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黑松逃离

小说: 从假面骑士世界开始的无限反派 作者: 秦时剑客 更新时间:2020-02-14 10:18:42 字数:3395 阅读进度:393/415

剑圣比尔吉尼亚那目中无人的样子,激怒了大神官达罗姆。

“不可能,那是我们要处刑的人,怎么能被你带走。”

大神官拉欧姆率先反对道。其他两大神官也没说话,默认了拉欧姆的做法。

“哦,那么大神官大人们,我遇到的假面骑士Delta,你们怎么解释,不会说你们都不知道吧。”

剑圣比尔吉尼亚反问道。不过在他看到自己说出来假面骑士Dleta后,三神官的脸色全都变了,也猜到了三神官在李清河那里也吃了不少的亏。

“我们虽然知道,不过那也没什么问题吧。”

大神官拉欧姆的语气变得不像刚刚那样咄咄逼人了,大神官故意隐藏李清河的做法,就是为了阴到剑圣比尔吉尼亚,很明显成功阴到了。

不过这件事被剑圣比尔吉尼亚提起,三神官还是理亏。

“那么,黑松教授我就带走了。”

剑圣比尔吉尼亚带着黑松教授离开了。

大神官达罗姆只能咬着牙说,“请自便。”

让黑松教授跟着剑圣比尔吉尼亚离开了。

大神官他们因为理亏,乖乖让黑松教授离开了。

“黑松。”

剑圣比尔吉尼亚将黑松教授带到了自己的私人基地。

“剑圣比尔吉尼亚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黑松教授恭恭敬敬的弯下了身子。

“我之所以救你,是觉得你有让我救你的价值,我需要你的帮忙,演一出戏,如果成功了,你以后就在我这里吧,当然失败了,下场你比我清楚。”

剑圣比尔吉尼亚严厉的说道。

“是,我一定听从您的指挥。”

黑松教授连忙答应,黑松刚从死亡的阴影里走出来,现在还后怕,听到剑圣比尔吉尼亚这么说,自然立即答应,深怕回答的慢了被宰了。

李清河送比休姆离开后,骑着战斗飞鹰回到了茶室。

“清河君,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担心死我了。”

月影由加利看到李清河回来,激动的抱住了李清河。

李清河在茶室的时候,还感觉不到李清河的作用,可李清河仅仅离开了一天,准确的说是就一晚上没回茶室,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生怕李清河遇到危险,要知道李清河身上的伤还没好呢。

“南光太郎呢?”

李清河回到茶室发现就南光太郎不在跟前,其他人都在。

“前辈,光太郎担心您的安危,出去找您去了。”

秋月杏子回道。

“我没事的,出去碰到了戈尔戈姆在干坏事,为了阻止戈尔戈姆的阴谋,拯救被戈尔戈姆抓住的人,所所以现在才回来。”

李清河说起谎来,眼皮都不带眨的。

“那结果怎么样?前辈是不是阻止了戈尔戈姆的阴谋了,拯救了那些被戈尔戈姆抓住的人了?”

纪田克美希冀的问道。

“让你们失望了,虽然我最后成功阻止了戈尔戈姆的阴谋,可是那些背戈尔戈姆抓住的人,我没能及时救回来,他们已经全部遇害了。”

李清河再次将自己杀害大门明父子的黑锅甩到了戈尔戈姆身上,反正戈尔戈姆做的坏事很多,也不差这一两件。

“可恨的戈尔戈姆。”

秋月杏子听到李清河说戈尔戈姆杀害了那些他们抓住的人,心中又想起来自己的哥哥秋月信彦,也是被戈尔戈姆抓去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是否还尚在人世。

李清河解释了自己昨晚的去向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对于李清河的说辞,月影由加利感到有些怀疑。

因为从李清河身上闻到了其他女人的气味,月影由加利产生了怀疑。不过李清河既然不说,月影由加利也聪明的没问,就当没发生过一样。

南光太郎出去寻找李清河的路上,发现了一个慌张逃命的身影。

“那不是戈尔戈姆的成员黑松教授吗?”

南光太郎一眼就认出来了黑松的身份,不过眼前的黑松看起来很狼狈呀,身上衣服都破破浪浪的,身体摇摇晃晃的走着。

南光太郎一把抓起了快倒在地上的黑松教授。

黑松教授眼神黯淡的看着南光太郎,“南光太郎,救救我,我终于知道戈尔戈姆是很可怕的组织,我从那里逃出来了,所以被蝙蝠怪人追杀。拜托了,救救我。”

黑松教授刚说完,身体就倒在了南光太郎怀里。

此时蝙蝠怪人盘旋在空中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南光太郎连忙带着黑松教授躲了起来,避开了蝙蝠怪人的搜索。

“你伤的这么重,我送你去医院吧。”

南光太郎虽然知道黑松教授有可能是骗自己的,可是南光太郎心中对人类的博爱,以及对信彦的担心,强迫自己相信了黑松教授说的话,相信黑松教授改头换面,重新做人了。

南光太郎停下摩托车,找了一辆出租车向着医院驶去。

南光太郎在车的后座上,“奇怪明明没有蝙蝠怪人的追踪,身边却有着一股奇怪的气息。

从刚才起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而且这种地方会有医院吗?南光太郎一看后视镜,发现自己所乘坐的出租车司机成为了鬼猴怪人了。

鬼猴怪人停下车向着黑松教授抓去,南光太郎打开车门拽出来了鬼猴怪人。

“变身。”

南光太郎没有恋战,直接一招破肩摔,将鬼猴怪人重重的甩在了地上,用脚踩着鬼猴怪人的身子,在这只脚松开的同时,用另一只脚一脚踹飞了鬼猴怪人。

然后立马回到车上,带着“昏迷”的黑松教授向着医院驶去。

南光太郎将黑松教授送到了医院,将自己遇到黑松教授的事告知了李清河杏子他们。

李清河只是说注意安全,而秋月杏子,纪田克美因为秋月信彦的关系,坚持着来到了医院。

“黑松怎么样了。”

秋月杏子急切的问道,不是秋月杏子有多么关心黑松教授,而是因为黑松教授很有可能知道秋月信彦的位置。

“他已经睡下了,看起来很疲劳。”

南光太郎在门缝里看了一眼睡着的黑松教授,放轻脚步离开了黑松教授的病房。

“我想问问他信彦的事。”

纪田克美带着哭腔说道,旁边的秋月杏子也点点头,看来也是想知道秋月信彦的近况。

“戈尔戈姆说不定随时会来袭击,你们离开吧,信彦的事就交给我吧,先回家吧。”

南光太郎劝着秋月杏子和纪田克美先行离开。

“可是。”

纪田克美还想说什么。

“不用担心。回去吧,等我的消息。”

南光太郎让纪田克美和秋月杏子离开了。

“虽然黑松教授说他已经弃暗投明了,可是也不能放松警惕,必须时刻警惕。况且为了救出信彦,目前也只能从黑松教授身上找线索了。”

南光太郎刚刚转身,脚下突然出来了一股刺激的气体,南光太郎捂着胸口难受的倒下了。

“黑松教授,你做的不错,以后你就在我手下办事吧。不过南光太郎真是蠢啊。你的命,我要了。”

剑圣比尔吉尼亚在烟雾散去后,出现在了昏迷的南光太郎的面前。

“多亏您的计划,我只不过是照计划行事罢了。”

黑松教授谦卑的说道。

“好了,黑松教授,你的功劳我会记着的,你离开吧。这里交给我。”

剑圣比尔吉尼亚让黑松教授离开了。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黑松教授在离开医院后,没有去剑圣比尔吉尼亚的基地,而是去公用电话亭打了个电话。

“喂,是谁啊?”

茶室里。

李清河正好出来要欣赏自己的战斗飞鹰,而秋月杏子还有纪田克美还在回茶室的路上。

李清河接起了电话。

“是我,黑松。我有紧急的事要对您汇报。”

黑松教授听到是李清河接的电话,心中十分开心。

“有什么事?说吧。”

李清河说道。

“南光太郎吸入了戈尔戈姆特制的催眠气体,现在昏倒了,很可能被剑圣比尔吉尼亚处决掉,为了阻止南光太郎被杀。

我让几名医生去查看我的病房,在去我病房的路上,肯定会看到昏迷的南光太郎的,应该可以阻止一会时间。

我现在被戈尔戈姆追杀,想寻求您的庇护。大神官他们要杀我,这回剑圣比尔吉尼亚作战失败,可能也会迁怒与我的。”

黑松教授这么做,无非是想活下来。

“嗯,我知道了,你在医院那里等我,我过去解决了这件事后,你就跟着我吧。”

李清河叮嘱了月影由加利一声,让她照看茶室,李清河骑着战斗飞鹰离开了。

剑圣比尔吉尼亚看到南光太郎昏迷了,开心的拔出了比尔剑。

“看看这回谁可以救你。”

“哎,你是什么人?”

一声喝斥声从剑圣比尔吉尼亚身后传来,这些医生是停了黑松教授的话,在黑松教授病房的门口,正好看到了有人拿着剑要对地上的人图谋不轨,连忙阻止。

“我既然要你死,谁都救不了你。”

剑圣比尔吉尼亚为了不让自己被发现,转身一剑切开了离自己较近的一名医院的身体。。

“啊。”

那名身体被切开的医院惨叫了一声,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