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小说: 穿越之极品色女(女强文) 作者: 马涵 更新时间:2015-01-27 01:08:06 字数:4553 阅读进度:105/192

“侍候你沐浴净身。”

任轻风淡然一笑,抱着我朝几步外的河里走去。

潺潺的河水由浅到深,在浅流处有块平坦的大石头冒出了水面,任轻风将我放到石头上端坐,我的小腿肚浸泡在了河水里。

我笑看着他,“轻风,没有布巾,你要怎么为我净身?”

“用我的手,为你清洗每一处。”他说着,大掌捧着一汪清水,缓缓撒摩在我的小腿上?

“呼?”我享受着他的大掌带着清水抚摩我的微凉触感。

他的大手缓缓来到我的双腿间,我的腿间很湿润,一股温热的液体正从我的腿间缓缓流出,那是他刚才射入我体内深处的炽热种子。

他带着温润河水的大手温柔地捏揉着我腿缝间粉嫩的花瓣,我忍不住全身颤抖,冲动的感觉又聚上我的心头,“轻风,别?好羞人?”

“三妹,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任轻风的语气似是感慨,又似确定。他的手掌再次捧起一汪清水,细致地清洗我的私处?

他一边爱抚,一边挑逗地用他的双手清洗过我全身的每一处。

待他帮我净过身,他往河水的深处走去,走到河水漫到他颈项时,他停下来。

我的精神高度集中地盯着他,我可没忘记他不会游泳这事,要是他呛水了,我得马上救他。

任轻风随意摸洗了下自身后,他又缓缓从河水深处向我所处的浅处走了回来。

皎洁的月光照耀着河面,任轻风赤身裸体的从河水深处慢慢走向我,他每走一步,他修长白皙的身体,他白净的肌肤就从水面多裸露一分,他身上湿润的水珠迎着月的光华微微反光,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圣洁不染纤尘。

他清淡如水,仿若能与水融为一体。

他淡雅若仙,那股如沐浴春风的飘然令我几乎迷失了自己。

他的五官美如诗画,他神情淡然,唇角勾着一抹淡淡的微笑缓缓走到我面前,似是能感受到我此刻为了他而迷醉,他深情地看着我,“这么喜欢我?”

“你该知道,我对你?”我嫣然一笑,“何止喜欢?”

“不止喜欢,那是什么?”

看着他期待的眼神,我想告诉他,我爱上他了,可是,他从没有说过他爱我,我不愿意先表白,转移注意力的最好办法就是?

我站起身,环住他的颈项,吻上他性感的薄唇,温存的吻无限柔情,舌与舌深深地交缠?

在失控前,我欲放开他,他却不让,双手回抱住我的后背,将这个柔情的吻加的更深?

喘息着放开,我轻笑,“原来,像你这样如仙子般的男人也会如此霸道。”

“三妹,我说过,我不是仙,是人。”他好看的眉毛轻轻凝起,“不要转移话题,告诉我你对我的感觉。”

我认真地看着他,“轻风,我对你的感觉,跟你对我的感觉,是一样的,你还不明白吗?”

“真的?”

“真的。”

任轻风的眼里盈满激动,不再多言。

唉,其实,我还不确定,他爱上我了么?我不想问。如果他爱我,总有一天,他会告诉我的吧。

我拉着他一起才坐在水中的石头上,此时的我跟他,都是赤身裸体的,我转头看着他绝美的侧脸,“轻风,我给你唱首歌好么?”

“好。”任轻风温柔地拥着我的肩头,清脆而又带着微微沙哑的嗓音飘散在客气中,我轻轻唱着:夜已沉默,心事向谁说。

不肯回头,所有的爱都错过。

别笑我懦弱,我始终不能猜透。

为何人生淡漠。

风雨之后,无所谓拥有。

萍水相逢,你却给我那么多。

你挡住寒冬,温暖只保留给我。

风霜寂寞,凋落在你怀中。

人生风景在游走,

每当孤独我回首。

你的爱总在不远处等着我。

岁月如流在穿梭,

喜怒哀乐我深锁。

只因有你在天涯尽头等着我。

这是现代歌手樊桐舟的那首《最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爱》,这首歌的旋律相当优美,而我好听的嗓音将这首歌唱得恰到好处,任轻风不由听呆了。

看着他迷醉的神情,歌声渐止,我温柔一笑,“好听么?”

“我任轻风活了二十四年,从未听过如此好听而又独特的歌声,宛若天籁之音。”任轻风漆黑的眸子奕奕生辉,“三妹,这歌出自何处?”

“我自己编唱的。”我很自然地又剽窃了现代老大们的劳动成果,汗颜啊。

任轻风的眼中多了丝钦佩,他没有说什么赞赏的话,只是更加拥紧了我。

我知道,我深深地锁住了任轻风的心。

我缓缓站起身,将发带解开,任三千青丝随风飞扬,任轻风淡然若水的眸子定定地看着我,我慢慢朝河水深处走去,在水中如条鱼儿般畅游嬉戏?

任轻风至始至终一瞬不瞬地盯着我欢快在水中游玩的身影,他漂亮的眸子盈满深情,以及无言的宠溺。

在深水中玩够了,我游到浅水处,再站起身走到任轻风身边,我没有坐回大石头上,反而躺在了水里,一手攀抓着泡在水中的大石头。

我躺的地方水很浅,我平躺的娇躯才被水流浸泡了三分之二,我的长发随着水流散开飘散,异常的柔美。

任轻风看着我半泡在水中的绝美娇躯,他的眼中再次升起灼热的欲望。

我微微抬着头,轻唤着他,“轻风?”

任轻风站起身,细心地拿起一块平滑的石头放在我的脑后,给我当枕头,免得我被水流呛着。

他轻轻压上我的身躯,饥渴地跟我再次缠吻。

他的唇由我的朱唇缓缓移到我的酥胸,轻轻含住了我玉峰上粉嫩的红莓。

清凉的河水,他微凉的唇,湿热的舌头不停地**我的酥胸上敏感的红莓,这种在水中被添的快感异样强烈,我的娇躯不住地轻颤着。

我半眯着水润的明眸看着任轻风咬我的咪咪,叹道,“好舒服?轻风?”

“三妹,吻你的感觉,真好?”任轻风抬首温柔地看了我一眼,继续在我酥胸的红莓轻轻添吸。

“啊?”一股电流窜过我全身,我感觉我的体内流出了湿滑的爱液,只可惜,我是躺在水里的,爱液随着水流消散。

任轻风的舌头慢慢向下添吻,他的唇添过我平坦的小肮,在我腿间的黑色丛林上怜惜地印下一吻,我的身体被凉水浸泡,可我的身体里却异常火热,“轻风?我要?”

“要什么?”任轻风温柔地掰开我夹紧的双腿,“要我吻你,还是要我进入你?”

我贪婪地轻喃,“两样都要?”这样才是色女本性!

他凉凉的薄唇缓缓覆住我的私处,他的唇沾了河水,是微凉的,可他的气息却是灼热的,他的大手拨开我腿间粉嫩的花瓣,他的舌头灵活地伸入我的幽径内深深添逗着?

“啊?唔唔?好爽?”我颤抖地拱着娇躯,河水的清冷,他舌头的温热几乎将我折磨疯了!在河水里被帅到门的帅哥添,真是前所未有的刺激!

任轻风漂亮的眸子中早已欲火从烧,他让我的玉腿分得更开,他将早已坚硬的欲望对准我的幽径口,刚要插入,天却突然降起了蒙蒙细雨。

其实漆黑的夜空繁星月亮早已隐去,天色早变,我跟他**正浓,懒得理会,现在可好,居然下起不大不小的雨来了。

仅仅只是几秒的停顿,任轻风巨大的男根慢慢冲入我体内。

“奥?”被他巨大的饱胀充满的感觉让我舒服地娇喘出声,我的幽径与他巨大的男根紧密地结合着。

“三妹,怎么办?”任轻风看了看天候,“雨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操,晚上跟帅哥在河里做个爱也要下雨,真不晓得老天是不是看不惯我跟帅哥逍遥快活?

“不管了!继续做?”我的玉腿勾上任轻风的腰际,让他进入得更深入。

“嗯,?三妹,你这样会逼疯我?”任轻风倒抽一口气,立即在我体内不停地冲刺?

他腿间的巨大男根不停地**着我柔嫩的幽径,潺潺的河水流淌过我白嫩的娇躯,大雨不断地在下,无情地拍打在我跟任轻风赤裸的肌肤上。

这种以天为被,以河为床,以雨水为滋润的爱爱过程,我还真的从来没有享受过,两个字刺激,三个字超刺激!

雨下得太大,雨水冰凉,河水也好冷,唯一的热度估计只有我与任轻风结合的地方了,任轻风还在我身上不停地操,我冷得快抽筋了。

倏然,任轻风握着我的手,源源不断的热量自他掌心过渡到我体内,我立即感觉全身沸腾,周身温热。

“够了!轻风?啊?轻风?”

我又感动又心疼地瞪了任轻风一眼,他巨大的男根在我体内操得更猛力,让我话都说不全,他刚刚渡到我体内的热量是他的真气,我不想他真气损耗过多,这样,他会受伤的。

雨还在下,雨水的阻隔让我看不清任轻风的表情,我是躺在河水里的,我不得不半眯着眼,免得雨水直接滴进我的眼睛里。

觉察到我的不适,任轻风让我换了个姿势,变成跪趴在河水里,他跪在我身后,从后面再次插入我体内。

“啊?”我全身颤抖,柔嫩的幽径紧紧吸纳着他巨大的男根,“轻风,这个姿势进去得好深?插到顶了?唔?”

“三妹?你不舒服么?”任轻风的双掌托住我的纤腰,他粗喘着在我体内开始进出起来?

“嗯?舒服?好舒服?这样又刺激?雨水又淋不到我的眼睛?啊?”

我像只小狈般跪趴着,让任轻风温柔而猛力地操我?

“三妹?呼?原来肢体上的爱可以让人?这般欢畅?“任轻风结实的腰身冻得越来越猛,越来越有力,我被他操得爽翻了天!

“啊?轻风?再用力点?嗯?我不要你这么理智?我要你疯狂?“

我鼓励的话语让任轻风的律动更劲猛,漫天的大雨滴落在河里,激起了无数水花,任轻风的巨大男根从背后不断撞击着我的温嫩窄小的幽径,极致地快感让我跟任轻风深深地享受着,那肉体的拍打与雨落水中的响声交织成一片?

“三妹?你的身体里面好温暖?你好紧好小?”

任轻风轻凝着眉头,他突然退出我的身体,我感觉体内一阵空虚失落,紧接着,任轻风让我站起身,他一把将我抱起,他的双手托住我的俏臀,他以站立的姿势,让我的幽径口对准他巨大的男根,他手上的力道再缓缓放下,他巨大的男根精准无比地慢慢没入我体内?

以前站着爱爱时,穆佐扬跟君御邪都是一下就顶到我的最深处,让我受不了地很疼,任轻风却不同,他慢慢的让我适应他的存在,他火热的男根一点一点地将我填满,他的温柔体贴让我深深地心折。

“唔?轻风?”我被他再次深深贯满,充实幸福的感觉再次包容着我,“轻风?跟你爱爱的感觉好爽?”

任轻风深深喘着粗气,他的大掌托住我的臀部开始一上一下地慢慢用力,这样动的幅度并不大,任轻风僵硬地站着,他的动作很生涩,不像君御邪那么老练,却让我心头很喜。

处男就是这样,要学得君御邪那么老练的爱爱动作,还需要一点过程。

我的玉手紧紧攀着任轻风的肩膀,玉腿勾住任轻风结实的腰身,带领着他在我的体内疯狂冲刺?

“啊?轻风?刚刚从后面进入的?姿势?跟现在的爱爱姿势?嗯?你怎么知道的??啊?嗯?”

任轻风巨大坚硬的昂扬每一下都顶入了我的最深处,激烈的欢爱爽的我话都说不全。

“在一本春宫图上看到的?当时瞄了一眼?觉得无所谓?想不到?这么受用?呼?唔?”任轻风喘息着回答。

“啊?原来神仙般的男人?也看?黄色书刊?啊?”我全身不停地抽搐,幽径不断地紧缩,再次达到了爱爱的最巅峰?

“天啊?三妹?你太紧太小了?我受不了了?”任轻风的律动越来越快,越来越猛,我只能无助地配合着他摆动着?

轰隆隆的雷声时而想起,夜色漆黑,本来还可以借着星月的光华看到彼此,可此刻,星星月亮早已无踪,黑夜里,我跟任轻风甚至连彼此都看不清,只感觉滂沱大雨无情地落在我们身上。

电闪雷鸣,闪电的银光照亮了漆黑的夜幕,晶莹的雨水落在宽敞的河里溅起无数小水花,河中浅水里,任轻风站直着身体,河水只漫到他的小腿肚,他的大手托住我的俏臀温柔而猛力地不停‘干’着我?