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157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8:43 字数:5235 阅读进度:151/192

靠!迸人就是那么爱吟诗装浪漫,虽然确实很浪漫,可我这不是跟不上诗潮嘛。我盯着君御清白皙修长的男性裸躯,随口胡邹:帅哥御清,洗澡澡。

水中浸泡,好湿湿。

左搓搓,右揉揉,

上冲冲,下洗洗,

真爽真爽!爽滴爽滴!

君御清一愣,随即哈哈大笑,我怒瞪他一眼,“怎么?我作的诗不好吗?”

君御清反问,“能博得本王大笑,你说好不好?”

“我不知道,所以问你。别将问题丢给我。”

“萱,自古不管多么成功的一首诗,在每个人眼里见解都不同,本王想说,萱萱这首为所作的诗,本王甚是喜欢,本王此生都会铭记于心!”

我感动地将脑袋靠在君御清胸前,“御清…”

“萱萱”君御清将下颚抵在我的头顶轻轻磨蹭,怜爱之情,不用言表。

“清,我们再见了这么久,你都以为本王自称,可记得你曾经答应过我什么事?”

“记得,本王曾答应过你,在私下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本王在你面前以‘我’自称。”

“现在呢?”

“本王…我…萱,以本王自称,实乃一出生便如此了,一时改口,比较难,再者,我对你炸死出宫,却不告知我一事,深感难过,因此,一时之间,也没在你面前将‘本王’这个自称改过来,你原谅我好吗?”

君御清的俊颜浮上一丝孩子气,或许因为他的年纪比我小,我的心莫名地很疼他,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又帅又有钱又有才华。

“一个只属于我,只爱我的男人,我还有什么跟你生气的理由?”

我温柔的话语使得君御清绝美的脸有蕴上一抹开心的笑容,“萱萱真乖!”

“我晕!你比我小好吧?还说我乖?”我好笑地看着他,君御清这个男人,明明比我小,我却永远能感受到他对我的关怀体贴。

我跟君御清舒服地泡在热水池里,感受着温水浸身的舒畅感觉,一篮鲜艳的玫瑰花瓣早已备好放在水池边上,君御清抓起几把花瓣,一一撒落在温水池中,我慵懒地问,“像撒花瓣这些活儿,交给下人做就行了,何劳王爷你亲自动手?”

我的身子泡在温水中,水气弥漫,水平线之上酥胸半露煞是撩人,君御清眼含淫欲地盯着我在水中若隐若现的饱满酥胸,“萱萱,你冰肌玉骨,容颜绝世,本王…不,是我不愿别人目睹你绝美的身子,哪怕是侍婢也不行,你只属于我一个。能为你撒下沐浴花瓣,是我的荣幸!”

好听至极的清雅男声,带着几分霸气,令我的心深深动容,“我从来没有想过,在船上也能享受到如此舒适的花瓣浴,”哪怕是数天前,我跟你哥哥君行云乘坐的豪船也没有此等待遇,我顿了下,感动地道,“御清,让你费心了。”

君御清又撒下一把玫瑰花瓣后,轻拥着我娇嫩的身子,“能抱着你,哄你开心,就是本…就是我最高兴的事。”

君御清的吻如细雨般落在我光滑白嫩的纤细颈项,他的吻很温柔,带着无尽珍惜,让我的心深深感受到,他的心只为我而跳动。

我反被动为主动,小手攀上他结实的臂膀,樱唇含住他胸前的敏感小点,以舌尖在小点上来回添逗。

君御清身体微僵,他胸前的两点变得更加的挺立敏感,我沿着他结实平坦的胸口缓缓向下允吻,君御清为了方便我的柔吻,他昂然站起身,我跪在池水中,玉手执起他腿间不知何时早已变得硕大的男根含入嘴里,君御清舒服得倒抽一口气,“萱萱…”

洁白的月光从天窗的洞口温柔地浸洒着浴池,窗外平静的江水漾起阵阵微波,内室满室的桂花馨香萦绕在鼻间,我樱嫩的小嘴含住君御清的巨大不停地来回添吸,君御清灿如子夜繁星的眸子里蕴满疯狂的欲念,他享受地微仰起头,细细感受着我含吮他男根的无尽快感。

他的男根实在太过巨大,又硬又长,为了让他舒畅至极,我的小嘴张到最开,让他的男根一点一点深深插入我的咽喉里,最终他的男根全数没入我嘴里…

“呼…萱萱…你这样,我太畅快了…唔…我根本受不了…”君御清话虽如此,他的大掌按着我的头部,让我将他含得更深,被他坚硬的男根深插入喉的不适,使我的眼泪蕴满了眼眸。

君御清心疼地拭去我的泪我的大掌按压着我的后脑勺,迫使我的樱嫩小嘴更加深入地含纳他炙热坚硬的男根。

极致的挑逗,君御清倏然退开身,“萱…你的小嘴满足不了我…我要插你的下面…”

未待我缓过神,君御清将我一把抱起,我的小手反射性地攀住他的肩膀,他的大掌拖住我的翘臀,巨大坚硬的男根对准我腿间柔嫩的幽径一插而入。

我窄小的幽径被他的巨大猛然入侵,突如其来的结合使得我惊呼一声,“啊…御清…别这样?”

“那…这样吗?”君御清的身体如神邸般昂扬站立,他有力的大掌托住我白嫩的俏臀不停地上下律动,我的玉手很自然地环住他的颈项,双腿勾住他的劲腰,无助地随着他的动作摆舞…

只是这样站着欢爱的姿势实在是插入太深了,君御清的每一个动作都使他巨大长硬的男根深深地**我紧窒柔嫩的幽径,我才跟他有过一次激烈的欢爱,现在又被他这么剧烈的戳插,湿嫩的幽径有些微肿,隐隐作疼,疼痛间却又夹杂着无法言语的畅快感觉。

“啊…嗯…御清,你的动作弧度不要这么大,我整个人被你贯穿了…”我凝起秀眉,玉腿紧紧勾住他的腰身,被他这么猛烈的插,我胸口的内伤也微微泛起疼来。

“萱萱…本王就是喜欢将你贯穿的感觉!”君御清非但没缓下动作,他托住我臀部的大掌反而一上一下律动得更快!

“啊。。好痛。”我受不了他的猛烈抽()插,眉头轻皱,感觉幽径深处的花核都被他撞肿了,“御清,你轻点…你这么重,我会活活被你操死。”

“萱,你太美好了。。本王…我。。控制不了自己。”君御清的神情无限享受,我被他插得又痛又爽,不顾自身的不适,媚吟着与他一同飞向欲望的巅峰…

我不知道自己被君御清插了多久,当我以为快被他插死的时候,他终于释放在了我体内,我全身酸疼难耐,而池中的水温也早已转凉,君御清命人添了热水,再温柔的抱着我泡在池水中,悉心的为我清洗身子。

凉爽的秋天,温水浸身的感觉真的很舒服,由其又有君御清这等绝色帅哥帮我洗澡擦背,真的是人生一大爽事。

我全身的疲惫很快便得到缓解,君御清拿起一块干净的毛巾为我擦干身上的水迹后,将我一把打横抱起,走出内室,来到就寝的卧房,把我放在华美的大床上。

“御清,我想去甲板上吹吹风。”我刚想起身更衣,君御清却拦下我的动作,“萱,我先为你上点葯。”

君御清以双手分开我的玉腿,见我柔嫩的私处早已红肿不堪,他眸中蕴满心疼,“萱,让你受苦了。”

我羞涩一笑,“这种苦,我受得甘之如饴。”

君御清迅速拿起床头事先备好的一个白色小瓷瓶,从里头倒出一些白色的葯膏,以指尖沾葯,擦入我的腿缝间,霎时,我感觉私处清凉爽畅,疼痛感减了很多,君御清淡笑,“萱,这是宫内御医专门提炼的闺房秘葯,你‘那儿’很快便会好的。”

我俏脸一红,微点个头,起身将衣服穿上,君御清也整好衣着,陪着我一同走到船舱外的甲板上吹风看夜景。

夜很寂静,大约是晚上十一二点了,月的光华皎洁夺目,漆黑的天空无数繁星动人,我与君御清乘坐的豪船依然在夜间行驶,我手撑着栏杆,看着平静无波的汴麟江,汴麟江的水质很清澈,两岸青山连绵起伏,景色秀美,令人心旷神怡。

君御清伸手将我鬓边被江风吹乱的发丝勾到耳后,“萱,在想什么?”

不久前,行云与我一同乘船看汴麟江的美景时,也问过我这句话,我淡然一笑,“没想什么,两岸景色优美,连我的心情都变好了。”君御清唇角含笑,如星辰般灿烂的眼眸望着平静的江水,灵感乍现,随口吟出:汴麟江水逝东流,浪花涛涛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然美如梦。

白发渔樵江禇上,朝朝几度夕阳红?

君御清微带磁性,好听动人的嗓音飘散在空气里,对于他即景便能赋诗,我真的很佩服,我嫣然一笑,绝美的笑容使得君御清微微闪了神。

我与君御清站的位置是船舱外的平台,平台四周栏杆华美,中央摆置了漂亮雅致的竹桌竹椅,我婀娜多姿的走到桌前,一手拿起竹桌上的精致白玉酒壶,一手拿起酒杯又走回君御清所站的栏杆边上,“御清,你的才学纵然让我钦佩,不过,作诗这门学问,多多少少是需要一点灵感的,今夜我的心情不错,就着这秀美的大好河山,我亦能赋诗一首,接下你适才那首诗的下阙。”

“哦?”君御清清俊眉微挑,“萱萱才华惊世,本…我向来对你心服口服,相信也没什么事可难得到你。”

我朝君御清翩然一笑,手执玉壶斟一杯酒,一饮而尽:惯看秋月揽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

君问夕阳红几度?待看明月华几时。

迸往今来多少事,都付烟云笑谈中。

“好个‘都付烟云笑谈中’!萱萱能对出我诗赋的下阙,着实难能可贵。”君御清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异彩,“若然一生都能与萱萱对酒当歌,笑谈烟云,不知多好。”

“会的,你是我的爱人,我们终其一生,也不会分开。”我再次自斟一杯酒饮尽。

涛涛的思绪伴随着我,我的视线毫无焦距的遥望向天际,不知多少次,我都会很自然的想起我在现代的亲人,我的父母,不知他们还安好吗?

君御清看着我略感忧伤的面容,他心疼的环住我的肩头,“萱,何事令你烦忧?我愿意倾尽所有,为你排忧解难。”

很平淡的一句话,却惊得我玉手一颤,手中的酒壶酒杯摔落下地。

倾尽所有为我排忧解难!世间有几个男子能如此对我!

===================================

157

我黛眉轻蹙,“酒壶跟酒杯都是上好的白玉制的,摔碎了可惜了。”

“这算什么?只要你高兴,莫说一壶一杯,本王就算建造个玉器窑,专门研制玉器供你摔碎都无妨。”

君御清神情认真,我知道,只要我愿意,他真的会那么做,我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御清。”

话哽在喉咙,我水润的明眸定定的瞅着君御清绝俊的面庞,他真的很帅,面庞美丽动人,身材超好,对我一往情深,最难得的是,他的身心只属于一个人,为了君御清这个绝色的男人,以及其他极品帅气的帅哥们,我想哪怕将来有机会让我回现代,我也会选择留下。

心,遗落在这里了,回了二十一世纪,又有什么意义?

君御清怜悯地将我搂入怀,“有什么事,你要跟本…我…说,别闷在心里…”

我感受着他身上令我安心的气息,轻摇了下小脑袋,“没什么事,只是你对我太好了,我不知该如何报答你的深情…”

“要想报答我,那你就快点开心起来,永远留在我身边。”

“恩,”我轻点了下头,愁绪再次蕴上我的眉头。

我只说想去麟洲,君御清便让船开往麟洲,他甚至连我去麟洲做什么都不问。以靖王君御清在朝中的势力,我在麟洲娶了史名花做老婆,史名花身怀有孕的事,相信他早已经查清楚了。

不知身在麟洲的史耀前与楚沐怀想我吗?我回麟洲最主要的事就是找到穆佐扬,希望他平安。

在麟洲,我有太多的情债来了结,就拿我老婆史名花来说吧,我若不脱离与她的夫妻关系,搞不好她这一生,名义上都是我的夫人。

话说血凤那一关,血凤被君御清的暗器打伤手背后,以为君御清的暗器上沾了“腐蚀散”之毒,她狼狈潜逃,走至一处湖边,纵身跳入冰冷的湖水里运功,想将体内的毒素逼出来。

血凤全身浸泡在冰冷的湖水中,凝聚真气,气运丹田,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中毒,她细看手背上的伤口,血色鲜红,伤口碰到湖水后不再发痒,根本没有中毒的迹象。

“君御清,张颖萱!”血凤握紧拳头,额际青筋暴跳,“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此时,微风吹动,湖边的一株参天古树上拂来一丝异样的气息,血凤微眯起眼,“谁!”

擎天从繁茂的枝叶中一跃而下,单膝跪在湖边,“属下擎天,参见教主。”

血凤从冰冷的湖水中慢慢走上岸,“阴魔教左护法擎天?本座被天魔用计残害,你不是归顺于天魔了吗?亏你还认得本座!”

“教主,属下对您的忠心田地可鉴,日月可表!”擎天振振有辞,“属下假降于天魔,就是希望教主您有朝一日重回阴魔教执掌大权,杀了天魔!”

由于擎天低着头,血凤没有看到擎天眼中闪过一抹狡猾怕死的眼光,血凤大笑,“好好!不狼本座栽培多年的心腹。只可惜,右护法红凌死于天魔之手。”

“教主,红凌看上天魔,欲坐上救教主夫人之位,如野心勃勃,被天魔下令让一干教众**虐死,实乃报应,谁让她对教主您不忠。”

“哼!红凌死有余辜,不过天魔残害本座,本座必将这笔血债讨回来!”

“教主,属下知道一个秘密,不知当讲不当讲…”

血凤退去全身湿漉漉的衣服,露出娇美的胴体,“但说无妨。”

擎天瞥了眼血凤玲珑有致的美胴,眼里划过一丝淫欲,“属下无意中查到,天魔乃当今圣上的孪生弟弟,祁王君御祁。而且,天魔的夫人乃当今皇后张颖萱。”

“消息准确?”

“属下明查暗访多时,绝对无误。”

“原来天魔竟然是祁王!”血凤眼里闪过一丝阴冷,“祁王竟然敢霸占皇帝的女人!无需本座亲自动手,本座只需略施小计,就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教主是想借刀杀人?”

“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