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8:38 字数:4393 阅读进度:145/192

“啥?四个多月没搞女人?你当了四个多月和尚?”我有点不相信地眨眨眼,君御邪神情一敛,“朕为你废了后宫,自古以来,废后宫的帝王,朕是第一人,你还不相信朕爱你的诚意?”

“你太邪气,太让人捉摸不定了?我猜不透你?”

“萱,”君御邪温柔地在我唇上印下一吻,他邪气诡异的火红眼眸蕴上深情,“朕的一生,不管做什么事,是对是错,朕从来不会后悔,朕金口玉言,所说的话就是圣旨,是天意!可是朕却深深地懊悔曾经伤害了你。朕只想你给朕机会,让朕弥补你心中的痛,为你跟朕逝去的那个宝宝赎罪一生,让朕好好爱你!”

我的泪水像清泉般止不住地流,“不要跟我提宝宝!你不提还好,你一提,我的心就好痛!我不是摔跤流产,不是生病流产,我的孩子是被你活生生丢掉了!你以为你做了这么大的的错事,道个歉就可以了?我最讨厌别人给我一巴掌,又用颗糖来哄我!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你放开我!我不原谅你!我恨你!恨死你了!”

我突然变得异常激动,君御邪压在我白嫩的娇躯上紧紧地抱着我,“对不起,萱,是朕不好?朕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

我平复下心情,一全冷然,“解开我的穴道吧。你犯的错休止一件,我不是个白痴女人,被你哄个三言两语就心软。不错,我确实被你感动了。爱,贵在实际行动,不是甜言蜜语。纵然你为我做了很多,这我废除后宫,恢复了行云的身份,甚至放下至高无上的尊严向我道歉,可是,你能万事把我放在第一位,为我弃天下百姓于不顾吗?”

君御邪沉默了,“朕?”

我淡笑,笑得很无力,“你可以跟我分享你所拥有的一切,可是,你却不能为我放弃一切。我相信,若然哪日,山河与同时摆在你面前,只能保其一,你要保的,绝对是你的山河,黎明百姓,而非我张颖萱这条小命。”

“萱?”君御邪想说什么,却终究没说出口,我的眼神变得平静,“邪,你没有做错。你是个好皇帝,永远的帝王!可是,你要清楚,我张颖萱只不过是个女人,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女人,我要的男人,是能给我一切,为我付出一切,永远将我在第一位的男人,你君御邪霸道,我一直忘一告诉你。我张颖萱同样也很霸道!”

君御邪的眼神突然变得很森冷,我迎视着他邪气凛然的眸光,他忽然在我的酥胸狠狠咬了一口,我吃痛,“啊!痛!你这个疯子,干嘛咬我,痛死人了!”

“萱,朕知道你一身傲骨,聪颖绝顶,可是,你是个女人,朕是男人!女人就该乖乖听话,你现在该做的事,就是补偿朕四个月没碰到女人的煎熬!”君御邪脱去我唯一避体的亵裤,我如个刚出生的婴儿般,全身赤裸在他面前。

君御邪满意地欣赏着我赤裸的雪胴,“萱萱,你的身体依然那么完美无暇?“

无数深情的吻落在我雪嫩的肌肤上,我被君御邪点了穴道动弹不得,只得任君御邪邪肆无忌惮地吮吻我柔润的肌肤?

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酥胸白嫩高耸的浑圆也随着呼吸一上一下的有规律地起伏?

欲望的火焰在君御邪火红的眸子里疯狂燃烧,君御邪的大掌微重地**着我饱满的雪峰,指下弹柔滑嫩的触感令我享受地微眯起眼,我被他捏得又舒服,又难耐,只得微蹙着眉宇,拼命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

君御邪的呼吸变得有些沉重,他白皙的大掌滑过我平坦的小肮,来到我腿间神秘的黑色丛林轻轻拨弄,我受不了他的挑拨,无助地闭上眼睛,君御邪倏然伸出一指,挤入我腿缝间的紧窒幽地,我终于忍不住媚吟出声,“嗯?“

我紧窒湿热的幽径让君御邪皱起了眉头,“萱,你依然那么小?小得连我的一指都难容纳?“

靶受着君御邪修长的手指在我体内快速**,无法言喻的快感冲刺着我的感官,我好想夹紧双腿,可我被他点了穴道,动不了,“嗯啊?邪?你快点解了我的穴道?“

君御邪从我体内抽出手指,他掰开我的玉腿,如火般的邪气瞳眸细细地盯着我的私处,“萱萱,人的那儿粉嫩嫩的,就像没被男人碰过的雏,圣洁得引诱朕犯罪?“

我俏脸羞得通红,“不要看我那里?“

君御邪棱角分明的薄唇勾出一抹邪魅的笑容,“好,朕不看?朕吻?”

语落,君御邪漂亮的薄唇印上我粉嫩的私处,他湿热的舌头挤入我窄小的幽径内灵活地添吮,我浑身一颤,消魂的快感一波一波向我袭来,君御邪舌头上添起一丝我幽径内的芬芳爱液,凑到我唇边,吻上我红润的朱唇,我惊得瞪大眼,紧咬牙关不让他的舌头探入我的小嘴内。

君御邪大掌握住我饱满白嫩的酥胸狠狠一捏,我痛得闷叫一声,君御邪湿热的舌头立即趋势探入我的小嘴角里,我尝到了我自己的味道,感觉一阵反胃?那味道好清幽,让我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兴奋感?

极度的调情,我的理智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缠绵的深吻过后,君御邪跨坐在我饱满圆柔的酥胸上,沉重的压力使得我的呼吸有点微喘,君御邪捏住我的下腭,迫使我红唇张开。

我一挺身,腿间早已坚硬的硕大男根猛地插入我的小嘴内,他的男根过大,我吃力地含着他的男根,他不停地律动着腰身,巨大的男根强悍地戳插着我的小嘴?

我的身体被他点了穴动不了,勉强含纳着他的巨大,委屈的泪花蕴上我的水润的明眸,君御邪舒畅地享受着我小嘴含纳他的极致快感,他呼吸浓浊,火红的眸子变得更诡异,我都以为现在在欺负我的男人是地狱里的魔鬼。

几分钟过后,君御邪从我嘴中抽出火热的男根,我立即又气又愤怒地抱怨,“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朕说了!要你补偿朕这四个月所受的煎熬!”君御邪翻身压上我,他腿间火热的巨大摩擦着我敏感的腿缝,突然,猛地插入。

他的巨大的铁棒才插入了我一小截,我就被他填得满满的,极致的快感,充实的饱填让我难忍浪叫,“啊!”

君御邪扶着我的纤细的柳腰又是一个力挺,这次,他一挺将我整个人贯穿,全部进入了我,我有些难受地凝起眉头,“嗯?邪?你好大?好长?我被你顶得好疼?”

君御邪快速地在我体内驰骋起来,我难耐地不停娇喘吟哦,无助地承受着他每一下勇猛的撞击?

“呼?好舒服?萱,你又小又紧?夹得朕好紧?”君御邪律动越来越猛,我的腿张到了最开的程度,他狂肆地猛插,巨大无比的坚硬铁棒在我柔嫩的幽径内大力地戳插着,我全身被他操得抖动不已,他又快又猛,他像停不下来的机器,插得我的幽径生生地泛疼?

“嗯?噢噢啊?嗯嗯?四个多月不见?你更猛了?嗯?轻点?”我被他插得又痛又爽,“你是不是人啊?我叫你轻点?”

“萱!你还是学不乖!耙用命令的语气跟朕说话?”君御邪火红的眸子如血色般诡异骇人,“朕就是喜欢你在朕身下无助的样子?朕要爱死你!”

阴靡的气息蕴满整个房间,淫秽的肉体拍打声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猛,我低低地饮泣哀叫,“邪?我痛?我身体里面好痛?不要?你将我插穿了?我受不了?”

“受不了也得受!你是朕的女人,就该承受朕和一切!”君御邪倏然离开我的身体,他一把将我翻过身,让我跪趴在床沿,意识到他想用后门别棍式,我心头一惊,“不?我不要这个姿势?为个姿势进去得太深?”

我话未说完,君御邪走下床,站在床边,他大手托起我的腰部,巨大的铁棒对准我的后庭猛地一插,我痛得泪水狂流,“啊痛?痛死我了?你出去?你太大了?”

君御邪毫不理会我的感受,狂猛地在我后庭的菊穴冲刺起来,“嗯?你难过,朕舒服?萱,这是你该受的!呼?插你的后面好畅快?”

君御邪的男根就像支机器铁棒,粗大劲猛,我被他插得痛苦难当,痛楚中又参杂着磨人的快感,我被他插得浪叫连连,“啊?你把我的肠子都插穿了,你好大好长?嗯哦?喔?我不要了?呜呜?还说你爱我?你一点不顾我的感受!?呜呜?”

“哼!萱,朕一向赏罚分明,哪怕是对自己的女人!也一样!”君御邪的动作只有更猛,没有柔情,“朕曾伤害过你,可你诈死离宫,害得朕痛不欲生!你岂能不受罚!”

我的后庭被君御邪过于勇猛的狂插,我后庭的菊穴内很快便微微肿了起来,听着我痛苦的哀叫,君御邪火红的眼眸蕴上一丝不舍,他从我后庭内拔出巨大,在我以为他终于肯放过我,结束折磨之时,君御邪的巨大却再次插入我的幽径?

痛?难耐的痛楚,窄小的幽径硬是被插入巨大的铁棒,那种无法承受的痛带着火辣辣的难受,伴着一股兴奋的快感,多重的感受几乎让我爽得晕厥过去?

我真的认为君御邪就是个机器,我已经被他狂猛地插了一个多小时了,他依然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啊?呜呜?邪?轻点?嗯噢?”

我的嗓子已经叫哑了,浪叫声破碎不堪,“啊嗯?你不累吗?释放吧?嗯嗯啊?将你的种子释放在我体内?结束这次欢爱好不?嗯?”

“朕是习武之人,才半个多时辰(古代的时间两个小时等于一个时辰),岂会累??”君御邪结实修长的男性裸体上已布满了细细的汗珠,他的铁棒依然没有停止在我体内**,“萱?朕太畅快了?朕停不下来?”

“啊?我受不了了?”我被他插得好痛好痛,可一波一波的高潮不断地袭向我,原来,我有点受虐因子,被插得那么痛却仍然达到了数次爱的颠峰!

饼了两个多小时,君御邪低吼一声,终于将他炽热的种子释放在我湿热的体内,我全身不停地颤抖,微微嘘了口气,总算完事了。

我与君御邪平躺在大床上,君御邪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抱着我,我想挣开他的怀抱,却蓦然发现,他不知何时解了我的穴道,我又能动了,可是我被他抽干了全身的力气,累得没力气动。

睡意向我袭来,我刚眯了下眼,估计才睡了半个小时没到,君御邪再次翻身压上我雪嫩的娇躯,我连反抗都懒,反正我也反抗不过他,要是我挣扎,下场包惨。

今夜,我被君御邪爱得身上吻痕遍布,幽径被他插得又痛又爽,我又爽又累又难耐地承受着他一次又一次粗暴狂猛的掠夺?彻夜缠绵?直到天明。

我累得昏睡过去,再次醒来时,已经午后了,若大的床上只有我一个人,另一半床铺早已冰冷,看来君御邪起身已久。

醒来没有看到君御邪躺在我身边,我莫名地有点失望,我起身想穿衣服,却发觉自己全身红紫的吻痕遍布,酸痛难当。

懊死的君御邪,我被他搞惨了!

叩叩叩!

门外响起不轻不重的敲门声,我心情正不爽,怒吼一声,“谁?”

“主人吩咐奴婢备好了热水,侍候夫人沐浴包衣。”门外的丫鬟恭敬地回话。

“进来》”我语气不佳。倒不是我要跟个丫鬟过不去,而是全身的酸疼感使我脸色好不起来。

丫鬟口中的主人是君御邪,青松园里的下人并不知道君御邪的身份是皇帝,只知他姓君,下人都称他为主人,君御邪吩咐下人们都统称我为夫人。

我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吃完午饭后,在青松园四处寻了下行云的身影,没看到行云,我便去客房找他,却被下人告知行云有事离开了。

我心头咯噔一跳,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行云不可能不跟我打个招呼就走了,他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青松园是君御邪的地盘,行云失踪,我自然要找君御邪要人。

我现在连君御邪的人影也没看到,于随口问旁随侍的下人,“他哪去了?”

“夫人是指主人么?”

“废话!”

“回夫人,主人在书房。”

“带路!”

“是,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