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8:39 字数:2373 阅读进度:146/192

我跟着下人一路走到君御邪在青松园内的书房,下人的步伐停在书房门口,我直接推开书房门,一眼便扫视了书房的全景。

书房的墙壁上挂着几幅悠远的山水画,一个巨大的书柜靠墙放在书房的右侧,几盆修建过的珍稀植物放在墙角,君御邪正端坐在左侧窗户边的紫檀木书桌前认真的批阅奏折。

不错,君御邪手上那明黄色的本子确实是奏折,我心头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君御邪真是个好皇帝!连在宫外都不忘国家大事。

见到我来,君御邪抬起首,望着我绝色的娇颜,他冲我邪魅的一笑,他的笑容很美,很邪气,先不谈他绝色的容颜,单是他端坐在书桌前认真的神态,那浑然天成的尊贵气势,就足以令任何女人着迷。

我的心湖如同被人凭空投下了一枚石子,漾起阵阵微波。

君御邪瞥了眼桌上已经批阅好的奏折,吩咐一旁随侍的太监:“把这些奏折送回皇宫,让总管太监发放下去。”

“遵旨。”小太监捧着一堆奏折走了,路过我身边时还向我行了个礼。

君御邪大步走到我面前,邪气深邃的眼眸定定的盯着我,“萱,怎么不多睡会?”

“谢过皇上关心。”我的语气有点冷,“你把行云弄哪去了?”

“他好好的在客房里睡觉,朕能把他弄哪去?”

“你…。”我脸色不善的瞪着君御邪,“我刚刚才从客房出来,根本没见到他。”

“萱,你很关心行云?”君御邪微眯起眼,眼中泛着危险的信息,貌似只要我敢说是,他就要宰了行云似的。

为可不增添不必要的事端,我摇摇头,“不是。”我只是爱他。

“行云确实在客房。”君御邪给了我肯定的答案。

“可是我明明去找过他…。”我有些不相信,君御邪笑问,“你有一间一间客房找过去嘛?”

“没有…。”

“他换了客房。既然你想见他,朕带你去就是了。反正朕也想去看看朕的二弟。”君御邪深邃的眸光高深莫测,让我完全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我跟在君御邪身后左弯右拐,停在意见华理的厢房门口,房门口站着两个随侍的丫鬟,见我们到来,丫鬟恭敬的向我与君御邪微福了下身,我与君御邪走入厢房,行云果然黯然地躺在床帐内。

我与君御邪刚走到床沿,睡在床上的君行云低哼了一声,刚好转醒,我蹙起了眉宇,“行云,你怎么睡了这么久,这都午后了。那里不舒服嘛?”

行云坐起身,他轻柔着额际,“现在是隔日午后了?”

“恩。”我轻轻点个头。

行云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看看我,又一脸愤怒的瞪向君御邪,“昨夜你跟萱萱…。”

君御邪淡笑,“萱萱是朕的皇后,朕自然跟她睡在一起。”

喀嚓!喀嚓!这是行云铁拳紧握的声响,君御邪毫不在意,“怎么?皇弟似乎有意见?”

“臣弟昨晚忽然昏倒在庭院中,想必皇兄清楚是怎么回事吧?”君行云俊脸铁青,君御邪皮笑肉不笑,“那又如何?”

“你突然昏倒?”我讶异地看着行云,行云冷然一笑,“不错,有人在我的晚膳内下了迷葯,并且算准了时间份量,让我现在才苏醒。”

我震惊地看向君御邪“皇上?你在行云晚膳里下了迷葯?”

君御邪眼神森冷,沉喝一声“魏青!”

不知何时侯在门外的青松园总管魏青立即走了进来,“主人有何吩咐?”

“告诉朕的皇弟,你昨晚在他的膳食里下了什么!”

“是,皇上。”魏青神色诚恳地道:“祁王爷,小的见您精神不太好,甚是疲惫,于是,自作主张地在您膳食里添加了七叶胆甘,茶羮,五叶,仙草…。等葯草提取的安神养血的精华成分。小的一番好意,只想王爷您身体健康…。”

“够了!”行云暴吼一声,“君御邪!你设计我!”

被行云点名道姓,君御邪也不生气,只是邪气地扬起俊眉,“朕设计你什么?”

君行云没有说话,我沉默的看着针锋相对的君家两兄弟,事实很清楚了,行云总不能说君御邪用计在行云的晚膳里下了迷葯,只是为了避免行云阻止我跟君御邪欢爱吧?

我是皇弟君御邪的皇后,在名义上来说,行云没有资格阻止。

所以,哪怕君御邪真的在行云晚膳里下了迷葯,他毕竟没有真的伤害行云,行云也不能说出来。

总管魏青摆明了是受君御邪的指使对祁王君行云下迷葯,使行云不能阻止君御邪与我交欢,好你个君御邪对祁王用了阴招,祁王却只能吃哑巴亏,不狼老谋深算的帝王!

不过,我相信,依行云的个性,这笔帐,他迟早会讨回来。

气氛就这样僵持着,凝重的压抑感让我心头郁闷,我懒得理他们兄弟二人,径自往门外走去,君御邪与君行云同时向我追来,君御邪大步走到我身边,“萱,你要去哪?”

“去刑部大牢看穆佐扬。”我的声音很平淡。

君御邪毫不犹豫地与我才而行,“朕陪你去。”

我点个头,“皇上能去,那入大牢我可就畅通无阻了。”

行云跟着走过来,凉凉的插话,“哼,他是帝王,穆佐扬要不要坐牢,放与不放,全凭他一句话,何必委屈萱萱你前往囚牢?”

我止住脚步,抬收看向君御邪,“你下旨放了穆太医,可好?”

君御邪并不同意,“穆佐扬入狱,其罪对外宣布为贪污受贿,而今,他入狱未到一个月,现在,不宜放人,此事过一阵子再说。”

“哼!恐怕不宜放人是假,你想借机让他吃点苦头,报复他爱上我,才是真吧!”我一甩云袖,直接走出青松园,走往刑部大牢的方向。

“什么?萱萱,穆佐扬爱上了你?”行云眉头死紧,跟上我的步伐。

君御邪冲行云讽刺的一笑,“你今天才发现嘛?”

行云的拳头握得死紧,不再说话。

我与行云,还有君御邪三人走到刑部大牢,我为了不暴露身份,用一块白色纱巾蒙面。

经过守卫通报,刑部尚书季四平前来迎驾,“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祁王千岁千岁千千岁!”皇弟君御邪与祁王君行云的突然亲临,季四平显得有些瑟瑟发抖。

“平身。”君御邪脸色淡然,“带朕前去大牢探望予以穆佐扬。”

“微臣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