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30 16:12:04 字数:2652 阅读进度:184/192

我刚想报出张颖萱的大名,可是,我是堂堂当今皇后,怎么能出现在妓院门口?这可会遗臭万年的。

至于张轩这瑕名,是麟洲史名花的前任夫婿,君御邪对外宣称张轩已被赐死,未免多生事端,张轩这瑕名也不能用。

崔爷见我不说话。他凶狠一笑,“小子,你怕了?”

“说就说!”我嘴角擒上一抹冷笑,“我是逍遥侯任轻风,我任轻风堂堂一个侯爷,又岂会怕你?”

看我这一身白,穿起男装来也是个绝俊的公子哥,除了少任轻风那浑然天成的清雅气质,我冒充起任轻风,也像嘛!

呃…只是我太对不住人家任大帅哥那个仙子般的男人,任轻风出现在妓院门口的事若是传开,任轻风的美名,要被我毁于一旦,我小小心虚一下,希望任轻风知道以后,不要找我算账才好。

“哗…原来是逍遥侯,难怪俊美无铸宛若天仙下凡…”围观的人群一阵喧哗。

崔爷脸上露出一抹狐疑,“你是逍遥侯?”

我神色泰然地点点头,“是啊!皇上命本侯暂住皇宫力待客的章运宫,你要算账,尽避来章运宫找本侯,本侯随时候教!”

“章运宫?”崔爷一听,脸色惨白,连滚带爬地逃了。

貌似崔爷这个混混知道任轻风现在暂住章运宫,一个混混怎么会知道王侯的事情?八成是他背后撑腰的官透露的风声。

玉奴走到我面前,感激地道谢,“多谢任侯爷出手相助,若侯爷不嫌弃,玉奴请侯爷入飘香院喝一杯。”

我淡笑,“那麻烦姑娘了。”

我现在是以真面目穿着男装的,以前我救玉奴时,是带了张帅帅的人皮面具,难怪玉奴不认得我,不过,玉奴看到我俊美的长相,居然毫不在意,不禁让我对她多了几分欣赏。

围观的人潮渐渐散去,我随着玉奴走入飘香院,从白天开始,一直饥渴地盯着我的那双眼眸的主人,也尾随我走入飘香院。

飘香院二楼,一间环境雅致的厢房内,我慵懒地斜倚在矮榻上,面前的矮桌上备了精致可口的酒菜。玉奴在一旁侍候我。

柳嬷嬷站在一旁,陪着笑脸,“侯爷,您看…崔爷这事,若是他明天再来飘香院找麻烦…”

我懒懒地开口,“本侯保证那个叫崔爷的混混今后都不敢来找你飘香院的麻烦。”

柳嬷嬷连忙道谢,“那谢谢侯爷了。”柳嬷嬷瞥向玉奴,“玉奴,你今儿个遇到贵人,还不谢谢侯爷!”

玉奴刚想向我道谢,我素手一挥,“得了,谢来谢去烦不烦?”

柳嬷嬷连连点头,“侯爷说的是…”

我挑起俊眉,“你说那个叫崔爷的痞子,背后的靠山是今科状元李子渊,这事,可是真的?”

“回侯爷,是真的,崔爷本名崔三,是汴京有名的混混,他飞扬跋扈,鱼肉百姓,到处强收保护费,数月前,崔三巴结上了李状元,行为更是猖獗至极。”柳嬷嬷气愤地道,“就我这飘香院,崔三也时常来‘吃白食’,玩女人不给钱,也有不少人上官府状告崔三,可是李状元的官职是正四品通政使司副使,李状元收了崔三的巨额贿赂,崔三的案子都给李状元暗中压了下来。”

我一脸讶异,“柳嬷嬷,这些是你怎么知道的?”

柳嬷嬷压低嗓子,“李子渊是今科状元,朝廷命官,他的事,我一个鸨母哪敢瞎说?若不是对侯爷您,其他人,我可是不敢多说一个子,嬷嬷我知道这些事,也是那些当大官的来我飘香院嫖妓,喝醉了酒透露的。”

还在麟洲时,我就感觉那李子渊表面上是个谦谦君子,背地里不是什么好货色,看来,我猜对了。

我点点头,扔了一锭金元宝在桌上,“拿去,我跟玉奴姑娘独处一会儿,刘嬷嬷就下去吧。”

“是是…谢侯爷…谢侯爷…侯爷您出手真阔绰,今晚,玉奴就是您的了。”柳嬷嬷拿过金元宝,笑嘻嘻地走了,临走时,还不忘帮我跟玉奴关上门。

厢房中只剩下我跟玉奴两个人,玉奴刚向跟我说话,离开的柳嬷嬷神色慌张地又折了回来,“打搅侯爷您了。”

我不耐烦地问,“柳嬷嬷折回,何事?”

“就是几句话交待下玉奴,如何更好地服侍侯爷您。”柳嬷嬷凑到玉奴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玉奴脸色一白,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我漂亮的眸子微眯,这玉奴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了,怎么服侍男人,还用得着这老鸨教?当然,我也‘上’过好几个帅哥,可是,玉奴是卖身,而我是跟我爱的帅哥,这‘上’的含义不一样。

柳嬷嬷再次离开后,玉奴帮我捏了下肩膀,跟我闲聊了几句,便借故说上茅房,离开了十分钟才返回的。

玉奴‘上完茅房’回来后,她对我异常的热情,“侯爷,这一桌的酒菜您怎么就喝茶,不喝酒呢?”

我怀孕了,当然不能喝酒了,不然,肚子里的宝宝畸形了怎么办?

我淡笑,“我…本侯不想喝。”

玉奴动作优雅地斟了一杯酒,趁我没注意,她指甲一弹,暗藏在指甲壳里的迷葯落入酒杯中,她将酒杯递到我手上,娇躯在我身上直磨蹭,“侯爷,这酒可是上等的女儿红,您尝尝…”

玉奴柔软的胸脯直直挤压着我的肩膀,搞得我整个人都酥了,我要是男人,这酒,恐怕早喝了。

我将酒杯放回桌上,脸色一敛,定定地盯着玉奴,“玉奴姑娘,这酒里有毒吧?你刚刚出去见谁了?”

玉奴脸色一僵,“侯爷,玉奴不…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见玉奴不肯承认,我抓起她的右手,瞥了眼她无名指的指甲里头剩余的白色粉末,“要不要本后找个御医来验一下姑娘指甲里头的粉末是何毒?”

玉奴颓然地垮下双肩,“既然被侯爷发现了,侯爷要如何处置奴家,奴家绝不怨言。”

我好言相劝,“玉奴姑娘,本侯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何要害本侯?别忘了,本侯刚才还在崔三那痞子手里救过你。”

“我…”玉奴有些动摇,她绝美的脸上闪过一丝挣扎,随即无助地摇了摇头,“侯爷,玉奴真的不能说,不然…玉奴只有死路一条。”

我唇角勾勒出一抹冷笑,“莫非姑娘认为,你不说,就能活下来?”

“侯爷为人光明正直,起码,死在侯爷手里,玉奴有个痛快。”玉奴脸色惨白地闭上双眼,“若是出卖了他,他会让玉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定定地盯着玉奴美丽的脸庞几秒钟,我淡然一笑,改变策略,“玉奴姑娘,你认为本侯相貌如何?”

想不到我突然问这个话题,玉奴老实地回道,“侯爷容颜绝世,权倾朝野,风度翩翩,是每个女人心中梦寐以求的对象。”

真正的逍遥侯任轻风倒真如玉奴所说的极品优秀,至于我张颖萱这个冒牌货嘛,有了女人也没本事‘用’撒。

我笑看着玉奴,“那为何,玉奴姑娘却不曾多看本后一眼?”

玉奴陷入沉思,“因为玉奴已经有了心上人了。”

我从袖中掏出麟洲时玉奴送给我的那支绿色玉簪子,“姑娘的心上人,可是这支簪子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