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抢人大战

小说: 初唐大农枭 作者: 爱吃鱼的胖子 更新时间:2020-02-14 11:24:24 字数:4679 阅读进度:507/511

自从夏国建立以来,每到的夏季,这里就会成为全世界最热闹的地方。

而从今年开始,整个中原大地都开始风调雨顺了,老百姓们收的粮食多了,心情也会变的更加喜悦,有了机会,他们一定会出门去看看,比如,去夏国。

当然,这也不全都是主观意愿,也有朝廷对百姓们的鼓励。

按照各州县皇榜上说的,去夏国,是学习交流,帮助自身提高产出去的。

所以,他们要去亲眼看看夏国的百姓是怎么种田的。

看夏国的百姓是怎么盖房子的。

看夏国的百姓是怎么利用农闲的时间,搞生产,抓收入的。

还有,看夏国的百姓,是怎么打扫卫生,防止疾病,以及如何保胎养胎,繁育人口的。

可别看这是些小事情,却关系着老百姓们的生活命脉。

所以,在六月秋粮种下之后,朝廷治下各州县的百姓们都开始往夏国这边聚拢过来。

可别以为他们会像几年前一样,需要靠腿走路,或者是乘马车,折腾十天半个月才能到夏国。

像运河沿岸和长江黄河沿岸大多数区域的百姓,只需要去到附近的码头,买一张船票,就能在三四天时间内到达夏国。

至于关中百姓和洛阳这样已经通了火车的大都市,百姓们只需要在长安和洛阳城外的火车站买一张火车票,大家就在能在一天之内去到夏国。

所以,每天一到晚上,洺津渡步行街上的人流,都会如同潮水一般,各个戏水场更是如同下饺子一般,人满为患,热闹的很,搞的于秋都不敢带着儿子上街凑热闹。

“最新消息,申国公家的三郎和四郎,也就是高纯行和高真行两兄弟,已经学完了洺山书院的中学课程,被指导老师建议,外出就业。”一个凉茶店的伙计拿着一张纸条跑到店里,朝满座的客人喜气洋洋的道。

“他们是什么专业?”一个穿着看上去并不像中原人的老汉从怀里掏出两个夏国钱,朝伙计扔过去道。

那伙计熟练的接住两枚铜钱,拱手朝老人家行了一礼道,“他们一个是政治特长生,一个是军事特长生。”

闻言,凉茶店里便有一个穿着李唐朝廷官服的官员感叹道,“申国公家有福了,膝下六子都在洺山书院读书,三子四子居然是最紧俏的政治特长生和军事特长生,今后的荣宠恐怕会更盛从前。”

而这时又有一人接话道,“谁说不是呢!他的长子高履行和次子高至行可是被夏王殿下挑到人造卫星研发项目组帮忙去了,据说,想要去那边帮忙,都至少要有高中生的水平。”

“能在八年时间内学完书院高中课程的,可都是书院了不得的高材生了,可就是像这样的高材生,也只能去人造卫星项目组去打杂,你说,咱们夏国的大学生得有多厉害,他们是不是整天都在鼓捣那些天上飞的东西?”有一个年轻人打趣道。

“可不是,人造卫星那是能在天外飞的东西,听说,只要发射成功了,就可以让咱们广播电台里面的信号,传递到更远的地方……”

“可不止是听声音,据说洺山书院已经有大学生去电器集团,研发一种叫电视机的东西去了,有了这东西,以后咱们就不是只听广播里面的声音了,还能看到画面……”

像这样的讨论,在这样的凉茶铺子会进行一整天,刚才那个打赏了伙计两枚夏国钱的老汉根本没有心情听下去,站起身来就朝外面走去,在路口招了一辆人力三轮车之后,就让车夫赶紧去书院。

夏国的大学生,都是顶尖的天才,目前为止数量都还不超过三十人,作为一个小国的国主,他们是不敢想的。

就算是高中生,也不是他们这样的小国能抢的到的,因为,像他们样的人才,去到李唐,高句丽,也至少是六部侍郎,正四品以上级别的待遇。

只有这种刚学完初中课程就被老师建议外出就业的,他们才有点机会。

虽然他们可能还是个半吊子,但是,如果能请到他们去到那些穷困小国去任高官,也足以给这些小国带来很大的改变了。

因为,他们的关系网在,而且,了解,熟悉夏国的体系。

说句不怕丢人的话,他们这些自身没有什么文化和见识的国主们,比夏国的普通老百姓也强不了多少,顶多只是能调动的人力和资源上比普通人多一些而已,以他们自己的认知和知识面,就算是向学习夏国,也都不知道从哪里学起。

很快,老汉就乘车来到了洺山书院的门口,而那个凉茶铺子的伙计,则是再度传递起了这些方面的消息。

让老汉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在书院的各种打听之下,终于找到了高纯行和高真行两兄弟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国家的国主将他们围住了,其中一个还是联盟内成员国皮山国的国主,而他,居然想邀请高纯行去皮山国当相国,高真行去皮山国当大将军。

要知道,他们两个,不过是刚刚满十六岁的少年。

两个刚刚拿到了老师的评语的小家伙,此时也是有点云里雾里,外界或许不知道,但是身为洺山书院的学生,在初中课程学完就被老师建议外出就业,其实是说他们两个没有什么读书的天分,能学完初中课程,就是他们的极限了。

书院成绩最差的废材,一出山也能出将入相,这是他们两兄弟做梦也想不到的。

要不是他们的父亲早就对他们有言在先,他们甚至都想答应围着自己转的这些家伙,去过一过宰相和大将军的瘾了。

“诸位国主,实不相瞒,家父对于我们兄弟的前程,已经有所安排,诸位还是请回吧!”两人朝诸位国主拱手道。

“不知令尊为你等谋了什么差事?”一个国主向他们两人问道。

“给我谋的是中书舍人的官职,今后,也算是在朝廷中枢任职了,给四郎谋的是左领军将军的官职,负责操练左领军三万余常备军卒。”高纯行开口答道。

闻言,众多国主便知道了李唐对于高纯行兄弟这个级别的书院毕业生,开出了什么样的价码,许多人得到了答案之后,很快就转去了它处。

因为,夏国本届的毕业生有很多,夏国本国和李唐的毕业生是最难挖的,但是其它国家一些贵族的子弟,却并不是那么好得手。

比如,高句丽这边,就有好几个毕业生被一些小国的国主拐去当高官了,还有一些其它国家的贵族子弟,都选择了对自身更有利的去处,或是去别国当高官,或是留在夏国,做自己专业方面的工作。

只有那个来迟一步的老汉,并没有随着人流离去,他眼珠子转了好一阵之后,朝两人用很是鄙夷的语气道,“想不到书院的毕业生,也需要靠父辈余荫。”

“你,你说什么?”两兄弟很是不服气的道。

“难道不是么?你们看看别的毕业生,哪一个不是凭借自己一身本事,选择自己想做的职位,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你们兄弟二人,尊父之命,去朝廷任职,看上去是忠孝了,其实,是向所有的同学承认了自己不如他们,不敢凭借自己的本事与他们一争高低。

像你们这样没有骨气的人,我鄙视你们,难道不应该吗?”老汉义愤填膺的道。

闻言,两个正当年少的小子,只觉得胸中一股热血沸腾而起,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因为被鄙视之后的不服,相视一眼之后,他们两兄弟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动摇。

或许,遵照父亲的意思行事,并不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因为,同为高士廉的儿子,亲疏也是有别的,他们并非嫡长,高士廉给他们的资源,永远不可能像高履行这样的嫡长子多。

哪怕是今后在朝廷当官,他们也肯定不能做到顶尖,一直在高履行之下。

可是,如果他们去到了别国,情况就不一样了,首先起点就高到了极致,如果,他们能将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建设到像夏国这样强大,他们的成绩和地位,就能超过高履行。

这个想法在他们心中一诞生,就像开了弓的箭,再也回不了头了,所以,最终,他们给自己的老爹去了一封信,跟着那位浑身裹着白布的老头走了。

看着自己的车队里两个装着针剂的银白色箱子,老头感觉自己这几天的凉茶铺子算是泡对了,想要从洺山书院这边弄到人才,光靠高官厚禄还不行,得跟他们讲理想,上一些必要的套路。

洺山书院的孩子们学到的知识确实足够多了,但他们有一个缺点是,太年轻,都是少年心性,社会经验不足。

也亏得于秋给了他们三年时间适应社会,否则,夏国要是被一帮这样的愣头青执掌,出现的问题恐怕也不少。

于秋每天在山庄里,都会收到一些关于这样的消息,从明年开始,这可能会成为一种常态,在大多数的人看来,从洺山书院招揽到人才,是自己赚到了。

可是,他们却没有想过,这些人才被他们招揽过去之后,整个天下会有怎样的变化。

各国当政掌权的人,都是出自洺山书院,都是在夏国的教育体系下长大的,会推动所有的国家进一步模仿,学习夏国。

而且,他们与夏国的关联将更加紧密。

因为,这些在洺山书院长大的孩子,根本就离不开夏国。

今天,他们从夏国带走了一些疫苗,明天,就会想要更多的疫苗。

之后,还会想要更多夏国产出的其他东西,因为,他们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必须要的。

而上行,往往就会下效。

比如,高纯行和高真行两兄弟还没到他们所任职的巴伦国呢!就已经向忽悠自己的这位老国主提议,在全国推广教育,普及汉语汉字,而那个老国主,居然还答应了,并且打算下大力气执行。

而且,不光是他们两个唐国出身的家伙,就是其它各个外籍学子们,也都对其任职国家的国主们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并且,成功的说服他们,让他们知道,未来要是不能与夏国有最直接顺畅的沟通,是很难做到快速发展的。

“殿下,您多年布下的大局,今日重算得以实现了。”冯智戴看到了第一批,差不多三千名被洺山书院的老师建议外出务工的学生的最终去向之后,大笑着向于秋道。

“布局始终是布局,最终能够起到怎么样的效果,还需要时间来酝酿,还需要咱们自身的努力,听说李世民也来夏国了,还亲自下场抢人,真是没脸没皮啊!”于秋取笑道。

“他不仅想要人才,还想要咱们的疫苗呢!而且,想跟咱们一样,搞全民免费注射。”冯智戴笑着接话道。

“是么?朝廷治下现在有多少人口了?”于秋挑起眉头问道。

“差不多有一千六百万了吧!今年八月,他们应该又会新增好几个联盟议员。”冯智戴答道。

于秋点了点头道,“这几年人口倒是涨了两三成,不过,想要给一千六百万人注射疫苗,花销的可不是一丁点,他给的起钱吗?”

“他现在应该是债多人不愁,不过,咱们还真得借给他,因为,不持续的借给他,他的收入很快就会把债还完,当他不欠咱们的债了,到时候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可就难说了。”冯智戴道。

“他不会还清债务的,除非,他想停滞发展,疫苗只是一个借口,你猜,他和那些国主们抢完人之后,会来找我借多少钱?”于秋用考校的语气向冯智戴等人问道。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也给不出个数字,倒是在于秋的书房里帮助整理文稿的狗儿开口道,“应该不少于十亿贯吧!”

“十,十亿贯?他借这么多钱要去干什么?”冯智戴等人被这个数字吓的有点结巴道。

要知道,夏国这几年的大工程不断,开支不小,账面上的所有余额加起来,也差不多就这个数字了。

“咱们夏国有什么,他就想要朝廷治下有什么,你说,他得花多少钱,才能把整个朝廷治下,变的跟咱们夏国一样呢?”于秋再度向大家问道。

“这,恐怕是没有底的吧!因为,咱们夏国的建设,会一支持续不断的进行下去。”冯智戴答道。

“所以,我刚才说,他是无法还清债务的,除非他想停滞发展。”

于秋的话音刚落,山庄的门房那边就传来了消息,唐皇李世民求见。

于秋与众人相视一笑,挥手让于安去领李世民进来。

“怎么,你不是说长安那边政务根本忙不过来,需要很多有学识的人帮你分担么,怎么还有空跑到我洺京来玩耍?”于秋向李世民打趣道。

“政务忙归忙,迟些处理也不影响,没有钱可不行,我跟你说,这次我是来跟你们夏国银行做一笔大业务的,十亿贯,够大吧!每年的利息都几千万贯呢!你必须得批给我。”

听李世民说出十亿贯这个数字的时候,大厅之内安静了一小会,又突然爆发出了一阵哄堂大笑。

李世民看着大笑的众人,一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