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30 16:12:04 字数:3398 阅读进度:185/192

玉奴讶异地接过玉簪,“后也怎么会有这玉簪?”

我面不改色地瞎扯淡,“这簪子是玉奴姑娘的娘亲的遗物,在麟洲时,你吧这玉簪送给了一个叫张轩的年轻男子,本侯救了张轩,张轩欠本侯一条命,便把玉簪转送给了本侯,张轩说,这玉簪的主人姓傅,名叫玉奴,只要本侯拿出玉簪,玉奴姑娘就会帮助本侯。”

玉奴眸中浮现一丝疑惑,“奴家确实姓傅,名叫玉奴,可叫傅玉奴的人,天下间,绝不止我一个,侯爷如何确定,我就是张公子口中的傅玉奴?”

因为我就是张轩嘛,我继续扯谎,“因为本侯曾看到过张轩为你画的画像。”

玉奴惊喜地瞪大眼,“张公子为我画了画像!…那,张公子他,还好吗?”

我神色悲哀地叹息一声,“张轩兄原本是麟洲第一富商史耀前的妹夫,外界传言张兄因冲撞当今圣上而被赐死,其实不是,张兄是得了不治之症,病笔的。”

“呜呜呜…张公子…张公子居然死了…”玉奴伤心地泪流满面,我的心里有一丝动容,我在麟洲救了玉奴时,带了人皮面具,跟她说叫张轩,想不到,玉奴如此记挂我这个冒牌的假男人。

我从袖中掏出一块干净的白死绢递给玉奴,“玉奴姑娘,可否告诉本侯,是谁让你下毒害本侯的?”

玉奴接过丝绢擦了擦眼泪,“侯爷既是我恩公张轩公子的恩人,那,玉奴自是知无不言,是今科状元李子渊让奴家下迷葯害您,您进了飘香院后,李子渊便尾随您进了飘香院,他现在在楼下厢房暂坐,等奴家将您迷昏了,他再上来与您一夕欢好,李子渊长得人模人样,实际上是个畜生,他男色女色皆好,而且有暴虐倾向。”

“居然是他!”我讶异地挑起眉,倒是想不到这李子渊竟然是个有双性倾向的人。

我在麟洲李府喝状元酒时,虽然穿了男装,却用的是真面目,那时,我就感觉李子渊看上了我,后来,我以皇后的身份回了汴京,在皇宫里也曾远远地看到过李子渊几次,这么说,李子渊知道我是史名花的老公张轩,知道我是女扮男装的皇后。

我不解地问玉奴,“你为什么这么听李子渊的话?”

奴家无奈地叹道,“奴家原本在麟洲的含春楼为妓,是李子渊为我赎了身,后来,李子渊来汴京上任,奴家自然跟来了,可是,李子渊经常虐待我。”玉奴说着,将身上的衣服退至腰际,露出雪白的肌肤,只可惜,她的肌肤上全是一条条鞭痕,及铁块烫伤的伤疤,我眸中闪过一丝不忍,为她将衣服穿回身上,“玉奴姑娘,你受苦了。”

玉奴的眼泪不停,“李子渊玩腻了奴家,就让奴家进这飘香院为妓,所赚的银两五成给柳嬷嬷,另五成要全数交给他,奴家的卖身契约在李子渊手上,不得不听他的,否则,会被他活活打死。”

我眸中盈满愤怒,“李子渊真是连狗都不如!那,飘香院的柳嬷嬷知道你的事吗?”

玉奴摇了摇头,“柳嬷嬷不知,奴家也不敢跟她说,柳嬷嬷以为是奴家自愿来卖身的。”

我拳头捏的咯咯响,“这李子渊真是猪狗不如!居然连玉奴姑娘这么美的美人儿都虐待!”

玉奴羞涩地红了俏脸,“多谢侯爷抬爱,玉奴惶恐。”

我淡笑转而又问,“李子渊跟崔三等混混勾结的事,是真的吗?”

玉奴点点头,“确实属实。”

我轻声安慰玉奴,“玉奴姑娘,明天我就奏请圣上,下旨抄了李府,治李子渊的罪,再派人把你的卖身契约送来。”

玉奴赶紧跪在我面前,“谢谢侯爷,谢谢侯爷!”

我把玉奴扶起来,“你现在去把李子渊引上来,就说我已经昏迷了,其他事,交给我来办。”

玉奴微颔首,她起身离开了厢房。

我装着昏睡在矮榻上,过了大约五分钟,一身灰色长袍的年轻男子推门进了厢房,他兴奋地走向矮榻上的我,刚伸手碰到我的肩膀,我立即向他撒了一把迷香粉,男子不备,吸进了几口迷香,他原本盈满淫欲的眼眸多了丝不可置信,随即咚!一声,昏倒在地。

我起身,踢了踢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男人,待看清男人年轻俊秀的面孔,果然是新科状元李子渊。

这李子渊长的人模人样,想不到,居然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我让人唤来了柳嬷嬷,让柳嬷嬷派妓院里的打手把李子渊扭送道官府,柳嬷嬷起初有些犹豫,在我保证李子渊进了大牢就出不来后,乐得照办了。

向玉奴到了个别,我便离开了飘香院。

此时,夜已经很深了,我来到皇宫外头,换上事先藏在草丛里头的太监袍,拿着凤仪宫的入宫令牌,顺利地进了皇宫。

我偷偷摸摸地回了凤仪宫我的住所,换上一身凤袍后,我唤来了侍候我的太监小豆子,“小豆子,逍遥侯现在何处?”

小豆子恭谨地回道,“回娘娘,侯爷在御书房代理皇上批阅奏章。”

“走吧,随本宫道御书房走一趟。”

“娘娘…”小豆欲言又止,我一挑眉,“还有什么事?”

“您出去了一整天,到现在深夜才回来,靖王、祁王、楚沐怀与御医穆佐扬都进了宫,在御书房等您一整天了,他们还暗中派人四处去找您呢。”

“啊?”我娇躯止不住打了个机灵的寒颤,这么说,连任轻风在内,御书房又五个帅哥在等我喽,我有点不想去御书房了,他们齐聚御书房,摆明了就是要告诉我,他们是准备离开我,还是永远守候在我身边…

我想,他们被皇帝君御邪关了这么久,应该不会再有心思斗了,但他们各个都是人中之龙,愿意同时守候在我身边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我怕失去他们,可是,躲着也不是办法,伸头是一刀,缩头是一刀,更何况,我很想念那几位超级大帅哥。

在心里掂量了下,我还是决定去御书房。

到了御书房门口,守门的太监刚想通传,我素手一挥,“你们全都退下吧。”

“是,皇后娘娘。”守门的太监连同我身后的小豆子都退下了。

我刚推开御书房的门,御书房内焦虑不安的靖王、祁王、楚沐怀、穆佐扬连同人情仍,这五位帅哥同时望着我…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

殿外月光皎洁,浸洒在我身上,身穿华美淡红色凤袍的我,容颜绝色,气质高雅,宛若月下仙子般绝美脱俗,殿内的五位帅哥眼眸中同时浮现痴迷之色。

御书房殿内灯火通明,恍如白昼般耀亮,衣着华贵的五位帅哥身材清俊颀长,面容白皙无暇,五官俊得过火,俊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们的帅气,我再一次肯定,能同时拥()有他们,是我心中的梦想!

莲步轻移,我缓缓走入殿内,气氛很安静,连轻微的呼吸声都能清楚听见。

五个男人,五道深情的目光直直地盯着我,任何想我的话,与他们此刻的深情目光相比,已成多余。

我水润的明眸扫视过五位帅哥,我不知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对谁先开口。

御书房的大殿中,除了静默…还是静默…

任轻风温润如风的嗓音率先打破沉静,“萱,你心情好些了吗?”

看着任轻风比诗画更绝美的脸庞,看着他淡然若水,却灿亮入繁星的眸子,感受着他身上那浑然天成的清淡尔雅,我的心,没来由地一阵轻松,我知道,既是,我会失去所有人,也不会失去任轻风,任轻风会永远守候我一辈子!

任轻风对我的爱,无尽包容,深情宠溺,他的爱,让我感觉不到丝毫负担,我冲着任轻风嫣然一笑,“轻风,我没事了。”

任轻风漂亮淡然的眸子扫视了靖王、祁王、楚沐怀与穆佐扬四人一眼,温和地对我说道,“萱,他们四人,在刑部黑暗的囚牢中呆了三十一天,他们想通了,不愿再继续争夺你,因为,不管谁胜谁败,伤的都是他们心中至爱的女子…你,张颖萱,他们是适才经商量过,他们对于你之间的感情,做好了决定。”

我的心,砰砰砰,不停地狂跳,“他们的决定,是什么?”

任轻风美的如诗如画的俊颜清淡如水,兴不起一丝波澜,“就让他们自己跟你说吧。”我期待而又害怕地看着其余的四位帅哥,期待他们的答案,我真的好害怕失去他们!

祁王君行云淡淡地开口,“萱,本王想不到,你会为了救本王…与三皇弟还有楚兄、穆兄,竟然舍得伤害皇上…”

靖王君御清美丽的军脸上盈满动容,“萱萱,谢谢你,不计后果,救了我…们。”

楚沐怀感动地看着我,“若非你冒险伤了皇帝,假传圣旨,今夜,我将再也见不到你。”

穆佐扬望着我的眼神多了丝理解,“萱,看得出,你很爱皇上,同时,也很爱我…们几个,在狱中的日子,我对你日夜思念,思之若狂,我想得很清楚了,与其失去你,倒不如永远留在你身边!”

我激动地看着穆佐扬。“真的?”

穆佐扬肯定地点点头,“千真万确。”

我的目光转向祁王君行云,看着他那张与皇帝君御邪一摸一样的绝帅面孔,我的心,多了丝颤抖,“行云,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