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30 16:12:04 字数:2262 阅读进度:180/192

楚沐怀跟任轻风到汴京本身就是为了我取血凤的人头,是不用多查。

要血凤人头的还有靖王、祁王与穆佐扬,他们全都来了汴京,目的是圆我杀血凤的心愿。

我若有所思地蹙起秀眉,对君御邪说道:“皇上,臣妾想上祁王府一趟。”

君御邪脸色有些不悦,“皇后担心祁王的安危?”

我淡淡一笑,“既然知道,还问?”

君御邪有些愤怒地盯着我,他的眼神似乎在指责,我怎么可以担心别的男人?

担心行云就是担心行云。

我坦然地回视他的眼神,最终,君御邪无奈一叹,“萱,朕陪着你上祁王府。”

呃…我有些微楞,“我担心别的男人,你竟然隐忍了怒气,若是以前,你一定会对我有所责罚,现在居然大度到要陪我去祁王府,你何时变得这么宽容?”

“朕乃一代帝王,天之娇子!也只有皇后,敢用‘你’字来直呼朕。”君御邪微微一笑,“朕对你,从来都是过于宽容,朕今天能容忍你担忧别的男人,或许,朕是受了史耀前的影响,史耀前过于伟大,让朕敬服。”

我心里乐翻了天,最好你宽容到准许我同时拥有N多老公,可是,君御邪接下来的话,却让我变了脸色。

“萱,你要记住…”君御邪顿了顿,邪气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我,“朕的容忍度…有限!”

我翻了个白眼,大步朝书房外头走,君御邪跟上我的步伐,我与君御邪换上了一身平民便装,出现在祁王府大门口。

祁王府大门口的几名守门侍卫一见我与君御邪,立即单膝跪地,“叩见皇上,参见皇后娘娘。”

我跟君御邪曾多次出现在祁王府,祁王府的侍卫认得我们,并不意外。

君御邪直接切入正题,“祁王呢?”

其中一名侍卫恭敬地开口,“回皇上,祁王爷刚刚气匆匆地外出了。”

我神色冷凝地问,“他去哪了?”

“回皇后,属下不知。”

也对,祁王的去处,要不是他自己交代,区区看门侍卫,又怎么会知道?

君御邪眼神微眯,“祁王是往哪边走的?带的人多吗?走了多久?”

侍卫指了下城外的方向,“王爷是向城外走的,他孤身一人,离开有半个时辰了。”

我心神一凛,祁王君行云也知道血凤出现在天阴山庄附近的消息,莫不是行云以天魔的身份回了天阴山庄(也就是阴魔教总坛)?

行云已经走了半个时辰,换现代的时间来算,等于一个小时,从祁王府到城外十里的天阴山庄,慢则半个小时,要是用轻功的话,十分钟就够了。

这么说,行云有危险,若是血凤真的布下天罗地网等着行云入瓮,我真不敢想象,会有什么后果!

我跟君御邪对视一眼,君御邪立即下令,“带上五千精兵,随朕前往城外十里…天阴山庄。”

行云毫不在意地嗤笑一声,“皇兄与臣弟这番话毫无意义,皇兄与臣弟心知肚明,身在皇家,无所谓卑不卑鄙,只有‘成王败寇’四个字!”

君御清讽笑着点点头,“二皇兄说的没错,今日臣弟落于皇上手中,臣弟无话可说,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既是如此,朕自然不会对你们客气。”君御邪低喝一声,“来人!”

帅草园的大门外立即涌入大批的大内侍卫,为首的侍卫统领对着君御邪拱手一揖,“皇上有何吩咐?”

“祁王君御祁、靖王君御清企图谋反,将他二人打入天牢,听候发落。”

君御邪一声令下,靖王与祁王的双手马上被几名大内侍卫反擒住。

祁王君御祁(行云)与靖王君御清都中()了十香软筋散,根本无力反抗,指的束手就擒,他们绝俊的五官上都露出苍白无力感。

我呆了十秒,不满地看向君御邪,“皇上,原来你一直在帅草园外头安排了大批皇宫侍卫,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朕为什么不可以?”君御邪的眸光阴冷邪魅,“祁王、靖王欲加害于朕,欲颠覆朕的山河,朕的做法,没有错!”

“可是,靖王与祁王是皇上您的手足兄弟!”我还想再说什么,君御邪截断我的话,“企图对朕不利的人,哪怕是朕的手足,朕也绝不姑息!皇后不必再多言,为逆党求情,别怪朕以同罪论处!”

我张了张嘴,很想说,同罪就同罪,可是,那样做,太过意气用事,若我与靖王祁王三人都进了牢房,谁来就我们?

任轻风远在麟洲,远水救不了近火,穆佐扬、楚沐怀、花无痕三位帅哥现在不知所踪,指望他们,未必可行,再说,他们不一定斗得过皇帝。

还不如我暂时忍下一口恶气,再想办法救祁王与靖王。

现在的我,虽然有了血凤的绝世武功,可是,自得到了血凤的内力当日起,我的身体必需经过一个月的时间适应血凤的高深内力,现在才过了半个月,才有半个月时间,我才能运用血凤的内力自如,否则,现在强行运内力,我只会走火入魔,死路一条。

见我不再出声,君御邪大手一挥,靖王与祁王立即被压了下去,临行前,君御清与君御祁的目光都深深地望了我一眼,从他们眼中,我看到了无悔,看到了坚决,看到了绝望,看到了浓浓的深情…

靖王与期望被押往刑部天牢,帅草园中又恢复了平静,丫鬟红香站在一旁,君御邪与我都没有出声。

久久,君御邪幽幽轻叹一声,“红香,带皇后娘娘去房里歇息。”

“是,皇上。”

红香扶着我慢慢朝厢房的方向走去。

经过这么一闹腾,我心神俱疲,是该好好整理下思路,下一步,我该做些什么。

我回房歇息之后,君御邪一个人静静站在帅草园的庭院中,一身明黄色龙袍的他,尊贵非凡,邪魅诡异,再无形中,能给予人沉沉的压迫感。

君御邪负手而立,似在等待着什么,也似在安静思考…

须臾,身穿官袍的大臣临桂徐匆匆走入帅草园,停在君御邪跟前,“下官林贵修参见皇上。”

“免礼。”

“谢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