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8:16 字数:3360 阅读进度:118/192

李子渊理解地点点头,“既然尊夫人认床,那李某就不勉强两位了。”

“谢过李兄盛情款待。”我一脸的客套。

“张兄哪里话,张兄夫妇能在我府上做客一日,我李府篷壁生辉啊。”李子渊一脸的掐媚。

马屁精!假如我不是逍遥候任轻风的结拜三弟,你还会这么拍我的马屁么。

我懒得再跟李子渊这个虚伪小人废话,转言问史耀前,“不知大哥是同我与名花一块回史府,还是留在李府再小住些时日?”

史耀前淡淡地扫了我一眼,尔后看向李子渊,“李兄,我史府尚有要事待忙,就先回去了,改日再登门拜访。”

“既是如此,我李某人也不挽留三位了。”李子渊对着我,史耀前与史名花三人比了个请的手势,“李某送三位。”

李子渊在前头带路,我与史家兄妹一同出了李府,便上了李府准备好的马车。

李子渊定定地看着马车远去,他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深沉。

“张轩…”李子渊低沉地呢喃着我的名字,他的神情忽尔诡异莫测。

李府的马车送我与史家兄妹回了史府后,马车夫又赶着马车折回李府了。

史名花刚回史府,就直奔厢房补眠,而我,虽然也是一夜没睡好,不过,我的心里死死地记得我跟史耀前昨晚的约定。

史耀前愿意卖向给我撒。

炳哈,萱萱我钱最多了,看我不搞死那姓史的娃娃脸。

我打开从汴京城带来的包袱,从里头取出几万两黄金票收入袖中,再把包袱藏好,三步并两步地小跑到史耀前房中。

见史耀前坐在房内的檀木桌前品茶,我不请自入地走入他房中,随手将房门关好。

史耀前不满地瞪着我,“妹婿,为何关房门?”

我朝史耀前挤眉弄眼,“我们昨晚说好的。你知道的…我把钱带来了,一会,我们‘办事’,大敞着门,怎么方便?”

史耀前蹙起了浓黑的眉毛,“你的钱,我不要了。交易取消。”

我不敢置信地瞪大眼,“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我说,交易取消。”

妈的!姓史的娃娃脸昨晚明明答应过我,只要我给他一千两黄金,他就让我“干”他一晚上的,现在居然反悔?

煮熟的鸭子也想飞?没门!

我冷着一张脸,“既然你也知道是交易,交易是双方面的,我不同意取消。”

史耀前看着我的眼光多了丝深邃不明,“妹婿,你昨夜跟名花不是激烈地欢爱了一场吗?我以为你不好男色。”

我明白了,史耀前会答应卖身给我,是因为他对我有意思,他怀疑我是女人,可是,昨晚史名花跟江离竹“爱爱”的声音,让史耀前听得半清不楚。

史耀前知道史名花在跟男人“爱爱”,而他认为跟史名花欢爱的男人是我。从而,史耀前确定了我是个真男人,他又不愿意卖了。哼,我偏不说我是女人。

见我若有所思的神情,史耀前问道,“妹婿,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昨晚在李府,我去找过你之后,在庭院中散了会步,看到你正好从我与名花住的房门口回了你自己的房间,而我,还未进与名花同住的房门,便听到房内名花与其他男人欢爱的声音。”我皮笑肉不笑。

其实,我昨晚因为没带钱,搞不了史耀前,他把我赶出房门后,我就直接回房了,然后就装昏睡一直看着史名花与江离竹“爱爱。”

可是,我不好意思承认我就在床上装昏,正大光明地看史名花与江离竹“猛搞”,干脆撒个谎说在院里散步,回房才发现史名花在跟别的男人搞。

史耀前不相信地摇了摇头,“不可能。昨晚与名花在房中的男人明明是你。”

“怎么不可能?”我讽笑,“那个跟你妹妹史名花通奸的男人我还知道名字,他叫江离竹!”

我的话,就像一枚炸弹,炸得史耀前震惊不已,貌似他很讶异江离竹没死。

史耀前眼光复杂地盯着我,从他铁青的神情,我知道,史耀前相信了我的话。

房间里的气温猛然凝结,安静得估计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也能听清楚。

沉默了片刻,我的耐心宣告完蛋,我冷冷地道,“你妹妹怀了江离竹的野种,给我戴了顶惊天绿帽,你自己说,该怎么补偿我?”

史耀前微眯起眼,“你想要什么样的的补偿?先说好,要钱免谈!”

“哼…我才不要钱。”我冷哼一声,伸出玉手捏了把史耀前粉嫩的娃娃脸,那滋味,暴爽,我淫笑,“很简单,把你赔给我。”

史耀前咬牙切齿地道,“张轩,我们都是男人!”

“无妨。”我冷然一笑,“只要你愿意陪我睡十个晚上,我可以不计较你妹妹偷人,忍下你妹妹给我戴的超大号绿帽。甚至可以照旧给你一千两黄金一夜的渡夜资。”我要把你当妓院里的“鸭”来“搞。”

史耀前双拳紧握,他紧紧盯着我,眼神复杂到我看不穿他究竟在想什么。

半晌,史耀前脸色铁青地点头,“好,如你所言。你打算什么时候要我?”

“现在!”

“先把钱拿来。”史耀前朝我伸出肉呼呼的双掌。

我从容不迫地从袖中掏出两万两黄金票塞到史耀前手上,史耀前看了下金票上的数额及金票上头的印章,“这金票是真的。妹婿,你哪来这么多钱?”

我找了个最合适的理由,“我是逍遥候的三弟,怎么会没钱?”

“你花逍遥候的钱?”史耀前有些愤怒地瞪着我。

不是啊,这些是皇帝君御邪给我的钱,我用计从皇宫诈死跑路,可是把能带的钱都悄悄带出来了。

“姓史的,你未免管得太宽了吧!”我不悦地低吼,“你现在钱也收了我的,脱衣服吧。”

史耀前将我给的黄金票收入袖中,他深邃的眸光一瞬不瞬地盯着我,喃喃地低语,“为什么…我真的很不明白…”

我知道为什么,你看上我了,你认为我是男人,你觉得不该对我产生这种点有的情绪。只可惜,我现在不想告诉你,我是女人,马上让你亲身“体会”一下。

我撇撇嘴角,“又是这种眼光。”

“你说什么?”史耀前听不明白。

“我说,你每次看我的眼神,都好复杂。”我淡笑,“人生得意须尽欢,你不要想太多,既然你看上了我,就算我是男人…”我停了一下,在他耳旁轻呵着气,“又何妨?…嗯?”

史耀前身体一僵,他看我的眼神多了丝迷恋,我的这句话,让他心里的防线崩溃了。他呆呆地站在原地,我攀住他的肩头,步履一移,让他背靠着紧闭的房门。

史耀前的身高跟楚沐怀差不多,大概都是一米七五,而我的身高一米六六,与他相差不远,这让我与他对视不用太辛苦,只要微微仰视一点点就成了。

我细细地抚摩着史耀前的发鬓,“告诉我,为什么你会送你的亲笔真迹给李子渊?”

“我当然是要…”

我以食指点上史耀前的唇,“别跟我说,你是为了讨好李子渊。李子渊就是一条虫,你的真迹,他连拥有的资格都不配!我…要听你说真话。”

我的嗓音温柔而又带着淡淡的诱惑,史耀前迷茫地看着我,缓缓说了实话,“这一个月以来,你才华洋溢,举止独特,一而再地吸引我,可惜,每每与我相处,我俩皆是针锋相对…”

我优雅一笑,“所以,你想打破我们俩老是对立的僵局,我爱花钱,你却爱存钱。你想告诉我,你不仅只是爱钱,你有你的优点,你是闻名于世的卧龙居士。也并非你爱显耀你的才能,而是,对于一个让你心动的…人,你想让他知道,你的身份。对吧,史卧龙?”

史耀前的心事被我拆穿,他脸色有些不自然,“你真的很聪明,可你,为何不是女人?”

我捏了把史耀前粉嫩的娃娃脸,“你真的很可爱,为什么看上我了,也不跟我说?你想泡妞…哦不,说错,是你想泡仔,就要直接说出来嘛。大家都是明白人。”

“何谓泡仔?”史耀前的娃娃脸上尽是不解。

“我是个帅气的男人,你看上我了,并且采取了行动,这就叫泡仔。”

“那个泡妞就是,一个男人,看上了一个女人,并且有所举动,便是泡妞。”史耀前微笑着道。

“不错嘛,小伙,你学得挺快,有现代人的潜质。”我直觉地赞扬,却发现不妥,貌似我说了句不该说的话。

丙然,史耀前又好奇了,“什么是现代人?”

我到古代搞了这么多帅哥,这一生,还真不晓得要跟谁过。我是从二十一世纪而来的这个秘密,我想,我只会告诉最终伴我一生的男人。

我有些苦涩地扯开一抹笑容,“现代人就是思想进步很快的人。”

“原来如此。”

“别浪费时间了,让我亲亲你,好么?”我看着史耀前淡红的薄唇,微添了下嘴角湛出来的口水。

我张颖萱“干”过好些个极品帅男,可就没“干”过可爱的娃娃脸男人,嘿嘿,总算可以尝尝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