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7章 蛮不讲理

小说: 纯情校医 作者: 陨落星辰 更新时间:2015-01-30 15:11:07 字数:3148 阅读进度:277/897

白龙苑,坐落在西城和北城交界的地方,离东城龙庭正好十里的路程,这是一座传承了数千年的别院,在还是龙廷帝国的时候,在京城还只有一个东城的时候,在这一代还是田野的时候,白龙苑就已经存在,那时候,这是京城四周最大的一座私人别院,是一座只比皇家园林小一些的园林,这座园林的主人自然也姓白。i^

白家,这同样是传承数千年的大家族,在龙廷帝国的时候,白家的先祖就有数人担任丞相一职,可以说位高权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白龙苑也是龙廷帝国的第三任皇室赐给白家先祖的,随着龙廷帝国皇室让位,随着龙庭共和国的成立,随着京城的日渐扩大,这座巨大的花园也划入了城区之中,被繁华的都市所包围,成为了京城的第二座城中花园。

第一座,自然是当年的皇室园林,也就是如今龙家所居住的地方。

在这一座传承了数千年的别苑大门口,苗旭的目光仿佛穿透了时空,看到了数千年前第一批居住在这里的白家祖先,看到了那些背着巨石,修建这座别苑的民工,看到了那些文人骚客为这里提下的各种千古绝唱,看到了那些花工巧匠在这里种下的一株株大树,一朵朵名花。

白家世代久居京城,乃是传统意义上的大家族,只是因为白家之人大多乃是文人出生,在以武立国的龙庭共和国内,一直没办法进入顶尖豪门的行列,直到三百年前白家出了一个叫白涵馨的女人,嫁了一个叫叶文的男人,随着那个男人的入赘,白家的战斗力迅速的提升,一举成为了共和国的五大世家之一。

出租车停在了大宅的门口,苗旭和白晓晨自车上走了下来,一眼就看到了那扇需要几人合力才能够推开的大门,门口站着四名门卫,每一个人都是眉清目秀,仪表堂堂,但是最让人吃惊的是他们的实力,初识巅峰,只不过是四名看门的人,竟然就是四名初识巅峰的强者。

苗旭有些感叹,却不是感叹白家人的身后底蕴,而是感叹白家人在武学一途的暴发户心理,初识巅峰的存在,在世俗界的确是一等一的高手,可是在这些拥有着庞大底蕴的大家族大势力中却根本不算什么,白家人在政治上的地位无可动摇,可是他们在武学一途比起其他的大势力来明显差了一些底蕴,哪怕叶文再天纵奇才,也毕竟是三百年前的事,三百年,就算他倾囊相授,白家人又能够学到多少东西?

所以即便是他们踏入了五大世家行列,在这一方面依旧是一大弱项,这才在门口安排了四名初识巅峰强者,表明白家之人并非全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i^

想到了昨晚和自己交手的白启峰,苗旭隐隐觉得为什么他可以称之为白疯子了,在白家这等高手极度缺乏的大家族里,一个已经迈入了掌控门槛的超级强者,不被白家人热捧在手里才怪,有着强大的白家做后盾,他做出再疯狂的事情似乎也不算什么。

门口的四名门卫见到一辆出租车停在白宅门口,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白龙苑可不是普通的地方,乃是白家的老宅,乃是十多年前共和国那位元首居住的地方,虽说前来白宅的人有很多,可是能来这里的哪一个不是高官富商,哪一个不是门第殷实之家,哪一个不是开着名车,像这等坐出租车来的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当他们看到一起走出来的白晓晨的时候,这才恍然大悟。

然后又想到了老爷子的命令,赶紧上前朝白晓晨行了一礼道:“小姐,老爷子在竹园等候……”

白晓晨一愣,在竹园等候?老爷子在竹园等自己做什么?难道说他早知道自己要回来?

看了一眼苗旭,就这么牵着苗旭的手朝里面走去,四名门卫也没有拦截的意思,甚至没有询问一句,就任由她牵着苗旭进入了白龙苑,这再一次出乎了白晓晨的预料,一般说来,就算是自己的朋友,第一次前来的时候,也需要询问下白龙苑的管家啊?怎么今日问都不问?

白晓晨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们走后,四名门卫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惋惜,似乎是在惋惜以白晓晨的美丽,竟然会找这样一个普通的男朋友,又似乎在惋惜某个人即将遭遇的悲剧。

一路上不断的遇到白家的人,很多人白晓晨都不认识,甚至没有见过面,她也不当成一回事,只是拉着苗旭的手朝着记忆中的竹园走去,丝毫没有去在意别人眼中的那些嘲讽之色,她没有注意,苗旭注意到了,随后他的嘴角也浮现出了一抹嘲讽的意味。

他已经知道了白晓晨的身世,对白家的那位老人本来就有些不满,再看这些人的眼神,明显那位老人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存在,可是他不在乎,要么不来,既然来了,他已经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管怎样,他都要阻止这门亲事,若是白晓晨愿意,他甚至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她带离此地。

竹园位于白龙苑的西侧,大约步行了十多分钟,两人就来到了竹园内,竹园,果真是一片竹园,周围全是那种世间稀有的兰竹,密密麻麻的一片,形成了一大片园林,哪怕如今太阳高照,可是在这竹园中也是一片凉爽,在竹园的一块空地上,摆放着一张竹子编织的茶几,茶几上摆放着一杯清茶,茶几的后面是一张藤椅,藤椅上坐着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

不用问,苗旭就知道眼前的这名老人是谁,正是共和国十多年前的那位元首白梓阳,

他长的很普通,眼睛微闭,斜躺在竹椅上,看上去似乎睡着了一样,就和一个普通的老人没有太大的区别,在他的身后,站着两名中年男子,一股彪悍的气息自两人的身上散发出来,除此之外,偌大的竹林周围,还站着十多名身穿劲装的男子。

看这架势,不像是前来见家长的,倒是赴鸿门宴的,不过苗旭一也不在意!

似乎是发现了有人靠近,那个斜躺在藤椅上的老人骤然睁开了双眼,然后苗旭就感觉两道刺目的光芒射出,直射自己心间,顿时心头一颤,果然不愧为共和国曾经的元首,这等威势就不可能是一般的老者,最重要的一,苗旭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道燃烧的火焰,那道熊熊燃烧的火焰还有另外一个名字——野心!

是的,那是一种怎么燃烧,也难以烧尽的野心,苗旭很是吃惊,对方的年龄起码也有七八十岁了,怎么还会有这等野心?

这是年轻人才应该有的野心啊?他都这么大年纪了,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的在这里养老就好,为什么会有这等不甘的野心?

“孽障,你还知道回来?”苗旭还没有从这充满野心**的眼神中回过神来,老人已经坐直了身子,发出了一声呵斥。

声音如雷,哪里像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

倒像是一个脾气火爆的壮汉,苗旭怎么也难以想象,这样的一个老人会是十多年前那个在世人面前留下了仁爱慈祥这等美名的老人?

白晓晨也被这喝声吓了一跳,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苗旭握住手的原因,她并没有因此而慌乱,只是站直了身子,朝着老人行了一礼道:“爷爷这是何意?”

她的脸上有倔强,有愤怒,但更多的还是委屈,为自己的身世委屈,若是可以,她哪里想要回这个家。

“何意?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婢,已有婚约在身,却不守妇道,在外面和这样的畜生私乐,现在还敢带他回来,你好大的胆子!”白梓阳怒吼道,仿佛有一团火山在他的体内爆发一般。

白晓晨顿时就是满脸苍白,自己的亲生爷爷竟然骂自己贱婢?竟然骂自己不要脸?她真的是自己的爷爷吗?

白梓阳的吼声就好像一道惊雷,炸开了白晓晨的脑海,她的整个脑袋都是一片空白。

苗旭的脸色却是瞬间变了,眼中更是喷出了熊熊的怒火,这个老家伙,他竟然骂自己畜生?好吧,看在你年老的份上,老子不跟你计较,可是你刚才骂什么?骂白晓晨是不要脸的贱婢?她可是你孙女儿,你竟然骂她贱婢?

还不守妇道?***,现在什么年代了,还妇道?妇道你妹?

现在可是共和国,现在可是自由恋爱,你们不顾白晓晨反对,给她订下了这门亲事,如今她不过是在外面呆了一个晚上,就骂她不守妇道,这等难听的话你怎么也骂的出来?

苗旭怒了,他前所未有的这般愤怒,即便是当初被蛊王下蛊,即便是被蛊教的人追杀,即便是在珠藏市被人出卖,他也没有这般愤怒过,这一次,他是真正的愤怒,难以压抑的怒火直接爆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