得自己好像踩在棉花上。

眼看着就要到初三班的教室。

拐弯,她撞上了一个人。

陈墨言几乎是纸一般的飘出去,她脑子一蒙,这下,真的要完了……

预期中的疼痛没有到来。

陈墨言觉得自己被一双大手捞起来,抱在怀中。

下一刻,头顶传来惊诧的声音,“陈墨言,你的脸怎么这么难看,难道是我刚才撞的?”

听到这个声音,陈墨言唰的朝着声音处看过去。

“怎么是你?你放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