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8:21 字数:5445 阅读进度:124/192

因为,就算君御邪一开始就承认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可君御邪那时蛊毒缠身,根本没命等到孩子出世,再用孩子的脐带来煎葯解蛊。

而另一个能救君御邪的方法,就是把尚未成形的胎儿的血肉煎葯解蛊,不这么做,等孩子出世时,君御邪早就蛊毒发作死了好几个月了。

我肚子里的宝宝,跟君御邪两个,只能活一个,按君御邪的性子,他,一定选择自己活。

是以,我的宝宝注定要死!

可我的宝宝在我肚子里的短短两个月,竟然待遇惨到是个连他亲爹都不认的野种!还给他亲爹活活弄死了!

作为一个母亲,如果自己怕宝宝一定要死,那么,我只希望宝宝安在的时候待遇能好点。

有些父母甘愿为孩子放弃生命,君御邪不是那样的人,我理解,可我也恨自己没有肚子里的宝宝,我恨君御邪的无情自私!我更恨自己对君御邪余情末了!

自古,帝王最是多情,可帝王也最是无情。

多情如行云,为了我,连皇位都不要,无情如君御邪,亲手扼杀自己的孩子跟嫔妃。可君御邪又多情地为我废除了后宫。

唉!男人,我摸不透的动物。

云袖一甩,我施展轻功悄然离开了任轻风的逍遥候府。

独自人茫然地走在大街上,我没有躲躲藏藏,而是大摇大摆,我易了容,脸上带着一张俊俏的人皮面具。

这张薄薄的人皮面具是以前我在皇宫用计收拾伪妃时,聘请的江湖易容高手素娘给我的,当然,素娘给我的这张精致人皮面具可不是免费的,而是我花了五千两白银的高价购买的。

呵呵,我连易容,都要易成一个俊美的帅哥,咱真是爱美撒,不帅的男人,怎么方便勾引美女呢。

我悠闲地坐在一间热闹的客栈内喝着午茶,人来人往的客栈内,倏然进来好几身穿普通便装的男人,我认得其中一个,是任轻风府上的一名侍卫,看来,这些人是找我的。

这批便衣侍卫环顾了下客栈的食客,跟客栈老板说了些什么,客栈老板摆摆手后,侍卫首领看了我一眼,带头朝我走来。

“请问公子,有没有见过个人?”侍卫首领从袖中掏出一副画,在我眼前摊开,我放下茶杯一惊。

这画中一袭轻纱白衣的美女不正是萱萱我嘛。

我惊,不是因为看到画中的人是我而惊,而是,拿哪位龟孙子,把萱萱我的样貌画得只有我本人一半美?

我靠!应该把我画成画中仙才对。我心里十二万分不满。

侍卫首领见我吃惊的神情,他期待地问,“莫非公子见过画中的女子?”

“啊?”不就是我嘛。我回过神,萱萱我现在易着容,没人认识我哦,我笑道,“我没见过,只是本公子毕生从见过如此貌美如花的女子,所以,惊了一下。不知这画中的女子是何人?”

“既然公子没见过,那打搅了。”侍卫首领没回我话,抱圈一揖,带着一干手下离开客栈。

耶?看来任轻风府上的侍卫还蛮有素质的嘛。我继续清闲地喝着午茶。

饼了一小会,几名身穿黑衣,虎背熊腰的男人走进客栈,这几个男人手里都拿着长剑,头戴斗笠,一脸凶神恶煞不好惹的模样,一看就知道是江湖中人。

领头的是个中年男人,中年男人问客栈掌柜一些问题,其余直接上客栈的二楼搜视一番,貌似没有找到什么后,又下了楼。

这几个装着统一的黑衣男人环顾了一下四周,领头的中年男人向我走来,他的右脚踩到我边的椅子上,他从袖中拿出一副画摆到我面前,嚣张地问我,“嗨!小子,有没有见过个人?”

靠,你算哪根葱?敢在我面前放肆!不过,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不能惹事。

看来萱萱我易了容后的俊俏皮相很碍男人的眼,不然,这两拨人马怎么都找我寻问他们要找的人?

我不理他也不是个事,可我才转眼看了下这个男人手中的画像,我就惊呆了。

画像上的人,是我!

不过,这幅画上无论是我的神韵还是身材五官,都画得十分传神,我甚至能感受到下笔之人的悉心细致。

不知,这画,是谁画的?我感觉一定是认识的人。

我直觉地问道,“兄台这幅画哪来的?”

黑衣中年男人眯起眼,“小子,老子问你有没有见过画中人?你别跟老子瞎扯蛋!”

靠你妈!在你祖奶奶我面前自称老子?

我捏紧拳头就想揍他一顿,这也只是想想而已,我放缓脸色,“没见过,只是这画中人貌若天仙,甚入小弟我的眼,小弟想出高价把兄台手中的画买下来?”

“小子耶?你知道画中人是谁吗?敢打画中人的主意,你不要命啦?再高的价,老子也不敢把画卖给你。”黑衣男人一脸的警告。

他说不敢把画卖给我,而不是不能。看来,这帮人身后那个要找我的人,非等闲之辈。

我连忙装着害怕的陪笑,“不敢不敢,小弟哪敢呢。”我从袖中掏出一锭黄澄澄的金子,塞到黑衣男人手中,“小小意思,孝敬大哥的,还望大哥告知作此画的人是谁?”

黑衣男人掂了掂金子的重量,满意地将金子收入怀,“告诉你也无妨,作这画的,是我们教主。至于多的嘛,老子就不能说了,不然,老子我有钱都没命花啊,好了,既然你没见过画中人,那老子就先走了。”

黑衣男人大手一挥,就带着一干黑衣手下大步走离了客栈。

我沉喝一声,“掌柜的!”

客栈掌柜立即走到我身边,哈腰问道,“不知道公子有何吩咐?”

“啧啧,刚刚走的这帮鸟人还蛮牛的,他们是谁?”我笑问。

“这个,客官,他们都是江湖中人,小的可不敢说三道四,免得惹祸上身?”掌柜犹豫着,我从袖中掏出一锭白银放在桌上,掌柜立即笑逐颜开地将银子收入怀中,掌柜悄悄凑到我耳边轻声说道,“客官,他们是阴魔教的人。您可别说是小的说的,小的可不敢惹事啊。”

“好了,我知道了,人你忙去吧。”我轻挥下手,掌柜立即笑着走开了。

现在不止是官府的人要找我,连江湖中人也要寻找我,看来萱萱我还真是个抢手的红人啊。

后面进来的这批江湖中人是阴魔教的人,那么照刚刚那小领头的中所男人所说,画像是出自自倔们教主之手。

江离竹跟我老婆史名花tou情时曾经说过,阴魔教的现任教主是天魔,我可是深深记得江离竹说天魔是个异常俊美的帅哥啊。

我不认得天魔,这天魔却将我身穿女装的画像画得维妙维肖,这天魔到底是哪位,为啥要找我?我真的是越来越好奇了。

我从客栈喝完午茶出来,走过几条繁华的大街,不知不觉就来了楚沐怀的楚园。

我装作路过的人走过楚园门口,细心的我发现道路的角落比平日多了几个陌生的男人,不用猜,我也知道这些人都是君御邪派来监视楚沐怀,想通过楚沐怀找出我的穿着便衣的官兵。

楚园这处麟洲城郊的豪宅雅园,相信以君御邪的能力,查出楚园的主人是皓月国二皇子这事,很容易。

我瞥了眼大门上方楚园那两个耀眼的金漆大字,像普通行人般缓缓路过,没有驻足。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大好的万里山河都是君御邪的,皇帝要找我,我能躲到哪儿去?

我现在到处都去不得了,还好,我身上带了大量的银票,让我即使是逃避君御邪的搜捕,也照样过得潇洒快活。

不管在何时何地,只要能让自己过得好些,我绝对不是那种会委屈自己的人。

我又找了家高档客栈,开了间客房睡了个午觉,起床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我在客栈内吃过丰盛的晚餐,又潇洒地逛街去了。

华灯初上,万家灯火,麟洲不狼祥龙国第二大城市,到了晚上城内依然热闹非凡,人声鼎沸。

不止我们现代的城市有夜市,古代也有,大街两旁摆满了卖各色货品的小摊,摊贩们热情而又高亢的吆喝着,更凭添了几许繁闹的氛围。

只是今晚,似乎比往常的夜晚更加热闹,街道两旁家家户户,无论是店铺还是百姓家门口都挂满了一个个粉红色的灯笼,各家相连,大门口的灯笼形成了一长排,就像一条粉色的长龙,异常的华美壮观。

大街上人声嘈杂,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我叫住一个路人,礼貌地开口问道,“大哥,今儿个是什么日子啊?这么热闹?”

见我如此客气,这名过路的中年男人笑着回道,“兄弟,你是外地来的吧?”

我点点头,“是啊,我汴京城来的。还望大哥指教一番。”

“哟!汴京,天子脚下,那可是个好地方啊。不过,咱麟洲也不差。”中年男人没回答我的问题,反而神采飞扬地说了句废话。

此时,我的身后响起了一道清润如风,淡雅怡人的好听男声,这道男声就像股温润的暖风缓缓吹入我耳朵里,陶醉了周遭的过路的行人,行人纷纷驻足,看向声音的来源。

我回过身,毫不意外地看到了那个美得如诗如画般的男人,任轻风。

繁华的街头,任轻风一袭白衣,身形清俊的他,就像从画里头走出来的仙人,不沾半点纤尘,周遭的行人都自动离他两步之外,深怕亵渎了他仿若仙人般的淡雅气质。

众离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句话,形容的就是此刻的情景吧,似乎,我寻寻觅觅,就是任轻风这么一个清淡如水的男子。

任轻风,你永远都那么淡然,那么让我砰然心动。

任轻风绝色的容颜清淡如画,他淡薄的唇角泛着似有若无的笑意,他清雅好听的嗓音缓缓飘入我的耳里,回答着之前我向路人询问的问题,“麟洲向来热闹非凡,市集灯会也多。春有牡丹、芍葯二市,夏有蛇目菊。龙胆。千日红三市,秋有月季。芙蓉二市,冬有枸杞、金橘、梅花三市。另外五月龙舟市,九月重阳市等大小庙会,不胜枚举。今晚,是秋天颇具特色的芙蓉市。“

任轻风看着我的眼神闪着深情,莫非他认出我了?一身男装的我,还易着容,我不自觉地摸了摸脸上的带着的人皮面具,还在。

我翩然一笑,“多谢告知。“

任轻风离我五步之遥,我刚想上前试探他是否真的认出了我,可我眼尖地发现,不远处一袭淡黄锦袍的君御邪正大步朝任轻风的方向走来,我神色微变,身影迅速闪入流动的人潮,消失在人海里。

君御邪的步伐停在任轻风身侧,“你刚才在跟谁说话?“

任轻风泰然一笑,“一个相识的友人而已。”

“哦。走吧?朕?我累了。先回你府上歇息。”

任轻风漆黑淡然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苦涩,与君御邪漫步走向逍遥候府。

我漫无目的地闲逛到另一条热闹的大街,一名摊贩热情地吆喝着,“猜灯谜喽,猜灯谜!猜着了,咱摊上的礼物任挑?”

我驻足看了眼这个猜灯谜的摊子,这个小摊子大约六十来公分高,摊面上摆着琳琅满目的各种小饰品以及手工制作的孩童玩具。

在摊面的两侧做了几排精致的竹架,架子上挂满了各式各样小巧玲珑的点燃了的灯笼,每个小灯笼上都贴着一张红色小纸条,纸条上写着黑色的字。

见我停足不前,摊主马上热情地朝我招手,“公子,过来看看吧,猜中了谜底,我这儿的小玩意小灯笼,免费任你挑一样。若猜不中,就给五个铜板,很便宜的!”

我走到小摊前,看着竹架上其中一个漂亮的小灯笼,小灯笼上贴着的红纸条上头写着:半屏山山外有山。

摊主是个长相普通的年轻的小伙子,他笑道,“公子,猜猜吧,猜中了,就随便挑一样。“

“半屏山山外有山?“我思索了下,“这是个崛字。”

摊主取下红纸条,翻过纸条背面一看,果然是个崛字。摊主一笑,“公子猜中了,摊面上的小玩意儿,请任挑一样。”

我看了下摊位上的小饰品,全都是手工制作的,我淡问,“这些是你买来的,还是?”

“公子,这些个小玩意儿都是我亲手制作的。手工粗糙,不值几个钱。”年轻摊主又道,“公子随意挑样吧。”

“呵呵,你的手工很细致嘛。”我很自然地想到了史名花,于是挑了一支漂亮的手工木粽入袖中,有机会就送我老婆吧。

“公子过奖了。”摊主眼神暧昧地看着我,“公子挑的簪子,是要送给你家娘子的吧?”

我微微一愣,“是啊,自家的娘子是最好的。”

“公子真是体贴。”摊主笑道,“要么公子猜猜这个字谜?”他指了下几排小灯笼中的其中一个,只见小灯笼上的红纸条上写着:半边生鳞不生角,半边坐角不生鳞,半边离水活不得,半边落水难活命,猜一字。

这个谜底有点难度,不过以前我在现代时就曾经猜过,原来这个字谜在古代就有了,我微笑着道出答案,“谜底是个鲜字。”

摊主取下红纸条,看着背面的答案,确是鲜字,摊主佩服地道,“公子真是好才学。这个谜底可是好多人都猜不出来。公子请再挑一样小饰物。”

我看了眼摊面上众多玩意中的一对手牵手的巴掌大的小巧木偶,感觉还挺喜欢的,便要收入怀。

摊主连忙阻止我,“公子,请等等?”

我挑起眉,“怎么?这木偶不能拿?”

“不是。这小木偶本来是一对,若公子同意,小的可以免费为公子在木偶底下刻上您跟您妻子的名字。”

原来这对连在一起的漂亮的小木偶是情侣偶,我客气地道,“那,有劳小扮了。”

“不知公子要刻啥名字?”

是啊,我要刻什么?我的情夫这么多?刻我跟谁的名字比较好?似乎我的帅哥情夫们每个都对我情深似海。

我倏然想起为了我,连山河都不要的行云,我害得行云失去了山河,对他,我是愧疚的。

我想了想,“小扮,就刻君行云与张颖萱这六个字吧。”

“好叻,公子稍等。”年轻的摊主问了我这六个字的写法,便迅速拿起一把锋利的手工刀,快速地在木偶底部雕刻起来,过了五分钟左右,他将木偶重新交还到我手里。

我看着巴掌大的木偶底部,男偶的脚底雕刻着君行云,三个漂亮的字体,女偶的脚底刻着张颖萱三字。

我欣赏地赞道,“小扮,这么小的木偶脚底,你还能刻出这么漂亮的字,你雕刻的工艺挺不错。”

鲍子有所不知,我原本是名秀才,却缕缕中不了金榜,靠卖些木雕活儿混口饭吃,木头雕多了,就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