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30 16:12:04 字数:3156 阅读进度:169/192

“不!君御邪绝对不可能就么死了!我不让他死,我不要他死!”我激动地大吼起来,无边的恐惧笼罩着我,想到要失去君御邪,我竟然感受到一种痛入骨髓的痛!

我怀中的史耀前吃力地伸出大掌握紧我的小手,“萱?”

我连忙低下头,看着史耀前,“对不起,前前!我的命是你救的,我应该更顾忌你的感受,可是邪他快死了,我真的好难过?”

史耀前脸色惨白地摇摇头,他可爱的娃娃脸连上一丝血色也没有,透明得就像随时会消失的幽魂,我全身不停地颤抖,“钱钱,你不可以有事!”

穆佐扬走到我身边,蹲下身,为我怀里的史耀前把脉,须臾,穆佐扬脸上盈满无奈的神情,“史兄?”

我抢在穆佐扬前面开口,“佐扬,钱钱他只不过中了血凤一掌,你告诉我,他没事的,对不对?”

穆佐扬难过地炊下眼睑,“江湖第一高手,血凤的一掌,足以当场毙命。史兄能撑到现在,真的是奇迹!我刚才替史兄把脉,发现史兄体内真气浑厚,依我推断,史兄的武功,不在皇上之下。”

我梨花带泪的小脸深情地望着史耀前,“他休止武功高深,他的诗画更是一绝,他是世人所崇拜称颂的卧龙居士!”

祁王与靖王一惊,连忙走到史耀前面前,“史兄是卧龙居士?”看祁王与靖王吃惊的神情,看得出来,他们二人对卧龙居士很是欣赏。

史耀前虚弱地笑笑,“只是个虚名罢了,我只是一个深爱着萱萱的男人。我向来视财如命,直到现在将死,我才明白,钱财对我而言,并不重要。为了萱萱,我可以散尽家财,可以付出生命!我史耀前这一生最重要的?”史耀前握着我的手紧了紧,“从来只是你张颖萱!”

史耀前对我深情,让祁王与靖王与穆佐扬眼里浮现一丝愤怒,随即又蕴上欣赏之光。

苍天!难道我张颖萱今天就要失去两个深爱着我,我也深爱的男人吗?

不,我不要!

我用乞求的眼神看着穆佐扬,“佐扬,我救你,救机钱钱,救救皇上!”

穆佐扬满脸的痛楚,“别说你求我,哪怕中介你希望我做的事,我也会一一为你达成,可昌,皇上已经无葯可医,而史兄中了血凤一掌,筋脉尽断,同样无力回天!”

我面如死灰,祁王与靖王静静地站在边上默不作声,他们脸上盈满无能为力的悲哀。

穆佐扬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我的心中又燃起了一线希望,“萱,史兄筋脉尽断,撑不过一柱香的时辰,可,皇上中了血气之香,毒气遍及全身,若有人会过血大法,皇上或许还有救?”

“那快救皇上!”我的目光瞥向十米开外躺着一动不动,嘴里却不停呓语着我的名字的君御邪,我的心简直痛成了一块一块的碎片!

“萱,所谓的过血大法,就是把一个人的血渡到另一个人身上,而另一个人的血,渡回到此人身上,两人血液互相交换。先不说过血大法已经失传了近百年,就算有人会,皇上他也撑不过三柱香的时辰,我们没时辰找人。就算找到有人会过血大法,皇上他满身毒血,若与皇上交换血液,必死无疑,又有谁愿意替皇上死呢?”穆佐扬的话再次将我打入了地狱。

见我痛苦难当的神情,史耀前嘴角露出一抹苦楚,“我会过血大法。”

我与祁王、靖王连同穆佐扬三人皆惊异地看着史耀前,史耀前淡淡道,“我曾经画过一幅画,与人交换了失传已久的过血大法秘籍。快将皇上扶过来吧,我的时辰?不多了。”

祁王与靖王同时深沉地望着史耀前,靖王面无表情地开口,“你愿意救皇上?”

“我这么做的理由,只有一个,不是因为,我反正奉死,顺便救皇帝一命,”史耀前深情地望着我,“而是因为,萱萱不希望皇帝死。”

我的心狠狠一震,看着史耀前的眼光除了无限深情,更多了浓浓的感激。

穆佐扬意气风发已然陷入昏迷状态的皇帝君御邪扶了过来,史耀前心疼地看了我一眼,“萱,我永远不需要人的感激,我只你开心就好。”

史耀前说完,吃力地端坐起身,盘腿而坐,他两手分别放在膝盖上,双掌朝上,朝皇帝君御邪凝运真气,君御邪的身体忽然腾空倒立而起,君御邪的头顶与史耀前的头顶垂直成一条直线,只隔了不到五公分的距离,忽然,君御邪的双手垂了下来,史耀前伸出双手,与君御邪的双手相交叠,真气呈一道锐利的刀锋,划破史耀前手腕的皮肤?

我清晰地看见在缭绕的真气中,君御邪的血,从左手腕的伤口处不停地流入史耀前体内,而史耀前的血,不断地从右手腕的伤处流窜入君御邪体内?

我与祁王、靖王连同穆佐扬安静地站在一边,我的目光本来一直子着正()在过血的史耀前与君御邪两人,偶然瞥了眼祁王,发现祁王君行云脸色不佳,似乎不是那么原意君御邪活过来。

而靖王君御清,他脸色近乎铁青,双拳紧握,手背青筋暴跳,似乎强忍着不打断史耀前与君御邪相互过血的过程。

我嘴角露出一抹苦笑,祁王与靖王不希望君御邪希望活过来,不,应该说他们此刻的心情是相当复杂的吧。

君御邪若安然无恙,势必再会跟祁王与靖王争抢我,若君御邪就这么死了,祁王与靖王就少了个情敌。

虽然不知道君御邪不在了,祁王与靖王会怎么争夺我,但,两个人抢,总比三个人抢,来得容易,不是吗?更何况,君御邪对他们而言,真的是一个强大的劲敌。

祁王与靖王已经够伟大了,至少,他们做到了此刻没有趁君御邪之危,要了君御邪的命,甚至没有阻止史耀前救君御邪。

一柱香过后,离我中了血气之香已经到了三个时辰,我在这三个时辰,也就是六个小时中,没有运过功,血气之香的葯效已过,我的身体又恢复了正常,不再软绵无力。

交渡完身上的最后一滴毒血,皇帝君御邪蓦然张开通红如血的双眸,他从半空一个飞跃,身子平平稳地飘落下地,动作潇洒利落,高贵俊美如天上的神邸。

我痴痴地看着君御邪绝色俊美的容颜,他那双火红邪气的眼眸深深地吸引了我,在下一瞬,我的视线却被史耀前倒地的身子拉回视线。

我将史耀前的身躯搂在怀里,晶莹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尽数滴落到史耀前脸上,暗红色的血液自史耀前的嘴中不断的涌出,他的血,不,更准确的说,史耀前现在流的原本是君御邪体内的毒血,血色红到发黑,他的脸色惨白得几近透明。

“萱?能为你而死,是我?最开心的事?你?不要伤心?”史耀前吃力地吐出几个字,他试着伸出手要为我擦拭眼泪,但他抻了好几次,都无力触到我的面颊。

我赶紧握住他的手,“钱钱,我怎能不伤心?我不舍不得你?我不要你离开我?”我的嗓音哽咽得连话都说不不全。

“我不会?离开?你,永远都?不会。我死?了,我的灵魂会化作一缕清风,永远?萦绕在你身边,陪伴着你,”史耀前惨白的面颊带着一丝期待,“萱,你爱你吗?你?愿意让我永?远陪伴着你吗?”

“我爱你!愿意永远有你相伴。”这句话,是我发自内心的,我对史耀前发自内心的真诚爱意令静静站在一旁君氏三兄弟与穆佐扬的身子狠狠一震,无边的痛楚漫入他们眼帘?

我的眼泪,直直滴入史耀前漆黑的眸眶里,史耀前嘴角弯出一抹满足的笑容,“萱,我爱你,我要永?远留在你身边了,作首诗,送我一程?好吗?”

“嗯,”我点点头,泪水晶莹如泉水般滴涌,我的嗓音却没有一丝哽咽,红唇轻启: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棱,江水为竭

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史耀前的心跳在我清润如风的嗓音中慢慢停下,他缓缓闭上了灿如繁星的漆黑眼眸。

我低首温柔地看着他,他可爱的娃娃脸上带着一抹安祥恬淡的微笑,他原本紧握着我的手松开了,垂落在地上。

“他,永远地走了?”我低低地呢喃,抬首看向一直站在边上默不作声的君氏三兄弟与御医穆佐扬四人,我又垂首看着怀中安祥沉睡的史耀前,此时,天色蒙蒙亮,东方露出了淡淡的红光,朝霞快要出来了,一股凉风轻轻拂过,萦绕在我身边,仿佛是史耀前的魂魄化作了清风,永远地陪伴着我。

我笑了,笑得很凄楚,笑得很灿烂,“他,没有离开我,他,永远伴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