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30 16:12:04 字数:3068 阅读进度:178/192

“萱…你好湿了…”君御邪从我体内抽出手指,我瞥了眼他指上湿滑的爱液,脸红到了脖子根,君御邪盈满期欲望的火红眼眸邪邪一笑,他倏然半蹲下身,双手将我的大腿掰得更开,他温润的薄唇印上我的私处温柔地添舐…

“噢…”触电般的快感一波一波地侵袭着我,我双腿大张地坐在窗框上,任君御邪置身在我腿间,添我粉嫩的私处。

君御邪的舌头伸进我紧小湿热的腿缝间灵活地捣鼓,那种又酥麻又微痒的感觉差点没将我逼疯,“邪…嗯啊…我要…我想要…”

我的双手紧紧抓着窗框,免得坐不稳掉下来,私外传来的快活感觉使得我全身都软绵无力,君御邪从我玉腿间抬起首,“要…朕就给你…”

君御邪原本低沉好听的嗓音因欲火的灼烧变得沙哑,他火红眼眸中疯狂的情yu几乎将我灼伤,我瞥着君御邪腿间那早已坚昂挺立的欲望,不禁害怕地吞了吞口水。

君御邪的勇猛,我不知领教了多少次,每次都搞得我欲仙欲死。

我吞口水的举动令君御邪眼中的欲望更炽了,他一把将坐在窗框上的我抱下来,让我跪在他面前,强压着我的头,往他腿间的巨昂按…

我迫不得已,只得张开娇艳欲滴的红唇含住了他巨大坚硬的男根,我嘴里湿热的温度令君御邪舒服地倒抽一口气,可他巨大的男根才入我的小嘴三分之一,我的小嘴就被填满。

他的大掌按压着我的后脑勺,逼迫我不停地吐纳含吮他的男根,因为君御邪的手在使力的原故,他腿间巨大的昂扬深深插入了我的咽喉…

“呜呜…”深插入喉的不适感使得我眼眶蓄上委屈的泪花,眸中湿润的雾气更刺激了君御邪的占有欲,他的手按压我后脑勺的动作更快,我添含他巨根的动作更频繁,更深入…深入到几乎将他腿间的两个蛋蛋都含入嘴里…

窗前月下,沐浴在银白色的月光下,君御邪赤裸的男性身躯高贵得有如神人,完美得不可亵渎,而跪在他面前添含他腿间巨根的我,显得那么卑微,君御邪是欲的主宰者,而我,只能听从,只能随他的意…

长达二十分钟的含添君御邪的男根,我微红的脸色显得更加的妩媚动人,君御邪深深闭了闭了闭眼,享受着最后一下深插入我喉咙的极致快感,他倏然将我的脑袋轻轻推理他腿间的巨根,让我爬靠在窗沿,他双手拖住我的腰部,从背后深深插入了我腿间的幽径…

“唔…萱,你里面好湿…好紧…”君御邪快速在我体内驰骋起来,刚开始他巨大的男根才进入我三分之一,就彻底将我填满,可是他一下一下深而重的**,迫使我的身体一点一点,包容了他的全部!

“啊!好爽!”我紧小的下体被君御邪巨大的男根撑到了极限,我双手紧紧抓着窗沿,承受着君御邪一下比一下更猛的**,哪一潮高过一潮的快感几乎将我溺死,“邪…嗯嗯…你好猛…我快爽死了。”

“萱,你下面…太紧…太小了…朕无比爽畅…”君御邪低嘎地粗喉着在我体内疯狂冲刺,“朕爱你的人…爱你的身体…呼…朕爱你…爱到想活活插死你。”

“噢!…你插死我吧…嗯啊…被你搞死…我愿意!…”我被疯狂的欲望激的失去了神智,无尽地配合着君御邪狂猛的**,粗暴的虐夺…

思萱苑夜里巡逻的守卫有好几对,我与君御邪单独居住的院落处在思萱苑的中央,守卫只会在院落外头的庭院内巡视,得不到我跟君御邪的命令,不会进这处单独的院落来。

晚饭过后,皇帝君御邪已经派人通知了靖王、祁王、穆佐扬、任轻风四人,明日无后来思萱苑,我将会作出抉择。

当然,楚沐怀已经知道了这事,不用通知,他隔日下午也会来。

夜很深了,穆佐扬睁着眼睛,毫无睡意,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明日的午后,他不是与心爱的女子双宿双飞,就是陷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麟洲城驿站的别馆中,靖王与祁王坐在朱红色的小亭内对月饮酒,酒似无味,靖王君御清笑看着对面的祁王,“二皇兄,若是明日萱萱选择的非你,你会甘心放弃吗?”

祁王君行云微微一笑,他的笑容很苦涩,“放弃?谈何容易?放弃她,还不如要了本王这一条命。”

君御清俊美轻拧,“那,二皇兄预备如何?”

君行云淡淡地回视了君御清一眼,“本王的打算,想先知道萱萱究竟选择谁再说。”

君御清莞尔一笑,“原来,二皇兄的想法也是如此,臣弟在想,若萱萱选择的不是二皇兄你,恐怕二皇兄回去用抢的吧?”

“三皇弟,不也是一样?”君行云肯定的反问句,使得君御清俊眉微挑了一下,他没有说话,与君行云静静对月饮酒,直至天明。

楚园是楚沐怀在麟洲的别馆,里头()的景致很美,楚沐怀却无心欣赏园中的美景,他只是如同只影一般,站在园中,望着天边的明月,默默地思念着心爱的女子。

逍遥侯府的主人任轻风,此刻不在侯府,他悄悄潜入思萱苑,躲过重重巡夜的守卫,来到我与君御邪居住的院落内,刚刚接近我与君御邪居住的卧房,他立即变了脸色。

男人的粗喘,女人的**…一声,一声…传入任轻风耳里,任轻风俊颜惨白,他美得如诗如画的俊脸上盈满哀伤,很难想像,淡若仙人般的他,清淡如水的瞳眸中竟然聚满愤怒,积满痛苦。

任轻风只要再转个弯,就能见到朝思暮想的人儿,可他至爱的女人此刻却在别的男人身下肆意承欢!

君御邪就是那么一个邪气得难以捉摸的男人,他的邪魅,他的霸气,他的睿智,他偶尔的温柔,他绝美的外表…他的一切,都是那么吸引着我。

祁王君行云与君御邪一摸一样的绝色俊颜完美的找不出一丝瑕疵,他眸如幽潭,深邃迷人,浑然天成的尊贵之气,与君御邪比之,毫不逊色。

最重要的是,行云为了我,连山河都可以不要,这样的男人,值得我用一生好好回报。

靖王君御清手中拿着一把漂亮的折扇,他手中的扇子我怎么看,怎么眼熟,对了,那时我在芙蓉夜市,猜灯谜时,在扇上留了首诗的那把扇子,绝妙的缘分,扇子竟然落在了君御清手上,想来,我与比我小三岁的帅哥君御清,真的很有缘。

但观君御清那张美丽得过火的脸庞,他俊眉星目,皮肤白皙,美丽却英气十足的面庞足以令天下女人自惭,君御清为了我可以不要靖王的地位,在我诈死那次,不知情的他,竟然差点冲入火场为那具,我找来冒充我的女尸殉葬!此番深情,我该怎么报答?

我的视线定定地落在楚沐怀精雕细琢的俊颜上,他绝色的帅脸上从来都隐不去那股我见尤怜的气质,令我忍不住要怜香惜草。

楚沐怀这个楚楚动人的男人是离不开我的,他的下半身,只对我有感觉,只对我有兴趣,难道,我忍心让他下半辈子当和尚么?

人家可是超级大帅哥啊,我绝对不忍心。

若说穆佐扬,单是看他那张帅的过火的俊脸,足以让我流口水,更别提他完美清俊的身材,以及他那身精湛超群的医术,他是一个愿意帮我做任何事的男人,我根本无法舍弃。

我的视线最终落在任轻风身上,任轻风一身洁白的锦衣,他眉目若画。容颜绝色,仿若画里走出来的人,没得不食人间烟火,只要有任轻风的地方,他身上散发的那股清淡尔雅浑然天成,让人宛若置身于九霄仙境般,感觉身心舒畅,心旷神怡!

任轻风这样一个美的如天上谪仙般的男人,我相信,世上任何女人都不会舍得离开他,因为,哪怕是呆在任轻风身边,感受着他清淡的气韵,也是一种享受。

这六个男人,绝色帅气,各个都是人中之龙,我怎么看,怎么心动,我的心动,不单单只针对一个男人动容,而是六个。

我是个花心的女人,而且超级色,绝对的极品色女,依我这么爱怜香惜草的心,我是绝对不愿意伤害任何帅哥的。

君氏三兄弟、轻风、佐扬与沐怀,不管我选择哪一个,都会伤了其余五个的心,那么,我宁可一个也不选。

包何况,我的心里,还藏这一个男人,那就是很久没见过的花无痕,不知道花无痕那超帅的小子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